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1.比如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1.比如你字體大小: A+
     

    不知從盛是不是想向從悅展示誠意,咖啡廳的那場談話結束,兩天後他竟然找到了從悅居住的小區。從悅已經不想深究他是如何查到自己的信息,看到他的第一眼,只有滿腔的厭煩。

    傍晚時分,如果是夏季,天邊大概會有很壯觀的火燒雲。眼下冬天,枝頭料峭蕭瑟,更有不想見的人強行阻攔,從悅剛結束工作,一身疲憊,強忍著才沒有發脾氣。

    「從……悅悅,你好好聽我說,我們再談一談。」從盛攔在她面前,要和她找地方說話。

    從悅一臉不耐,眼神往天上仍,繞過他直接走開。從盛哪肯放棄,跟上她的步子纏上來。不遠幾步就是保安室,眼見這一幕,立刻有保安上前詢問:「小姐,請問是否遇到麻煩?需要幫助嗎?」

    從悅求之不得,點頭正要說話,兜裏手機響。是江也打來的,她暫停話頭,接通就聽那邊問:「下班了嗎,我在路上。」

    「我在小區門口。」從悅瞥一眼從盛,說,「被攔在小區外了。」

    「碰上什麼事了?」

    「他來找我了。」從悅不欲當著旁人的面揭傷疤,含糊一句,足夠讓江也聽明白。

    他道:「你找保安,我馬上到,兩分鐘。」

    江也忙完,特地去超市買了很多從悅喜歡吃的菜,預備晚上兩個人一起煮飯。顧不上開進地下停車場,直接把車停在路邊,徑直朝保安室前三人所站位置行來。

    從盛絮絮不停地和從悅說話,後者抿唇,一言不發,不作任何回應。

    江也上前擋在從悅身前,長臂一伸,「麻煩你,離她遠一點。」

    從盛盯著突然出現的江也看了幾秒,打量他年輕卻不稚氣的面孔,略帶不悅道:「這是我們的家事,你是哪位?」他扭頭看從悅,殷切道,「悅悅你不能,不能這樣,我是你爸爸!」

    從悅冷聲提醒他:「你真的不需要陪著你兒子么,有這麼多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爸爸真的希望你能理智一點,咱們好好談一談……」

    從盛還想說服她,從悅抬手打斷,「你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在大街上這樣拉扯你不覺得丟臉嗎?!我和你說的那些話請你自己認真想一想,有的事情你現在來提,不覺得已經晚了嗎?」

    「走吧。」從悅握住江也的手腕,對保安輕聲道謝,兩人並肩往大門裡走。從盛提步欲追,她道:「你再這樣騷擾我,我就報警。」

    有保安攔著,從盛被擋下,或許是從悅那句「晚了」戳中了他的心,他一時竟抬不動腳,不好意思跟進去。

    回了公寓,從悅將包和外套掛上衣帽架,往沙發行一坐,情緒稍顯低沉。江也以為她是因從盛而心裡不好受,在她身邊坐下,握住她的手開導她。

    從悅擺手說不是,「他對我怎麼樣我都不在乎了,早都過去了。我只是突然很感慨,以前他和我媽,兩個人也是有過感情的,我那時候還小,但是我記得以前他們兩個人都很喜歡對方。可現在,我媽對他,還有他對我媽,兩個人都把對方當成了陌生人。」

    她眼神悠遠,「一旦組成家庭就有這麼多問題,我,他的新妻子,他另外的孩子,糾纏在一起成了這樣一個一輩子都解不開的結。你說這些東西有多麻煩?我真的不知道結婚的意義在哪裡。」

    江也一愣,尤其是最後一句話令他蹙了蹙眉,他很快展平眉頭,「你在想這些?」

    「是啊。我一想到我父母,我就覺得結婚這種事很無趣,非常沒有意思,所有的,所有的東西……你知道吧,那種感覺……」

    她抬眸看江也,似乎是希望他給她答案。江也哪有心思和她探討這個,聽得心都沉了,握緊她的手,寬慰她,「別說這些,不要這樣想,你的父母只是個例,你不要因為他們想太多。」

    從悅嘆氣,點了點頭,神思仍沒歸位。江也怕她再深想下去就要覺得連談戀愛都沒意思,忙岔開話題,「餓不餓?我買了菜,我們去做飯,煮你喜歡吃的東西。」

    江也拉從悅去了廚房,從盛帶來的那些負面影響暫時拋到腦後。

    晚飯後,江也下樓去把停在路邊的車開進車庫。從盛已經走了,江也略以思忖,特地去了一趟保安室,和保安溝通。

    「傍晚的那個男人,如果你們看到,記得不要放他進去。」

    這個小區進出需要刷卡或是輸密碼,陌生面孔需要登記信息,以及同房主核對,安全方面做的挺不錯。江也這樣要求,保安自然應下。

    交代好江也才上樓。江也對從盛煩得不行,作為父親,他從小對從悅不好,在江也眼裡,這個人沒有男人該有的擔當,本來就十分令人不滿,現在因為他的糾纏,又引得從悅對婚姻產生質疑,要是她因此徹底對兩個人的生活失去興趣和信心……江也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

    吃了閉門羹后,從盛沒有再出現,想來多少還是顧及臉面的,從悅的態度如此冷然堅決,他怕是也不會再熱臉貼冷屁股。只是人上了年紀就會開始念舊、念親情,從盛這才是個開始,以後難過的時間想必還長。

    沒了打擾,從悅日子過得更順心。自打她回來,江也回自己住所的次數就少了。這些天因為擔心她被從家的人和事煩擾,江也一直在從悅公寓陪她。

    從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如今開始學下廚,工作室的事忙完,不用加班了,卻要一頭扎進廚房,乒乒乓乓吵得整個屋裡都不安生。

    從悅吐槽他:「樓下這幾天搬來的那戶人家,搬家的動靜還沒有你做一頓飯大,你下廚的聲音可比他們厲害多了。」

    江也沒回頭,專註鍋里,問:「」你已經見過新住戶了?」

    「沒有。」從悅說,「就是碰巧看到搬家公司的人進出,幫樓下的那戶搬傢具。」

    這種一層一戶的公寓,鄰里之間的關係不大好建立,基本沒什麼打交道的機會,生疏得很。

    江也隨口應了兩聲,菜出鍋,盛出來讓她品嘗。東南亞風味的美食,對他這種廚房新手來說,能做到這個味道已經很不錯了。從悅點頭稱讚,毫不吝嗇地豎大拇指,「很棒!就是少了檸檬汁提味。」

    「檸檬汁忘記買了,等會去買。」

    「不用了吧,等會還出去啊?飯都做好了。」

    他道:「你不是要吃水果,我去看看便利店關門沒,順便去水果店給你帶些水果回來。」

    晚飯後時間尚早,江也出門買水果,外面冷,他沒讓從悅一塊去,叫她乖乖在家等著。出去不到十五分鐘就打電話回來。

    「你要橙子還是車厘子?或者草莓?」

    從悅想了想,「要車厘子和草莓。」

    很快江也拎著一袋東西回來,買的卻是半個拳頭那麼大的青棗和黑紅黑紅的車厘子。從悅拎去廚房沖洗,奇怪,「草莓呢?」

    江也慢悠悠跟上,從后抱住她,「我看了下,草莓都是白天剩下的,不新鮮,所以沒買。」

    她點頭,專心洗著水果,他又道:「不過我買了另外的草莓,在我口袋裡。」

    從悅一頓,甩乾淨水,反手去探,在他右邊口袋摸到一個長方形盒子,滯了兩剎,很快明白那是什麼。推開江也,她眼刀剜他,似嗔非嗔,將水果端出去。

    兩人坐下吃水果,江也從口袋抽出那盒「草莓味」的東西,往茶几上一扔。從悅拈起一枚車厘子正遞到嘴邊,斜眼睨他。

    他歪頭,懶散一笑,把她扯進懷裡,翻身壓住。

    沙發柔軟,盆里的水果還沒吃上幾顆,從悅盯著他近在咫尺的臉,和他做最後的溝通。

    「你以前……不這樣的啊?」她皺眉不解,「明明天天板著一張臉,對什麼都不上心,我以為你是很冷淡的那種。」

    「那得分情況。」江也微嗤,眯眼掐了掐她的下巴。

    從悅不服,保持著一上一下的姿勢和他說起來,「那……男生都喜歡看那種片子,你也看嗎?」

    「教育片?」江也聲音微啞,在她唇角親了下,「當然看。」

    「看完也……?」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他笑了聲,埋頭在她脖頸間輕蹭摩挲,聲線更沉了幾分,「當然。」

    從悅難掩驚訝,一時有些難以消化。江也見她一副大開眼界的樣子,失笑,「我也是個男人。你在想什麼?」

    「我沒……反正就是,以前打死也沒想到。」

    他道:「你知道么,我們第一次接吻那次。還記得嗎?」

    「記得。後來你還感冒了。」

    當時從悅感冒,沒來得及說,江也低頭親下來的舉動太突然,結果隔天也被傳染了。

    「除了感冒,那天我回去一晚上都沒睡好。」江也嗅了嗅她發間洗髮水的香味。

    夏天本來就夠熱,一時沒把持住親了她,已經夠讓他意外,誰想就因這麼一個吻,當晚回去輾轉難眠,就靠心裡最後一絲驕矜和莫名的羞恥阻攔,他才沒有排解。

    「啊?」從悅聽得一愣一愣,江也在她唇上啄了兩下,和她小聲耳語。說著說著停了,從悅扭頭,臉頰貼著他的臉頰,「怎麼了?」

    「沒。」他悶聲說,「我想感冒了。」

    「……」從悅抬手攬住他,沿著背脊而上,五指穿進他的發中。

    這樣的夜晚氣氛大好,江也準備的「草莓味」寶貝正要派上用場,「叮咚」一聲,門鈴突然響了。而後「叮咚」、「叮咚」,接連響了兩次。

    「是不是有人摁門鈴?」從悅聽到聲音,抬頭朝門張望。確認不是幻聽,她輕輕推開江也,起身去開門。

    透過貓眼一看,門外站著一個男生,看起來年紀不大,應該正在上大學。

    「您好,我是樓下的住戶,新搬進來的。我正在做飯,廚房裡有東西沒準備齊,想問問能不能借用一下?」

    江也走過來,從悅便開了門。門外的男生頷首問好,剛才貓眼裡沒看仔細,眼下門一開,從悅忽然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熟。

    唐耀同樣覺得從悅眼熟,盯著她看了兩秒,驀地一拍掌,「是你——!」

    從悅還在回憶,他拿出手機,翻開微信通訊錄列表,飛快拉到下面,給她看,「你看!我列表裡有你,我們有好友!你不記得了嗎?我啊,很久很久以前那天……那天在撞球館我找你要手機號,你還記得嗎?」

    他這麼一說從悅想起來,掃過他給她備註的「漂亮姐姐」四個字,忍不住發笑,「是你啊。」叫什麼來著?好像姓唐……哦對,唐耀。

    這麼久了他們都沒刪好友,從悅是忘了,後來忙更顧不上這些,而唐耀雖然在一開始的試探失敗后就沒有再試圖追求她,但也沒有把她刪了。好歹真的教了他幾道作業,偶爾能在朋友圈刷到她的動態,雖然十條里不一定有一張自拍,保不齊什麼時候就能看到了,養養眼也不錯。

    江也板著臉站在從悅身旁,一言不發地看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男生和從悅寒暄。

    「有什麼事?」他冷聲打斷,這才讓話題回到最初。

    「啊,是這樣。」唐耀完全不介意他的冷臉,笑嘻嘻對從悅道,「我剛搬家到這樓下,想煮飯來著,忽然發現找不到鍋鏟……能不能借個鍋鏟給我?我明天買一個新的還你。」

    鍋鏟這東西,即使便利店開著門也不一定有。

    江也冷冷拋出一句:「你不會點外賣。」

    唐耀瞥他,尷尬看向從悅,「我想自己動手煮嘛……外賣吃多了不健康。」

    從悅笑說:「你等等,我去拿給你。」

    她朝廚房走,留下江也和唐耀四目相對。唐耀沖江也笑,不笑還好,笑完忽覺周身冷氣似乎又加重了幾分。

    從悅將鍋鏟借給唐耀,他再三保證明天一定會買新的送來,道過謝后興高采烈地走了。關上門,從悅見江也一臉不爽,墊腳倚進他懷裡,兩手扯他的臉。

    江也扭頭別開她的手,她道:「別不高興啦,就借個鍋鏟而已,幹嘛這麼小氣。」

    他氣的是這個么?江也撇嘴,「要做飯不知道事先買好廚具,蠢不蠢。」

    從悅拍拍他的背,拽他回茶几邊吃水果。

    沒到十分鐘,唐耀又上來,江也正覺得氣氛不錯準備醞釀醞釀辦正事,被這個來借調味料的攪和了。

    這一次,沒等從悅去廚房拿麻油,江也已經拿來塞到唐耀懷裡,他沉著臉,「你還有沒有什麼想借的?一次借完。」

    「呃……」唐耀道,「應該,沒有了。」

    「再見。」江也二話不說關上門。

    江也牽著還沒弄明白他為何不爽的從悅回到沙發,暗暗決定,唐耀要是再上來借東西,他就給他一拳。

    五分鐘后,門鈴又響了。

    「我不是來借東西的!」門一開,唐耀忙道,「謝謝你們借鍋鏟和麻油給我,我帶了些東西,都是我搬來的時候我媽讓我帶上的吃的,家裡做的,不想炒菜的時候可以煮了吃!還有水果,我下午買的,你們拿去吃,不要嫌棄!」

    他熱情地把兩隻手往前一伸,兩邊都提著東西,每一袋都裝得滿滿當當。

    「不用這麼客氣……」從悅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被唐耀強行塞來,沉得一晃,差點沒拿穩,江也沉著臉從她手裡接過。

    「你說要煮飯,飯做好了嗎?」從悅問,「要不要進來坐坐?」

    「好啊!」唐耀不客氣,應聲進門,笑道,「菜煮好了,飯還沒熟,等飯熟了就能吃了。還好遇到你!真的好有緣,我本來還在猶豫是去樓下還是樓上借鍋鏟,扔篩子才決定的,結果一上來才發現竟然是你,太巧了!」

    他們聊得熱火朝天,唐耀坐下后,從悅還給他泡了杯麥茶。江也斜斜倚在沙發角,臉黑的和鍋底灰有得一拼。

    流年不利,這幾天一定是流年不利,總是有那麼多的事情干擾他。他不過就想好好和從悅睡個覺,還能不能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