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28.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28.比如我字體大小: A+
     

    寒假時間充裕,將近兩個月的假期足夠各人度過一個閑適又充滿餘韻的春節。

    大年初五后,組織了一場為期六天的雪村旅行。

    從悅原本不想去,江也打來電話和她提起的時候,她最先是拒絕了。一道去遊玩的人,是江也那幫發小們,她曾經見過其中幾個,但並不熟,一聽,這提議自然沒納入考慮範圍。

    只是她漏算其他人。江也和周嘉起看著似乎不大對付,總有口角,然而他倆人之間感情其實很好,像這種活動,江也自然不會不叫周嘉起。

    周嘉起應下便來邀她們倆,卓書顏最好熱鬧哪肯錯過,想都沒想就點頭,從悅只能跟著參與。

    省西北部一座外號冰市的中型城市,每年冬季都被大雪籠罩,雪景極為出名。雪村就在這座城市轄下,從市裡駕車大約有一個小時又二十分鐘的路程。

    和江也的發小們並不熟絡,周嘉起三人便自己一行出發,約好在雪村會和。

    短暫的飛行結束后達到冰市,在機場門前乘坐旅遊大巴即可直達雪村民宿,他們三人每人拉著一個行李箱,有說有笑,氣氛融洽。

    從悅見到江也的時候,是在民宿酒店大廳,他穿著厚厚的羽絨大衣,被包裹的高挑身材並不臃腫,腳下踩著雪地皮靴,反而更加幹練利落。

    他湊上來拿行李,被從悅避開,「我拎得動。」櫃檯里等著為客人做登記的前台小姐笑吟吟看著他們,從悅不由得瞪他一眼。

    「累嗎?」江也站直身,放過她的行李箱。

    「不累。」

    「餓不餓。」

    「不餓。」

    「這邊有溫……」

    「喂。」周嘉起不爽打斷他,「這還站著大活人呢,你能不能收斂點?一邊去,別妨礙我們登記入住。」

    江也撇嘴,閉口不言。

    從悅微微彎唇笑,不幫他講話,推著箱子到卓書顏身邊,幫她拍凈肩膀上的落雪。

    「江也——」

    左側走廊口有人叫他,「你過來過來,戴宇他那電腦好像壞了,你來看一下!」

    一個男生正沖他猛招手,旁邊站著一個穿白色棉襖的女生,黑髮披肩。

    「你先去吧,等我們弄完房間的事等會來找你。」周嘉起擺手。

    江也沒說話,眼神在從悅身上掃過,點頭走了。

    ……

    雪村民宿酒店四層樓高,一樓大廳入住登記,其他皆是小電影院、溫泉池、撞球室等酒店配備的娛樂場地。

    外間冰雪世界,皚皚一片,素裹銀裝的禿枝樹木開滿冰花,低矮的枝木被積雪壓成了一朵一朵巨大的白蘑菇。

    在這些白蘑菇旁,周圍錯落立著各式民宿木屋,一人間到五人間,大小不一。

    酒店一樓的清吧里,充足的暖氣和屋外溫度形成鮮明對比,長凳上坐著的客人熱得脫下外套。在舒緩流淌的音樂中,點一杯顏色鮮艷的雞尾酒,看著木牆正中巨大的玻璃外,漫山遍野的雪白,再愜意不過。

    「江也呢?」角落卡座,一個男生撥著杯子里的吸管問。

    另一人答:「戴宇電腦不是壞了么,去給戴宇修電腦了。」

    「還沒修好?」

    「好像有點麻煩,電腦抱去江也房裡了。」

    「我說呢,大半天沒看到他……」

    這一桌都是和江也一塊從小長到大的,中學以後因為念的學校不同,見面次數減少,但每到假期都會湊在一塊聚聚。

    「哎。」問江也行蹤的那個又道,「江也不是說叫了朋友一塊來嗎?」

    「那個啊,到了呀,他前面就去大廳接人去了。」

    「周嘉起?」

    「嗯,還有別的朋友好像。」

    其他幾個人當即興緻勃勃:「那正好,周嘉起打牌挺厲害的,等會喊他打牌來!」

    男生聊得都是吃喝玩樂,關佳在一旁靜靜聽著沒插話,等他們話題告一段落,才開口。

    「來的另外兩個,好像是女生?」

    幾個男生轉頭看她:「是嗎?」

    「我剛剛和劉晨一起去大廳找江也,看到了。」

    被點名的劉晨抬頭,隱約想起來:「……好像是。周嘉起後邊那兩個拉行李箱的?」

    關佳點頭,劉晨不大在意道:「應該是周嘉起女朋友之類的吧,帶朋友來不是挺正常!」

    關佳彎了彎唇,淡聲說:「有一個好像是江也的女朋友。」

    端起杯子喝東西的幾個差點嗆到,沒喝的也沒好到哪裡去。

    「江也女朋友?我們怎麼不知道?」

    「什麼時候的事啊……」

    「叫他叫他,我非得好好問問!」

    「不是。」關佳慢條斯理,唇邊始終掛著悠閑的笑意,「是以前的女朋友。」

    「以前?」

    「高中畢業那一年,高考結束后的暑假。」

    劉晨想了想:「……談了一個月的那個?」

    關佳點頭。

    「你記性可真好。」劉晨吐槽一句,「這都多久了,誰還記得,況且就談那麼幾天,估計江也壓根都沒上心。」

    有人有點模糊印象,加了句:「不過好像長得倒是挺漂亮的。」

    關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果酒,「這次她也來了,不知道是江也叫她來的,還是……?」她眉眼彎彎,彷彿只是隨意談論八卦,「反正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會跟我前男友一塊去旅遊。」

    男生大多粗神經,不過也不是傻子,一聽這話,劉晨便笑:「哎你管她呢,江也身邊貼上來的還少嗎?哪個不是越貼越煩。就跟江也談了一個月,這估計也沒多少感情。又不是湊得越勤快就能成的,她要是不識趣,湊得越近江也越討厭,看著吧!」

    說到這裡,幾個人又開始感慨江也的怪脾氣。

    關佳喝著果酒沒說話,笑意舒展了幾分。

    ……

    房間入住登記完畢后,行李剛放下,該歸置進浴室的洗面奶一類用品還沒整理好,江也就來了。

    這間民宿是個套間,兩間房,兩個女生住一間,周嘉起單獨一間。

    周嘉起一向不講究,行李箱靠牆一放,過來幫她們整理東西。見江也來了,隨口一問:「電腦修好了?」

    江也嗯了聲,點頭。小問題不算太麻煩。

    兩個女生理都不理他們,嫌他倆礙事,卓書顏沒好氣地把周嘉起往外趕:「去沙發上聊!站在這裡煩不煩?」

    從悅倒是沒逐客,不過左一句「讓開」,右一句「站遠點」,周嘉起和江也不好意思,轉換陣地去了客廳。

    收拾完東西,趕上飯點。

    從悅一行和江也一同進了餐廳,他朋友過來叫他,順便和周嘉起三人打招呼。

    「一起去那邊坐?」說了幾句閑話,叫戴宇的男生邀他們過去。

    從悅瞅了一眼,第一反應就是想拒絕。他們那幫朋友人不少,圍坐在一張大桌子邊剛剛好,再加他們三個明顯會很擁擠。

    周嘉起和她想的一樣,雖然都是江也的朋友,他和他們也打過交道,總歸還是不如自己人窩在一塊自在。

    「不了。」他婉拒,「我比較喜歡吃川湘菜,我們去那邊。」

    考慮到來自不同地方的客人的口味,餐廳以菜系區分區域。江也那幫發小口味偏好清淡,離川湘菜那一片自然有些距離。

    江也動唇似要說話,周嘉起在他肩上一拍,「你過去吧,一年到頭本來就難得見幾次。」他和那些發小天南海北,如今各自讀大學,相聚時間更少。周嘉起往川湘菜那塊一指,「我們三坐那邊,有事招呼。」

    不等他說什麼,周嘉起三人和戴宇頷首致意,往另一邊去。

    江也被戴宇拉回座位,他們早點了一桌子菜。

    「才來,就等你呢!」劉晨瞥了一眼,「周嘉起和他朋友呢?」

    戴宇代為答:「他們吃川湘菜,去那邊了。」

    劉晨哦了聲,沒多問,將菜單遞給江也,「你看看還要不要加點什麼?」

    江也翻都沒翻開,往桌角一放,「夠了,就這樣吃吧。」

    一桌人登時說說笑笑熱鬧起來。

    戴宇嘗了嘗那道芝心年糕,覺得味道不錯,招呼江也:「你嘗嘗,那味兒還不錯……」

    沒等江也說話,關佳接過他的話茬:「江也不吃芝士。」

    戴宇一愣,「哦對,我給忘了。」

    劉晨笑:「老戴怕是皮癢了。」

    江也小時候可記仇。以前他們一幫人在一塊鬧,有一回戴宇玩遊戲讓江也吃了他不吃的東西,當時是沒事,誰知江也生了一個月的氣,那個月的作業,一個字都沒讓戴宇抄。

    劉晨喝了口酒,端著杯子遙指關佳:「還是咱關佳上心,江也的事樣樣都清楚。」

    關佳笑了笑,嘴角剛勾起,就見江也順著戴宇的話,夾起一根芝心年糕。

    他面無表情地咀嚼,吃完喝了口湯。

    劉晨愣了下,「你不是不愛吃芝士么?」

    「還好。」江也沒多言。

    談不上喜歡不喜歡,以前不吃是嘗不出芝士好吃在哪。現在……

    從悅很喜歡這個,除夕那天他們看完煙花,路邊遇見一個小攤賣芝士熱狗,她一口氣吃了四根。他也跟著嘗了嘗,然後發現原來芝士這東西,味道其實也很好。

    只是其中種種不必對外人道。江也不是個多話的性子,也就沒有解釋這些。

    他們說閑話,江也那句「還好」不是客套話,之後又夾了好幾塊芝心年糕。

    關佳從微愣中回神,斂神整理好情緒,若無其事執起筷子繼續進食。

    一餐飯畢,周嘉起過來打招呼。

    江也的眼神連連往他身後掃,見只有他一人,眉頭幾不可察地皺了一瞬。

    戴宇比他還先問出口:「怎麼只有你一個?」

    「今天下飛機又坐了半天的大巴,剛剛整理東西挺累的,她們倆撐不住先回去休息了。」周嘉起解釋。

    「你應該沒那麼早休息吧?我們正準備飯後消消食,一塊去清吧打牌?」戴宇邀請他。

    其他幾個男生也連聲附和,嚷嚷著他這樣的高手可不能躲。

    沒給江也別的時間,一幫人說著說著起身,拉著周嘉起就走,生怕他走了。

    江也被拽著,一臉興緻缺缺。

    ……

    屋裡暖氣適中,光腳踩在木地板上也不覺得冷,從悅犯困,一回房就鑽進被窩,輕薄的被子不會壓的人喘不過氣來,極其好睡。

    卓書顏原本在浴室洗臉,和她交好的一個同班同學發來視頻請求,有事找她。她擦乾淨臉抓著手機去客廳,似乎是和老師布置的課業有關,卓書顏瞌睡蟲一下全跑乾淨,折返進屋拿上電腦,在外間一待就是兩個多小時。

    從悅沉沉入睡,迷迷濛蒙被手機吵醒,兩個垃圾電話一先一后,徹底攪亂她的好睡眠。

    躺在床上懶得動,手機又響了,她抓起手機就想掛斷,好在掛電話前看清來電顯示,止住動作。

    「喂?」她揉揉眼睛,聲音呢噥。

    那邊稍頓,江也的聲音響起:「睡了?」

    「嗯。」

    「我吵醒你了?」

    她無聲伸懶腰,「還好吧。你打來之前我就接到兩個垃圾電話。」

    江也問:「還想睡嗎?」

    「現在睡不著,睡得頭有點暈,等會兒再繼續。你找我有事?」

    「這裡有溫泉,想問問你去不去泡溫泉。」

    「哦,溫泉啊。我和書顏商量好了,明天再去。」她輕笑聲慵懶,「這樣去泡怕是要暈在池子里。」

    被她拒絕,江也沒強求,又問:「你剛剛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吃飯?」

    「周嘉起不是說了么,我們吃川湘菜啊。」

    「就這樣?」

    「不然呢。」

    他安靜幾秒,低聲說:「我想見你。」

    「消停會。」從悅失笑,「我困呢,大哥。你自己玩行不行。」

    好像沒什麼可以繼續糾纏的話題,江也就是不掛電話。

    從悅只好道:「你還有事沒?沒事我掛電話了。」

    他嗯了聲,聽起來並不是太情願。

    從悅佯罵道:「你真是,本來就被垃圾電話吵醒,跟你聊完我更不要想睡了,腦子一等一的清醒……」

    語氣並無責怪,她吐槽完就要掛電話,江也忽的說:「我給你唱搖籃曲?」

    「……」從悅懷疑耳朵出錯了,「你說什麼?」

    江也重複:「你不是睡不著嗎,我給你唱歌。」

    「唱什麼呀你……」她說笑著就要拒絕他的提議。

    他卻挺認真:「想聽什麼?」

    從悅頓了一下,「搖籃曲?」

    「你確定?」像是怕她拒絕,反詰完,江也立刻清嗓。

    他真的唱了起來。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高高掛在天空中,好像一顆小眼睛……」

    節拍緩慢,他微微沙啞的清冽嗓音唱著這種溫情的童謠,從悅握著手機,非但睡不著,反而越來越清醒。

    從《小星星》開始,到《兩隻老虎》,再到《雪絨花》……簡短的童謠一首接一首。

    江也特意放緩音調,像是想給她營造一個適合入睡的氛圍。

    從悅翻了個身,臉埋進另一側枕頭裡,不知怎麼,始終沒有打斷,也沒有掛電話。

    耳熟能詳的童謠基本唱過一遍,江也問:「還想聽什麼?」

    從悅嘆了一聲,「你真是——」

    ……

    劉晨等人從清吧出來時,已經不早。

    「江也人呢?打牌打著打著就不見影了,跑哪去了?」

    戴宇說:「好像往那邊去了,過去看看。」

    牌局結束時周嘉起就同他們告別,回了自己房間。因他們還想繼續下一攤,便齊齊出動來找江也。

    一群人往溫泉花園廊下走,拐過拐角,遠遠瞧見一個背對他們的背影。

    「在那呢!」

    戴宇一指,他們便快步往那邊走。

    「等等。」還隔著老遠距離,劉晨攔住要叫江也的戴宇,「咱們輕輕地過去,看他躲在那幹什麼,我嚇他一跳!」

    幾人嘻嘻哈哈調侃他膽子大,倒也沒人拒絕。捉弄江也的機會可不多,逮住一次是一次。

    關佳一向不管他們鬧騰,笑著跟在一旁。

    於是都放輕了腳步,悄悄摸摸靠近,江也握著手機打電話,一點都沒察覺。

    原本計劃要嚇他一跳的幾個人卻靠近后愣了。

    江也在唱歌。

    他們這幫朋友誰都知道,去KTV或酒吧之類的地方,江也從來只是默默喝酒,要麼和朋友玩牌玩骰子,從來不唱歌。

    最早的時候也都攛掇著要他上台,他理都不理。

    還是關佳解釋說:「小學的時候我跟江也同班,有一迴音樂老師非要他上講台,他不肯,老師就拿竹教鞭抽他手心……後來鬧到家長和校長都驚動了,反正打那之後誰叫他唱歌他都不肯。」

    聽她說起,他們才想起小時候隱隱約約是有這麼一回事,家長們閑話之間還談過。

    劉晨當時調侃說:「那這麼說來,聽過江也唱歌的只有關佳了,咱們兄弟都沒這個耳福!」

    現下,這庭院中都是雪,江也一個人捧著個手機坐在長廊里,唱歌?!

    劉晨滯愣幾秒,在江也的歌聲中鼓起膽子狠狠一蹦,跺腳:「嘿——!」

    歌聲戛然而止,江也手一松,手機落到地上。

    他轉身瞥來,眼裡浮現不悅,俯身撿手機。

    「你……」

    劉晨話沒說完,江也手中的手機屏幕亮起,通話顯示的「從悅」兩個字令錯眼瞄見的一眾人微怔。

    屏幕被他指尖碰到,免提打開,細嫩清脆的女聲帶著笑意,響徹長廊這一處——

    「江也?……停了就別唱了,你這搖籃曲越唱,我越睡不著了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