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20.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20.比如我字體大小: A+
     

    藝術展不大,花了一天不到的時間就將所有展館看完,下午興趣班的活動是在盛城遊玩,這一趟行程也短,總共停留兩天,隔天她們就要回程。

    從悅下午沒有跟著去,這一頓收尾前的晚飯,老師通知了一定要到場——她不僅到了,還帶了個拖油瓶。

    江也跟在她身邊,頂著一張冷淡沒有表情的臉隨行。

    老師和從悅問好,一看她帶來的這位,笑意僵了僵,「這位是……」

    「他是我朋友。」從悅笑了笑解釋。沒有對他為何會來過多闡述,反正其他學生也有來了兩個家長的。

    老師和家長們寒暄完,之後便陸續落座。從嬌拉著幾個關係好的女生,大概五六個人,佔了走廊最盡頭處的小包廂。從悅兩人本應和家長們坐在一起,位置不夠,老師又拜託她看著離得比較遠的從嬌等人。

    最後,從悅和江也同一群初中小女生坐在了一起。

    老師害怕江也的冷臉,從嬌卻喜歡,看見江也的第一眼就兩眼放光。還是十三歲的小孩,談不上什麼特別感覺,就是天生喜歡長得好看的東西。

    當著從悅和江也的面,從嬌和她的小閨蜜咬耳朵,音量根本藏不住:「你覺不覺得他像演那個電視的?」

    「哪個?」

    「昨天你看的那個電視,好像男主角……」

    從悅懶得看她,扯了扯江也的袖子,在末座坐下。

    菜一道道上桌,從悅卻沒什麼胃口動筷子。

    從嬌真的是被家裡寵壞了,驕縱不知分寸,席間一直在和身邊的女生挨挨擠擠湊在一起說話,挖苦從悅,時不時發出咯咯的笑聲。

    從悅旁邊的小姑娘讓她幫忙剝蝦,見剝完后殼完整無損,誇了句:「姐姐你好厲害!」

    從嬌就說:「厲害什麼呀。你們不知道,我姐姐很笨的,她小時候成績很差,我爸爸都氣死了!」

    要麼別人誇:「姐姐你眼睛好大哦,你長得好好看。」

    從嬌就道:「那是你們沒看過真的好看的,我媽媽就很好看,我全家人都覺得我媽媽最好看。我姐姐那樣就不好,我奶奶說像她那樣的眼睛,大的像要掉出來了一樣,是沒福氣的長相!」

    ……

    一句又一句,沒完沒了。

    江也夾了幾根青菜,壓根沒怎麼吃東西,到後半直接把筷子一撩。

    從悅在桌下扯了扯他的衣袖,朝他一笑。

    江也挑眉。

    從悅壓低聲音說:「沒事,聽她還能說出什麼來。」

    從嬌沒有察覺,自顧自拆台,到後來沒人誇從悅了,還不過癮,又挖苦了一通才停住。

    都說潛移默化,家裡的氣氛如此,就拿從老太來說,長輩對從悅已然如此,從嬌自然有樣學樣。

    吃到半飽,從嬌忽然從凳子上下來,蹦蹦跳跳地跑到江也身邊。

    「哥哥,那個蝦菇很好吃的,你怎麼不吃呀?」

    江也理都懶得理她。

    從嬌笑嘻嘻地去晃他的手臂,「我想吃,哥哥你幫我剝好不好?」

    江也撇開她的手,執起筷子從盤子里夾起一隻瀨尿蝦,慢條斯理將扎手的蝦殼拆乾淨。

    從嬌笑彎了眼,正要湊近,下一秒,江也卻將蝦肉放進從悅的碗里。

    「嘗嘗。」

    他看向從悅,彷彿沒看到身邊有個人。

    從嬌不樂意了,「我讓你給我剝!」

    江也像是這才看到她,「你讓我給你剝?」

    「對啊。」從嬌睨了從悅一眼,「你給我姐姐剝,我是她妹妹,那也給我剝一個!」

    「不剝。」江也想也沒想。

    「為什麼?」

    江也定定看了她兩秒,「因為你長得丑,我不給醜八怪剝。」

    從嬌一愣,臉慢慢漲紅,扭頭看向從悅,「姐姐——」

    從悅當做沒聽到,專註吃菜。

    從嬌狠狠一跺腳,氣惱地跑回座位。

    江也靠著椅背,也不懂筷,就那麼坐在那給從悅剝起了瀨尿蝦。從嬌氣呼呼地看,看一下就瞪從悅一眼。

    小女孩的嬌嗔天真,一旦過頭,就是討人嫌。

    從悅吃了滿滿一碗,見好就收,趁空低聲對江也道:「別剝了。」

    「為什麼?」

    「不好吃。」

    「那正好。」江也爽快地放下,大爺樣往後靠,「我也不想剝。」

    「為什麼?」

    「手疼。」

    「……」

    兩人對視,不禁悄然一笑。

    主菜上完,到了上甜品的時候,服務員推進來一個蛋糕。

    從嬌恢復活力,將她身邊那個小閨蜜推出來,「快看,今天你生日,我特意給你點的蛋糕,你喜歡不喜歡?」

    小閨蜜自是笑著說喜歡。

    一群小姑娘切蛋糕,從嬌似是想到什麼,餘光瞥了從悅一眼,大聲說:「這個蛋糕還不算好的,我今年過生日的時候,我爸爸給我買的是三層的蛋糕,你們去了我家,還記得吧?我爸每年都會給我慶祝生日,我跟你們講,我的娃娃熊都堆了一個房間了,我跟我爸說不要買了,他就是不聽……」

    江也和從悅端坐在位置上沒動,他小聲問從悅:「她在說什麼?」

    「能說什麼,炫耀我沒有的東西唄。」從悅嘴角勾起,聳肩。

    她無所謂的語氣,聽在江也耳中,卻覺得堵得慌。

    他正想要不要和從悅先走,那邊蛋糕已經切了大半,圓桌中放了好幾塊。

    從嬌端著一塊蛋糕走到從悅面前,「姐姐,吃蛋……哎喲!」

    她「絆」了一下,那一塊奶油滿滿的蛋糕砸在了從悅身上。

    又來。

    溫泉水池一次不夠,還要來第二次。

    從悅怒極,反而想笑。

    江也臉一沉就要動作,從悅拉住他的手腕。

    有些事,別人可以幫忙一次,但幫不了永遠。她身上流著從家的血,她是從盛的女兒,這些糟心的東西,還是得她自己處理。

    「對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從嬌笑嘻嘻地道歉,料准了她不敢如何。

    是啊,從小到大,從悅都只能忍,在外強硬帶刺,在家卻只能做個鋸了嘴的受氣包。

    為什麼呢?

    還不是因為那點血緣,因為她姓從。

    「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打你?」從悅笑著問從嬌。

    從嬌眼神閃了閃,說:「姐姐你說什麼……」

    「我不打你,是因為你比我小,因為你叫我一聲姐姐,你搞清楚。」

    從嬌見她神情嚇人,往後退了半步,小聲說:「晚上我要跟爸爸打電話,我會告訴爸爸……」

    從悅從圓桌上拿起一份蛋糕,「啪」地一下,狠狠蓋在從嬌臉上。

    「你現在跟他說也可以。」

    從嬌傻在原地,過了好幾秒,才想起來哭。她張著嘴開始嚎,用手去抹臉上的奶油。

    從悅傾身直視她:「昨天我就警告過你了,你發瘋試試,我讓你把所有蛋糕全部吃下去,你信不信?」

    她是笑著的,然而眼裡分明不帶半點溫度。

    ……

    從德瑞花園酒店出來,從悅長抒了一口氣。

    「其實我早就做好了這樣的打算。」面對江也略帶擔憂的詢問,她道,「早一天晚一天都是一樣。」

    她早就想過不再和從家牽扯,開口管從盛要大三學費也是存了這樣的心思。本來是想著從盛把學費給了她,她照看從嬌,算是最後一次聽他的話,誰知從嬌在她面前驕橫慣了,這回也惹出這麼些事來。

    她心裡有數,江也便不多言。

    兩人漫步走著,他忽然叫她的名字:「從悅。」

    「嗯?」

    「你以後……要再凶一點。」

    「什麼?」

    「凶一點,有什麼說什麼,不高興了就表現出來,不要為了別人委屈自己。」

    江也看著她的眼睛,神情有些恍惚。

    他以前覺得,她太冷硬,太決絕,說放下就放下,儘管如今已經知道是他把她逼到極致,她才會如此,但到底也曾經有過那麼一瞬間的怨懟。

    然而今天,可是今天——

    當他看著她被人這樣欺負,他忽然覺得她太過溫和。

    他希望她能永遠張牙舞爪,兇猛無畏,好讓誰也不能傷她,誰也不能令她難過。

    包括他在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