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8.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8.比如我字體大小: A+
     

    從悅和安萃並無交集,本就不是同一個院系,同校一年多,甚至還未說過話。從悅對學校里誰風頭盛、誰追求者多這種事興趣缺缺,若不是其他同學八卦傳到她耳朵里,再加上幾次校內活動見過安萃出場,她怕是連安萃的名字和臉都對不上號。

    從悅不知道對方是否認識她,但看她主動上門這個架勢,應當是清楚的。

    「你好,你是從悅吧?我叫安萃。」

    沒等從悅從不解中緩神,安萃唇邊弧度盛了幾分,笑得極為親和。如果不是她突然找來的行為太莫名,這般看著不帶一絲半點殺傷力的模樣,很容易就教人放下心防。

    「我是。」從悅略微頷首,「你是……?」她知道她是安萃,疑惑的是她的來意。

    「我可以坐下嗎?坐下再和你說。」安萃指了指一旁的空位。

    毫不見外的行徑讓從悅無所適從了一秒,倒沒拒絕,「當然可以。」

    安萃笑著坐下,沒答從悅的問話,看向卓書顏,「這是你朋友?我有點話想和你說,比較私人,能不能……?」

    卓書顏一聽,防備心齊,表情登時正經了幾分。這個女的莫名其妙跑來找從悅,誰知道安沒安好心。

    只是不待卓書顏拒絕,從悅拍拍她的手背,「你出去等我,有什麼事我叫你。」

    一個安撫眼神,意味足夠明確。卓書顏和她畢竟多年相交,默契十足,知道她是在告訴自己她不容易吃虧,略一思忖,起身離開。

    小休息室里只剩她們兩人面對面。

    安萃眼裡盈滿笑意,切入正題:「你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嗎?」

    從悅搖頭。

    「因為江也。」她說,「我聽說,最近江也一直去美院找你,對吧?」

    從悅一怔。繞了一圈原來是為這個?怪不得,往常沒有交集的人會突然找來。

    視線緩緩掃過安萃的臉,後者不閃不避任由打量。這情況和一般的找茬挑釁不大一樣,她似乎不帶惡意,好聲好氣不露半點凶色。

    從悅一時拿捏不好要用什麼態度對她,想了想乾脆以正常的口吻回答:「對,他確實來過美院。」

    「但是你對他,不說討不討厭,反正是不喜歡被這樣糾纏的吧?」安萃眼裡亮著胸有成竹的光,「雖然我們沒有打過交道,但是我知道你,你不是那種喜歡出風頭的人,因為江也被掛上論壇推到風口浪尖,多少次?至少有兩次?」

    「你想說什麼?」從悅皺了皺眉。

    安萃不急不緩,道出重點:「說出來不怕你笑,我大一的時候追過江也,很可惜沒成功。也不止我一個,他那時完全不想談戀愛,對這種事毫無興趣,誰追他都一樣。現在……既然你覺得煩,那不如我們各取所需?」

    「哦?」從悅眸光閃了閃,也笑了,「怎麼個各取所需法?」

    「很簡單。江也這個人心高氣傲,你本來就煩他,別的都不需要做,只是拒絕得再堅定一點,他自尊心強,次數多了自然不會再來煩你。」

    「那你呢?」

    「我?」安萃狀似帶著赧意,笑了笑,「我就做該做的,去年沒追到,今年再試一試,實在不行那就是我們有緣無分。」

    從悅垂了垂眼,輕笑出聲。

    「怎麼?」安萃見她表情有異,挑眉。

    從悅不言,再一次打量安萃的臉,比先前多了幾分認真。

    聽起來不過是無傷大雅的一件事,她躲開煩心的人和事,安萃追求成功的機會也大些。

    但不知怎麼,她突然想起了張宜。

    她的那位后媽,也慣會這一套。在某種程度上,安萃和張宜像到了極點。

    張宜就是這樣,見人三分笑,說話一張嘴,不管是誰都會被她的「熱情」打動,嫁給從盛不到一年,飛快和他朋友的太太們打成一片,就連刻薄挑剔的從老太,也被她哄得服服帖帖。

    從悅從小生活在她的陰影下。

    記得小學的時候,有一回排座位,從悅被排到了后三排,張宜知道以後特意去了趟學校,親自找老師,最後從悅被調到第一排之前——就在講桌邊,抬頭就是老師,黑板在側邊,不管做什麼都在全班同學的注視之下。

    從悅並不喜歡,可每當在飯桌上提起這件事,才剛開個頭,張宜就會笑吟吟地說:「哎喲,先前你說坐得太靠後看不清黑板,把我給急的,我們悅悅成績這麼好,可不能耽誤了,我找老師好說歹說,她才同意讓你往前坐。悅悅你就專心上課,有什麼事我都會幫你處理好,別擔心。」

    於是家裡人都覺得張宜很好,即使從悅不是她的孩子,一樣放在心上,沒有絲毫輕怠。

    當時年紀小,不善言辭,從悅常常一句還沒說完,就被張宜一通話堵回去。其實張宜明明知道的,從悅那個時候正處於內心敏感時期,總是躲在房間里偷偷的哭,張宜撞見過好多次。她不喜歡出門玩,不喜歡和人交際,更別提長期處於焦點中心。

    坐在講桌旁的兩個月,每天從早到晚被整個教室的人看著,對從悅來說是那一整個學年裡最煎熬的一段日子。

    她總是低著頭躲避別人的視線,注意力難以集中,神思恍惚,結果就是她的成績下降,一掉再掉。

    從盛訓了她好多回,張宜更是焦急,倒教從盛反過來寬慰了一番。

    這種事情多不勝數。

    眼前的安萃和張宜肖似,戴著溫和無害的面具,牢牢抓住所有對自己有利的東西,不放過一星半點的機會。

    明明是自己得利,卻打著「為你好」的幌子,算得上是另一種意義的面目可憎。

    「從悅,你怎麼了?」見她久久不說話,安萃露出關切之意。

    從悅斂了斂神,收回飄遠的思緒。

    其實江也這件事,安萃倒沒有坑她,如果她不喜歡被推上風口浪尖,想要避開,稍稍配合安萃也無妨,兩個人確實能各取所「需」。

    但張宜給從悅留下的心理陰影實在太深,她一想起成長過程中的那一件件一樁樁,本能地就從心裡生出抵觸。

    褪去無關情緒,從悅正色道:「如果我沒理解錯,你的意思是讓我遠離江也?」

    「也不算,就是……反正你煩他,不如拒絕得再乾脆一點?」

    從悅消化完她的深意,笑了下,「不好意思,要怎麼對江也,用什麼態度太他,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會決定,就不需要別人來替我操心了。」

    安萃大概沒想到她會拒絕,愣了一愣,「你……」

    從悅不想和她繼續廢話,轉身面向鏡子,繼續卸妝,「沒什麼事就不聊了,我朋友在外面等了很久。」

    「你是不是覺得我是為了自己才來找你的?」安萃面上劃過焦急,換了個坐姿,仍不放棄,試圖說服她,「你想一想,我大一的時候就追了江也,他那時候態度那麼……你應該懂的。大一我都敢,現在更沒什麼好怕的。我只是想你應該很頭疼,所以才來……」

    安萃這般「為你好」的腔調一出,更讓從悅堅定了拒絕的心思。

    不管之後安萃再如何勸說,從悅都不予理會,最後,安萃只好悻悻而歸。

    ……

    聽完從悅交代她和安萃的談話內容,卓書顏氣得火冒三丈,「我去!她怎麼好意思跑來找你說這種話?她以為她是誰啊,讓你配合你就要配合?還為你好?我呸!厚臉皮……」

    從悅扯她的袖子,卓書顏這才不情願地止住話頭。

    「不說這個,晚上吃什麼?」

    她話題跳躍度太大,卓書顏差點沒跟上,想了想報出幾家常去的餐館的名字。

    沒誰再提安萃的事。

    .

    江也知道安萃找從悅談話,是在彙報演出的第二天。周嘉起難得回宿舍,全程一張冷臉對著江也,直看得另外兩人背後發毛。

    找了個空,周嘉起把江也堵在衛生間里,把卓書顏跟他吐槽的內容複述了一遍,並且警告他:「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和人,自己處理好,別整天給從悅添麻煩。」

    說完扭頭就走,一副「我今天不想搭理你」的表情。

    不知是不是周嘉起的警告太過嚴正,於是晚上在校門口被攔住的時候,從悅見到了一個一臉凝重的江也。

    「你幹嘛?」從悅正準備去校外便利店買果凍,冷不丁被他嚇一跳,強忍住倒退半步的衝動。

    江也皺了皺眉,說:「去買東西?我陪你。」

    「不用了,又不遠……」

    江也沒給她拒絕的機會,已然提步往前。

    從悅覺得今晚他看起來很古怪,忍不住朝他打量。

    走過小半條街,江也忽地扭頭:「好看嗎?」

    「……」是了,還是他,如假包換。

    他不說有什麼事,從悅就跟他耗著。直至買完果凍,返程時江也終於開口:「昨天安萃找過你?」

    從悅還沒說話,就聽他道:「對不起。」

    腳步稍停,從悅朝他看去,「你來就是來道歉的?」

    江也替她提著那一小箱果凍,眼瞼半垂,「嗯。」

    「其實……」從悅斟酌用詞,「也沒必要道歉。」她聳了聳肩,「你不提我都忘了。」

    「我不知道她會來找你。」江也輕輕皺眉,他想不起那個女生的長相,但這並不妨礙他不虞的心情。

    「行了。」從悅是真的沒放在心上,「不說這個。」

    江也準備了一大堆話,登時都沒了用處。但見她不想提,便很乾脆地不再言語。

    走著走著,從悅似是想到什麼,饒有興趣道:「安萃說她大一追你,但是那個時候你不想談戀愛……你大一不想談戀愛?」

    江也瞥她一眼,淡淡道:「要談也不會跟她談。」

    從悅曉得他脾氣古怪,失笑搖頭,沒再問。

    快到校門口,江也忽地道:「她讓你離我遠一點,是嗎?」

    從悅點了點頭,也疑惑起來:「哎對,她來找我,你怎麼知道的?」

    「周嘉起說的。」

    想想卓書顏的性子,她一向對周嘉起什麼都藏不住,從悅便不覺得奇怪。

    「那你……」江也頓了頓,猶疑著開口,「是怎麼回答的。」

    周嘉起只告訴了他安萃去找從悅,以及談話的大致內容,其餘並未多說。

    從悅愣了愣,側目看他。

    江也微垂的眼下,長睫陰影遮在眼瞼上,陰影比夜色還濃。他嘴角抿得有些緊,隱約蹙起的眉心,莫名顯出幾分忐忑。

    向來桀驁張狂,可那一點點蹙彎,再服帖不過,乖巧等著垂憐。

    從悅忽然笑了,「你覺得呢?我要是答應她,現在還會跟你站在這?」

    江也盯著她半晌沒有說話。

    她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嘿。」

    江也偏頭,避開她的視線。

    從悅不知道,他懸了一顆心在萬丈高空之上,就這一句話,夠他死裡逃生好多遍。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