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4.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4.比如我字體大小: A+
     

    從悅拎著江也送來的那袋藥膏上樓,每一步都走得稍顯猶疑。

    江也沒走,站在原地看她。

    一回頭,就能看到正門前路燈下他的身影,這段距離明明足夠長,從悅卻覺得他的視線,強烈到彷彿他就在她身後一般。

    回到宿舍,和舍友打了盛招呼,從悅愣愣出神,在屋裡站住腳。藥膏成分中有薄荷,手腕擦過葯的地方泛起清涼之意,又有輕微的灼熱在脈動,突突跳著,一陣又一陣時有時無。

    她驀地抬起另一隻手捂住傷處。

    「你怎麼來?」躺在床鋪上敷面膜的舍友探頭看來,「幹嘛站著發獃?不洗臉嗎?」

    從悅回神,笑了下,「這就去。」

    還在書桌前看書的另一位舍友,和床鋪上的那個女生說起話來,從悅就著她們談天的聲音,走進衛生間。

    她在衛生間里換好睡衣,待她洗漱完出來,敷面膜的舍友正好叫她。

    「從悅!」

    「怎麼了?」從悅放下盛衣服的塑料盆。

    舍友撕下面膜,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指間劃過屏幕:「班長找你有事兒,你看群消息。」

    「找我?」從悅疑惑著,一邊拿起桌上的手機。

    群里未讀消息太多,從悅還沒點進去一一瀏覽,班長已經單獨私聊她。

    [在嗎從悅?有點事。]

    她回:[我在,你說。]

    班長言簡意賅,挑重點講:[是這樣的,這周我們院的彙報晚會,原定「足印繪舞」那個節目有個女生臨時上不了,你能不能幫忙替一下她的位置?]

    從悅微愣:[那個節目是在地上鋪畫紙,然後邊跳邊用腳印作畫吧?可我不會跳舞啊,而且節目都是早就排好的,臨時讓我上我也來不及學。]

    班長說:[沒有那麼難,其他人是要跳,但是缺的那個女生是站在中間的,全場壓根不用怎麼動,有幾個節拍需要轉幾下動幾步,其他時候只要站在中間,很簡單的,兩天就能學會。]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找別人?從悅猶豫著,不知該怎麼回。

    班長像是知道她心裡所想,解釋道:[我們院學生會下午開會的時候討論了很久,覺得你比較適合,其實一開始準備節目的時候就想讓你參加,你不是推了么。]

    怕她再次拒絕,班長馬上補充:[時間來不及了,你就當幫忙應了吧,到時候院里領導都會來。]

    ……

    幾分鐘后,本就不是太堅定的從悅成功被班長說服。

    舍友得知從悅將要參加院里的彙報表演,就差撫掌:「班長說的沒錯,你就應該去!往那一站都不用動,就笑一下那畫就美了一半了!」

    從悅笑著嗔她,低啐一聲,扯開其他睡前話題。

    .

    第二日就開始加入舞蹈組排練,班長還真沒說假話,從悅跟著學了一上午,動作基本已經全部掌握,說到底還是這個站位動作原本就不多。

    和其他人道過再見,從悅從舞蹈房出來,卓書顏早就在樓下等候多時。她上午有課,一結束便過來等她,約好一塊去吃午飯。

    從悅接過她遞來的熱飲,吸管尖戳破塑料封皮,吸一口,甜香在口腔中瀰漫開,半點不膩,恰到好處。

    卓書顏絮語不絕,從悅正聽著,手機鈴聲突兀插|入。

    來電顯示是「從盛」兩個字,從悅的表情登時沉了下來。

    「我接個電話。」從悅往旁邊走開幾步。

    卓書顏識趣地沒有去打攪,但從悅也沒想避開她,不過四五步的距離,她的說話聲卓書顏能聽得清清楚楚。

    前幾句還很正常,從悅的語氣雖然淡,表情仍是沉穩的。不知他們後來說到什麼,從悅眉頭擰了擰,足足好幾秒才展平。

    「我再告訴你一遍,我不去,你們死心吧。」

    她冷然說完這句,毫不留情地掛斷電話。

    「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卓書顏擔心她。

    從悅卻笑了笑,搖頭,「沒什麼。」

    見卓書顏滿臉憂心,從悅反倒寬慰她:「說了沒事就沒事,這麼久了你見我吃過什麼虧?放心。」

    從盛打電話來,為的還是變相相親的事。

    這件事她不會服軟。

    其實很多事她都不想服軟,不想低頭,但是現在還不能。

    從悅遮下眼裡的堅毅,和卓書顏說笑轉移注意,暫時將這些煩心事拋到腦後。

    她總會擺脫這一切的。總有一天,一定可以。

    .

    先前因故,從悅做家教帶的那位學生暫停了兩周的課,他家裡的事情似是終於處理好,周日下午兩小時的一對一課程重新恢復。

    小男生叫伍秋,是個學業繁忙的高中學生,有時話偏多,絮叨起來挺聒噪,但勝在還算乖巧,不是太煩人。

    在畫畫這件事上他有些天賦,從悅教他並不難受。

    作為被雇傭的家教老師,從悅從不過問主家的事情,伍家發生了什麼事情以至於暫停課程兩個星期,她雖能猜到一二,但並不想探究。

    但見伍秋興緻不高的低沉模樣,任憑她有天大的本事,也教不好一個心不專的學生。

    給伍秋布置了一道題目,從悅在旁看書,讓他自己畫,時不時走到他身後指點他下筆。

    兩個小時過去,從悅說了通鼓勵的話,正收拾東西要走,捉著筆對畫紙發獃的伍秋突然說:「老師,我請你吃飯吧。」

    「什麼?」從悅微愣回頭。

    「我爸媽都不在家。」伍秋自嘲地笑了下,「他們今天肯定也顧不上我,想起我了,也沒人會陪我吃飯。」

    他抬起頭看從悅,一雙低沉的眼睛慢慢亮起些許光,「老師你忙嗎?一起去吃飯好不好?」

    從悅很想拒絕,話到嘴邊,最後卻成了無言的嘆息。

    ……

    伍秋的請客吃飯,結果就是把從悅帶去了麥當勞。或許是心情不好,伍秋想到處逛逛,以送從悅回學校為由,特地到盛大附近的幾條街逛了一圈。

    學生街上玩樂消遣的東西多,轉著轉著,他的情緒逐漸好轉。

    見他周身低沉散去,從悅也顧不上計較吃什麼,進了麥當勞后,特意挑了個不靠窗的位置。

    本想吃完早點把伍秋哄回去,誰想,伍秋剛端著點好的餐在她對面坐下,一個不速之客就殺了進來。

    「……」

    「……」

    江也和伍秋大眼瞪小眼,前者連聲招呼也不打,一進來就大大咧咧在從悅身旁坐下。

    「你怎麼來了?」從悅一愣。

    江也側頭,說:「路過,在外面看到你。」還有對面的不知道誰。

    於是他就進來了。

    他看向伍秋,眼神不善地盯著人家。

    伍秋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問從悅:「他是……」

    「我同學。」從悅同樣尷尬,笑容中帶上了幾分安撫。

    江也還在直勾勾盯著伍秋,像是想用眼神嚇死人家。

    從悅暗暗在桌下踢他一腳,他懶懶換了個坐姿,稍有收斂。

    伍秋被看得發毛,雖然不知道原因,還是決定先離這個奇怪的人遠一點。

    「我……我還有東西忘點了,我去一下櫃檯。」

    江也殊不知自己嚇跑了人,看著伍秋的背影,眼角餘光睨向從悅,「你怎麼找的一個比一個小?」

    「你亂說什麼!」從悅抬腳踢他,比剛才剋制的那一下用力得多。

    他挨了踢卻反應平平,只問:「你們在約會?」

    「當然不是!」

    從悅朝天翻了個白眼,「他是我的學生,我教他畫畫。他才上高中,懂事又聽話,老實的不得了,這段時間心情不好,你別欺負人家!」

    「他心情不好就找你一起吃飯?」

    「差不多。」

    江也酸溜溜地撇了撇嘴角:「我也老實巴交的,你怎麼不也疼疼我呢?」

    「……」從悅被他的臉皮震驚了。

    這人怕是對老實這個詞有什麼誤解。

    沒多久,伍秋端著盤子朝這邊走來,從悅小聲警告江也:「你要坐在這就安分點,不許用眼神嚇唬他!」

    江也哼了聲,似應非應。

    伍秋一坐下,從悅正式做介紹:「我學生,他叫伍秋。」

    說罷她又指著江也:「這個是江也,他是……」

    江也臭不要臉接上:「你老師的男朋友——」腳下被從悅狠狠碾住,「……我自己認的,她暫時還沒同意。」

    伍秋滿臉都寫著操蛋:「……」

    媽耶,這人是個傻子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