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0.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0.比如我字體大小: A+
     

    這條直擊心靈的文字內容讓從悅驚了十多秒,她實在無法想象江也說這句話的樣子,在屏幕上打字回復他消息的手指略微滯頓。

    「你叫哪門子的姐姐!」

    江也回復道:「你七月,我十一月。早四個月,沒錯嚒。」

    「拜託我十九你二十!你怎麼不說差了一年!」她在末尾打下幾個感嘆號,想想情緒過於激動,在發送前選擇刪除。

    江也一點都沒不好意思:「年份不重要,這個忽略不計。」

    從悅:「……」

    江也自顧自將話題展開:「所以你同意了么。」

    從悅拉開椅子在書桌前坐下,一手打字:「同意什麼?」

    他道:「約會。」

    她毫不留情:「並沒有。」

    良久,江也只說了三個字:「知道了。」

    文字體現不出情緒,從悅不想去深究,對著屏幕想了想,道:「以後別再那樣叫我。」他喊姐姐兩個字,聽得她一陣彆扭,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半分鐘后,他回復:「好的,姐姐。」

    「……滾。」

    從悅關閉對話界面,把手機扔到一邊,踩著床梯爬進被窩。

    .

    風和日麗,因溫度升高,泛濫秋意驟減,暖和不少。

    上午的課結束后,從悅從食堂回宿舍,剛歇息沒多久接到卓書顏的電話。

    「下午籃球館有比賽,去看嗎?」

    從悅倒了杯水,淺飲一口,問:「比賽?誰跟誰?」

    「我們學校籃球隊和盛附大打友誼賽。」

    「周嘉起上場?」

    「對,我問過他了,會上。」

    周嘉起是籃球隊的,因為球隊成員眾多的緣故,每場比賽人員都不一定,偶爾安排這個,偶爾安排那個。

    卓書顏對球賽並沒太高熱情,只有周嘉起上場,她才會提起興趣充當觀眾。

    從悅爽快應下,「行。你來學校了沒?籃球館見還是?」

    卓書顏道:「在來的路上,咱們籃球館見吧。你要吃點什麼不?」

    「我不餓。」

    「那我給你帶喝的。」

    「好。」

    講定后她倆閑話幾句,掛了電話。

    球賽兩點開始,從悅穿上外套,略收拾一番,動身出門。

    卓書顏比她到的早,她到的時候已經佔好位置,見她進門抬胳膊沖她招手。

    從悅快步過去坐下,接過奶茶,抬眼朝場上熱身的幾人看去。

    「江也竟然也在。」下一秒就聽卓書顏抱怨,「平時他都不來的,沒想到今天居然也上場,我還以為我眼花了呢。真討厭。」

    只要有周嘉起的籃球賽,每一場卓書顏都不會錯過,從悅卻不是,有空了就來,沒空則不強求。江也上場的頻率從悅並不清楚,聞言只是瞥了眼遠處那個高大的身影,沒說話。

    卓書顏喝了口奶茶,問她:「我聽說他最近一直找你麻煩?」

    從悅不知怎麼說,含糊道:「還好。」

    「你就是脾氣太好了。」卓書顏嗔她一眼,撇嘴。

    從悅彎唇,「行了,別說那些。」

    兩人聊起別的。

    她們說著話,那邊正在熱身的周嘉起看到她們倆,趁開場前的空檔,過來和她們打招呼。

    周嘉起瞥了眼從悅,「今天有空?」

    從悅說:「下午沒課,來陪書顏。」

    他看向卓書顏,卓書顏咬著奶茶吸管,眼神往旁邊瞄,就是不和他對視。

    「少喝點。」

    目光觸及杯身標籤上「焦糖奶茶去冰」幾個字,周嘉起皺眉,「大冷天喝冰的也不怕傷胃。」

    「哦。」卓書顏飛快睨他一眼,佯裝自然,「知道了。」

    他的視線盤亘在她身上,半晌收回,同從悅打招呼,「快開始了,我先過去。你看著她點。」

    從悅笑笑,目送他跑開。

    卓書顏這才敢看他,小聲嘀咕:「每次都訓女兒一樣訓我,煩死了。」

    從悅笑意不減,不作聲看著卓書顏,直看得後者臉上一臊,伸手推她。

    隨著裁判一聲哨響,比賽正式開始。

    盛大籃球隊實力強勁,盛附大的隊伍體格更是健壯,比分膠著,雙方互不相讓。不過從局勢上來說,盛大稍佔上風,隱隱壓了附大一頭,在隊友的配合以及隊員的靈活性方面,盛大要比附大強得多。

    體育館里全是給盛大加油的聲音,除去主場因素,江也一向迷妹眾多,周嘉起亦是爽朗陽光,其他幾個隊員個頭高,身材好,長相端正清秀,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生們嗓子都快喊破了。

    上半場結束時,比分終於拉開差距,盛大遠遠甩開附大。

    卓書顏雖然不好意思周嘉起的名字,卻也沒忍住拍紅了手掌。

    球員中場休息,從悅不得不提醒她:「你悠著點,明天上課還得拿畫筆。」

    卓書顏笑嘻嘻地應了聲,一聽裁判吹響下半場開始的哨聲,當即把她的話拋到腦後,用力拍起掌給盛大隊伍鼓勁。

    從悅沒辦法,只能由著她去。目光放到場中,第一個搜尋的自然是周嘉起的身影,然而隨著人員奔跑移動,時不時落在另一個人身上。

    儘管不願意,她還是得承認,江也這個人天生就有吸引別人目光的能力。

    籃球館里開了暖氣,兩隊男生穿著短款球衣,身上都出了汗。

    江也做什麼事都猶有餘韻,或許是這種從容使然,就連流汗看起來都比別人清爽幾分。

    他奔跑在球場上,肌肉、神經、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躁動燃燒,眼裡卻是淡漠一片,彷彿什麼都不在他視線里。

    囂張,跋扈,目中無物。

    這就是江也。

    從悅看著江也略有出神,忽聽觀眾席傳來驚呼。

    「啊——」身旁卓書顏驚叫出聲,等從悅回神,周嘉起已經衝到她們前面,揮手狠狠拍開飛來的籃球。

    趕得太急,周嘉起腳下一崴,摔倒在場邊。

    卓書顏「騰」地一下站起身,提步就要往下沖。

    還沒跑下階梯,裁判朝這邊跑來,吹著口哨示意她坐好。

    從悅快步過去拉住她,搖了搖頭。

    下方球場外|圍,周嘉起站起身,盛大的隊員紛紛跑過來詢問:「沒事吧?有沒弄傷?」

    「裁判!」卓書顏指著附大一個隊員,沖聚集的那群人喊道,「那個人犯規!他故意往這邊丟球,他犯規!」

    從悅順著卓書顏指的方向看去,眉頭擰了擰。

    她出神之際,周嘉起正和那個人在球場外側對峙,對方運著球,被周嘉起擋住,左右皆無法突破。當時他們所站位置離她們這個方向不遠,之後球就朝著她們飛過來了。

    裁判吹口哨再度示意卓書顏坐好,從悅見周嘉起面色尚可,抿著唇將卓書顏拉回座位。

    「先坐下!」

    卓書顏揪心之意寫在臉上,咬咬牙,憤憤回到原位。

    滿場都瞧著這出插曲,裁判跑到卓書顏指責的那位附大球員身邊,似乎在和他談話。不知說了什麼,裁判跑向盛大的一群人,交談過後,似乎準備繼續比賽。

    「就這樣?!」卓書顏激動嚷出聲,「他故意傷人!為什麼不罰他下場!」

    周嘉起朝她們看來,皺著眉搖了搖頭。

    卓書顏瞧見他的示意,動了動唇,最終還是閉嘴,不甘心地將唇抿得死緊。

    從悅用口型詢問:「沒事吧?」

    周嘉起彎唇笑了下,搖頭安撫她們。

    從悅稍稍放心。說不氣憤是假的,那個附大隊員分明是看到開場前周嘉起和她們說話,在被周嘉起攔住進退不得之際,故意泄憤把球朝她們扔來。

    這種行為不僅沒品,而且低劣,可以說是在侮辱籃球這項運動。

    可惜裁判沒有看到,奈何不了他。

    盛大的隊員們圍著周嘉起詢問腳的情況,商量過後決定讓另一位替補換下他。

    從悅關切地看著他們,見他們似乎要重新上場,暗暗捏了一把汗。

    江也忽然朝她看來,眼睛里平淡依舊,瞳色卻似乎深了些許。從悅和他對視的剎那,他眉心蹙了一下,很短的一瞬間,沒等她看清,他便轉身和隊友一塊走向場中。

    比賽重新開始后,盛大籃球隊突然間換了個打法,原本幾個隊員相互呼應,各自配合,變成了一人突進,其他人助攻的模式。

    江也一改之前略顯懶散的悠哉狀態,舉手投足間每個動作都用上了勁,眼裡亮得有些凌厲。

    他速度快的令人髮指,轉眼之間連過三人,直衝對方籃下,投籃得分。

    全隊回防后,隊友攔截對方的反攻,球傳到他手裡,他反應極快,當即左突右進,攻勢迅猛,在被堵截前繞到側邊彈跳拋投,又是一個命中,得分。

    主動權牢牢掌握在盛大這邊,江也帶動全線,所有隊友幫他助攻,他敏捷迅速,像道摸不著的閃電,雷霆萬鈞。

    附大齊齊將攔截目標鎖定在他身上,可惜作用不大,有隊友在外配合,他一個假動作虛晃,將球傳出去,待他們更換目標時飛快突破防守,接過傳回手中的球攻至對方籃筐。

    大灌籃得分,滿場歡呼。

    就連一向不喜江也的卓書顏,這下也被他感染,看著對方吃癟的模樣大出惡氣,連連叫好,毫不吝嗇地拍掌吶喊。

    比分拉開無法挽回的差距,最後三分鐘,球一直在江也手上,他卻沒有展開投籃攻勢,而是開始了一連串的「失誤」。

    帶球過人的時候,球傳給隊友,一不小心脫手砸到了對方球員臉上。

    投籃的時候出現差錯,起跳直至快落地時才將球投出,結果命中準備搶籃板球的對方球員。

    搶籃板球的時候用力過猛,雙方誰都沒搶到,球飛出去打在了側邊一個對方球員的臉上。

    傳球過程中……

    整整六次,失誤恰好都招呼在同一個人身上。

    那個穿七號球衣的男生臉都被球砸紅了,眼睛隱隱發腫,忍無可忍沖江也發怒:「你他媽是故意的吧——」

    附大的人趕忙拉住他,沒讓他衝上前去將比賽演變成鬥毆。

    江也睨他一眼,懶散半垂的眼皮寫滿蔑然,運著球理都沒理他。

    最後二十秒,以一個完美的投籃給這場比賽畫上句點。

    籃球館里的觀眾都在給盛大籃球隊叫好。

    兩方人面和心不和地握完手,裁判離開場館,負責組織這場比賽的盛大學生開始搬裁判用的桌椅凳子,運回倉庫。

    其他人都去長凳邊擦汗喝水,周嘉起正和結束比賽的隊友們說話,忽聽側邊傳來「嘭」的一聲重響。

    場館內還沒離開的零星觀眾,和籃球隊的人齊齊看向那邊。

    江也站在場側,從他手中扔出去的籃球,在命中目標后悠悠往回滾。

    「我操.你媽——」

    被砸中的仍舊是那個七號,他眼都紅了,隊友們七手八腳扯住他的胳膊,他瞠著眼,兇狠地要跟江也干架。

    「我想扔進球框來著。」江也毫無歉意道,「不巧你擋路了。」

    附大那群人所在的長凳后,放著一筐備用籃球。

    他這個理由倒也算是一種說法,但誰都聽得出這分明只是搪塞。他的球技剛才有目共睹,那麼大個筐怎麼可能扔不準。還有方才在場上那幾次失誤,也巧合的太過。

    附大的隊長摁住七號,站出來道:「他剛剛確實做的不對,球脫手飛到觀眾席是我們隊員的失誤,讓你的隊友扭傷腳我們也很抱歉,但你會不會太過分了?」

    「過分?」江也微抬下巴,垂眼看人的模樣囂張至極。他的視線從附大隊長臉上掃過,移到憤怒咬牙的七號身上,扯了扯嘴角,一字一句:「老子砸的就是你。」

    七號這下再也忍不住,捏緊拳頭向前一步,然而沒等做什麼,他們隊長及時拉住他。

    盛大籃球隊的也不是吃素的,一見這狀況全都過來,兩隊人劍拔弩張地瞪眼。

    ……

    附大的人到底沒敢在盛大惹事,悻悻離開。

    從悅和卓書顏愣愣回神,忙從觀眾席跑下來,近前查看周嘉起的傷勢,確定沒有大礙之後才放下心來。

    卓書顏纏著周嘉起絮叨,從悅到另一邊長凳上,幫周嘉起收拾背包。

    面前忽地遮下一道陰影,抬頭一看,江也。

    從悅想說話,猶豫著不知該不該開口。

    江也直接得多:「你想說什麼?」

    當然是說剛才的事,想說他的暴脾氣或許該收斂一些,然而他和附大的人正面起衝突,又是因為幫周嘉起出頭,事出有因,她也無法因為別人的下作而指責他,開不了口。

    從悅暗暗嘆了口氣,只道:「他們那些不是什麼好人,你別那麼沖,要是其他人不在你今天就吃虧了,雖然你為周嘉起討公道,我和……」

    「不是因為他。」江也打斷她。

    她驀地止住話音,微微一愣。

    他說:「有一部分,但不全是。」

    氣氛安靜了兩秒,從悅咳了聲清嗓,跳過這個話題:「他們都走了,你也去吧,我們陪周嘉起去診所看看。」

    江也站著沒動。

    從悅疑惑地看向他,就見他皺了下眉,問道:「你每場周嘉起的比賽都有看?」

    頓了頓,她道:「沒有,偶爾有空才來。」

    「下一場你來么。」他問,「下一場,下周五下午的那場比賽。」

    他給周嘉起出了口氣,從悅難得對他態度好,略一思忖答道:「要看有沒有時間。」

    「來吧。」

    「啊?」

    「來看周嘉起比賽。」

    江也微微抿唇,眼角睨了睨她,聲音低下來,「……也看看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