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8.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8.比如我字體大小: A+
     

    難得沒課,從悅打算待在宿舍里看看書畫會兒畫,悠悠哉哉過一天。誰知十點不到,手機鈴聲就響個不停。

    沒有備註的陌生本地號碼,她接通禮貌問:「哪位?」

    那邊答了兩個她最不想聽見的字:「江也。」

    從悅沉默兩秒,「什麼事?」

    「沒什麼。」他說,「就是告訴你,這是我的新號碼。」

    「哦。」她毫不猶豫掛斷電話,將這個號加進黑名單,動作一氣呵成。

    翻開書繼續看,五分鐘后,手機又響了。

    還是個陌生號碼,歸屬地也是盛城。

    從悅皺眉接聽:「哪位?」

    「江也。」

    「……有事?」

    「沒有。」他說,「這個也是我的號碼。」

    從悅不發一言,「啪」地一下再度終止這段沒營養的對話,並重複之前添加黑名單號碼的流程。

    十分鐘后,當江也再一次打來電話,從悅徹底忍不住了。

    「你到底有多少個手機?」

    「一個。」他答,「早上剛辦了三張卡。」

    「換卡好玩嗎?你也不累!」

    「你累嗎?」

    從悅倒是想直接拉黑電話卡戶主,可惜沒這個功能。她道:「別再打了,這是最後一次。」

    他的第三個號碼,同樣被她丟進黑名單里。

    耳根終於清靜。中午,從悅吃完外賣,短暫地睡了個午覺。

    睡醒後繼續看書,舍友們都不在,她外放音樂,舒緩輕暢的調子在室內流淌,驅散些許躁意。

    林禧突然打來電話。如果不是看見來電顯示上備註的名字,從悅差點又想罵江也。

    她放緩語氣:「找我有事?」

    「有啊。」林禧愛笑,說話時聲音也總像沾染了笑意,「晚上不忙吧,我們聚餐,一起來吃個飯唄?」

    「吃飯?」從悅一聽就要拒絕,「不了吧,你們……」

    「我們昨晚比賽贏了,打算慶祝慶祝。」林禧說。

    從悅和林禧的關係說不上熟,因為周嘉起的緣故才留了他的號碼,私下聯繫這還是頭一回。

    她正猶豫,林禧又道:「好歹我們也見過這麼多回,周嘉起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你不必跟我們客氣。」

    從悅想想,問:「贏了什麼比賽?」

    林禧沉默幾秒,說:「槍戰星球網游,遨遊杯大賽。」

    「遨遊杯……這個遨遊,是我知道的那家,開在學生街街尾的遨遊網吧么?」

    「咳。」那邊尷尬地應了,「是。」

    搶在從悅之前,林禧道:「昨晚我們組隊比賽,這不是贏了么,就慶祝一下。」他強調,「全網吧都坐滿了,全是特地來參賽的,戰況激烈,非常不容易。」

    從悅毫不留情地質疑:「網吧比賽拿個第一第二就要吃飯慶祝,你們平時忙的過來嗎?」

    「沒。」林禧解釋,「我們是四強。」

    「……」

    從悅不跟他掰扯,回到主題,「你們自己去慶祝吧,我不懂遊戲。」

    「先別掛——」林禧喊住她,「其實吧,主要還是為周嘉起慶祝。興術培育計劃是我們系每年都有的,你應該聽過。我們跟江也不一樣,他大一就被導師看中,我們沒那個能耐。周嘉起這回好不容易通過審核,能跟著導師進實驗室,你說是不是得慶祝?」

    他這話一出,從悅猶豫起來。

    「我就明說吧。」林禧下猛料,「你不想來是不想見江也吧?要是顧忌這個,那完全沒必要。你也知道,他要幹什麼沒誰攔得住,你就算避過了今天的飯局,總還有明天、後天。」

    他道:「他那三張電話卡……光是看他折騰,我的頭都大了。他不定等會兒怎麼call你呢,你要是圖清靜,反而不避著他更好,反正你又不怕他什麼,對不對?」

    林禧循循善誘,還說:「卓書顏也會來,我等會就讓周嘉起給她打電話。以前又不是沒有一塊聚過,上次打撞球不也好好的,你擔心什麼。」

    他句句在理,說的還挺對。

    確實。避著江也幹什麼?一來她問心無愧,二來,不和他碰面,她也並沒有過的很清靜——手機都快被他打爆了!

    「我知道了。你告訴我時間地點,我晚點過來。」從悅無奈,最終還是應承下來。

    ……

    和林禧說完吃飯的事,半個小時后,又有一個陌生號碼打進來。

    那邊是江也的聲音。

    「你怎麼還有新號碼?」從悅服了。

    江也清朗的聲線在聽筒中微沙,「借的別人的手機。」

    她不拖泥帶水,乾脆道:「什麼事?」

    「晚上聚餐……」

    「林禧打電話和我說了,我知道,我會去!掛吧,沒事的話就這樣。」

    還沒等她掛斷,江也問:「你想吃什麼。」

    「什麼?」

    「我說,你想吃什麼菜,或者想去哪一家店?他們讓我定地方。」

    讓他定地方?他一個目下無塵的大少爺,這些事懂個球。只是既然他們宿舍的人這樣定了,從悅懶得多管閑事。

    「隨你們,我都行。問周嘉起或者林禧,他們肯定清楚。」

    江也哦了聲,「那,你想吃什麼。」

    她一頓,「我剛剛講話你沒聽到?」

    「聽到了。」

    「那你還問?」

    「他們想吃什麼我不管。」他說,「我問你想吃什麼。」

    從悅無聲嘆氣,「隨便。隨便聽不懂?不要再問了,我沒空,就這樣——別再打電話給我!」

    說著,結束通話。

    把手機往旁邊一扔,從悅坐到書桌前看書。

    之後江也沒再打電話來,從悅被這一出又一出鬧得提心弔膽,看書都看得不安穩。

    期間,周嘉起和卓書顏聯繫她,就聚餐的事說了幾句。他們不在學校,從悅便不跟他們一塊出發,因約好的時間是七點,天色還早,不徐不疾先忙手裡的事。

    時間不知不覺拍馬走過,從悅揉揉僵硬的脖頸,正要停下休息之際,兩個舍友風一般衝進門。

    「從悅!從悅——」

    「怎麼了?」她回頭,詫異道,「發生什麼事了?」

    這兩個姑娘都是不鬧騰的性子,這般激動的樣子十分少見。

    她倆道:「你有沒有看論壇?學校論壇啊,你看了沒?」

    從悅不解,「沒啊,怎麼了?」

    兩個舍友連水都顧不上喝,忙點開手機給她看。

    從悅狐疑地湊過去一瞧,傻眼了。

    「就剛剛沒多久,十幾分鐘的樣子,論壇就變成這樣了!」

    學校論壇被黑了,所有帖子的標題名,還有點進去之後所有回復樓層里的內容,全都變成了一句話。

    ——「從悅你想吃什麼?」

    這七個字,其中還有她的名字,堂而皇之掛在版面各處,無比顯眼。

    兩個舍友正在回教學樓的路上,聽到別人議論,點開一看嚇了一跳,即刻跑回來找她。

    「是誰幹的啊?你知道嗎?」舍友擔心的問。

    從悅發愣,腦海里當即躥出一個人影。

    「是我們學校的吧?計算機系的誰啊?」舍友知道她不愛交際,學校里的同學認識的都不多,更何況校外的。校內的,又能黑的了論壇,那必定是計算機系的那些大佬們。

    從悅頭都大了兩圈,想捏眉頭,生生忍住。

    她幾句應付完舍友,打消了她們的好奇,抓起手機躲進衛生間。

    學校論壇是以前的學長學姐們自發創建的,並非官方網站,但學生們有事都喜歡在上面討論,久而久之聚集起人氣,校方偶爾也會上去查看學生們的動態。

    江也的電話一通,從悅沉聲質問:「是不是你黑的學校論壇?」

    「啊。」他似應非應。

    「你黑論壇幹什麼!你想被老師請去喝茶?」

    「只是借用一下,等會就改回去。」他語氣淡漠,頓了頓,略帶批評道,「論壇的安全度太低了,很差勁。」

    黑了人家還嫌人家脆弱,從悅對他的強盜行徑服氣,「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知道。」他說,「沒辦法,你拉黑我,不接我電話。」

    「所以你就把論壇黑了?!」要是能順著網線爬過去,從悅真想一拳砸在他臉上,只是這時候顧不上別的,「馬上改回去!」

    「哦。」他很平靜應下,「那你想好吃什麼了嗎。」

    「……」從悅無奈,怕他再弄出幺蛾子,語氣中有幾分頹然,「東街口新開了一家東北菜,味道好像不錯,就那個吧。」

    江也的情緒好似明朗了幾分,「好,我知道了。」

    「就這樣。」從悅稍作停頓,加上一句,「要是老師請你喝茶,千萬別帶上我。真的怕了你了……」

    不等他再說話,這次真的按下掛機。

    .

    從悅一語成讖,江也果真被老師叫去訓話。那麼大一個論壇,被他當成傳話板用,鬧得學校眾人議論不停,挨訓是自然的。

    不過不是官方網站,老師把他叫去說了半個小時的話就放他離開。

    從悅和周嘉起那幫朋友早已在東北菜館點好菜,上茶水的時候,江也施然而至。

    林禧臉上的笑憋都憋不住,起身相迎:「我們江大神回來了!來來來趕緊喊他們上菜。」

    江也沒理他,覦了從悅一眼,在她斜對面坐下。

    從悅安然端坐,自顧自往杯子里倒熱水沖洗餐具,看也沒看他。

    知道江也把論壇黑了,就為了問一句從悅想吃什麼,一幫人心裡各有思量,繞著他們二人打量的眼神比上回在撞球館碰面時玩味多了。

    只是各個都很識趣,誰都沒把調侃擺到檯面上來。

    在滿桌樂見其成的人中,只有周嘉起和卓書顏是最不樂意的。

    打從江也一來,卓書顏就一直拉著從悅小聲說話,生怕被對面的大尾巴狼鑽了空子。

    一餐飯吃下來倒也愉快,菜品味道不錯,氣氛還算融洽。

    飯局結束,周嘉起被林禧拉去櫃檯,卓書顏被甜品勾起饞蟲,沒吃過癮,找服務員要餐盒重新打包一份。

    從悅從洗手間洗臉出來,到門口吹風。那幫男生在說話,她不好過去,站在離他們有幾步遠的地方。

    江也忽然走到她身邊。

    從悅瞥他一眼,沒理會。

    他道:「老師叫我去,問起你,我說你不知情。」

    「本來就不知情。」從悅沒好氣。

    他嗯了聲,沒有頂嘴。

    高大的身影立在她身邊,夜風一吹,她聞到他身上類似薄荷葉的味道,輕淺一縷,極淡極淡。

    想到他近來不尋常的所作所為,從悅有點煩躁,「你最近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

    她真的搞不懂,進入大學一年多,大一兩人一直相安無事。怎麼到了大二,他突然就怪裡怪氣不按常理出牌,折騰出這些事來?

    「沒有。」

    「那你弄這些事到底想幹嘛?」

    江也低眸看她,「追你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