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6.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6.比如我字體大小: A+
     

    來電顯示閃爍著並不想看到的那個名字時,從悅正在上課。找空出去回撥電話,談完回來,原本的好心情霎時消失無蹤。

    老師讓他們自由畫作畫,畫布上的作品很美,但她沒了自我欣賞的心情。

    一堂課結束,旁邊的同學邀她一塊吃飯,她擠出笑婉言拒絕。

    下午,沒來學校的卓書顏打電話約從悅逛街吃晚飯,也被從悅推脫。

    掛電話的下一秒就收到消息,從盛發來一個地址,說:「我們已經在酒店安頓好了,你過來,和家裡人一塊吃個飯。」

    從悅抒了口氣,換好衣服出門。

    興海酒店離學校有二十五分鐘的車程,如果坐公車則要花一個小時以上。

    包廂定在一樓,服務生將從悅領到門口,她稍站,伸手推門。入目便是正中的大圓桌,坐七八個人綽綽有餘。

    熱鬧聲音暫停,推門前一刻還是滿屋子歡顏笑語,像被定格般一剎停住。

    「來了?怎麼這麼慢。」從盛嗓音粗沉。

    「堵車。」從悅邁步而入,喊了聲,「爸。」目光隨後看向上首的兩位老人,「爺爺,奶奶。」

    兩位老者臉上並沒有多少笑意,從老爺子微微頷首,從老太逗著小孫子,過了好幾秒才聽到她的聲音似的,睨她一眼,「怎麼現在才來,一家人就等你一個。」

    從悅沒接話,最後看向從盛身邊的張宜,「阿姨。」

    從盛對她的稱呼不滿,張宜卻好似完全不在意,笑吟吟一副女主人樣,「從悅來了就趕緊坐下吧,人終於到齊了,可以開飯了。」

    張宜和從盛身邊站著個小女孩,長相集合了他們倆的特點,和從悅倒是不怎麼像。

    從悅沒多看,在下首位置坐下。

    張宜摁鈴叫服務員上菜,一家人說說笑笑又熱鬧起來。主要是張宜和從老太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興緻頗高,講起鄰居趣聞,生活瑣事,一派其樂融融。

    從悅插不上嘴也不想說話,安靜地吃菜,只在從盛偶爾問她的時候答上一句。

    「學校課多嗎?」從盛和她能聊的甚少,說著說著還是扯到學業上。

    從悅還沒答,張宜插話:「應該很忙吧?盛大畢竟是全國都排的上號的重點大學。」

    從老太嗤了一聲,「再好的大學和她學畫畫的有什麼關係,她有什麼忙的,除了燒錢,一點用都沒有。」

    張宜沒接從老太的話,也沒反駁,眼神繞了一圈回到從悅身上:「畫畫費神又耗時間,很累吧?多注意身體。」

    「還好。」從悅道,「習慣了不覺得累。」

    張宜笑道:「靜得下心就是好,不像嬌嬌,每次上鋼琴課都不安分,不知道費了我多少心思。」

    被點名的從嬌癟嘴撒嬌,嗔道:「媽!你又說我!」

    從老太護著孫女:「嬌嬌那是活潑,太安靜了像木頭似的有什麼意思!」

    「聽到沒!」從嬌昂起下巴。

    張宜抬指點她的額頭,「你就仗著奶奶疼你。」

    從嬌哼了聲,跑到從老太那,纏著她撒嬌,「奶奶你不能只喂弟弟!我也要喂!」

    「多大了你,不害臊……」

    滿屋子都是從老太樂呵呵的笑聲。

    從悅夾了一筷子菜送到嘴裡,面無表情地咀嚼。

    周圍發生的一切都和她無關。

    吃著吃著,從嬌忽然跑到從悅身邊,見她包上閃閃發亮的裝飾物,忍不住伸手摸了又摸。

    「這個好漂亮。」她看從悅,「姐姐送給我吧?」

    從悅淡淡道:「不行,你還小。」

    「那我大了你就送我嗎?」從嬌不肯放手,摸個不停,又注意到從悅手上的銀戒指,眼一亮,「姐姐手上的戒指好漂亮,這個送我吧!」

    從悅想也沒想,「不行。」那是卓書顏送她的生日禮物,她戴在中指上。沒有別的意思,也並不昂貴,但那是卓書顏的一份心意。

    從嬌歪著脖子,撇嘴:「你畫畫戴戒指不會不方便?給我不是剛好。」

    從悅不上當,「我要畫畫,你不是也要彈鋼琴?」

    這東西戴著根本不礙事,何況要是礙事,她也可以換手戴。

    從嬌一聽,滿臉不高興。

    從老太看著便道:「你妹妹難得要個東西你也不肯給,越大越小氣!」

    從悅臉色冷了幾分,左耳進右耳出當做沒聽到,拿起筷子繼續夾菜。

    從嬌站著不走猶想痴纏,張宜皺眉,斥道:「嬌嬌!」

    從嬌臉一紅,癟嘴就要哭。

    「我就是想要嘛!」嚷著便跑到從老太身邊,撲進她懷裡。

    從老太心疼,溫聲哄她,沒好氣地斜了從悅一眼,「這別人家的女兒啊,就是親近不起來,冷心冷肺,跟白養了似的。我看這脾氣真是隨了她那個沒心肝的媽!」

    「那從嬌這死乞白賴的勁也是隨了她媽?」從悅冷冷抬眸。

    張宜臉一沉。

    從盛皺眉斥責,「從悅!」

    從悅眉目平靜,淡定地舀了一勺湯,喝完,她用餐巾擦擦嘴,站起身。

    「我吃飽了,還有點事要先走,你們慢吃。」

    從老太氣的臉發白,指著她對從盛說:「你看看你養的女兒!讀那什麼勞什子的美術學院,家裡大把大把錢供她,她就是這樣報答家裡的!白眼狼!」

    從盛臉色難看,「還不給你奶奶道歉!」

    「道歉?」從悅挑眉,「撫養我到大學畢業是你們離婚的時候協商定下的條件。」

    「你——」

    從老太還沒說完,從老爺子拍桌:「吵夠沒有!吵吵吵,吃個飯也要吵!」

    屋裡安靜下來。從嬌兩姐弟擠在從老太身邊,縮了縮脖子。

    只有從悅面不改色,「我先走了,你們慢用。」

    言畢不再多留,提步離開這個不愉快的地方。

    ……

    從飯店出來,冷風直衝鼻腔,從悅在路邊稍站。摸摸口袋,裝著幾個硬幣,正好公交車駛來,她上車投幣,車廂里空蕩蕩只有兩個人,挑了後座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車窗打開些許,她盯著窗外出神。

    從盛和她媽離婚的時候,她七歲。她媽什麼都沒要,作為凈身出戶的交換條件,從盛要撫養她到大學畢業。

    倒不是因為她媽有多愛她,只是嫌麻煩。

    她媽再婚的家庭條件不比從家差,從盛經商掙了不少錢,但人家條件還要更好。對她媽來說,帶著個拖油瓶女兒,怎麼也不如一個人來的方便自在。

    有了后媽就有后爹,張宜進門后,從悅深刻領會到這一點。待後來多了弟弟妹妹,她的存在更是尷尬又多餘。

    公車停在路口等紅燈,從悅收到從盛發來的消息:

    「學費的事,你自己也知道美術多燒錢,從你開始學到進美院,花了家裡多少我就不說了,雖然不指望你體諒大人,但你要知道你沒資格怨你奶奶,我們都對得起你。長輩說話都是為你好,你自己想想。」

    「另外告訴你一聲,前兩天家裡來客人地方不夠,睡了你的房間。你那間空著也是空著,爺爺改成了客房,以後方便招待客人,反正你也就放假才回來。」

    後面還跟著一條數落她的話:

    「你這麼大了該講點禮貌,爺爺奶奶都在這坐著,身為小輩你還甩臉色給長輩看,飯沒吃完就走人是誰教你的?太沒規矩了點!」

    從悅把簡訊內容來來回回看了三遍,摁下待機鍵,屏幕光一剎熄下去。

    她學畫畫,跟的是畫室的老師。一間畫室三個老師教課,差不多要教三四十個學生。而從嬌學鋼琴上的是一對一課程,按課時收費。

    從嬌學琴的第一個月,家裡就添了一架鋼琴,雖然張宜的意思是等小兒子長大了也一塊學琴,買一架正好姐弟兩都能用,但畢竟也一口氣花了幾十萬,算是個大物件。

    那時候家裡卻沒人覺得燒錢。

    從悅閉了閉眼。

    公交車報站聲響起,夜色在窗外倒退,燈明盞亮,馬路上瀰漫著獨屬於夜晚的喧囂。

    這趟公車只開到學校附近,不過一站路的距離不算太遠。從悅下車,踏上站台。

    沒收到回復的從盛打電話來質問。

    「你在哪?!」

    「學校。」

    「你現在翅膀硬了是不是,說你兩句脾氣就這麼大,跟誰學的?!」

    從悅手插進兜里,悠悠道:「你有事沒,沒事我掛了。」

    從盛怒了:「你怎麼跟我說話的?我是你爸爸!」

    「……原來你知道?」

    那頭默了兩秒,而後是更不悅的語氣,「還跟我頂嘴!」

    從悅懶得開口,乾脆沉默不言。

    稍頓幾秒,那道熟悉又陌生的男聲壓抑怒氣,說:「今天的事就算了,明天我們一家人在盛城逛,你看著有空就來。對了,你今晚犟嘴實在是不應該,記得找個時間跟你阿姨還有奶奶道歉……」

    他長篇大論,直至盡興才掛了電話。

    夜涼如水,臉上不知何時也濕濕的泛著涼意。

    本來以為早就不會難過了的。

    從悅吸了吸鼻子,抬手抹掉水跡,從包里掏出喜意果凍。因為有些店不賣,她特意網購囤了一小箱。

    擰開蓋,她咬著塑料管口站在站台上,果凍和果汁順著吮吸力道而上。

    喉嚨里膩膩一片,味道特別甜。

    從悅吃完果凍,把塑料袋扔進垃圾桶,往學校走。經過麵店的時候太餓,進去要了碗牛肉麵。

    木筷子用熱水燙過,鼻子泛酸,她正想抽紙巾,一個人影突然走到她對面坐下。

    從悅愣了下,皺眉。

    「一碗牛肉麵。」江也對老闆道完,將網球拍球袋放到一旁。

    視線對上,他一派從容。

    「旁邊有空桌。」她說。

    他道:「我想坐這。」

    從悅抿唇,想走,又覺得太小題大做,抿著唇沉默起來。

    面先後上桌,從悅一看碗里堆滿的香菜,表情微滯。

    碗底「刺啦」摩擦過桌面,江也把他的那份推到她面前,和她調換。

    從悅不吃香菜,但他的行為突兀又莫名,她心下抗拒,坐著不動。

    江也沒管她,大大方方動筷,倒顯得她小家子氣。

    她猶豫良久,最後還是悶頭吃面。

    面吃完,從悅正要用手機給老闆轉賬,江也掏出紙幣付了錢。

    她不爽:「我自己有錢。」

    「上次你借給我五十。」江也說。

    從悅一聽,瞥他一眼沒再多言。

    走出店門,行了幾步,身後的人如影隨形,從悅猛地扭頭,「你跟著我幹什麼?」

    江也懶散眨了下眼,往旁邊看,「回學校就這一條路。」

    從悅不想跟他爭執,走到靠里的一側。

    誰知江也跟在她身後,也往裡走。

    背後靈一樣的存在讓人實在不舒服,從悅忍不住停下,問他:「你有完沒完?」

    江也手插兜,垂眸看她,半晌沒說話。

    跟著她走進麵店之前,他剛打完球從運動房出來。那家健毅運動房離學校不遠,他背著網球拍下樓,就看見她站在對面公車站台上。

    她叼著一袋果凍,邊喝邊掉眼淚。沒有情緒起伏,沒有失態表情,只是木然站在那,眼淚淌一道,她便自己抬手抹一道。

    他從沒見她哭過,高中三年,就連和他說分手的那天她都沒有紅一下眼。

    突然一下,心就被揪起了一塊。

    從悅問:「你到底要幹什麼?」

    江也站著不動,亦不言不語,那張精緻的臉蒙上一層朦朧夜色,添了幾分頹靡美感。

    從悅轉身要走,他忽然道:「分手那天你說的什麼,還記不記得。」

    她一愣,一年多以前的事,他再提做什麼?

    從悅疲憊道:「太久了我忘了。」

    「你說,『分手吧,如果沒意見,我就先走了』。」他記得很清楚。

    「所以呢?」

    「我想了很久。」江也看向她,「我不同意。」

    從悅愣住,而後真的氣笑了,「你想了多久?一年?」

    她冷然道:「你是不是有毛病?」

    揉了揉太陽穴,她怕再說下去她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江也拉住她的手,不讓她轉身。

    從悅猛地甩開,沒好氣道:「我拜託你,不要再耍我了!」

    一晚上累積的怒氣早已到達頂峰,她身心俱疲,哭過的眼睛乾澀發疼,胸口至今還是悶的。

    偏偏他這個時候還要來給她添堵。

    是怎麼樣?所有人都覺得自己能肆意踐踏她的心情?

    「我跟你不一樣,你要什麼有什麼,你比很多人都了不起。我不是。」從悅自嘲,「我沒爹疼沒娘愛,一窩蜂撲上來的追求者,為的也只是我這張臉。我真的很累了,你放過我好吧?」

    情緒上來,什麼話都說得出口,對著自己的痛處捅刀也比別人還狠。

    也沒什麼,反正除了她自己,真正把她放在心上的人沒幾個。

    十幾年來她外表光鮮,實則如履薄冰,和一幫名義上的「至親」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小心翼翼地像個隱形人一樣活著。

    就連十八歲生日,所謂的成人禮也沒有人記得,除了卓書顏和周嘉起這兩個朋友。

    從悅不想提,但她記得很清楚。

    她等了江也一晚上,每一次服務生推門進來問她是否需要服務,她都以為是他來了,然而笑意還沒揚起就被失望狠狠擊落。

    手機早已耗完電關機,等到十一點五十八,她還是一個人。她一個人把蠟燭一根根點著,再自己吹滅。

    那天她走路回的家,除了睡下的爺爺奶奶,客廳里一片溫馨。

    她爸帶著張宜和弟弟妹妹從外面剛回來,從嬌拿了區鋼琴比賽的優秀獎,從盛喜不自禁,很以為榮,一家四口訂了餐廳吃飯。他還給從嬌買了個一米八的熊娃娃,買了一件粉紅色的公主裙,那張獎狀被框起貼在客廳牆上。

    看見她回家,從盛只是點頭,還教訓她說雖然高考結束,但也不能在外玩到這麼晚,完全沒有女孩該有的樣子。

    他忘了她的生日。

    手機插上電源,整個晚上,她媽也沒有給她打一個電話,甚至連簡訊祝福也沒有。

    十二點過半,她穿著睡裙坐在窗台上,給擔心她的卓書顏和周嘉起回了簡訊,不去管其它,將手機再度關機。

    列表裡有江也後知後覺打來的未接電話,和詢問她在哪的簡訊,她不想看。

    太遲了。

    她的父母各自擁有家庭,然而這兩個家庭都不屬於她。

    她沒有哭,不過是有點難過。

    小時候想要什麼東西,她會和爸爸媽媽說,努力爭取。長大以後才發現,有些東西原來是爭取不來的。

    就像親情,還有愛情。

    那晚她喝了三袋喜意果凍,甜膩膩的味道充滿口腔,她望著夜空,突然之間不想再為這些不屬於她的東西浪費生命。

    親情也好,愛情也罷,不屬於她的,她全都不想要了。

    十八歲成人禮這天,她開始學會做一個懂得愛自己的大人。

    一剎間,舊情緒齊齊湧上心頭,和今晚飯桌上的憋屈感覺交織在一起,從悅瞪著江也的臉,努力平復氣息。

    「路這麼寬你走哪我管不著,別跟在我背後就行。」她扔下這句話,將他甩在身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