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5.比如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5.比如你字體大小: A+
     

    傍晚,眾人見時間差不多,最後擲了兩把,收拾東西走人。十多個人分兩撥,從悅和周嘉起幾個落後些走出去,已經有幾個男生先乘電梯下去了。

    等電梯重新上來,從悅忽然發現手機掛墜沒了,忙道:「我東西落在裡面,我進去找找。」

    「掉了什麼?」卓書顏要跟她一起。

    她擺手,「不用,很快就好,你們先下去。」

    說話間電梯門關上。

    從悅小跑返回室內,在長凳周圍找了半分鐘,找到了那枚簡易精緻的小掛墜。

    用慣的東西一時不見,多少有些不習慣。

    從悅抹了抹沾上的灰,出去等電梯。

    到電梯前一看,就見江也一個人站在那兒。

    她下意識脫口而出:「你怎麼還在這?」

    江也道:「上廁所。」

    他沒有問她為什麼也還在這一層,兩個人站著不語。

    電梯門打開,他兩前後腳進去,保齡球館里正好走出一行四個人,那個問從悅要聯繫方式的小男生就在其中,抬眼看見她很是高興,揚起笑當即就衝要過來。

    門忽地一下關上。

    「……」從悅打招呼的話卡在嘴邊,轉頭質問江也,「幹嗎關門?」

    他道:「電梯超重,載不下。」

    從悅莫名其妙,「他們才四個人?!」

    江也一臉不耐,「你就當我兩百斤好了。」

    「……」從悅的視線順著他挺拔勻稱的身體由頭看到腳,啞然無語。

    勻了勻氣息,正要收回目光,不經意觸及他腳踝,從悅一頓。

    他的腳腕上戴了一根紅繩。

    剛剛玩的時候人多,無事眼神不會往腳下去,不曾注意到。

    他人高腿長,腳腕露出一小截在外,那根紅繩在他腳踝上格外顯眼。

    從悅忽然想起高中暑假他們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她編了一條腳繩要給他戴,他死活不肯。那時候她覺得男生戴這個特別好看,尤其是他戴,肯定更好看。

    可她纏了他三天,他始終沒有同意。

    不知道什麼時候轉了性,他竟然戴起這種東西。

    從悅移開眼不再打量,盯著電梯門上模糊的人影轉移注意力。

    幾秒後到達一樓,兩人雙雙走出電梯。不知誰放了一個笨重的紙箱子在電梯口外,從悅一拐彎差點被絆倒。

    江也伸手扶住她。待從悅站定,他才緩緩鬆手。

    手腕被他拉住的地方隱約傳來熱意,她低聲:「謝謝。」

    他沒吭聲。

    往前走了兩步,錯言又瞥見他腳上的紅繩,從悅鬼使神差道了句:「腳上的紅繩挺好看的。」

    江也淡淡瞥她一眼。

    她抿了下唇角,暗道自己多嘴,正想走快點和其他人會和,他開口:「我覺得不怎麼樣。」

    「……」從悅嘴角微撇。

    不喜歡就別戴。當時勸他戴她手編的那根腳繩,他就死活不肯,現在戴了一條又嫌不好看。

    忽聽江也低聲說:「最好看的那根,弄丟了。」

    她輕愕,側目看向他。

    他臉上情緒難明,只半垂著眼,邁步朝外走。

    .

    從保齡球館出來,一群人去吃晚飯。

    落座時卓書顏替從悅擔心:「這家店的菜有點辣,你不是上火了么這兩天,能吃么?」

    「沒事。」

    「那等會兒讓周嘉起點兩個清淡點的菜。」

    從悅道好。

    各人全都坐下,從悅三個自然坐在一塊,林禧和江也坐在他們對面,圓桌沒有主從之分。

    桌上的人都好辣口,點菜時互相商量著,最後要了十個菜,三個味道清淡,其餘都是辣的。

    菜一道道上,因擺盤順序,三道清淡的菜挨在一塊。從悅雖然跟卓書顏說沒事,真正開始吃了,還是只揀清淡的那幾道下口。

    只是在座人多,別人也要夾菜,玻璃圓盤轉來轉去,她能伸筷子的機會不多。

    從悅是個不喜歡讓別人擔心的人,這一丁點不便沒有表現出來。她動作矜持緩慢,倒顯得像是胃口小吃的不多,跟菜品無法入口無關。

    稍微用了一些菜,從悅剛想放筷子,玻璃圓盤上清淡的那幾道菜忽地轉到她面前。

    她一瞧,對面的江也在吃那道干鍋辣花菜。

    到底還是肚子餓,從悅趁空,從面前清淡的菜里多夾了幾筷子。

    那道干鍋辣花菜似乎特別對江也的胃口,圓盤時不時轉起來,但一等別人夾完菜,下一秒江也就把它轉到自己面前。

    從悅是客人,跟他們吃飯不好意思轉桌太頻繁,江也不同,他跟在座的是自己人,完全沒有這種壓力,動作隨意自然。

    托他的福,那幾道清淡菜品時不時停在從悅面前,儘管她進食速度慢,也吃了個七成飽。

    一頓不宜吃得太多,從悅放下筷子,嘴邊掛著含蓄的笑聽他們說話。

    林禧似乎看了她一眼。

    她回望過去,見他神色正常,大概只是隨意瞥來,便沒在意。

    飯後還有活動,按照平時,從悅吃完飯就回去了,難得心情不錯加上時間空閑,她頗有興緻地跟著周嘉起等人繼續下一場。

    他們決定去唱KTV,雖然那種場所過於熱鬧,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這附近都是娛樂消遣的去處,一行人打電話預定好包廂,散步過去,正好飯後消食。

    還有半條街就到KTV,途徑便利店時,不知誰說要買打火機,一下子進去兩三個人都說要買東西。

    卓書顏想吃薄荷糖,也拉著從悅進店。

    從悅在收銀台前轉了一圈,一轉身,差點撞上進來的江也。

    她小聲說了句抱歉,折回收銀台前。

    從悅問老闆:「喜易果凍沒有嘛?袋裝的那種。」

    老闆眺目往貨架上看了看,說:「本來是有的,不過我們店賣完了。要不然你去別家店看看,前面便利店應該有。」

    她有點失望,「很久沒吃喜易了,有的地方都找不到。」

    老闆笑說:「我們這條街有廠商直接供貨,都買得到。你要是真想吃再往前面看看。」

    她笑著謝過老闆。

    江也拿著煙來收銀台結賬,從悅把位置讓給他,轉身出去。

    到KTV里,包廂已經開好,一群人往樓上去。

    這裡的包廂是免費的,付的三百多塊是酒水和零食的費用,「酒水買夠多少就送等額的大中小包」——算是活動的噱頭。

    各種聚會向來是林禧負責,去小超市挑飲料零食的活自然也落到他頭上。

    「哎?老趙拿了我手機,先等下,我上去找他!」原本說要跟林禧一起去拿東西的男生摸了摸口袋,當即把他扔在原地。

    「哎——」

    「我跟你去。」江也忽然出聲。

    林禧愣了愣,見他已經朝大廳另一側的小超市走去,提步跟上。

    ……

    從悅和卓書顏佔了角落位置,一進包間就有人點歌開唱。氣氛活躍,連卓書顏也沒忍住湊過去一連點了三四首。

    「你唱歌嗎?」她回來問。

    從悅忙說不,「我上火。」

    「上火跟這個有什麼關係!」卓書顏嗔她。

    她聳肩,但笑不語。

    待林禧他們進來,人都到齊,玩的更嗨。

    聽他們熱唱半個小時,從悅和卓書顏聊得口乾舌燥,見茶几上零散鋪滿的零食里有眼熟的包裝,她眼一亮,一把拿起印著「喜意」標緻的袋裝果凍。

    晃了晃問卓書顏,「要麼?」

    卓書顏費勁聽清,搖頭,在吵雜的音樂聲中沖她喊:「你自己吃吧!」

    喜意果凍比起別的果凍,口感更接近流質,從悅喜歡,不挑口味,在她嘗來全都好喝。

    她坐回卓書顏身邊,聯機玩起手機遊戲,不知不覺喝下去四五袋果凍。

    原本還心虛,後來發覺滿屋子除了她沒人碰果凍這種幼稚零食,於是心安理得一口氣把那十袋全喝完。

    「你悠著點,小心撐壞肚子!」卓書顏對她「不要浪費」的借口並不買賬,瞪她。

    可惜,該吃的她早已全都吃下肚。

    手指沾到果凍汁,黏黏的感覺不太舒適,從悅起身去洗手。包廂里的衛生間被人佔了,她和卓書顏說了聲,起身出去。

    經過走廊拐角,見有個人在那站著。

    ——江也。

    他靠著牆沒在抽煙,不知杵那兒幹什麼。

    從悅腳下一頓,又覺得和他之間並非可以打招呼的關係,立時提步要走。

    「你的品位越來越差了。」江也冷不丁冒出一句。

    從悅停住,站了站轉身,「哦?我倒是想知道我什麼品位又惹到你了?」

    他看她幾秒,別開頭看向另一邊窗戶。

    「高中生就算了吧,毛都沒長齊學人搞對象。」

    下午發生的事,都過了幾個小時,從悅不知道他好端端的突然又提起幹什麼。

    「說的好像你不是那個階段過來的一樣。」她忍不住輕嗤,帶著惱意自嘲,「我品位差眾所周知,就是不知道江同學什麼時候能放過我別再找我麻煩。反正差不差的也是我自個兒受著,不礙誰的眼。」

    江也皺眉,「我什麼時候找你麻煩?」

    從悅差點要冷笑,上次周嘉起過生日不就是么?他不找麻煩,哪有會論壇里的那些。

    「那請問你現在是在幹什麼?」

    「一直以來心裡有芥蒂的是你,躲我的也是你。」江也說。

    從悅直視他幾秒,不想再談,扭頭就走。

    ……

    包廂里的人進進出出,只是總找不見江也。從悅和卓書顏窩在角落,周嘉起正和別人說話,各人都有事做,林禧想想還是決定出去找找江也。

    沒怎麼費功夫,在走廊拐角找到他,窗戶打開三分之一,他站在那兒吹風,不知在想什麼。

    林禧停步,忽然有些無奈。

    江也的脾氣真不知該怎麼形容,他就沒見過這麼彆扭的人。

    剛剛去小超市裡挑東西,江也從頭到尾就拿了兩樣。

    一瓶礦泉水,十袋喜意果凍。

    要說江也的心裡素質實在是強,換做別人,在他滿含探究的打量眼神下,多少會露出些許不自在。

    江也沒有,他面不改色地把東西扔進籃子里,一臉坦然,好像拿這些東西真的是因為他自己想吃。

    他吃這種甜得發膩的果凍?屁咧。

    林禧正出神,見江也神色微變,似乎有些難受。

    他快步過去,「胃疼?」

    江也早就知道他來了,側目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林禧無奈笑道:「你這又是何苦?帶胃藥了沒?」

    江也只答後半句,「沒這個習慣。」

    江也是會吃辣的,但不能多吃。

    他是計算機系鶴立雞群的天之驕子,大一開始就跟著導師在實驗室里做項目,一忙起來顧不上時間,一年多下來,胃折騰出了毛病。

    上午出門前江也還吃了兩粒胃藥,然而剛才吃晚飯的時候,那道干鍋辣花菜全是他一個人吃完的。清淡的菜不是沒點,只是都在從悅面前。

    旁觀者清,林禧這個旁觀者看得清清楚楚。

    見他眉間隱約不適,林禧道:「那等會早點散吧,回去休息。」

    江也嗯了聲。

    「你以後還是別這樣折騰,我看著都著急。」林禧說,「我比老周義氣多了,他不幫你我幫你……照你這樣弄下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江也半垂眼皮,用餘光瞥他,半晌,胃部異感稍緩,提步朝包間走。

    「你前天問我的那個程序我寫完了,在我書桌左邊抽屜那枚藍色U盤裡。」

    林禧一怔。

    江也的東西,沒經過他同意別人誰都不敢碰。說這麼一句,也就是讓他自己拿的意思。

    林禧站著,彎唇輕笑。

    這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