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4.比如我字體大小: A+
     

    校園論壇里的八卦聲音漸漸消失,帖子不再更新,沒人再提。如此對從悅最好,她很快便把這件事拋到腦後。

    周五,從悅和卓書顏約好一起吃午飯。卓書顏是校學生會的成員,從悅下課收拾好去找她,她還在馨逸樓里,同學生會其他骨幹開會。

    會議室在三樓右邊走廊的第三間,從悅站在樓梯口旁等候,距離不遠不近恰恰好。

    閑著無事,從悅從包里拿出攜帶的簡易小畫冊翻看,打發時間。

    她靠著牆看得漸漸入神,幾個新進學生會的一年級學妹,聚在斜前方等候,嘰嘰喳喳說著話,似乎是剛剛忙完來找文藝部部長交代事情。

    從悅本不欲理會,只是她們說說笑笑全然不控制音量,在空曠安靜的走廊上吵鬧聲音格外刺耳。

    她被吵得不行,畫冊看不進去,只好略帶歉然地開口:「不好意思,幾位同學,能不能麻煩你們聲音稍微小一點點?」

    那邊說話聲一頓,幾個女生面面相覷,表情尷尬。

    有個穿粉衣、綁韓式低雙辮的女生眉一皺,不以為然,大概是覺得她在找麻煩,嘀咕道:「裝什麼裝,跑到這裡來看書怕誰看不到呢?」

    音量不算小,至少從悅能聽得到。

    那幾個女生里有人認識她,扯了扯粉衣女生的袖子,「小聲點,她是美院那個……」

    粉衣女生甩開她的手,「小聲什麼,我又沒說錯!公共場合她裝什麼,這又不是她家。她以為認識她的人多了不起么?」

    其他幾個女生表情僵硬,只有穿粉衣的那個,說個不停:「切,嘲笑她的人也不少,故意在論壇里搞那些東西,弄得人人都知道她和江也有關係,還不是想倒貼江也,當誰看不出來,說不定那些八卦就是她自己爆的……」

    從悅本來只是想提醒這幾個女生小聲一點,沒想到一句話會招來對方這麼多言語攻擊。

    她不是泥人脾性,沒有別人打左臉還湊右臉送上去的習慣,不爽之意明明白白寫在臉上。

    「說完了沒有?」從悅合上畫冊冷眼看著她們。

    幾個女生往後瑟縮,唯有穿粉衣的那個不甘示弱瞪回來,「你看什麼看?」

    從悅沉沉道:「剛才的話請你再複述一遍。」

    「我為什麼要複述?」粉衣女生嗆聲,「再說,我說錯了么?嘲笑你的人是論壇里的那些,我只是陳述事實,你有本事一個個去把他們揪出來,找他們啊!在我這逞什麼威風!」

    從悅慢條斯理道:「第一,公共場合不應該音量過高,這是常識也是禮貌,我沒記錯的話這棟樓一樓的入口就貼了禁止喧嘩的標誌。你如果是學生會的人,應該比我更熟這棟樓的規矩,不需要我來提醒才對。」

    粉衣女生一愣。

    從悅聲音冷了幾分,又道:「第二,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倒貼江也?麻煩你把話講清楚。」

    她追江也是過去的事,高考後那個暑假過完,他們之間就沒有半點關係。這些人可以嘲笑她曾經倒追過,但她根本沒有在論壇里「爆料」過自己和江也的事。進入大學以後,更沒有想過倒貼江也。

    無謂的攻擊,她不接受。

    粉衣女生啞口無言,臉慢慢漲紅,看著從悅眼神凝沉,突然間氣勢暴漲,一下子被鎮住。

    她憋了半天,道:「說……說你追江也的又不是我,其他人都那麼說,誰知道你們……」

    學生會會議正好開完,一群人陸續出來。

    卓書顏看見這邊的情況,快步過來,「怎麼回事?」

    從悅沒答,只盯著那個粉衣女生,道:「你要是想知道我和江也是什麼關係,不妨親自去問問江也,我記性不太好很多事都忘了,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還是去問另一個當事人比較好,你覺得呢?」

    江也名聲在外,那幾個女生一聽他的名字臉都白了,穿粉衣的那個更是,臉青一陣白一陣。

    卓書顏眉頭輕擰,「這怎麼回事?」不善的目光盯向那一幫女生。

    「沒事。」從悅拉了拉她的手腕,搖頭示意她不用較真。

    從悅笑了笑,對那個粉衣女生道:「這次就算了,希望下次見到你,你能懂得不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打擾別人,這是基本禮貌。另外告訴你一聲,我一頓吃兩碗飯,力氣大得很,你不會想和我吵起來的,我保證。」

    說完,不再理會她們,拉著卓書顏走人。

    走出會議室所在樓,卓書顏還在追問,從悅簡單說了說,敷衍道:「沒什麼,就是小口角。」

    兩人說著話行至食堂。

    「你等了我那麼久,我去打飯,你在這坐著就好。」卓書顏把從悅摁在空座上坐好。

    「你一個人行嗎?」

    卓書顏頭也不回,「哎喲,兩個托盤而已還能端不動,你要吃多少?」

    從悅失笑,坐著等她。

    食堂里吵吵嚷嚷,周圍都是走動的同學。

    從悅靜靜坐著,有些出神。

    高一入學的時候,她吃的第一頓飯也是在學校食堂。吃完以後在學校里消食散步,下午兩點半太陽正熱的時候,教學樓外幾乎沒什麼人。

    她經過德育樓,看到一個高大的男生站在宣傳牆板前,拿著粉筆書寫板報。

    板報寫了三分之一,字體大小適中,一筆一劃勁道得彷彿要力透牆板。

    她被那一手好字吸引,不知不覺停下,駐足觀看。

    男生真的很高,手指修長,指節分明,握著粉筆走筆的樣子專註認真。蟬鳴聒噪,天氣又更熱了幾分。他皺著眉,表情並不愉快,薄唇抿起,側臉的線條俊朗秀氣。

    太陽光被樹葉遮擋三分之一,落在他腳踩的地面,風一吹,枝椏晃動,斑駁的光影也跟著晃。他站在黑板牆前,樹蔭在他身後,好看得像一幅畫。

    那是從悅第一次看到江也。

    一開始她以為他是高二高三的學長,後來在同一層樓看到他才反應過來。很奇妙地,從那個盯著他出神的下午開始,她的目光再也沒辦法從他身上移開,一看就整整看了三年。

    ……

    「想什麼呢?」卓書顏端著兩個盤子回來,坐下叫了她好幾聲。

    從悅斂神,「沒什麼。」

    兩人動筷用餐,卓書顏吃了兩口,接到周嘉起打來的電話。

    他問:「下午去不去撞球館玩?」

    「撞球館?有誰?」

    「就我那些朋友。」

    卓書顏一聽,眉頭一皺就想拒絕。

    「周嘉起嗎?」從悅忽地問。

    卓書顏點頭,「嗯。」

    「他叫我們去撞球館玩?」

    「是。」

    從悅便問:「都有誰啊。」

    卓書顏壓低聲音:「還能有誰,不就江也他們。我這就跟他說我們不去……」

    「去。幹嘛不去。」從悅道,「你跟周嘉起說一聲,我們吃完飯再打給他。」

    卓書顏一愣。

    從悅已經低頭繼續吃飯。

    她這樣說,卓書顏只好跟周嘉起道:「從悅說去,等我們吃完飯再聯繫你。」

    愣愣講完電話,卓書顏怪道:「你怎麼突然想跟他們一起去玩?江也……」

    從悅淡淡道:「他在我就不能去了么?」夾了一口菜,慢條斯理吃下去,她說,「你和周嘉起不是一直說沒必要麼,確實沒必要。正常社交而已,我躲什麼,我沒做虧心事為什麼要躲。」

    卓書顏愣了半晌。從悅這該不會是被剛剛那個粉衣女生刺激到了吧?

    從悅瞥見她擔心的眼神,舀了一勺湯,無比淡定,「放心吧我沒事。都過去那麼久了。」

    .

    從悅兩人和周嘉起會和,坐他的車到撞球館,其他人已經在三樓熱身。從悅和卓書顏跟在周嘉起身後,同眾人打招呼。

    江也同樣被從悅算在「眾人」里,沒有特別多看他一眼,也沒有故意忽略,全然是正常的態度。

    林禧幾個本來還想看看從悅和江也之間會不會發生什麼,一見從悅這從容的態度,登時覺得沒好戲看,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江也當做沒看到他們的表情,自顧自開始上手。

    藍色的保齡球從他手中擲出,沿著球道直衝盡頭,「哐」地一聲,全中。

    幾個男生叫好,看得躍躍欲試。

    氣氛正好,林禧拍掌提議:「來來,我們分組好了——」

    一群人湊到一起,分成兩隊。從悅和周嘉起一塊,分在林禧這隊,卓書顏分去了江也那邊。

    兩個女生不太會玩保齡球,上手沒怎麼較真,男生們在比分數,她們打友誼球。

    畢竟從悅和卓書顏的技術實在一般,兩人隨意的打,也沒誰說什麼,反正一隊一個很公平。

    江也的存在卻不太公平,他就像個外掛,球一擲一個準,他們那隊的比分遙遙領先。

    扔了七八回,從悅玩累了,周嘉起讓她和卓書顏去長凳上休息。

    從悅和卓書顏正說著話,突然跑過來一個人。

    是個男生,和旁邊隔了三個球道的那一幫男生是一起的,白白凈凈看著像是高中生模樣,笑起來很好看,是個爽朗陽光的小帥哥。

    小男生對從悅招了招手:「姐姐你能不能過來一下,我有話想跟你說。」

    從悅詫異地指自己,「我嗎?」

    他點頭,「對。」

    從悅不明所以地起身,跟著他往旁邊走了兩步,在離長凳不遠的地方說話。

    「那個,就是……」小男生害羞地笑了下,臉微紅,咳了聲說,「能不能給我你的聯繫方式?」

    從悅微愣,「啊?」

    他不好意思道:「就是,雖然有點突然,但是姐姐你能不能給個聯繫方式。」

    從悅搞不清狀況,往他朋友那邊看了一眼,「你們是在玩真心話大冒險嗎?」

    他忙擺手,手掌被袖子擋起一半,「不是不是,我不是在惡作劇。」他摸了摸後頸,「其實剛剛你進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了……」

    小男生看她一眼,飛快移開視線,「怕你等下走了來不及,所以我就過來了。」

    從悅這才搞明白,原來是被高中小弟弟看上了?

    她禁不住想笑,剛要說話,一道人影突然走了過來。

    「借過。」面無表情的江也要從他們中間經過,語氣有點不耐煩。

    從悅頓了頓,後退一步,小男生也退後一步,給他騰出道。

    江也走到柜子邊,擰開礦泉水瓶,仰頭喝。

    「你還在讀高中吧?」從悅清了清嗓,問那個小男生。

    他說是,「但是我高三了!」

    「高三了更應該要好好學習才對。」

    他著急,往前一步,「我……」

    話還沒說完,喝完水的江也又過來,「借過。」

    小男生只好再度退後。

    等江也走開,小男生接上先前的話,「我學習成績很好的,你不用擔心!」

    從悅道:「那也不能……」說著打住,不知道該怎麼表述。

    「就交換一下聯繫方式,也不一定說要怎麼樣,認識一下交個朋友也好嘛。」小男生看出她的猶豫,忙道。

    果然是年紀小,或者也可能是他的性格使然,這一句不知不覺帶上撒嬌語氣,不僅聽著不反感,還讓人覺得有那麼一點可愛。

    從悅忍不住笑了下,「那……」

    「借過。」剛剛那道身影又過來了。

    「……」從悅扭頭看江也。

    江也冷淡道:「你們擋路了。」

    從悅扯出個似笑非笑的表情,「喝太多水膀胱負擔會很重,你還是悠著點。」

    江也沒說話,徑直從他們中間過去,到柜子上拿了一盒新的粉,而後折返,板著臉從他們中間經過。

    從悅本來就因中午那個粉衣女生的話不高興,如果不是周嘉起過生日那晚,江也說的那幾句曖昧不明的話,他們不至於被那麼多人議論。

    她隱隱不爽,不再和小男生多說,拿出手機添加他為微信好友。

    不過她說了:「我不跟高中小朋友談戀愛,如果你有不會做的題目想問我,那我倒是可以偶爾教教你。」

    小男生聞言沮喪一秒,很快開心起來,「好啊好啊,我有不會做的題目一定問你!」

    人走之後,從悅回到凳子上。

    林禧中途休息,擦著手問她:「怎麼,來搭訕的?」

    從悅笑笑沒多說,算是默認。

    林禧朝那邊看了一眼,「那個男生看起來好像還在念高中啊?」

    「我知道。我跟他說了我不跟高中小男生談戀愛,倒是可以教他做作業。」從悅道。

    林禧挑眉:「你不接受姐弟戀?」

    「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高三學生高考要緊,我不想耽誤別人。」從悅說。

    「那你姐弟戀也OK?」

    「可以啊,我覺得姐弟戀沒有什麼問題。」

    「那個小男生長得挺好看。」

    從悅淡笑點頭,「確實。笑起來好看。」

    看江也擲球的幾個男生原本時不時轉頭聽他們倆閑聊,忽地一下咋呼起來。

    「哎?洗溝了?!」

    林禧聞聲回頭一看,就見一幫人一臉詫異。而江也沉著一張臉,不知是不是因為失誤,神情隱隱不快。

    洗溝,是指球滾出球道,滾進兩旁的溝槽里,即意味著立著的保齡球一個都沒擊倒。

    林禧略感意外地挑眉,江也的保齡球打的很好,他們跟他玩過這麼多回,還是第一次見他洗溝。

    「沒事吧?」他問了句,沒人應。

    被眾人看著的江也一句話都沒說,眼皮耷拉,滿臉低戾微厭。他一言不發,走到櫃前擰開礦泉水瓶,仰頭喝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