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2.比如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2.比如我字體大小: A+
     

    從悅躺在被窩裡睡不著覺,睜眼是黑漆漆的宿舍天花板,閉眼則滿腦子都是在周嘉起公寓玩的那把遊戲。

    江也全然不在意其他人聽到那句話會有什麼反應,像是誠心給她添堵,說完就悠然進了衛生間。

    她板著臉坐在那兒,茶几邊一幫人你看我我看你,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雖說她沒少被人當成焦點,但那些各有所思的打量實在讓人不適。

    良心發現的周嘉起只好送她回學校。

    枕下輕震,從悅拿起手機,黑暗中屏幕光太過刺目,她眯眼點開周嘉起發來的消息。

    [睡了沒?]

    她回復兩個字:[準備。]

    那邊問:[還好嗎?]

    她答:[廢話。]

    過了十幾秒,周嘉起發來一個表情,沒再說別的。

    她若回答說不好,周嘉起肯定會跟她聊上半天,那麼勢必會提到江也。

    她一點也不想談。

    從悅放下手機,閉眼強迫自己進入睡眠。

    .

    一覺睡醒,昨夜周嘉起生日聚會上玩的遊戲已經成了校友們的談資。從悅懶得去管,安安靜靜待在宿舍看書,下午四點半和周嘉起出門去車站接卓書顏。

    比賽為期四天,為這個,卓書顏正好錯過周嘉起的生日。行李不多,放在周嘉起車的後備箱里,從車站出來三人直接拐道去吃飯。

    要了個四人座的包廂,點完菜周嘉起去了洗手間,卓書顏一邊和從悅聊天,一邊捧著手機刷校園論壇。

    「這什麼情況……?」看著看著,卓書顏眉頭緊擰,拿著手機詫異地望向從悅。

    從悅湊到她遞來的屏幕前一看,倒是格外平靜,「哦,這個啊。」

    論壇里正在議論她和江也,昨晚玩國王遊戲的事傳了出去,不少人疑惑他們兩個怎麼會扯上關係。

    帖子回複數很多,今年剛入學的一年級生里,有來自同一個高中的學弟學妹,紛紛出來爆料。

    「美院的從悅以前追過江也」——這一分量不小的八卦令圍觀群眾熱情高漲。

    卓書顏見她反應平平,微愣,「怎麼回事?」

    「都是周嘉起生日鬧出來的。」從悅無奈,「沒事,隨他們說去吧,議論完這一陣也就過了。」

    恰好周嘉起推門進來,卓書顏二話不說揪他坐下,質問事情始末。

    你一句我一句,兩個人吵吵嚷嚷鬧起來。

    從悅喝著水果茶,笑看他們耍寶。

    ……

    飯後,周嘉起開車送她們回去。

    從悅坐後座,副駕駛留給卓書顏。

    等紅燈時,周嘉起問:「都回學校?」

    從悅和卓書顏對了個眼神,開口:「書顏去她租的地方,我回學校,先送我吧。」走出飯店的時候卓書顏偷偷扯住她,說有話要單獨和周嘉起講,從悅知道卓書顏的心思,雖不知道能不能成,這會兒還是要給他們獨處空間。

    「行。」周嘉起沒多想,調轉方向。

    三人氣氛輕鬆地閑聊,從立交橋下來,周嘉起的手機忽然唱響。

    「喂?」他單手握方向盤,不知聽那邊說了什麼,掛電話前他道,「好,就來。」

    沒等她們問,他主動道:「江也讓我等會去接他。」

    卓書顏眉皺了一剎,「他在哪?怎麼不自己回去?」

    「在……哎,反正那地方不近,他出門走的急沒帶錢,手機沒電了。」

    「為什麼不讓其他朋友去接?」

    「他們跑去郊區吃農家菜了,就我和江也沒去。等他們回來要等到黃花菜都涼了。」周嘉起知道因為從悅的緣故,卓書顏對江也一直沒好印象,瞥她一眼勸道,「好了好了,先送從悅回去。」

    從悅聽著,沒有插嘴。

    路上周嘉起似乎又接到信息,不知道是不是江也發來的,車開得更快了些。

    從悅見他著急,經過小商場的時候道:「就在這放我下吧,我去買點東西。」

    離學校不遠,步行回去只要十分鐘,她也確實有東西要買。

    周嘉起依言讓她下車,從悅跟他們倆道別,臨走前扔給卓書顏一個內涵的眼神。

    卓書顏咳了聲,臉上閃過一絲赧色。

    ……

    在小商場逛了一圈,不到半個鐘頭,從悅買完東西正準備回學校,接到周嘉起的電話。

    「你睡了沒?沒睡幫我去接一下江也!」

    著急的語氣讓從悅頓了一剎,而後反應過來,不出意外的拒絕,「我沒空。」

    周嘉起嘆了口氣:「我走不開,你就當幫我個忙。我跟書顏鬧了點彆扭,她跑得太快人不見了,也不肯接電話,我現在正在附近找她。」

    「什麼?」從悅一聽急了,「你在哪?我過來……」

    「這邊我能應付,只是江也那邊一直在等我,他手機已經關機了,其他人還在郊區沒回來!」

    從悅稍作停頓,說:「這樣,我去找書顏,你去接江也……」

    「從悅。」周嘉起頗為無奈,「剛剛書顏跟我表白了。這是我們兩的事,得我和她解決。」

    從悅沉默不語,幾秒后,沉沉應下:「那好。找到她記得給我打電話。」

    ……

    打車到周嘉起說的地點,從悅一下車,轉身正要和司機師傅說稍等一下,誰知司機接了錢就擺手,「我還要趕下一單,很忙啊,不等不等!」

    車影駛遠,從悅在路邊稍站,看著空曠的馬路,心下頗感無奈。

    從悅繞著巨大的建築轉了一圈,很快找到江也。

    他站在正門台階旁的樹下,周嘉起說他等了很久,卻完全不見他著急,一派自得地靠著樹榦出神。

    瞥見她的身影,淡淡眨眼,亦沒有多餘表情。

    從悅對他來這裡幹什麼毫無興趣,快步行至他面前,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幣遞給他。

    「周嘉起讓我來的,他有事走不開。」

    江也睇了睇伸到面前的那張五十元,視線掃過她的臉,接過錢沒說話。

    兩人之間相隔幾米遠,步行到附近的公交站台,各踞一邊等出租,誰也沒跟誰說話。

    這邊的公車線六點半就停了,等了半天都不見一輛車影。

    許久,車燈從遠處照來,終於來了一輛藍白色的計程車,從悅忙招手。

    車緩緩減速,她還沒動身,滑行著經過她面前,停在了她和江也之間,車身偏向他那邊。

    江也怡然下了站台,從悅臉色微僵。

    他在車門邊停下,側目看她,「不走?」

    司機摁了摁喇叭,見從悅不動,解開安全帶傾身趴到副駕駛座窗邊,「你們不是一起的嗎?是一起的吧?」

    這個地段等車有多難剛剛已經體會過,從悅抿了抿唇,拉開後座車門坐進去。

    江也報出學校地址,司機朝從悅看來,她懶得複述,只道:「一樣。」

    司機便笑了,開始稱讚起他們的學校。

    「你們是情侶吧?」說著說著,司機話起家常,打量他們倆,猜測道,「吵架啦?小年輕吵一吵嘛很正常,都不要較真,吵過以後感情更好……」

    從悅覺得聒噪,皺了皺眉,沒說話。

    「師傅你弄錯了。」副駕駛座上的江也懶洋洋開口,「我們不是情侶。」

    司機一愣。

    他又加了句:「我們分手很久了。」

    司機有些跟不上年輕人的世界,尷尬笑了兩聲。

    從悅擰眉,忍不住偏頭朝前看了一眼,「你能不能少說兩句?」

    江也別開頭看窗外,冷淡的輪廓線條倒映在玻璃上,「不能。」

    「……」從悅氣結。

    司機說起別的話題打圓場,好不容易待彆扭的氣氛消散,他為剛才的誤會道歉:「實在對不起,我年紀大了,不懂年輕人的事,亂說話你們別怪罪。」

    從悅默默抒了口氣,淡聲道:「沒事,師傅你不用放在心上。」

    司機笑呵呵說了幾句緩和氣氛,道:「其實這樣也很好啊,不是情侶還能坐在一塊說話聊天,分手了當朋友也好,沒必要弄成仇人對不對?我看好多小年輕談戀愛都是要死要活,太嚇人了……像你們這樣,心裡沒有芥蒂就很好。」

    從悅知道司機這是給台階下,明明可以順著這話笑兩聲,卻很莫名地就是不想這麼做。

    「這種事沒什麼好有芥蒂的。」她冷聲道,「誰不懂事的時候沒犯過蠢。」

    感受到江也從後視鏡看來的目光,從悅面不改色直視回去。

    視線在鏡中交匯兩秒,各自錯開。

    司機這下是真的一句話都不想再說,面部肌肉僵硬,扯出個不像笑的笑容,後半路安靜無言。

    到了校門,兩人先後下車進去,一路朝里走,彼此距離拉得很開。

    從悅走得快,江也步子散漫,然而腿長是優勢,沒有被她落下多少,在她身後隔著兩步距離輕鬆地走。

    從悅越走越快,漸漸把江也甩在身後。誰知走到校區出口,卻發現這條路上的鐵門鎖了。

    她駐足兩秒,轉身倒回去。

    江也站在不遠處的路燈下,頎長身姿映出的影子被暈黃光線拉扯得很長。

    「不走了?」他好整以暇等著她,「剛剛就想說,今天禮拜三,這條路的出口七點就鎖了。」

    瞥他一眼,從悅繼續提步。

    「從悅。」

    江也叫住她,那微涼眸光低垂旋亘在她身上,說不清是挑釁還是什麼。

    「你說的犯蠢,是指當初追我追的死去活來的事么?」

    從悅頓了頓,而後當做沒聽到,加快腳步。她身上檸檬味的沐浴乳香氣在他鼻端帶起一股風,短暫匆忙。

    就像從前每一次他視若無物地經過她面前。

    她一臉沉靜,從他身旁擦肩走過,頭也不回。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