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比如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比如你亦比如我 - 1.比如你字體大小: A+
     

    《比如你亦比如我》

    雲拿月/文

    *

    愛情這回事,誰都有可能逃不掉,

    比如你,比如我。

    *

    客廳角落的立式大空調吹著悶滯暖風,米色窗帘直綴及地,輕晃摩挲著一塵不染的地面。

    裝潢是低調冷淡的歐式風格,純白地板乾淨無暇,卻也透著一股直躥而上的冷意。

    安靜間,只有鉛筆在素描紙上飛速摩擦的沙沙聲響。

    動了動被棉拖鞋溫暖包裹的腳趾,從悅看看畫板前那張專註又略顯焦急的青澀臉龐,禁不住彎唇笑了笑。

    男生皺著眉,飛快在畫板上走筆,神態不見絲毫輕鬆之意。

    從悅靜靜噙笑站著,幾分鐘后,待他塗塗改改終於放下筆,踱步到他身後查看。

    畫板上的內容在繪圖過程中修改過很多次,白色素描紙有點臟,擦拭多次的地方也比別處要薄。

    男生有點緊張,顧不上沾了鉛筆灰的手指還是黑的,扯了扯身上還沒換下的校服。

    從悅細細打量完整幅畫作,微微搖頭。

    「還是不行?」男生臉色微暗,搓了搓手裡的鉛筆,「畫室的老師也說不行,可是我線條已經改了,構圖也重新構了,我……」他因沮喪而有些焦躁,忍不住抱怨,「什麼題目,我哪知道初戀怎麼畫……」

    作為高一學生,每天午休時間都在畫室畫畫,下午晚自習前短暫的空檔也泡在畫室里,連晚飯都是在畫室快速解決的。偶爾一周中難得有一天不用上晚自習,就像今天,回家也還得聽她這個老師一對一教課。

    從悅能理解他現在的心情,不是不喜歡畫畫,只是有一樣東西一直做不好,人就容易著急。

    拍拍男孩的肩,從悅拿起筆,一處一處修改給他看,她邊畫邊講解,不急不緩的聲音如同潺潺流水,不知不覺讓人平和下來。

    紙上不對的內容被擦拭,再由她手下的筆觸重塑,一點一點逐漸變得流暢完整。改過的地方不算太多,整個構圖的美感和韻味卻都霎然提升。

    男生臉色轉晴,眼裡有些躍躍欲試。

    從悅將筆放回原位,畫板前的位置讓還給他,「這樣是不是好多了?你照著這個再畫一遍,不要著急,遇到問題慢慢改,急是解決不了的。」

    男生應聲,重新在畫板上夾好一張乾淨的白紙,著手畫圖的同時不忘嘴甜:「老師你好厲害!」

    從悅失笑,行至櫃前去倒熱水。暖空調吹久了,喉嚨有點干。

    學生在身後自言自語地絮叨,從悅喝了一小口熱水,忽聽他道:「其實我真的不懂,什麼愛啊初戀啊,這麼玄的東西畫室的老師非說看得出來,坐我旁邊的那個人抽到的是逃婚的新娘,畫出來被罵慘了。」

    未開竅的少年嘆氣:「我也沒好到哪去,抽的這個什麼初戀,是比別的戀多長了腳還是怎麼?這裡不對那裡不對……老師你說,初戀有什麼了不起的?!」

    從悅手一頓,而後輕飲半杯,放下杯子。她轉過身來,對沉浸於苦惱中的學生微微一笑,「不要抱怨了,專心畫。」

    沒有回答他發泄不滿的問話,因為沒有回答的必要。

    確實沒什麼了不起。

    初戀……

    不過是第一次喜歡的人,僅此而已。

    .

    課時結束后,一直待在書房的學生母親出來送她,還切了一盤水果熱情地邀請她吃。從悅稍作停留,意思意思吃了兩塊水果,火急火燎往松新小區趕。

    調到靜音模式的手機已有數條未接來電,在計程車上還接到周嘉起的奪命call。

    「你來了沒有?!我生日都快過完了!」

    「到了到了這就到了!」從悅不敢讓他說第二句,忙不迭掐斷通話。

    車開到小區外,從悅小跑進去,走出電梯時氣息還沒平復。

    周嘉起站在門前等,臉上寫滿不爽。

    從悅跟在他身後進屋,他的公寓里這會兒都是盛大的學生,不同院系,但大多和他一樣是計算機系的。

    周嘉起知道她不喜歡湊熱鬧,給她端了塊蛋糕,倒了杯熱飲,兩人站在陽台上說話。

    「你們可真行。我一年就一回生日,卓書顏在外地回不來,你當家教走不開。」他靠著窗檯冷哼。

    「誰不是啊?你當我們一年過幾回生……」從悅還沒吐槽完,瞥見他的眼神乖乖噤聲。

    「你當家教一節課掙多少?累不累?」周嘉起換了個話題,斜眼打量她,「要是真的缺錢你跟我說。」

    從悅毫不在意地吃蛋糕,「真不缺。你不是不知道,學費和生活費他還是給我的,我就想自己掙點錢。」

    周嘉起嗤了聲,「你那個爸……」他適時打住,沒往下說。

    從悅喝完半杯熱飲,從背包里拿出給他準備的禮物。

    她和卓書顏、周嘉起三個人從初中開始就認識,一直同班,直到高二分科后才不在一個班級,這麼多年的相處,哪怕他身邊有許多志趣相投的兄弟,也抹不掉和她們的這份感情。

    這次給他挑的生日禮物實用又有趣,他一看就喜歡得不得了。

    「對了。」把體積不大的禮物揣進口袋裡,周嘉起忽地想起什麼,「江也他們在我房間打牌,要不要去打個招呼?」

    從悅抬眸睇他兩秒,朝陽台外抬下巴,「感受到風沒?你張嘴,喝點冷風。」

    「我吃飽了撐的?」

    「你不是嗎?廢話這麼多,我還以為你吃飽了撐的慌!」

    周嘉起:「……」

    從悅一勺勺挖著蛋糕,不再理會他先前的那句,有一搭沒一搭和他閑聊。

    周嘉起答著話,垂眸睇她。

    那張皙嫩的臉被夜風吹得透白,瓊鼻小巧挺翹,她的五官是艷麗的,中學時青春期的男生們並不推崇這種漂亮,總覺得她好看得過於尖銳,過於凌厲。但私下裡,又總忍不住提起她的名字。

    追她的人一直不少,但她從來沒有點過頭。

    周嘉起默默嘆了口氣。她就是這樣,認定的東西固執到底,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在陽台上站了會兒,從悅的蛋糕吃完熱飲喝完,客廳里傳來招呼壽星的聲音。

    「周嘉起——」

    閑聊的兩人回頭一看,一幫男生結束牌局,魚貫從他卧室出來。

    從悅靜靜掃了一眼,目光觸及第三個身影,停了一剎。

    高大的男生兩手插兜,站在客廳白色的燈光下,一米八五的個頭,比周嘉起還要高上兩公分。直挺的鼻樑下是輕抿的薄唇,眉心習慣性擰著,像有個永遠化不開的結,仔細看去又似沒有。

    大名鼎鼎的計算機系第一人,江也。

    俊朗高傲,耀眼如陽,對誰都彷彿不屑一顧。也確實,這樣一張臉的確沒幾個人扛得住。

    他臉上是一貫懨懨的無聊神情,彷彿察覺到注目,懶懶朝她看來。

    從悅眼睫一顫,收回視線。

    屋裡一幫人嚷嚷著要玩遊戲,周嘉起朗聲答覆「馬上就來」,低頭見從悅一臉避之不及,斂了笑意:「一起玩?」

    她動唇,還沒來得及拒絕。

    「真的沒必要。」周嘉起先開口,語氣裡帶著一股作為雙方朋友的無奈,「……你和江也,都分手這麼久了。」

    .

    老套的國王遊戲在聚會上橫行無阻,躁動無處安放的年輕人們對這個遊戲頗為青睞。

    從悅很少玩這種東西,見一幫圍坐在沙發周圍的男男女女笑得樂不可支,作為參與其中的一員,只能配合地一直彎唇笑。

    坐在她左手邊的周嘉起臉上被畫了一隻巨大的王八,臉色黑得跟油性筆墨有得一拼。

    「你行不行啊,壽星公?」

    斜對面說話的林禧經常和周嘉起一塊吃飯,也是今天這遊戲桌上周嘉起最大的對手。

    周嘉起和他嗆聲,新一把還沒開始,倆人就快在茶几上打起來。

    一眾人知道他們關係好,不勸反而火上澆油。從悅噙著笑靜靜看他們插科打諢,注意力從周嘉起那兒移到林禧身上。

    笑著笑著,旁邊似乎有道視線。她下意識側目,眸光和林禧身旁的江也撞上,笑意滯了滯。

    短短一瞬,江也的眼神淡到幾乎沒有,只隨意在她臉上掠過,下一剎那便轉移到眾人身上。

    他懶散倚在沙發角落,百無聊賴聽著,從頭至尾對這場遊戲興緻缺缺,休息不足的臉上帶著倦意,精神勁不夠,疏淡眉眼間略微顯出些戾氣。

    從悅斂眸,只當自己自我意識過剩,平靜移開眼。

    「來了來了!」

    洗牌的男生開始發牌。林禧最先拿到,翻開就往桌上一扔,是張國王牌。

    半圈發到周嘉起那,坐在林禧身邊的江也是最後一張。

    眼風掃了兩下,也不等所有人都亮牌,林禧便道:「這把玩大一點啊……來,七號,九號,抽到牌的kiss一下!」

    那聲音震得周嘉起手一抖,兩張牌被他錯手蹭到地上。他斜眼瞥了瞥作怪的林禧,撿起掉在一塊的兩張牌,遞了一張給從悅。

    眾人紛紛亮牌。

    周嘉起翻開數字三的牌面時,江也正面無表情地把黑桃九扔在桌沿邊。

    林禧眼裡帶著暗爽和幸災樂禍掃過江也的牌,在看清周嘉起拿的是三,笑容一下頓住。

    周嘉起忽地想起林禧會記牌,剛琢磨出彷彿有點不對,滿屋人就咋呼開了。

    「也哥是九啊!」

    「這號點的,林禧你絕了——」

    幾個女生都有些懵,兩個畫著妝的女生小聲嘀咕:「江也抽了九?那誰抽的七?七呢……」

    從悅抿了抿唇,旁邊的人已經看到了她的牌,燙手山芋般的一張「七」被他們拍到桌面正中。

    「卧槽,竟然在這!」

    「從悅拿了?666……」

    一幫人瞎起鬨,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

    江也像是事不關己,一臉平靜地坐在那兒。

    起鬨的人鬧著鬧著覺得不對——兩個人當事人沒有半點反應。

    江也就算了,本身就不是好相處的性格,不爽的時候一天難說一句話,脾氣躁起來連天都敢掀,他們也就趁著周嘉起的生日才敢鬧騰鬧騰他。

    可從悅,雖說她在美院里是出了名的難追,卻也一動不動,面色不大好。

    客廳里氣氛詭異地安靜了幾秒,周嘉起正要開口打圓場,忽聽身旁的從悅低低抒了口氣。

    緊繃的肩線慢慢放鬆下來,她捧起手邊的熱水杯,抿了一口,朝眾人抱歉道:

    「對不起我有點感冒,怕傳染別人,不太方便。」

    拒絕的意思委婉又明白,一眾人愣了愣。

    這種性質的kiss,至多不過是蜻蜓點水禮貌地碰一下嘴唇,但她不願意。

    對象不是別人,而是被眾星捧月,令滿校女生趨之若鶩的江也。

    曾經有人在校內論壇開貼問怎麼才能追到江也,校友中有人回復說,當天正好和江也在同一個公交站碰見,作為好運的代價是一不留神丟了個錢包。

    「我願意用十個錢包換親一口江也!一百個錢包換跟他談戀愛!」

    ——論壇里回復樓層中的這句話成了金句,後來在女生中廣為流傳。

    現在白給親一口,從悅卻不願意。

    場面一度尷尬,始作俑者林禧回神,出來攬責任:「怪我怪我,是我沒考慮周全,其實剛剛發牌的時候……」

    「聊完了沒,有完沒完?」江也不耐煩擰眉,站起身要往洗手間去,坐在沙發旁的人當即給他讓路。

    滿座噤聲。

    走了一步忽的頓住,細長的五指插進褲兜里,他隔著茶几居高臨下看向從悅。

    「你說的也是,感冒確實容易傳染。」

    江也扯著嘴角無謂地笑了下,眼沉沉低睨她:「畢竟又不是沒親過,我也不是沒被你傳染過。」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