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犯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犯賤字體大小: A+
     

    “不用了,公交很快就來了。”

    “上車吧,我回家正好經過你那邊,順路。”吳曉冉打開了車門。

    丁樂不好再拒絕,上了吳曉冉的車。

    吳曉冉看她一眼:“每天上班下班很無聊吧,要不要兜兜風?”

    “不用了,我已經累慘了,只想回去睡覺。”

    吳曉冉莞爾:“這麼準備回家的孩子可不多了,該不會是男朋友在家等你吧?”

    丁樂眼眸一黯,笑的有些不自然,“我還沒有男朋友呢。”

    沒有男朋友?

    吳曉冉眼底一喜,可臉上婚事那副不冷不熱的樣子,“你年紀也不小了,家裏不着急?”

    丁樂搖頭:“我很早就沒有家人了。”

    吳曉冉臉上閃過一抹同情,眼底多了幾分暖意,“抱歉,我不知道。”

    “沒什麼,這麼多年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也挺好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頓了頓,吳曉冉說,“週末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

    丁樂一愣,茫然的眨眨眼,幹什麼請她吃飯?

    “放心,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有個弟弟,到現在還單身,我很喜歡你,想介紹你們認識。”看出丁樂要拒絕,她補充道,“就是多認識個朋友,你也別多想。以後能處的來,我自然是樂見其成,處不來也沒關係,大家還是朋友。”

    “咳咳。”丁樂簡直嚇傻了,這也太直接了吧。她抿抿脣說,“吳祕書長,我現在還沒有想談對象,還是算了。”

    吳曉冉越看丁樂越滿意:“朋友吃飯總是可以的吧?就這麼說定了,不許拒絕。”

    丁樂無語,她認識的吳曉冉向來氣勢很強悍,是個凌厲的女強人。正是因爲了解這點,她纔沒有再說話。反正不管她找什麼理由,吳曉冉總能逼她去見面。

    她有些無奈,眼神看着前方,沒有注意到路邊行駛的車子。

    吳曉冉的車速不快,二十分鐘的路程,她走了將近三十分鐘纔到。一路上有意無意打聽一些丁樂的事情,看來是認定了要她做弟媳了。

    丁樂尷尬的不行,逃竄似的趕緊下車。

    吳曉冉像是怕她忘了,落下窗戶衝着她喊,“別忘了週末吃飯的事情,記得騰出時間。”

    丁樂滿臉黑線,尷尬的揮揮手,落荒而逃。

    她不是故意拿喬,而是經過狐狸的事情,她切切實實意識到一件事情,那就是男人靠不住。前一秒還在跟你甜言蜜語,下一秒就已經跟別的女人恩恩愛愛了。

    戀愛,結婚……

    她已經徹底失望了,只想一個人,哪怕跟以前一樣槍林彈雨,也總比現在跟狐狸呆在一起來的不那麼難過。

    他們的交談全都落在不遠處哪輛車的主人耳朵裏,男人眸色一黯,深邃的目光緊緊膠着在下車的丁樂身上,周圍一陣低壓。

    回到家,丁樂長長呼了口氣。戀愛,結婚,生娃,這似乎每個女人都會經歷的,曾幾何時她是排斥的,直到狐狸跟她表白,她也不是沒有憧憬的。

    她跟狐狸,還有孩子……

    只是一切都結束了,幻想終究是幻想,不管男人之前對你說的多麼唯美,一轉頭還是一樣跟別的女人風流快活。

    那些海誓山盟,現在看來不過都是一場笑話。

    客廳裏空蕩蕩的,沒有看見狐狸,眉眼間多了一抹落寞。可更多的是鬆了口氣的感覺,不見,也許更好。

    她開門,剛準備回臥室,大門就打開了,她身子一僵,下一秒快速就往臥室跑。動作宛如行雲流水,專業的很。

    很可惜,狐狸快她一步,直接把她逼靠在牆上,居高臨下看着她,曖昧的呼吸噴灑在她臉上,頓時讓她戒備起來。

    她很瞭解狐狸,一般這種陰沉的時候,就代表他已經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

    “你幹什……”一頓,她像是想起了什麼,咬牙說,“我只是今天沒有找到住的地方,你放心,我一找到房子就搬家,不會影響你的!”

    狐狸似乎更加生氣了:“你就這麼想離開這裏?”

    丁樂怒火中燒:“難道我還要留下來看你們親熱嗎?你不要臉是你的事情,我還想耳根清淨!狐狸,我告訴你,從今以後除了工作,我們什麼關係都不是!讓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一言不合就動手,可她驚訝的發現,狐狸的伸手居然比她厲害不少。她錯愕的瞪大了眼睛,更加憤怒了,招招凌厲。

    狐狸一邊退讓一邊說:“如果你能打得過我,我就讓你離開。”

    這是赤果果的鄙視,是可忍孰不可忍!

    丁樂出手一點都不留情,可狐狸依舊能遊刃有餘。甚至一個身手就把她摟在懷裏了,語氣曖昧的說,“看不出來,身子骨這麼柔軟,香香的。”

    沒想到狐狸這麼無恥,丁樂氣的渾身都要冒煙了,再度出手,“你這個流氓,我打死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親愛的,來啊。”

    砰!的一聲,話剛落音,狐狸臉上就結結實實捱了一記重拳,血腥的紅最鼻子裏嘴角留下來,觸目驚心。

    丁樂是個身手了得人超人,平時不用理就已經很厲害了,這回可是十足十的力氣,要是普通男人早就扛不住了。

    鮮血順着鼻子留了下來,宛如小蛇般蜿蜒不斷。

    丁樂的心猛然一揪,差點過去關心他。可她忍住了,握了握拳頭,轉頭就跑。

    狐狸快她一步,直接鎖住了門,擋在門口,任由鮮血直流,眼神專注的看着她。

    “讓開!”丁樂怒目而視,“一拳不夠,還想再來一拳嗎?”

    “是,你有多少氣統統發泄在我身上,打吧!”狐狸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臉上打。

    丁樂傻眼了,對上狐狸充血的眼睛,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還愣着幹什麼?打啊,怎麼不打了!”狐狸怒吼,抓着她的手打自己,力道越來越重。

    丁樂終於回過神來,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你幹什麼?放開,放開我!”

    狐狸看她劇烈掙扎的樣子,身疼她弄疼了自己,還是鬆了手,“要打要罵你隨便,動手吧。”

    還有人找打的?

    看狐狸這個樣子,好像真的任由她發泄。可他越是這樣,丁樂反倒是下不去手了。她抿脣,“我要動手當然容易,我就怕最後會被塞進警察局。”

    她冷笑:“也許你覺得愧對我,可以不計較,我想你女朋友應該會心疼,到時候免不了又要麻煩了。”

    她這話說的狐狸眉頭緊蹙,眼睛緊緊盯着她,“你隨便打,我不會還手的,不管什麼後果跟你沒關係,不用擔心。”

    “呵,你這是又要演示什麼叫寧可相信豬會爬樹,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張嘴嗎?”

    “丁樂。”狐狸靠近她,兩人距離近的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你臥室正對着小區的院子,你每天都站在窗戶上看院子裏的我,即便我身邊還有別人……”

    “我沒有!”

    “聽我把話說完。”狐狸打斷她的反駁,一字一頓的說,“我知道你喜歡我,就算你不承認,也改變不了你喜歡我的事實。丁樂,我們相處這麼久,我會不知道嗎?”

    丁樂臉上閃過一抹難堪:“你想說什麼?羞辱我?”

    “那種詞從來不會出現在我們之間,院子裏燈火通明,你的房間只要亮着燈,你躲在哪裏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當然,他還有一點沒說,他在她的手機上動了手腳,她所有的自言自語他都能聽見。

    “我沒有,我只是在看風景。”丁樂惱羞成怒,再度揮拳。

    狐狸不躲不閃,硬生生承受着她的鐵拳,疼痛瞬間瀰漫全身,一股血腥的氣息從喉嚨裏涌了出來,噗的一口鮮血一下子就噴了。

    刺目的鮮紅噴出的瞬間,狐狸身子晃了晃,扶了扶旁邊的桌子,穩着了快要倒下的身體。

    “不錯,起碼把我打疼了,呵呵。”他吐掉嘴裏的血,笑着說。

    丁樂有瞬間不安,濃郁的鮮紅噴在她身上,她從來沒有覺得這麼刺鼻。她想逃,再沒辦法跟狐狸共處一個空間了。

    她打疼了他的身體,可也打疼了自己的心。

    這個混蛋,到底想幹什麼?

    “狐狸,從今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請你離我遠一點!”深呼一口氣,她死死握着拳頭說。

    “恐怕不能如你所願了。”狐狸伸手,不顧她的掙扎,把她紅腫的小手握在掌心,“下次打人的時候記得帶上護具,都腫了。”

    “狐狸,你是犯賤啊!”

    “只要你能消氣,我願意天天犯賤。”狐狸一臉嚴肅的看着她,“氣消了沒有?如果還不消氣繼續動手,我扛得住的,實在不行,去醫院住幾天,回來再讓你打。”

    丁樂瞪着他:“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警告你,我……”

    等等!

    他剛剛說什麼?讓她解氣?

    丁樂一頓,臉上閃過一抹濃郁的悲哀,“你已經跟露西在一起了,就算讓我打一頓又能怎麼樣?贖罪?道歉?可是你並沒有對我做什麼,更沒有對不起我。既然你選擇了露西,那就好好在一起吧,我、我祝福……”

    “我不要你的祝福!”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狐狸緊緊抱在懷裏,她整個人貼在他身上,聽着他失控的心跳聲,有瞬間迷茫。

    她忘了掙扎,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狐狸力氣大得驚人,把她緊緊鎖在懷中,不管她怎麼掙扎都沒用。

    “丁樂,對不起。”狐狸的頭埋進她濃郁的髮絲間,有股清新的香氣,緩緩閉上眼睛,他心痛得快滴出血來:“沒錯,我是個混蛋,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丁樂,求你給我幾天時間,幾天後,我一定告訴你所有的真相。”

    真相?丁樂笑的淒冷,有什麼真相值得說的。就算有,他也已經跟露西發生過關係了。如果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真相,她寧願不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
    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