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虛?的讓人噁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虛?的讓人噁心字體大小: A+
     

    她切了一小塊放在嘴裏,頓時眼前一亮。誰說沒有大廚做得好,簡直是太好吃了。

    白寧軒看她眉開眼笑,端起紅酒,“親愛的,祝我們幸福。”

    佟詩麗吃牛排的手一頓,擡眸對上白寧軒深情而溫和的樣子,沉默一下,最後端起酒杯,什麼話也沒有說。

    不得不承認,白寧軒的手藝很好,在她開吃的瞬間就想,家裏有個這樣溫柔體貼的男人,簡直是再完美不過了。

    只是,她有這樣的榮幸嗎?

    快吃完的時候,白寧軒問,“吃飽了嗎?如果不夠,我再去做。”

    佟詩麗這驚覺自己快要吃完了,跟他在一起的時間似乎過的特別快,而且食慾也好。只是被他這麼一問,她有些羞澀,白寧軒會不會覺得她吃太多了?

    “我好像太能吃了……”

    白寧軒突然一笑,臉上瞬間一道驚喜,“親愛的,你果然已經開始在乎我了嗎?只有面對自己在乎的人才會注意形象。哦,我的寶貝真讓我激動。”

    看白寧軒眉飛色舞的樣子,佟詩麗滿臉黑線。這樣的白寧軒,哪裏還有工作上沉着穩定的樣子,簡直啥的可以。

    “還要不要再吃,或者來份沙拉?”說着,他就進了廚房。

    然而,沒多久,佟詩麗就跟着進去了,站在他背後默默看着他。

    白寧軒回頭,眼底一片溫柔,“怎麼了,親愛的?”

    佟詩麗搖頭:“沒什麼,謝謝。”

    白寧軒莞爾一笑,沒有多說什麼。很快,就把沙拉端上桌。燭光裏,兩人相對而坐,搖曳的燭光把氣氛襯托的格外溫馨而浪漫。

    佟詩麗的表情被白寧軒收到眼底,即便最細碎的變化。他放下叉子看着她,“親愛的,在想什麼?”

    佟詩麗回過神來:“抱歉,我走神了。”

    她垂眸,不知不覺中似乎已經習慣了白寧軒的存在,就像是一道暖陽照進她冰冷的心裏。她不止一次抗拒過,可最後終究是失敗了。

    是不是是真的抗拒不了?

    她抿脣說:“真難想象,堂堂的執行長廚藝居然這麼好。”

    白寧軒一笑:“我也不是一直這個身份,小時候父親死了,只有我和母親相依爲命,她很辛苦,我能幫就幫一點。”喝了口紅酒,他說,“我可是除了母親以外,第一次給人下廚,希望不會讓你失望。”

    第一次給人下廚……

    佟詩麗的心微微一顫,可臉上依舊淡漠的很,“是我的榮幸,不過既然白先生這麼忙,以後還是不要勉強了,反正這麼多年吃飽面已經習慣了。”

    白寧軒皺了皺眉頭,這個女人是軟硬不吃嗎?對他好一點,說句好聽話能死?

    壓下心頭的不滿,他深呼一口氣,他這陣子跑前跑後不就是爲了能博得美人一笑,可到這會兒了,這該死的女人居然還排斥他!

    她明知道他的意思,可偏偏該死的還要故意惹她生氣。他白寧軒什麼時候這麼惹人討厭了,難道跟他在一起就讓她這麼痛苦?

    眼看着白寧軒抿脣不說話,佟詩麗雖然表面上不在乎,可心裏緊張的很。他這樣,讓她很心痛。

    她也知道他有多不容易,既要管理碩大的波旁家族,又要想方設法討她歡心,可以說真是爲難他了。她心裏感動的很,就是嘴上不服軟。

    “沒事。”白寧軒淡聲開口,誰讓這個女人是佟詩麗呢。就算是心裏堵得慌,也只是強壓下來了。

    氣氛有些尷尬,過了一會兒,白寧軒纔再度開口,“這樣我們算是正式交往了吧?”

    這話一出口,佟詩麗一下子就慌了,想要逃避。

    見她淡漠的樣子,白寧軒風輕雲淡問,“是,還是不是?”

    佟詩麗不說話,幸福明明就在眼前,可她卻不敢伸手去接。易凡希說過,白寧軒從來不缺女人,也不開口答應跟任何女人交往,就算在一起也只是各取所需。

    換句話說,他現在開口提出交往,就證明他是認真的,跟她不只是玩玩那麼簡單,是一個莊重的請求。她應該高興的,也的確很高興,可是……

    一想起j爺,想起那些歷歷在目的血案,想起連幼童都不放過的滅門慘案……

    她做不到!

    越是在乎,越做不到看着她受傷。

    垂眸,她說,“對不起,我還沒有想好,比適合白先生的,大有人在。”

    明知道白寧軒很有可能是她最後的幸福,可她不敢去抓。

    白寧軒臉上閃過一抹慍怒:“擡起頭,看着我說話!”

    說不出心裏的滋味,明明知道她的身份,他也只是想利用她。可如今面對她的拒絕,他竟然憤怒的想要殺人。

    深呼一口氣,他的拳頭握的死死的,逼迫她面的自己。

    佟詩麗心如刀割,最後咬牙說,“白寧軒,我們不適合的。而且……我喜歡的人……不是你,放棄吧。”說完,她突然起身往房間跑。

    白寧軒坐在椅子上,盯着佟詩麗逃跑的方向,溫潤的眼眸驟然冷卻了,一片陰霾。

    在他白寧軒的人生裏,從來沒有過的失敗,居然被這個女人破裂了!

    突然,他嘴角微揚,緩緩勾起一抹邪惡的算計,剛剛的陰霾驟然消失了,轉而變成一抹玩味的笑意。

    要玩是嗎?他倒要看看誰纔是最大的贏家!

    晚上,丁樂等狐狸回家,可是等了很久也沒有看見人回來。不禁有些困惑,難道是首長那邊有什麼事情?

    她眯了眯眼睛,給狐狸打電話,可是電話響了很久,也沒有人接。她抓抓頭,考慮着要不要問問言左左,她可是做了一桌子菜呢,要不然都浪費了。

    就在她剛準備給言左左打電話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狐狸!

    “死狐狸,怎麼才接電話,你幹什麼去了?”丁樂衝着手機吼,原本以爲會聽見狐狸欠扁的聲音,豈不想居然聽見一道女音,而且還很熟悉。

    “嗨,丁樂,還記得我嗎?”

    露西!

    丁樂心裏一堵,狐狸的手機怎麼會在露西手裏?突然想起露西之前說過的話,難道說狐狸被這個女人給勾走了?

    “狐狸呢,他的手機怎麼在你手裏?”

    “呵呵,男人嘛,見異思遷嘍。”露西掩嘴笑着說,語氣裏帶着得意,“同事一場,我跟狐狸吃個飯,喝個茶,我想丁樂你不會那麼小氣吧?”

    頓了頓,她突然又說,“哦,對了,我忘了你喜歡狐狸。可怎麼辦?他好像跟喜歡跟我在一起呢,你看,這麼晚了還約我吃飯。”

    丁樂氣的渾身顫抖:“把手機給他!”

    “不好意思啊,狐狸不想聽電話。而且……”露西不懷好意一笑,“就算他肯聽,我也不同意。重點是……”她撩撥一下自己的性感的捲髮,“他很聽我的。”

    丁樂簡直氣瘋了,就聽見露西對着狐狸問,“親愛的,你說是不是?”

    然而,電話那頭居然還這真有狐狸的聲音,“當然,不過你也別刺激丁樂了,我們是朋友呢。”

    丁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恨不能直接戳穿露西這個表裏不一的賤女人。

    “你把電話給他,我不相信剛剛是他說的。”

    露西看一眼從洗手間走過來的狐狸,莞爾一笑,“丁樂讓你聽電話。”

    狐狸一愣,心裏不高興露西的做法,可還是接過去了,“丁樂……”

    “你這個混蛋王八蛋,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跟那個賤女人在一起吃飯?”丁樂要吐血了。

    狐狸看露西一眼,頓了頓說,“是的。”

    就一句是的,沒有更多解釋?

    被露西刺激的,丁樂已經開始胡思亂想了,她強迫自己冷靜,深呼一口氣說,“不准你跟那個女人在一起,你給我回來!”

    狐狸皺了皺眉頭:“現在不行,晚點我會回去。”

    “你現在不回來,就永遠也別回來了!”吼完,丁樂就切斷通話了,而電話那頭,露西正一臉無辜的看着狐狸,“我的天,丁樂這麼霸道,還是說只對你霸道?”

    狐狸放好手機,笑了笑說,“她一直這樣。”

    “也真難爲你了,哦,對了,我聽見她叫你回去,難道你們正在……呵呵。”

    狐狸喝了口咖啡:“我們只是朋友。”

    “噯?這樣啊,我還以爲你們在一起了,感情真讓人羨慕。”露西一臉純真,好像真的有多羨慕似的。

    狐狸沒說話,只是安靜吃着飯。倒是露西一點都不介意,開口笑笑說,“今天真是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又要被車撞到住院了,好危險呢。”

    也正是因爲這樣,她纔有機會接近狐狸,好完成任務,露西在心裏冷笑。

    “舉手之勞,不用客氣。”狐狸話不多,似乎除了對丁樂之外,對誰都是一副高冷的樣子。

    一頓飯下來,大多是露西在說話,狐狸只是簡單應答兩聲。這讓露西很不滿,她可是要身材有身材,要樣貌有樣貌,還有才華的女人,多少男人對她趨之若鶩,卻沒有想到會碰上池墨卿和狐狸這兩個人,像是對她完全抵禦。

    露西不甘一笑:“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真名字呢,他們都叫你狐狸,爲什麼?”

    “一個稱呼而已,叫什麼不重要。”狐狸淡漠開口,繼續吃東西。

    露西挫敗的瞪他:“你救了我,我總得有點表示,就不知道你有沒有女朋友?”說着,她故意朝狐狸眨眨眼,魅惑十足。

    然而,狐狸像是沒看見,不緊不慢開口,“看緣分。”

    “緣分到身邊也得抓住了,要不然可就跑了。”露西的暗示越來越明顯,可狐狸壓根就像是不懂,只是回些不冷不熱的話,氣的露西很抓狂。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