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一十二章 陰謀開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一十二章 陰謀開始了字體大小: A+
     

    暗暗呼了口氣,曹悠悠故作鎮定的說,“斯諾登先生真的誤會了,一切都是巧合。”

    “那就好,我也希望只是巧合。我跟你今天見面,也是巧合而已。”斯諾登先生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着笑容。

    曹悠悠垂眸,指甲陷入肉裏,“不管你怎麼想的,我說的都是真的。”

    “很好,那就記清楚你當初的承諾。”斯諾登臉色一沉,語氣冰冷了許多。

    曹悠悠咬咬脣:“我沒忘,只要他過得好就好。”

    斯諾登冷冷看着她,那麼弱不禁風,那麼惹人愛憐。然而,這一切都只是表象,這個女人就是個惡魔,甚至比惡魔更加恐怖的存在。

    他雖然老了,但還不至於老糊塗。要他相信這一切只是巧合?下輩子吧!

    陰冷的毒蛇必須時時刻刻提防着,一時鬆懈,很有可能萬劫不復。

    他站起身來,拍了拍曹悠悠的肩,“誤會解開就好了,我還有事,你也趕緊去看你男朋友吧。”說着,斯諾登已經走到門口了,保鏢給他打開門,他頓了頓,笑呵呵的說,“中國有句老話叫老牛吃嫩草,我以前是,現在你更是。”

    門被關上,曹悠悠狠狠瞪着那扇門,那股恨意像是刻到了骨子裏。

    當年是她年少無知,可現在,機會就擺在她面前,她絕對不會再放手。

    何蒼遠早就沒什麼親人了,葬禮很冷清。

    言左左安靜的站在他的棺材旁邊,靜靜的陪着他。曹悠悠沒來,說是承受不住刺激,身子不允許。

    她暗暗嘆了口氣,到頭來,還是她送他最後一程。她不是沒有想過通知當年的何夫人,何新蕊的母親,可後來就聯繫不上了。

    那天,她看見的跟穆天陽在一起的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的確很像呢。

    池墨卿緊緊握着她的手,暖意從指尖一直涌進了心裏。

    曾經她多麼渴望得到一份父愛,可沒想到後來換來的只是羞辱。也正是那場讓她絕望的羞辱,她遇見池墨卿,這個對她體貼入微,深情不悔的男人。

    何蒼遠走了,她的確有些難過,不過她身邊有個爲她擋風遮雨的男人,那點難過相信很快就會過去的。

    “放心吧,我會幸福下去的。”言左左低聲開口,擡眸看向池墨卿,告訴他不用擔心。

    “蒼遠!”

    突然,靈堂門口傳來一陣悲切的哭聲,言左左轉頭一看,居然是曹悠悠。

    她眨眨眼,不是說不來嗎?

    “蒼遠啊!”曹悠悠撲到棺材上,哭的寸斷肝腸。

    言左左想要過去安慰她,可是被池墨卿攔住了,“老婆,累不累,我們先回去吧。”說着,他給簡寧使了個眼色,就見簡寧走到曹悠悠身邊。

    言左左聽見池墨卿的聲音,這纔想起自己是個孕婦,這兩天太難過了,對寶寶不好,她得剋制自己的情緒。

    只不過……

    “老公,我們現在就走?”

    “曹悠悠都來了,我們也沒必要繼續待下去。”

    言左左皺了皺眉頭,總覺得哪裏不對勁。不過考慮到肚子裏的寶寶,她還是點頭答應了。臨走前,又看了一眼曹悠悠。

    真是個命苦的女人,孩子沒了,喜歡的男人也走了。可是,曹悠悠沒有家人嗎?她說自己是在夜店被何蒼遠救的,那她爲什麼要去夜店做那種工作?

    看妻子困惑的臉,池墨卿柔聲說,“我們先回去,這裏的事情我會交代簡寧處理的,不用擔心。”

    既然老公都安排好了,她也沒必要再留下來了。就算原諒了何蒼遠,也並不能抹殺他們關係沒有那麼親近這種事實。

    只是,當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意外斯諾登竟然站在那裏。

    言左左趕緊走過去:“外公,你怎麼在這裏?對不起啊,我因爲這件事情都把你怠慢了。”

    “傻丫頭,用得着對我這麼客氣嗎?”斯諾登寵溺的笑笑,眼睛裏一片慈祥。

    言左左跟着笑了,就聽見斯諾登轉頭對池墨卿說,“墨卿,左左懷着孕呢,這種場合少出席,趕緊回去吧。”

    池墨卿點頭:“我們這就要回去了,這兩天也確實讓她太累了。”

    斯諾登揮揮手:“回去吧,我也該給那三個不孝孫子打個電話了。”

    斯諾登這麼一說,言左左纔想起阿德里安找斯諾登的事情。難道說,斯諾登一直沒有告訴阿德里安他在國內的消息?

    這都一個多月了,指不定怎麼就把阿德里安急死了。

    “外公,阿德里安先生一直找你呢,你都沒有跟他聯繫嗎?”

    “我知道他找我呢。”斯諾登眼底微微一掠,“等我辦完事情就回去,你好好安胎,別的事情不要操心了,乖丫頭。”

    言左左越發好奇斯諾登先生要辦什麼事情了,非要辦完才能回去?

    想起阿德里安擔心的樣子,言左左忍不住問,“外公要多久才能辦完,阿德里安先生很擔心呢。”

    斯諾登一愣,看着言左左的眼神有些傷感,“丫頭,這麼急着敢外公回去啊?”

    言左左傻眼,她不是這個意思,她只是……

    “外公,左左不是這個意思。”見小妻子緊張的說不出話來,池墨卿淡笑道,“阿德里安來找外公的時候很着急,要左左一有消息就通知他。現在看見您了,自然是要給阿德里安先生回個話。不過,就算是外公要回去了,我跟左左也可以去看你,恕我冒昧,還是覺得外公應該先給阿德里安先生打個電話。”

    斯諾登抿了抿脣:“我知道了,你們先回去吧。”

    見斯諾登一個人走了,言左左心裏一緊:“老公,我剛剛是不是誰錯話了,外公好像不高興了。”

    池墨卿笑着拍拍她的肩:“沒有的事,他只是捨不得而已。”

    言左左一臉困惑。

    池墨卿低頭:“外公不是說了,以後會告訴我們答案,耐心等。”

    言左左皺了皺眉頭,低頭看着手上的戒指。話是這麼說,可她的心情很焦慮,她跟斯諾登先生到底是什麼關係?如果真的是有血緣,爲什麼他現在不說?

    好混亂!

    車上,斯諾登先生眼神迷離的看着窗外,飽經滄桑的眸子裏閃爍着一抹落寞。

    這麼多年才找到的丫頭,費勁千辛萬苦才找回的親人,就這麼匆匆忙忙離開嗎?

    他捨不得啊,他想要再多留一陣子,多看看他的孫女,看看她肚子裏的寶寶。

    他已經老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過去了,這是他最後的心願了。

    只是一陣子,只是一眼,他就回去好好守着eleanor。

    第二天,言左左上班,意外宋雨桐和露西來辦公室找她。

    自從知道露西跟簡寧在一起做了第三者以後,還對池墨卿心懷不軌,言左左對她實在沒辦法親近。但不可否認,眼前的露西,雖然臉上留了一道疤痕,但是一點沒有損害她的美貌,看起來反而更加楚楚可憐了。

    她不知道簡寧後來是怎麼處理結髮妻子的,倒是沒有來公司折騰。說起來,那個女人也是夠可憐的,懷着孕被拋棄,簡寧真不是個東西,至於眼前這個女人……

    言左左把目光從她身上收回來,喝了口咖啡,“兩位身上的傷都好了嗎?如果哪裏還不舒服可以回家再休息幾天。”

    “謝謝言總監體恤,我跟露西已經沒事了。”

    “那就好,恭喜兩位。”

    “在醫院躺了這麼多天,無聊的時候我就看看新聞。發現最近有一則消息跟我們公司未來的發展定位息息相關。這是我做的策劃,總監可以看一下。”說着,露西把一份文件推到言左左面前。

    露西雖然是她的助理,可也是個不可多得的服裝設計師,拋開個人成見,對於她所提交的策劃案,言左左還是有興趣的。

    翻開看了看,策劃案寫的很好,配合每一季服裝推出一集人物專訪,可以是明星大腕,可以是政商傳奇,還可以平頭百姓,亦或者那些有不爲人知故事的人物。

    言左左很滿意這份策劃案:“寫的很好,從女裝部開始,這次走的是職業裝,不知道你們打算推出哪位?”

    露西和宋雨桐互看一眼,露西說,“我瞭解過一些政商大人物,可是我覺得最具特色要數某位政治家的妻子。她年輕時候從商,做的風生水起,後來毅然決然跟着丈夫從政,做了丈夫背後默默無聞的女人。她身上有別人不知道的傳奇故事,我覺得最適合。”

    有這種女人?

    言左左瞪大了眼睛:“哪位?”

    “楚建國的夫人,王梓斐。”

    楚建國……

    等等,這不是楚心媛的父親,那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上位者嗎?

    她狠狠倒抽了口氣,關於楚心媛的事情,他已經大公無私了,原本他們之間就不該再有糾葛,現在露西這是打算玩火嗎?

    之前有關楚心媛的事情,楚建國大義滅親,可沒有聽到楚夫人有關這件事情的半句言辭。如果楚夫人對她心懷怨恨,露西這個計劃無疑是玩火自焚。

    見言左左變了臉色,露西奇怪道,“總監,有什麼不妥嗎?”

    言左左神色一正:“露西,我不管你怎麼想,但是楚夫人絕對請不得。不管她是不是傳奇,我們繁花設計都要避着走。這個策劃案不錯,但是人物選擇不通過。”

    露西皺眉:“總監,這件事情還可以再商量吧,我覺得楚夫人……”說到這裏,露西突然一頓,像是想起了什麼,試探道,“還是總監跟他們有過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
    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