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想要毀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想要毀約字體大小: A+
     

    她皺了皺眉頭,剛接聽,還沒有說話,就聽見裏面傳出曹悠悠哭泣的聲音,“言小姐,你能來一樣醫院嗎……嗚……”

    言左左一愣,一股不祥的預感躍上心頭。

    “悠悠,你慢點說,怎麼回事?”

    曹悠悠哭的泣不成聲:“言左左,你快來!何先生不行了……你再不來,就再也見不到他最後一面了……”

    言左左恍若被雷劈了,難以置信的愣在那裏,什麼叫何蒼遠不行了?

    “怎麼回事?你在哪裏?”

    收了線,她整個人無神的愣住了,看的斯諾登和池墨卿都很擔心。

    “左左,怎麼了?”

    言左左一臉複雜,糾結着難過,憤怒,還有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丫頭,你別嚇我們,怎麼回事?”斯諾登擔心的問。

    言左左咬咬脣,紅了眼眶,死死握着拳頭說,“他、他要不行了……”

    誰?

    斯諾登不明所以,倒是池墨卿反應過來,“哪家醫院?”

    言左左說了地址,池墨卿直接開車過去,解釋說,“何蒼遠。”

    那個男人……

    斯諾登睿智滄桑的臉上閃過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辜負了言左左母女的男人,得到這樣的下場也算是報應。

    在他看來是活該,罪有應得,可他明白言左左的心思,再怎麼恨着,再怎麼裝做不在乎,再怎麼形同陌路,終究是有一層血緣關係。

    “曹悠悠打電話過來……我也不知道,他、他怎麼就突然不行了……”言左左語無倫次。

    斯諾登拍拍她的手安慰,只是曹悠悠……

    他眯了眯眼睛,該不會真的是那個女人吧?

    很好,他已經找她很久,也是該有個了斷的時候了。

    池墨卿原本是打算找個地方停車,讓後面跟着的保鏢把斯諾登送回去的。可是被拒絕了,斯諾登堅持要跟他們一起。

    下了車,爲了不引人注意,保鏢都混在人羣裏。

    言左左走得很急,甚至忘了斯諾登的存在。雖然這樣很沒有禮貌,可她現在心情大亂,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不要着急,慢點走。”池墨卿緊走幾步拉住她,溫聲說。

    言左左回頭,正對上池墨卿關心的眸子,原本焦灼的心閃過一抹暖流。她回握他的手,跟在他身邊往醫院走。

    他們趕到的時候,手術室的燈還亮着。曹悠悠哭的跟個淚人似的,身上的衣服髒了亂了,臉色慘白。胳膊手上似乎還有淤青和傷口,看起來狼狽不堪。

    看見言左左過來,曹悠悠哽咽一聲,想朝她走過去,結果腿一軟,整個人就倒在地上了。

    言左左一驚,趕緊過去扶她,“什麼也別說,你先坐下來休息。”

    曹悠悠坐在長椅上,池墨卿倒了杯溫水給言左左。她感激一笑,拿給曹悠悠,“先喝口水,慢慢說。”

    曹悠悠哭的泣不成聲,端着杯子的手不停地抖。這樣的她,看的言左左一陣心疼。

    曹悠悠才流產沒幾天,身子都還沒有調養好,沒想到又遇上這種事情,也真是爲難她了。

    緩緩喝了幾口水,她終於緩過神來,“都、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非要何先生陪我出去,也不會這樣……他都是爲了保護我,結果被劫匪捅了……都是我不好……”說着說着,她又開始哭了。

    言左左心裏一緊,被劫匪捅了?

    曹悠悠拉着言左左還想說什麼,突然看進不遠處走過來的斯諾登,身子一僵,眼底閃過一抹震驚,什麼話都吞到肚子裏了。

    對上曹悠悠那張臉,一幕幕畫面閃過斯諾登的腦子,他眼睛一眯,像是想到了什麼。

    果然是這個女人!

    他站在那裏,眼睛直直看着曹悠悠,神情複雜。

    這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言左左身邊,是巧合還是故意,有什麼目的?

    如果是幾十年的事情,不是已經說清楚了嗎?

    握着手裏的柺杖又緊了緊,這個心機深沉的女人出現在他親人身邊,絕對不會只是巧合這麼簡單。

    斯諾登銳利目光看的曹悠悠一陣心虛,她不敢對上他的目光,只是把頭埋在言左左懷裏,緊咬着下脣。

    言左左沒有察覺到兩人之間的異樣,不停安撫曹悠悠。然而,這一切被池墨卿看在眼底,這個曹悠悠果然不簡單。

    手術室的燈滅了,醫生走出來。

    曹悠悠第一個衝過去,焦急的問,“我男朋友怎麼樣了?”

    醫生摘下口罩,嘆息一聲,神情凝重的告訴她,“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可是病人的傷勢太重……節哀吧。”

    “什麼?!”曹悠悠驚呼一聲,一口氣沒傳上來,直接暈過去了。

    “悠悠!悠悠!”言左左趕緊抱住她,可是她的力氣太小,差點摔倒,好在池墨卿眼疾手快,把言左左抱在懷裏。

    簡寧過來接住曹悠悠,池墨卿吩咐道,“給她找張牀,叫醫生過去。”

    簡寧立刻照辦,就在這個時候何蒼遠被推出來了,身上的傷口被處理過,還掛着點滴,身下被浸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跡,臉上也有傷,可以想象當時的狀況有多激烈。

    言左左心裏猛然一揪,忍不住哽咽出聲。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你、你……”雖然他辜負了他們母女,雖然他曾經也滾蛋的不可理喻,可真當面對他要離開的事實,言左左還是忍不住一陣悲傷。

    這個男人曾經那麼女趾高氣揚,那麼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如今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

    病房裏,醫生說他時間不多了,讓他們珍惜時間。

    言左左坐在那裏,緊緊握着他蒼老的手。記憶裏,這雙手一直都是保養得當的,可現在不過幾年的時間,已經蒼老不堪了。斑斑駁駁的痕跡和那些老繭像是訴說分開這幾年,他過得有多艱難。

    池墨卿站在一邊,看着小妻子哭紅的眼,心裏一痛,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老婆,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

    言左左咬脣,心裏一片感動。

    池墨卿輕輕帶上門,把空間留給他們。

    看着病牀上臉色灰白的何蒼遠,言左左的心揪成一團,剛剛哭紅的眼睛瞬間又淚意婆娑。以前她一直以爲自己對何蒼遠早就沒感情了,就是面對面,她也只把他當成陌生人。就連恨,他都不配擁有。

    然而,現在她卻心痛的難以呼吸。眼淚涌出眼眶,顆顆滾落在他的手上。

    “左左……”

    虛弱的聲音傳來,言左左一驚,趕緊俯身到何蒼遠跟前,“我在這裏。”

    “不要哭,不值得……”他連說話的利器都沒有了,聲音斷斷續續,就連呼吸都若有似無的。

    言左左趕緊擦擦自己的淚水:“我不哭,我不哭……你醒了,我是高興……醫生說你很好,好好休息,一定能好起來……”

    何蒼遠勉強擠出一抹笑意,他已經累的睜不開眼睛了。看着眼前這個他虧欠了一輩子的女兒,他後悔極了。

    他對不起她,對不起她媽媽,當初他真的是中邪了,居然那麼殘忍的對待她們。他現在想要彌補,想要跟她說聲對不起,只怕早就遲了,太遲了。

    他何蒼遠真不是人!

    “左左……對不起,你……你能不能原諒我……”

    言左左心裏痛的不行不行,都這個時候了,他居然還想着問她原不原諒,這個男人……

    她握了握拳頭,她怎麼還恨得起來,怎麼怪的起來?

    其實,她心裏早就沒恨了,如果不是何蒼遠,也許她還遇不到池墨卿,遇不到這個對她溫柔體貼的男人。

    昨日種種誓如昨日死,再多的糾纏也早就隨着母親過世消失了。萬丈紅塵,怪只能怪命運弄人,這不公平的人世間。

    他跟她們母女,終究是輸給了名和利。當初,他選擇離開,她們亦鬆手。只是沒想到,最後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告別。

    心痛呵!

    “左左……一定要幸福……”簡短的一句話,包含了太多歉疚和自責。

    畢竟,是他對不起她們母女。

    “還有蕊蕊……抱歉……”他們何家也算是自作孽,活該落得這樣的下場。

    胳膊重重滑下,言左左的眼淚跟着滾落。

    人,走了。

    如果還有下輩子,他想去彌補她們母女,哪怕是當牛做馬。

    “何蒼遠!”曹悠悠從噩夢裏醒來,驚呼一聲。

    她猛然睜開眼睛,還沒有回過神來就看見坐在牀邊的男人。雖然已經上了年紀,可依舊精神矍鑠。尤其手上那枚戒指,深深刺痛了她。

    “斯諾登……”她最後一次見這個男人,已經是很多年前了。

    恍若隔世。

    “這麼多年,也爲難你還記得我。”

    被子下,曹悠悠的手握的死死的,這個男人,她一輩子都忘不了,化成灰都記得!

    “你怎麼會在這裏?”她問。

    斯諾登臉色一稟:“這句話該我問你纔對,我們簽了協議,你不能出現在我和我的家人面前。曹悠悠,你這是要毀約?”

    曹悠悠狠狠倒抽了口氣:“不,這只是巧合……你知道的,我男朋友受傷了……我來醫院……”

    “你男朋友?”斯諾登眼底閃過一抹輕蔑,“如果真是你男朋友,你真有那麼愛他,醫生說他救不活的時候,你的反應倒是很奇怪。”

    “什麼意思?”曹悠悠一臉心虛。

    “你口口聲聲說你有多愛何蒼遠,可到現在你都沒有問他一句,倒是很有閒情在這裏跟我老頭子聊天。”斯諾登嘲諷看她,“你說我什麼意思?”

    曹悠悠眼眸裏掠過一抹慌亂,但很快鎮定下來:“你是法國政要,我不敢得罪你……”

    “這樣啊。”斯諾登打斷她的話,“多年前,你也是因爲這個理由接近我的吧?曹悠悠,當年你做過什麼,真以爲我不知道?”

    咬緊着牙,曹悠悠心底涌出陣陣寒意。

    這麼多年,見他成了她一輩子的執着,可現在面對他,她只有恐懼和濃濃的害怕。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
    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