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一十章 奇怪的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一十章 奇怪的關係字體大小: A+
     

    廚房裏。

    言左左和池墨卿從外面買了菜,暫時蝸居在舊宅的廚房裏忙的熱火朝天。

    沒多久,池墨卿就把一桌子菜擺在桌上了,言左左看的垂涎欲滴,不過很快又皺了皺眉頭,“老公,你說這些菜合不合外公的胃口?”

    “肯定喜歡,老婆就不要擔心了。”池墨卿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

    言左左眨眨眼:“老公,你很自戀吼,你怎麼知道外公喜歡?而且,你做的都是中餐,外公可是法國人。”

    池墨卿一笑,伸手把小妻子摟在懷裏,柔聲說,“外公可不是真的想跟我們一起品嚐美味,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醉翁之意不在酒?”

    言左左點頭,話是這麼說,可她還是擔心他會不喜歡。

    池墨卿看一眼言左左的手,點了點她的拇指,“扳指呢?”

    “太貴重了,我這人有笨手笨腳的,就收起來了。”

    “老婆如果真想外公高興,就拿出來戴上,乖。”池墨卿說着,拉着言左左往客廳走,從她包包裏拿出那枚扳指,輕柔的給她戴上。

    這枚扳指翠綠翠綠的,好看的讓人移不開眼睛,戴在拇指上很有一種古代皇帝的感覺呢。

    言左左伸手摸了摸,突然調皮的看向池墨卿,“池愛卿,哀家的扳指怎麼樣?”

    端着架子,倒很有太后風範。

    池墨卿一笑:“回老佛爺,真真的美極了,不過……”

    “不過什麼?你可小心點喲,說錯話,哀家可是要掌嘴的。”哼哼哼,言左左故意威脅。

    池墨卿長臂一伸,把她摟在懷裏,“扳指再美,也沒有我老婆美。”

    言左左小臉一紅,還故意端着臉,“大膽!敢調戲哀家,拖出去五十大板伺候……哈哈哈……”說完,她自己都笑了。

    池墨卿寵溺的捏捏她的鼻子:“小調皮,你捨得啊?”

    “當然……捨不得!”言左左壞心的眨眨眼,可頓了頓,又一臉憂愁,自從收了斯諾登先生這枚扳指,她心裏就一直有個困惑,外公和外婆到底什麼關係,這枚扳指又代表了什麼?

    看見小妻子皺眉的模樣,池墨卿欲言又止。

    如果他猜的沒錯,這枚扳指是波旁家族權勢的象徵,代表着整個家族的榮譽和尊貴。斯諾登先生把這枚扳指交給小妻子,就意味她已經是波旁家族的一份子,而且地位不低。

    據說,波旁家族十分重視血統,而扳指也只有家族裏掌握實權的人才能擁有,可現在小妻子手上有一枚,這意味着什麼?

    斯諾登先生隱忍不說,看樣子是有所考慮,現在只能等他揭曉答案。至於斯諾登先生的顧慮,如果他得到消息沒有錯,應該事關波旁家族的生死存亡。

    看來,波旁家族遠沒有表面上那些風光平靜。

    不過這些也只是傳言,事情還沒有證實,他不打算告訴小妻子,而且她有身孕,他也不想給她增加精神壓力。

    至於真相,還是等斯諾登先生自己說吧。

    “好了,這是外公的心意,我們珍惜就好,不要多想,嗯?”池墨卿笑笑,就聽見外面傳來斯諾登先生的爽朗的聲音,“大老遠就聞到香味了,看來我今天很有口福。”

    池墨卿拉着言左左往外面走,言左左跟在他身後,小聲咕噥,“快點。”

    池墨卿挑挑眉,合着老婆這是嫌他動作慢?

    他眼底閃過一抹“邪惡”,看來最近表現不好,以後要在牀上多努力,老婆都開始嫌棄他動作慢了呢。

    斯諾登先生進來,言左左一蹦一跳就往過走,嚇得他趕緊開口,“哎喲,我的小公主,你跑慢點,肚子裏還有娃娃呢。”

    “沒事,都要六個月了,醫生都說要多活動呢。”言左左笑眯眯的說,挽着斯諾登的胳膊,久違的親情感。

    “你這丫頭。”斯諾登寵溺的笑笑,目光落在言左左的手指上,翠綠的扳指和他手上的扳指交相輝映,就彷彿是離家的遊子重回故里,溫暖而心安。

    他拍拍言左左的手,笑着說,“這枚扳指很適合你,丫頭。”

    言左左鬆了口氣,剛剛斯諾登看她手的時候,她還一陣不安,生怕他不高興呢。

    “我會好好保管的,謝謝外公。”

    斯諾登點點頭:“丫頭,這扳指原本就是屬於你的,記住,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扳指都不能離開你。”

    言左左並不懂他的意思,不過還是鄭重其事的答應了。

    池墨卿帶他們到餐桌吃飯,雖然房子老舊了,可斯諾登已經讓人打掃過,裏裏外外都很乾淨。

    “今天只能委屈外公在這裏吃飯。”言左左笑着夾菜給斯諾登先生,“嚐嚐墨卿的手藝,好着呢。”

    斯諾登笑的格外開懷:“有墨卿這麼一個好男人愛着你,我也放心了。看得出來,墨卿是個有擔當的好男人。”

    池墨卿笑笑:“外公過獎了。”

    斯諾登先生吃着言左左夾過來的菜,眼底一片明亮,“味道太正宗了,我這輩子最喜歡中國菜,家裏還有兩個專門做中國菜的廚師,不過都比不上墨卿這幾道菜味好,味道簡直太好了。”

    見斯諾登吃的這麼高興,言左左心裏的石頭也放下了,“外公喜歡就好,我還擔心你吃不慣呢。”

    “誰說的?好吃得很。”說話間,斯諾登又夾了一塊排骨吃,津津有味的說,“以前啊,我們認識的時候,她吃不慣法國菜,每次就吃一點點,我看着心疼,就專門找中國菜做給她吃,後來才慢慢胖了一點,連帶着我也跟着吃,越吃越好吃呢。”

    斯諾登先生像是陷入了回憶,言左左和池墨卿對看一眼,有志一同沒有說話。

    見兩人沒有動筷子,斯諾登笑着說,“你們倆也吃啊,人多吃飯才熱鬧,不要拘束,快吃快吃。”

    言左左和池墨卿開始吃飯,越發覺得斯諾登就是個慈祥的老爺爺,一點都沒有傳說中那麼孤傲不能接近。

    剛剛斯諾登提到“她”,難道說的是外婆?

    “左左,要是我估計的沒錯,這一桌子都是你喜歡的吧?”斯諾登問。

    言左左小臉一紅:“不知道外公愛吃什麼,這些菜都是墨卿做的……”

    斯諾登哈哈大笑:“看得出來,墨卿很寵老婆呢。好吃好吃,尤其這道糖醋排骨和糖醋魚,就是天天吃也吃不膩。”

    看着斯諾登吃的孩子一樣的,言左左拿了紙巾給他,“外公,擦擦嘴,你鬍子上沾了東西。”

    “好好好,謝謝丫頭。”斯諾登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條縫。

    眼前這畫面他做夢都有,幾十年了,他心裏有愧疚,有想念,有止不住的傷感。畫面很溫馨,也很溫暖,如果eleanor還活着……

    她離開他的那一年,他不在她身邊,等他回去的時候才發現她已經走了。從此天堂變成了地獄,他發瘋似的找她,卻再也找不着人了。

    他想過把設計陷害她的人趕盡殺絕,可那個時候沒有能力,十年過去了,等他站在家族巔峯的時候,那些人,他一個都沒有留下。

    他們毀了他的幸福,那就用他們的餘生陪葬!

    只是呵,他心愛的女人再也回不來了。

    這頓飯以後,斯諾登不得不承認,這是心愛的女人離開他這幾十年以後,他吃的最滿足的一頓了。不僅僅因爲他的身份地位不允許他這樣開懷大吃,更因爲沒了在乎的人陪伴,吃什麼對他而言早就沒有意義了。

    如果今天的畫面被記者看見,絕對會成爲轟動全球的新聞。

    吃完飯,斯諾登和言左左坐在沙發上聊天,池墨卿泡好茶坐過去,伸手摟住小妻子。言左左嬌嗔的他一眼,眼底盡是幸福。

    斯諾登笑起來:“外界傳聞池上將寵妻如命,現在看來,還真是這樣。”

    言左左的小臉更紅了,看着池墨卿的眼睛柔情似水。

    斯諾登也算是了卻了一樁擔憂,只不過……

    他的眼眸一黯,想起言左左的母親,那個孩子也是個苦命的娃,直到她離開他都沒能看上她一眼。

    “外公?”見斯諾登像是很難過的樣子,言左左試探叫他。

    斯諾登回過神來:“沒什麼,就是想到一些事情。你們能在這裏呆多久,陪外公去給你外婆和媽媽上柱香吧。”

    說起外婆和媽媽,言左左心情也受了影響,她點頭,“好,我也好久沒去看外婆和媽媽了。”

    媽媽生前就把自己的後事準備好了,她買了兩塊墓地,把外婆跟她葬在一起。說是以後她去看她們也方便。媽媽這輩子都爲她操心了,臨終前還想着她以爲上香方便。

    微微垂眸,她眼底淚意模糊。

    他們是下午去墓地的,斯諾登像是有很多話要跟外婆和媽媽說,就在蒼涼悲壯的墓園裏站着,看着面前的兩個墓碑,歷經滄桑的臉上似乎隱隱泛着淚珠。

    快七十歲的老人了,雖然依舊精神矍鑠,但此刻卻孤獨的站在那裏,看着讓人心酸。

    言左左和池墨卿站在一邊,越發有種肯定的心思。斯諾登和外婆絕不簡單,說不定媽媽真的是他們的孩子,也許只是遺傳外婆比較多。

    她其實很想問清楚,可是想到斯諾登說以後會告訴她,到嘴邊的話又吞下去了。

    不過,等待的滋味不是那麼好受罷了。

    從墓地出來,他們就直奔s市,打算回別墅。回去的路上,誰都沒有說話,彷彿還沒有從悲傷裏回過神來。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言左左的手機響了。看一眼來電顯示,居然是曹悠悠!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