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零七章 有點詭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百零七章 有點詭異字體大小: A+
     

    吃飯的時候,佟詩麗看易凡希和茱茜互動親密的樣子,心裏很痛,可她還是忍住了,握着筷子的手很用力。

    突然,她有種衝動,想要找個沒人的地方,撲在白寧軒懷裏好好哭一場。

    白寧軒湊到她耳邊,小聲說,“我可以借給你肩膀。”

    佟詩麗雙眸一凝,搖頭說,“不用了。”

    莫名的,她不想讓白寧軒看見她狼狽的樣子。暗暗呼了口氣,她繼續吃飯,其實沒有多少胃口。

    佟詩麗和茱茜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她起身也要走,白寧軒堅持送她。

    “不用了,我一個人沒事。”說着,她就往外走,可是白寧軒走過來,很自然牽起她的手,“我不喜歡被拒絕,走吧。”

    佟詩麗一愣。

    吃過晚飯,池墨卿把果盤放在她面前,一顆葡萄一顆葡萄喂她,言左左心裏一陣甜蜜。她偎依在他懷裏,喜歡忙碌過後這種閒暇的時光。

    擡頭看着越發帥氣迷人的老公,簡直是種享受。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言左左皺皺眉頭,有些不情願的拿過來。看一眼來電顯示,心情似乎沉重了一些。

    “悠悠,什麼事情?”她看一眼時間,七點二十。

    他們回家不過一個多小時,曹悠悠找她什麼事情?

    “言小姐。”曹悠悠明顯中氣不足,說話都吃力,“我剛纔跟何先生聯繫過了……你去上岸咖啡廳等他好嗎?現在就去。”

    言左左很無奈,說實話,還有些煩躁。可她清楚曹悠悠的執着,人都已經成這樣了,還對見面的事情念念不忘。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

    “言小姐,求你了……自己過去,別讓你丈夫一起,可以嗎?”

    言左左皺了皺眉頭,轉頭看池墨卿一眼,然後說,“我知道了。”

    收了線,她把老公送過來的水果吃下去,“老公,我得出門了,這些水果你吃吧。”

    池墨卿放下果盤,拿紙巾給言左左擦擦嘴,“曹悠悠的電話?”

    言左左無奈點頭:“何蒼遠在上岸咖啡廳等我。”

    池墨卿點頭:“我送你過去。”

    “老公。”言左左有點爲難,“悠悠說,希望我單獨跟他見面。”

    “我送你過去,不會出現的。”池墨卿說着,拉起她的手往臥室走,“換衣服吧,早點去了,等會你處理完,我們還能去逛夜市。”

    言左左眼前一亮,已經多久了,她沒有跟老公去逛過夜市了。每次工作回家都累的恨不能倒頭就睡,池墨卿工作也多,他們基本上就是在附近走走。

    生活好像少了很多娛樂,工作多了,也枯燥了。盯着老公深情的臉,她摟住他的脖子,在他脣上輕輕一吻,“好,我會早點處理好的。”

    雖然她很不願意去見何蒼遠,但是一想到要跟親親老公逛夜市,她還是很開心的。

    按照曹悠悠的要求,言左左在咖啡廳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下車,池墨卿不放心,讓丁樂在她附近埋伏。

    言左左走進去的時候,就看見靠窗的位置坐着個男人,樣子跟她記憶裏已經有些不同了。頭髮完全染成了白色,沉穩的臉上帶着滄桑。身上穿着的衣服很普通,早就沒了先前趾高氣昂,不可一世的樣子。

    如果不是曹悠悠,她想,她這輩子都不會想見到他了。

    理了理思緒,言左左走到他身邊,這就是當年貢獻了一個小蝌蚪的男人,可是卻也從來沒有善待過他們母女。如今母親早就去世了,不知道對這個是不是釋懷了。

    何蒼遠感覺到有人再看他,一擡頭,正對上走過來的言左左,一顆心不由加快了節奏,身體也跟着顫抖起來。

    在監獄這五年,最初的時候他是怨恨言左左的,怨恨她當年對他置之不理。他是她父親,可她卻狠心把他送進監獄。可漸漸在往後的日子裏,他居然越來越歉疚,總會時不時想起當年跟言左左母親相處的畫面。

    後來,他越發自責,當初太年輕,傷害了太多人卻不悔改,如今落得這樣的下場,也算是他罪有應得。

    他後悔了,所以在他出獄後纔會百般折磨自己,良心的譴責讓他沒有一天好過。

    言左左坐在他對面,四目相對,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半天,何蒼遠纔開口,“過得好嗎?”

    言左左點頭:“挺好的,我老公很疼我。”

    何蒼遠露出一抹安慰的笑臉,歲月的痕跡爬上他的臉。

    “那就好,那就好……”他不停重複這句話。

    服務員把果汁端來,何蒼遠有些緊張,搓着手說,“聽說你懷孕了,我給你點了果汁。”頓了頓,他又趕緊補充,“你要是不喜歡,我換別的給你。”

    “不用了,謝謝。”言左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快五個月了,已經很明顯了。

    看他這樣,何蒼遠想起三十多年前,她母親也是這般慈愛。歉疚的,心虛的,自責的,很多情緒一下子涌過來。

    如果不是當年急功近利,也許他也不落得這樣的下場。

    深呼一口氣,何蒼遠說,“左左,雖然這句話來的很晚,可我還是想說,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母親,我不奢求你原諒我,只是看你過得幸福就夠了。”

    比起何蒼遠的歉疚,言左左此時此刻倒還輕鬆,“老實說,如果不是今天見面,我早就不記得你這麼一個人了。我不恨你,也不怨你,因爲你對我來說早就是陌生人了。至於我媽媽……”

    她笑笑:“我想她也早就把你忘了,她人生的最後找到了屬於她的幸福,你也只是她回憶的一小部分。”沉默一下,她繼續說,“所以過去的事情你也不要再想了,好好過你以後的日子吧。”

    何蒼遠心裏一痛,這話比恨他更讓他難過。

    “我能不能……能不能去祭拜你母親……”像是怕言左左拒絕,趕緊說,“我沒別的意思,就是去看看她,有些話想跟她說……”

    言左左看着眼前手足無措的男人,微微垂眸,想起曹悠悠的孩子,她在心裏嘆了口氣,“你想去就去吧。”

    “謝謝。”何蒼遠鬆了口氣,低頭喝着果汁。明顯不怎麼喜歡這個味道,皺了皺眉頭,可還是喝下去了。

    一下子,言左左感覺這個男人真的不一樣了,她實在不需要介懷什麼了。以前的何蒼遠除了爲了事業在老婆那邊受欺負,其他方面從來不會委屈自己。

    可現在……

    她心裏頓時輕鬆了不少,喝了口果汁說,“悠悠是個好女人,她很愛你,好好對她吧。”

    說實在的,悠悠還年輕,而何蒼遠早就老了,她並不贊成這種年齡差距的愛情。可看的出來,悠悠很愛何蒼遠,如果是兩情相悅,她也願意祝福。

    何蒼遠一愣:“悠悠?哦,她是個挺溫柔的女孩子,經常去我開得串攤左左。我跟她……只是朋友,感情的事情……我都老了,你知道的……”

    言左左一愣,何蒼遠這話擺明了跟曹悠悠關係普通,可曹悠悠的卻不是這種表現,感覺上她跟何蒼遠相愛很久似的。

    她皺眉:“你跟悠悠在一起多久了?”

    何蒼遠身子僵了僵,好半天才說,“他是個好女孩兒,還年輕,跟我在一起……不是好事。”

    言左左眼眸一黯:“那你跟跟她……”她抿脣,猶豫一下問,“你們發生過關係嗎?”

    何蒼遠握着杯子的手驟然一緊,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嘴巴抿的緊緊的,什麼也沒說。

    不用他點頭承認,從他的動作,言左左也知道答案了。她一直以爲他經過幾年的監獄生活,何蒼遠成了懂得什麼叫做負責了,可到頭來還是這樣。

    敢做不敢當,白白活了五十多年了!

    “既然欺負了人家女孩子,就要好好對她,你這輩子辜負的人太多了。”

    “不是的,那天只是意外……我喝多了,然後……”

    “你不用跟我解釋。”言左左打斷他的話,心裏更加不屑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開口問,“你跟何夫人離婚了?”

    何蒼遠臉上閃過一抹難堪,最後點點頭,有些難以啓齒的說,“她認識別的男人了,在監獄,我們就離婚了。”

    言左左神色有些古怪,難怪了……

    “何先生,你知不知道悠悠爲你付出了多少?你要是還有良心就別辜負她,你這樣只會讓人更看不起。”

    何先生……

    何蒼遠心裏一痛,垂眸說,“是我不對,我不該喝酒的……你放心,我會負責的。不過悠悠那麼年輕,也不一定會看上我……”

    “夠了!”言左左頓時生氣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說這些也沒什麼用。我不知道你跟悠悠是怎麼回事,也不想知道。但是何蒼遠,你要是個男人,就該負責!這樣我們以後見面,也許還能說兩句話。時間不早了,我走了。”

    說完,言左左起身要走,何蒼遠趕緊追過去,“左左,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生氣,你懷着孕呢。放心,我一定會負責的,但是我跟她之間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言左左猛然回頭,對着何蒼遠咬牙道,“你聽好了,如果你敢對不起悠悠,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被言左左警告的話震了一下,何蒼遠動動嘴才說,“如果我真跟悠悠能成,我會好好對她的……左左,我們好不容易見一面,多左左好不好……”

    言左左對上他懇求的臉,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搖頭,“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了,好好對悠悠吧。”說完,她就往前走,可沒走兩步,又突然停下腳步,“如果你真歉疚,那就好好彌補悠悠,何先生,好自爲之。”

    聽得出來,何蒼遠的話很保留,像是說曹悠悠沒有那麼喜歡她。可就算是這樣,曹悠悠也爲他付出了很多。他們已經有了關係,何蒼遠如果在對不起她,那就真的禽獸不如了。

    曹悠悠的經歷讓她想起了過世的母親,也算是彌補遺憾,何蒼遠能夠好好對曹悠悠也是件好事吧。

    咖啡廳裏,何蒼遠蒼老的站在那裏,愣愣的看着言左左,眼底一片悔恨。其實上天真的待他很好,只是他太不懂得珍惜。

    回到座位,何蒼遠嘆了口氣,說起曹悠悠,他有些頭疼。他是救了她,可對她只是一時憐憫,從來沒有想過別的。一直以來都是她主動,而他對她,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只是,曹悠悠怎麼會認識言左左?

    而跟他在一起的時候,這個女人似乎總是不經意提起她,這中間有什麼聯繫?

    就在何蒼遠皺眉的時候,手機響了。看見來電顯示,他臉色一僵。

    “何先生,你應該還記得答應過我什麼吧?”電話那頭傳來池墨卿威嚴的聲音。

    何蒼遠心裏一緊:“我知道,只要左左過得好,我不會出現在她面前。”

    “我妻子過的好不好,都跟你沒有任何關係。這是我給你的最後通告,好自爲之。”說完,池墨卿就切斷通話了。

    之前,何蒼遠雖然阻止了一場越獄,戴罪立功了。可也只是減刑,距離被放出來的條件遠遠不夠。可爲了弄清楚一件事情,他跟何蒼遠做了交易,他可以讓他出獄,但是絕對不能出現在他妻子面前。

    他要弄清楚的事情雖然隱隱有了眉目,但事情似乎更加複雜了。何蒼遠最好好自爲之,要不然,他可就要出手了。

    池墨卿牽着言左左的手慢慢走,見小妻子悶悶不樂的樣子,伸手把她摟在懷裏,“不開心?是不是何蒼遠說了什麼,要不要我幫你教訓他?”

    言左左嘟嘟嘴:“我只是不明白,爲什麼有的人擺在眼前的感情不知道珍惜,非要等失去以後才後悔。”

    池墨卿笑笑:“難道老婆不是應該慶幸老公明白這個道理嗎?”

    言左左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小臉爆紅,整個人埋在池墨卿胸前,“老公最好了。”

    池墨卿哈哈大笑:“老婆是我的心頭肉,不對你好對誰好?”

    言左左心裏美滋滋的,突然踮起腳尖親了池墨卿一下,旋即又把頭埋回他的胸前。

    池墨卿一愣,旋即大笑出聲,寵溺的把她抱在懷裏。

    就在他們溫馨的時候,言左左的手機響了,電話是斯諾登打來的。池墨卿和她互看一眼,她的的心臟驟然一縮,趕緊按下接聽鍵,“斯諾登先生,你好。”

    “丫頭,怎麼跟外公客氣起來了?”斯諾登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慈祥,說的言左左小臉一紅,小聲說,“外公……”

    “真乖。”斯諾登先生呵呵一笑,“現在有空嗎?”

    “有。”

    “池上將在你身邊?”

    言左左看池墨卿一眼:“在呢。”

    手機裏沉默了很久,然後說,“丫頭,跟易上將過來吧。”

    言左左很快收到一條短信,看到上面的地址,她的心猛然一顫!

    這是他們老家的地址,母親還活着的時候,每年都會帶她回去掃墓。雖然那邊已經沒有人住了,可依舊保存着。母親跟她說過,這裏是外婆一生沒有離開的地方,似乎在等什麼人。

    可現在斯諾登先生居然出現在哪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
    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