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神祕接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神祕接頭字體大小: A+
     

    佟詩麗坐在咖啡廳最不起眼的角落裏,前面放着一杯咖啡,手裏拿着份報紙,已經有多長時間沒有這種自在的生活了。

    也許不該這樣說,這麼多年,她一直揹負的雙重身份,似乎從來跟悠閒絕緣。即便進出的都是高檔場所,可對她而言卻是一種束縛。

    放下所有的煩惱,簡簡單單喝杯咖啡,這樣的生活似乎並沒有那麼困難。她翻了一頁雜誌,突然手機傳來一條短信。

    佟詩麗臉色一沉,不禁握了握拳頭。

    短信的內容很簡單,先天下廣場,s市最昂貴的大型綜合商場,人流很多,熱鬧異常。

    佟詩麗是打車過來的,她在廣場前最有標誌性的建築前下車,看看四周,臉上一片冰冷。對方只是說了這裏,可是並沒有說具體位置,她在附近的長椅上坐下,假裝看報紙,可眼睛卻密切關注周圍的一切。

    沒多久,長椅旁邊做了個帶着黑帽和墨鏡的男人,高高的衣領幾乎要把臉淹沒了。

    佟詩麗挑眉,不確定眼前這人是不是跟她聯繫的人,她不動聲色,繼續看報紙。又過了一會兒,那人離開了,而她的手機響了。

    佟詩麗抿脣,就聽見對方問,“j爺想知道你打算休假到什麼時候。”

    “有新任務?”

    “j爺問原因。”

    “累了,想要休假。”

    “三天時間,回公司上班。”

    佟詩麗沒說話,既然是上頭的意思,她反抗也沒用。

    “儘快讓易凡希和池墨卿起衝突。”

    佟詩麗並沒有意外,這項命令之前就下達過,她不是沒有動手,只是擔心易凡希會受傷害。上頭也一直沒有意見,她還以爲j爺放棄了。現在看來,是她太天真了,上頭先讓她控制易凡希,再讓他跟池墨卿起衝突,這樣一來任務就不難達成了。

    “j爺讓我給你傳個話,別指望易凡希能幫你,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佟詩麗心裏一緊。

    “你該知道背叛j爺的下場,不要存有任何僥倖心理。易凡希不是j爺的對手,如果你真在乎他,那就適可而止,j爺最後說不定還會放她一馬。否則……”那人冷笑一聲,意思很明確。

    佟詩麗抿脣,跟在j爺身邊這麼久了,她很清楚j爺的手段,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這些年來,被他下令幹掉的人不計其數,包括他最近的人。

    不管什麼理由,只要讓他不開心,下場就只有一個。她到現在還記得,上一次任務,j爺是如何血洗一個村莊的,血肉橫飛,血流成河。

    不管是池墨卿還是易凡希都以爲j爺在德國戰敗,想要狼狽狼狽在國內崛起,殊不知這不過是他的一場陰謀。

    j爺,從來是戰無不勝的!

    佟詩麗垂眸,拿着報紙的手驟然一縮,她不能猶豫,就算是易凡希知道她父母的下落,甚至他們可能是兄妹,她也絕對不能心存幻想脫離j爺。

    她不能連累他!

    “我知道了。”佟詩麗開口,一顆心隱隱作痛。

    “那就這樣吧,記住一句話,誰的命都不如自己的命重要。”說完,男人就收線消失了。

    只有自己的命纔是最重要的嗎?

    佟詩麗悽然一笑,如果真是這樣,那一個人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不遠處的低調轎車裏。

    “少主,要不要跟蹤那個男人?”

    易凡希臉上沒什麼表情,盯着佟詩麗的的方向,淡聲說,“不用。”

    佟詩麗依舊走在那裏,周圍盡是一張張歡樂的笑臉。只有她,渾身透漏着冰冷的寒氣,與那裏的熱鬧格格不入。

    此刻的她,在想什麼?

    剛剛佟詩麗和那人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雖然他沒有跟j爺交過手,但是j爺的所作所爲他是早有耳聞。而且j爺似乎特別不喜歡黑手黨的存在,不止一次跟他們發生過大規模衝突。

    他在德國戰敗?

    只怕也不過是爲了掩人耳目,真正的意圖暫不得知。一直以來j爺和佟詩麗只是電話聯繫,現在居然親自派人過來,看來j爺那邊似乎出了問題,而且是很大的問題。

    依他對j爺的瞭解,佟詩麗違揹他的行事準則,應該不會簡單放過她。可j爺幾次居然沒動她,這是不是說明佟詩麗對j爺是個特別的存在?

    可是原因呢?

    易凡希眯了眯眼睛,看來j爺的勢力要滲透到國內,對付的只怕不僅僅是池墨卿那邊,似乎還有他。

    戰役已經打響了,易凡希只希望佟詩麗能夠看清形勢,不要走錯路。

    抿抿脣,他拿出手機快讀撥出一個號碼。

    佟詩麗休假,公司裏好像一下子多出了很多事情,言左左感覺自己永遠都做不完了。池墨卿打電話過來問她什麼時候下班。

    她抱頭長嘆:“今天要晚一點,老公,我覺得自己好可憐。”

    池墨卿一笑:“那要不要老公過去陪你?”

    言左左心裏一暖,有老公陪當然好,可問題是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完成,讓老公幹坐着等自己,還是不要了。

    “我下班的時候給你打電話吧,乖乖在家等我。”

    “可是老公已經在樓下了,唔,現在要上電梯了。”池墨卿笑着說。

    言左左一愣,果然沒多久就看見池墨卿拎着保溫桶上來了,裏面裝了好幾樣菜,香氣逼人,饞的她都要流口水了。

    看着小妻子狼吞虎嚥的樣子,池墨卿一陣心疼,“工作是不是也應該分攤給下屬一點,老婆,你這兩天天天讓老公獨守空房呢。”

    噗!

    言左左差點噴出來,什麼獨守空房,她不過是回去晚一點,又不是不回去,看他把自己說的哀怨的。

    “好,我都聽老公的,明天開始我就使勁壓榨員工,我這個總監就翹着二郎腿,回家天天陪老公好不好?”她咧嘴一笑。

    池墨卿寵溺的捏捏她的鼻子:“最好真是這樣,快吃飯,涼了就不好吃了。”

    言左左臉上笑的跟開了花似的:“老公,你怎麼不吃?”

    “我不餓,回去再吃。”

    言左左就知道他會這麼說,立刻拿出自己辦公室的餐盒,撥了一半飯在裏面,推到他面前,“一起去,不準拒絕,要不然我陪你餓肚子。”

    池墨卿看她嘟嘟的小臉,結果餐盒,言左左這才滿意的笑笑,大口大口吃起來。

    等言左左處理完工作回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她去洗澡,池墨卿則在廚房裏把飯菜加熱。剛剛在公司兩人吃的都不多,估計小妻子也沒有吃飽。

    言左左洗澡出來,就看見池墨卿穿着圍裙,早就把飯菜擺在桌上了,她忍不住食指大動,剛剛在公司吃那麼一點,害她想了一個晚上。

    “吃飯了。”池墨卿叫她。

    她隨手要去開電視,可是被池墨卿阻止了。眨眨眼,她困惑的看向他,難道又出了什麼事情,是不能讓她知道的祕密。

    對上小妻子茫然的眼神,池墨卿柔柔一笑,“你都兩天沒有好好跟我在一起了,回來就睡覺,今晚只能看我。”

    “……”言左左嘴角抽搐,池上將,你這是撒嬌嗎?

    她捧住老公的臉重重親了一口,“好,以後吃飯都不看電視了,我就專心看你。”

    池墨卿很滿意,捧着小妻子的臉重重“還擊”一下。

    夜深人靜,佟詩麗躺在牀上,腦子裏不停地回放j爺的警告。她緊咬着脣,想了很久很久,最後拿出手機,也不管是幾點,直接打給易凡希。

    電話響了很久,可是都沒有接聽。她的心臟驟然一縮,無意識的想到了易凡希和茱茜在一起的畫面,難道他們……

    佟詩麗心裏一痛,就在她準備切斷通話的時候,手機終於被接起來了。易凡希的聲音很低,帶着一抹性感的沙啞,“有事?”

    這聲音,難道她剛剛腦子裏胡思亂想的畫面都是真的?

    “你爲什麼這麼久才接電話?你說過我是你的責任,我要是現在出事了,你覺得我還能等這麼久嗎?”佟詩麗一上來就咄咄逼人。

    易凡希眼眸微垂:“是我的錯。”

    就只有這麼一句話?佟詩麗心裏一痛。

    “這麼晚了,你打過來有事?”易凡希的聲音很低,像是怕驚醒誰。佟詩麗心裏的嫉妒更旺盛了,“我沒事就不能打給你嗎?你說過,我隨時可以找你,還是你打算說話不算話?”

    電話那頭易凡希久久沉默。

    佟詩麗等不到易凡希的迴應,突然像是清醒過來了,天啊,她剛剛在發什麼瘋。她真的應該遠離易凡希了,越是跟他接觸她就越是不像自己。

    “我、我、我剛剛不是有意的……”

    易凡希還是沒說話,這更加讓佟詩麗緊張了,一顆心選在半空中,“你別生氣,是我無理取鬧……我沒什麼事情,只不過……”咬咬脣,她說,“易凡希,我跟你是不是真的沒有可能,一輩子都沒有可能了?”

    “是。”易凡希直截了當一個字,佟詩麗心裏揪疼,“我們、我們是兄妹?”

    手機那頭再次沉默。

    佟詩麗心跳的很快,握着手機的手越發用力了。

    “血緣真的那麼重要嗎?”

    佟詩麗整個人像是抽乾了力氣,癱坐在牀上,臉色慘白。是啊,是不是兄妹又如何,他跟她一輩子都不可能。是她蠢,爲什麼非要逼他把話說的這麼直白?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無關任何原因。

    “你是我一輩子的家人。”易凡希這麼說,佟詩麗默默切斷了通話,眼前的一切漸漸模糊起來,淚水跟着涌了出來。

    是啊,如果她是男人也會喜歡茱茜那樣的女孩子,跋扈,任性,驕縱,可是卻又善良,體貼,就像是一道和暖的陽光,刁蠻的照射到他們這種人陰暗的心裏,純碎而美好。

    易凡希看着被切斷的手機,皺了皺眉頭,看來有件事情必須得儘快解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
    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