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你打算怎麼負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你打算怎麼負責字體大小: A+
     

    “醒了?”

    茱茜醒來的時候,身邊傳來一道溫和的聲音。她一愣,轉頭正對上易凡希嘴角微微勾起的淡笑。

    茱茜看傻眼了,認識這麼久以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易凡希笑,晨陽下,他原本就俊美的五官更加漂亮立體了。

    她心念一動,不由臉紅心跳。然而也只是瞬間,下一秒她微微一動身子,就疼得跟被車壓過似的。

    “啊!”她終於想起自己昨天做了什麼好事,下一秒就把頭蒙起來了,渾身泛着紅暈。

    天啊,她昨天簡直太丟人了。居然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淚,威逼利誘把易凡希拐上了牀,怎麼辦?易凡希會不會覺得她是隨便的女生,然後就不愛她了。

    嗚,不要哇,她昨天只是腦子短路,嫉妒罷了,不要拋棄她。

    “頭在裏面都憋笨了,雖然你已經夠笨了。”易凡希說着就去扯她的被子。

    茱茜不滿了,氣呼呼的露出頭,“誰說我笨了,我還不是一樣把你拐上牀了,我纔不笨!”

    易凡希挑眉,看她的目光似笑非笑。把他拐上牀?如果他不願意,她覺得她有那智商?

    茱茜被他看的心虛,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凡凡,你不要生氣,我會對你負責的。”

    “哦?那你打算怎麼負責?”

    茱茜舔舔脣:“我娶你好不好?我有很多錢,人長得又漂亮,還很有地位,你嫁給我,我保證會對你好的。”

    似乎哪裏隱隱傳來磨牙的聲音:“這樣就想娶我?”

    也不知道哪根筋打錯了,某人像是很生氣,披了外套就往外面走。

    茱茜傻眼了,難道易凡希不想嫁給她?可她都已經把自己給他了,還是他想始亂終棄?這麼一想,茱茜嚇一跳,飛快跑了出去,追着易凡希大叫,“我已經睡了你,你不能始亂終棄,你要對我負責!”

    易凡希穿上圍裙做早餐,回頭冷笑一聲,“高攀不起。”

    茱茜瞬間被打蔫了,剛剛還好好的對她笑呢,怎麼一轉眼就變臉了。搞什麼嘛,比女人還情緒多變。

    她悶悶的坐在沙發上,左想右想,前想後想也不知道自己哪裏說錯了,好苦惱啊。

    易凡希把早餐放在桌上,又恢復之前冷漠的樣子,“過來吃飯。”

    茱茜就跟只犯了錯的狗狗似的,屁顛屁顛往過走,看見易凡希的冷臉,忍不住扯扯他的衣袖,“好嘛,不管我哪裏錯了我都跟你道歉,不要生氣啦。”

    好像又有磨牙的聲音,該死的臭丫頭,合着壓根不知道哪裏錯了?她以爲他跟她在一起是爲了什麼?

    有錢的女人多了,長得比她好看,也比她有權勢的女人多了去了,說的什麼鬼話,他在乎的是錢,是權勢嗎?

    臭丫頭,什麼時候想不通什麼時候別指望他給她好臉色!

    茱茜耷拉着一張小臉,亂沒有心情吃飯的。她小心翼翼看易凡希一眼,被他一瞪,嚇得又把脖子縮回去了。

    “凡凡……”

    “吃飯的時候不準說話!”

    “哦。”可是她忍不住啊,“我就說一句,求你。”

    易凡希:“……”一句不是已經說完了嗎?

    “你到底爲什麼不高興了,我哪裏做錯了?”她問的可憐兮兮,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就那麼委屈的看着他。

    易凡希覺得老天肯定是在懲罰他以前不相信愛情,拒絕女人冷酷無情,所以纔會給他找個蠢女人來愛。

    “你真想知道?”

    茱茜趕緊點頭,不停點頭,就跟小雞啄米似的。只見易凡希冷冷一笑,丟出三個字,“自己想!”

    吼,這是什麼答案嘛,又說跟沒說一樣一樣的!

    茱茜癟嘴,一句話說完了,還不能抗議,真憋屈。

    易凡希看她想說話又不敢說的樣子,心裏悶笑,不過臉上還是一片冷然,害的茱茜怕怕的。吃完早餐,她也沒能想清楚自己到底哪裏得罪易凡希了,怪胎!

    言左左一進辦公室就聞到一股花香,不禁有些好奇,“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到處都是花香?”

    蔡可人羞澀一笑:“今天是我生日,我老公一大早就送鮮花過來。”

    “喲喲喲,好幸福啊。”言左左打趣的說,“我也準備了禮物給你,生物快樂。”

    蔡可人眼前一亮:“謝謝總監,好漂亮的手鍊,沒在市面上見過,該不會是總監親自設計的吧?”

    “你猜。”言左左說完就回了辦公室,留下喜滋滋的蔡可人。

    總監辦公司裏,言左左正在蒐集資料,手機響了。她伸手拿過來看一眼來電顯示,不由皺了眉頭,又是這個熟悉的號碼段。

    她這次沒有接通,而是直接切斷了。不管是誰,幾次三番打過來不說話,這種惡作劇行爲,她一點都不喜歡。

    然而,對方就像是要跟她比耐力似的,她不接,對方就一直打來。言左左無奈,最後只能接通了。根據前兩次的經驗,這次她沒有開口,反正對方也不會說話。她想着,對方沒耐心了,自然會切斷。

    “喂?”

    就在言左左準備把手機放一邊,繼續處理自己事情的時候,電話那頭居然傳來一道微弱的聲音。她一愣,是個女人。

    “你好,有事嗎?”這個女人幾次三番打電話過來,可又不說話,她也沒打算跟對方繞圈子。

    “我、我就是前幾次打電話的人……”對方吞吞吐吐,怯怯開口,“對不起,其實我不該打這個電話的,但、但是我又不忍心,所以……”

    言左左挑眉:“有什麼話你直說。”

    “我可以說嗎?”對方像是很慌亂,又很緊張,咬咬脣說,“言小姐,你別生我的氣,我沒有惡意……對不起……”

    度覅昂的聲音柔弱可憐,言左左說話的語調跟着柔和了,“好吧,那你能告訴我你是誰嗎?”

    “你、你叫我悠悠就好了,我求你,不要掛斷電話好不好?”

    言左左覺得這個女人神神祕祕的,聲音聽起來約莫三十多歲,可性子卻跟個十八九歲似的,“如果你不想我切斷通話,就把事情簡單明瞭告訴我。”

    “好。”悠悠想了想說,“雖然那個人一直警告我不能打電話給你,可是我看他的樣子真的很心疼。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打電話給你。”

    言左左沒說話,等着對方繼續說。

    “我跟他認識一年了,他是個很好的男人,雖然他的年紀比我大很多,可他是個溫柔而體貼的男人。他一直都很親切,可我看得出來他有心事,我問他,他也沒有跟我說。直到一次他喝醉了,我送他回家他才模模糊糊告訴我。”

    言左左皺了皺眉頭,這說的是誰?

    “他說他這輩子沒做過什麼虧心事,也沒有對不起過誰。只有他的前妻和女兒。他說他沒有勇氣來看你,你是他一輩子的虧欠……”

    “他是誰?”

    “何蒼遠。”

    “!!!”言左左大驚,頓時有種掛電話的衝動。

    對於何蒼遠的一切,她全都不想知道。不對,那個男人不是已經進監獄了,只怕有生之年不能再出來了,怎麼突然就出獄了?

    她現在過得很好,早就不需要那些所謂的虛情假意的如山父愛。何蒼遠這麼做是什麼意思,想要跟她重修舊好?

    言左左諷刺一笑,如果她今天是個落魄的小孤女,他還會覺得內疚嗎?

    “言小姐,你還在嗎?”悠悠聽不見她的聲音,着急的叫了起來,“言小姐,我不知道你跟他以前發生過什麼,但我看得出來,他真的對你很內疚,喝醉了就叫着你們母子的名字哭,我求求你,你原諒他好不好?”

    原諒?

    言左左冷冷一笑,當初他那麼傷害他們母女,他有什麼資格值得她原諒?

    他跟她早就沒有父女情分了,也不對,她跟他之前早就談不上原諒不原諒的問題了,他們連陌生人都不如。

    深呼一口氣,言左左冷聲說,“你的話說完了嗎?”

    悠悠一愣:“言小姐,你果然還在生何先生的氣嗎?不管怎麼說你們都是父女,而且事情過去那麼久了,你真的不能原諒他嗎?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話就能讓他得到救贖……我求求你了,原諒他好不好?”

    “既然你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就要我原諒他?不是所有傷害都能隨着時間推移淡化的,我也沒有那個心胸去救贖他。好了,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掛了。”

    “言小姐!”悠悠急切喊她,“他是你父親啊,你一定要這麼狠心嗎?”

    “抱歉,我沒有父親。就算有,也早在我出生之前就死了。我跟何蒼遠沒有一點關係,也不希望跟他再有任何交集。”言左左冷笑一聲,“悠悠小姐,我順便提醒你一句,何蒼遠是個有老婆的男人,你也好自爲之。”說完,她就切斷電話了。

    何蒼遠……

    如果不是被人再度提及,她都忘了生命裏還有這麼一個人。不過,就算是出來了,他跟她也早就沒有關係了。

    對那個男人,她沒有半點情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