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字體大小: A+
     

    兩人就這麼偎依着,一直到凌晨三點,言左左才被池墨卿抱回牀上,又睡過去了。她迷迷糊糊看池墨卿一眼,“老公,你也早點睡。”

    池墨卿點頭,等她徹底睡熟了他纔出去。然而,在關上門的瞬間,臉上的溫柔一下子就沒有了。

    酒吧裏,佟詩麗不停給自己灌酒,不時有男人過來搭訕,可是都被她訓斥離開了。一口氣喝完一整杯,她醉醺醺的敲敲吧檯,“喂,再給我來一杯!”

    她的酒量其實不錯,只不過心情煩躁,沒喝幾杯就有點暈了。

    酒保很快就把一杯酒放在她面前了。佟詩麗依舊一飲而盡,皺着眉頭看看喧譁的四周,這裏太吵了,吵得她想殺人!

    她把錢往吧檯拍去,搖搖晃晃起身就走。身後有幾個不良小青年注意她很久了,看見她離開,很快跟了出去。

    一走出就把,幾個小青年就把她團團圍住了,“美女,一個人啊,是不是很寂寞,要不要哥哥們陪?”

    “滾開!”佟詩麗推開他們,胃裏難受的厲害。

    “喲,小妞還挺火爆,哥哥喜歡。”說着,一個流氓小年輕伸手就去摸她的臉。

    佟詩麗擡腳就去踹他,小年輕一個不防備差點中招,“臥槽!還敢對老子對手,兄弟們,先給我把人擡進去!”

    這幾個小青年在酒吧街是出了名的慣犯,專挑喝醉的女人下手,先把人上了再拿走所有錢,拍照以後再勒索。因爲都是女人,也沒人敢報案,這才讓他們越發猖狂了。

    幾個人七手八腳要拖佟詩麗,佟詩麗雖然有不錯的身手,可到底是有些暈眩,竟然就這麼被人拖着走。

    “放、放開我……嘔!”她一個沒忍住,直接吐在了這些人身上。

    幾個小年輕傻眼了:“媽蛋,居然還敢吐老子。”說着,揪住佟詩麗的頭髮就要動手。

    佟詩麗歪歪斜斜的靠在路邊的電線莊上大吐特吐,突然頭上傳來一陣疼痛,她回頭瞪着幾個小青年,“疼,放手……”

    “不疼,老子還懶得費勁了,給我打!”

    噼裏啪啦一陣拳打腳踢之後,幾個小年輕居然倒在了地上,瞪大眼睛看着突然冒出來的男人,個個捂着被揍的地方,嚇得連滾帶爬跑開了。臨走前,還不忘逞英雄對着他們怒吼,“給老子等着!”

    “你就是這樣作踐自己的?”冰冷的聲音傳來,佟詩麗身子一僵,一擡眸就看見易凡希站在那裏,一張俊美的臉上滿是陰沉。

    她搖了搖頭,試圖保持清醒,爲什麼他總是在她最狼狽的時候出現,還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可是英雄救美往往都是英雄和美女在一起了,偏偏這男人不愛她。

    她推開他,煩躁的往前走。

    易凡希跟在她身後,臉色更加難堪了。像是再也受不了她這副要死不死的樣子,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把她丟到扯上了。

    佟詩麗被摔得頭暈,衝着他大吼大叫,“不用你管,你讓我下車!”

    “給我閉嘴!”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易凡希莫名火大,如果是別的女人這麼喝酒,就是喝死他也不多看一眼,可眼前這個女人是佟詩麗,她這樣糟踐自己讓他很不爽!

    “你是怎麼回事?你又不愛我,我死活跟你有什麼關係?吃飽撐的啊,我要下車!”她不停拍打車門,連腳都用上了。

    易凡希的下巴越繃越緊,突然一踩油門,車子就瘋狂飈了出去。

    佟詩麗沒有做好準備,整個人被碰的七暈八素,憋着一口氣,轉頭朝易凡希打去。

    易凡希黑着一張臉,直接把她按在了座位上。佟詩麗不老實,又朝他咬去,胸口一痛,易凡希微微皺眉,車速越發迅猛了。

    沒多久,易凡希就把佟詩麗扔在了她家牀上,重重的撞擊,讓她胃裏又是一陣翻涌。

    “惡!”她迅速朝洗手間跑,吐得昏天暗地。

    易凡希冷冷站在她身邊,轉頭去給她泡濃茶。然而,他不過纔剛走幾步,突然就被她從身後抱住了,狠狠一口咬在他後背上。

    “易凡希,不要走,求你。”

    易凡希身子一僵。

    “不要拋下我,不要離開我……”佟詩麗像是生怕他離開似的,緊緊抱着他,“爲什麼,爲什麼不可以喜歡我,你告訴我啊。”

    易凡希眼底閃過一抹疼痛,捶在身側的手緊了緊。他的手握住她的手,無奈嘆了口氣,“我不是不喜歡你,只是不能做你的男人。”

    “爲什麼,既然這樣,爲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佟詩麗哭的泣不成聲,易凡希感覺整個後背都溼了,“你遲早會知道原因的,不過不是現在。先去牀上躺着,我給你泡杯茶。”

    “我不要,我現在就要知道!”

    易凡希抿脣,如果可以,他真想替她擋去所有的傷痛,把她保護在一個沒有任何痛苦的地方。可是他卻不能那麼做,走出這一步要靠她自己。

    佟詩麗就這麼在他背上哭了很久,直到眼淚再也用不出來了。頭頂在他背上,她咬脣問,“易凡希,我父母還活着嗎?”

    易凡希搖頭:“我現在不確定,不過會盡快查到結果。”

    “他們失蹤是不是跟j爺有關?”

    易凡希點頭:“你現在跟着他,以後會後悔的。”

    佟詩麗垂眸,情緒像是緩和了很多。可如果她不聽命於j爺,也許她活着的父母很有可能下一秒就沒有了。

    她不敢不聽話……

    “就算我你不喜歡我,抱我一次可以嗎?”她可憐兮兮的看他,就像是個害怕被拒絕的孩子。

    易凡希橫抱起她,把她小心翼翼放在牀上,看着她臉上晶瑩剔透的淚水,他的心猛然一揪。無聲嘆口氣,他伸手擦去她臉上的淚珠。

    佟詩麗問:“你真的跟茱茜在一起了嗎?”

    “她是個好女孩。”易凡希開口,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對於茱茜,他也說不清楚自己的感覺,雖然一再告訴自己他不喜歡她,可是卻同樣放不下她。

    佟詩麗靜靜看了他好一會兒,吸吸鼻子說,“我哪裏不如她?”

    易凡希坐在牀頭,苦笑,“你哪裏都比她好,只是我們不能在一起。”

    佟詩麗覺得自己很沒骨氣,男人已經拒絕她到這種地步了,她居然還厚着臉皮一遍遍問爲什麼,真是太可悲了。

    “你一直這樣說,我都要懷疑你拒絕我的理由很可笑了。”佟詩麗自嘲一笑,看向易凡希的眸子似笑非笑,“難道我們還能是兄妹不成?”

    易凡希的身子一僵,眼底像是有什麼閃過。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異樣,他說,“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佟詩麗點頭,快要睡着的時候,突然說,“易凡希,我接到了命令,要我不擇手段控制你呢。”

    “嗯。”易凡希點頭,“你不用任何手段,我都會保護你的。”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這麼說了,可佟詩麗卻只覺得悲哀。不愛她,又何必給她這麼種錯覺,難不成他們還真能是兄妹?

    第二天一早,池墨卿送言左左去上班,他沒有去找冷豔,而是讓人把她帶到了辦公室。這種待遇,冷豔心裏當然不服氣,可她還是忍下來了。

    “既然我們走到今天這種地步,那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想要從我嘴裏知道消息,除非你離婚娶我。”

    池墨卿沒說話,只是輕輕一笑,眼底帶着鄙視,“冷豔,如果我想讓你開口,你覺得你還有機會跟我提條件嗎?”

    “事情都在我腦子裏,我也當過兵,那些手段不是不明白。只要我不說,你能有什麼辦法?”

    池墨卿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神態格外悠閒,“冷豔,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確定不跟我們合作,如實交代扎煞組織的內幕?”

    聽到這話,冷豔神情微微一稟。她很瞭解池墨卿,既然他能說出這樣的話,就證明這話背後肯定隱藏着什麼。握了握拳頭,她問,“你什麼意思?”

    池墨卿冷笑:“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他堅決的態度讓冷豔心裏發虛,雖然她說的很不客氣,但她現在畢竟是在池墨卿手裏,別人案板上的魚肉。說白了,她不過還是在賭池墨卿對她的感情。

    “你不用這種口氣威脅我,我還是那句話,想要我說出全部就得娶我!”

    池墨卿點頭:“很好,我這裏有份文件傳給你看看,看完之後你再斟酌一下自己的答案也不遲。”

    冷豔看到拿份文件的時候,臉色驟變!

    “你上次動用扎煞組織的力量跟部隊起了衝突,這次同樣利用扎煞組織的人造成社會恐慌,這裏證據充足,不管庫里茲是不是知道,一旦這些東西曝光出去,那麼庫里茲縱容你,導致扎煞組織面臨被剿滅的危險輿論就會產生,不費一兵一卒,庫里茲就得下臺。”

    “冷豔,你是聰明人,又在庫里茲身邊帶了那麼多年,如果庫里茲因爲你而失勢,你想睚眥必報的庫里茲會怎麼做?”池墨卿冷笑,“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他倒臺了,也還會有一批追隨者,如果你不能爲我所用,我也用不着找人保護你。庫里茲的手段,你應該很清楚吧?”

    池墨卿越說,冷豔臉色越難看。的確,如果庫里茲因爲她倒臺,到時候他折磨她的手段她簡直不敢想象。別說是因爲她倒臺,就是現在庫里茲懷疑她出賣組織,如果被他抓到,她的下場一樣慘不忍睹。

    她臉色慘白,知道自己賭輸了,咬脣問:“你真能保護我?”

    “那就要看你說了什麼?”池墨卿不肯給了肯定的答案,他的確是要從冷豔嘴套出有用信息,但是妻子的仇也不能不報。

    新仇舊恨,冷豔還真以爲他會怎麼保護他?也許這麼做有些卑鄙,可要怪就怪她不識相,膽敢傷害他的小妻子。兩個字:找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