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不過是顆棋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不過是顆棋子字體大小: A+
     

    手機再次響起來,是空軍司令打來的,說是已經攔截了冷豔,讓她迫降在機場了。

    “謝了。”池墨卿收了線,臉色肅凝。

    雖然老公是幫她出氣,可是言左左總覺得有些小題大做了,兩軍合作,那得是多麼重大的事情,可如今老公居然爲了他要求空軍迫降冷豔的專機,這樣真的適合嗎?

    而且冷豔還是扎煞組織首領的女人,也是扎煞組織的核心人物之一,他們佈局這麼久不就是爲了剷除扎煞組織的恐怖勢力,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很有可能前功盡棄。她一點都不希望老公爲了她惹上麻煩,這可是關係重大,真的不值得。

    “老公,既然她都已經走了,就算了吧。大不了以後我小心一點,你再多找幾個保護我,你們佈局這麼久,不能因爲我前功盡棄。”她眼底一片擔憂。

    池墨卿心裏一緊,看着妻子妥協的樣子,更加痛恨自己居然讓她面臨這樣的狀況。然而,他並不打算息事寧人,的確是佈局挺久了,久到是時候可以開始收網了。

    既然冷豔敢做出這樣的事情,就要有承擔後果的心理準備!

    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他再縱容她,接下來就會有第三次,第四次,決不能姑息!

    “老婆,有些事情不是退讓就能解決的,你越是退讓,只會讓有些人越得寸進尺。”

    言左左一愣,是啊,跟池墨卿在一起這五年,這個道理她體會的還不夠深刻嗎?越是退讓,只會讓對手覺得你軟弱,失去的就越多!

    “老婆,如果今天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你也能就這麼算了?”

    言左左身子一僵,絕對不可能!

    如果敢傷害池墨卿,就是傾家蕩產,一無所有她也要報復回來!

    對上池墨卿的目光,言左左很快明白過來。他對她的心,一如她對他,哪怕是天翻地覆,也絕對要維護自己所愛的人。

    “老公,我知道錯了,不管你決定怎麼樣,我都支持。”她緊緊握住他的手,眼神堅定的看着他,“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也許這件事情會處理的不夠完美,也許會因爲這件事情讓老公受到處罰,可既然老公要這麼做,她會不惜一切代價跟着他的腳步。

    池墨卿眼眸一柔,伸手撫摸着她嬌嫩的小臉。這個傻丫頭,還真不怕他會因此一無所有,單純的讓他心疼。也正因爲這樣,那些敢對他妻子動手的人,他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悔不當初!

    池墨卿讓簡寧留下來照顧狐狸,安排丁樂送言左左回家。言左左一聽這話急了,“你要去哪兒,我也去!”

    池墨卿淺笑:“乖乖回家,我一會兒就回去。”

    言左左很擔心,可無奈,丁樂已經拉着她上車了。

    池墨卿看着車子走遠,瞬間一臉冷然。

    所謂的黑暗,讓他一個人面對就夠了,他的小妻子只要活在簡單純淨的世界裏,永遠不需要知道這些。

    他轉頭,朝軍部去。

    冷豔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上了飛機,居然又被迫降在機場,而此時人正在軍區。門外站在兩個警衛,她的人全然不知道去向。

    原本她以爲池墨卿是念舊的,就算不念舊,作爲扎煞組織核心人物的她,池墨卿也不敢輕舉妄動。然而,在飛機迫降的那一刻,她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她有種特別強烈的預感,池墨卿這次絕對不會放過她!

    扎煞組織雖然勢力不小,但終究不是走正道的,尤其近幾年涉嫌各種違法犯罪行爲,又跟j爺勾結,可以說現在是自身難保。

    得罪池墨卿,保她?冷豔怎麼想那個人也不會這麼做。

    害怕,她真的怕了。

    這裏應該是池墨卿的辦公室,桌面異常趕緊整潔,所有東西井然有序,就是看着他用過的東西,冷豔都有種心跳加快的感覺。

    池墨卿就是這麼完美的男人,讓她放手,怎麼可能?

    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冷豔也沒有想到放棄池墨卿。雖然她現在感到害怕,但是她絕不後悔,恨只恨言左左那個賤人命大,只要以後還有機會,她一定不會手軟。

    冷豔在這種愛恨交加的情緒度過了漫長的兩個小時,然後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池墨卿挺拔修長的身子走進來,把警衛員關在了門外。

    碩大的辦公室裏只有池墨卿和冷豔兩個人,一如當年,池墨卿穿着軍裝,總有種君臨天下的威武氣勢。他永遠都是那麼耀眼,就算是面臨最艱難的戰役,依舊屹立而不倒。

    四目相對,明知道池墨卿把她帶到這裏的原因,可冷豔對他卻依舊心動不已,她忍不住開口,“還是跟當年一樣有氣勢,不,或者該說,比當年更有氣勢。”

    池墨卿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看着她,眼底一片玄寒。

    冷豔心裏一痛,所有的自制全數崩潰。她喜歡的正是他這份冷然,然而,當這份冷然面對她的時候,她卻又心痛的不行。

    “冷豔,知道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嗎?”池墨卿坐在她對面,就像是審訊犯人一般。

    冷豔抿脣,眼底閃過一抹悽然,“是我做的又怎樣,難道你要殺了我?”

    池墨卿冷眸一凝:“你以爲我不會?”

    “你當真會嗎?爲了一個女人,不顧我們多年出生入死的情分?墨卿,我賭你不會。”冷豔滿眼深情。

    她對他的愛,對他的情那麼深刻,難道他當真一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她自認爲足夠漂亮,爲了他還能夠不惜出賣那個人,助他在事業上一臂之力,可他沒什麼不選擇她,非要那個一無是處的言左左?

    “你很清楚,我會。”池墨卿說的毫不留情,宛如一把利刃直直扎進了冷豔心裏。她臉色慘白,悽然的大眼睛裏滿是淚水,“你怎麼捨得,那個時候你還親自給我餵過藥,,幫我包紮傷口,你……”

    “是你的意思,還是下屬擅自行動?”池墨卿決絕的打斷她的話。

    冷豔沒想到,連過往他都不願意跟她談了。一顆心碎成片片,咬牙,她憤憤看着他,“是我,是讓人去做的。我只恨沒有自己動手,要不然那個賤人早就消失了!”

    她現在一點都不想賭那個人會不會救她,她唯一想賭的是池墨卿下不下的去手。

    對上冷豔怨恨的眼神,池墨卿一臉冰霜,沒人能看透他的心思。良久之後,他嘴角微揚,緩緩勾起一抹陰森的笑意,“很好,對扎煞組織出手,我們始終缺個好引子,既然冷小姐這麼大無畏,池某就先謝過了。”

    冷豔臉色一變:“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冷小姐應該很久沒有回s市了,剛好池某有些事情想請你幫忙。放心,用不了多少時間。”

    對上池墨卿高深莫測的樣子,冷豔隱隱覺得不安,“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認識的池墨卿從來不屑小人招數。”

    “那要看對付什麼人,膽敢傷害我妻子的人,什麼招數我都使得出來。”

    冷豔戒備而震驚的看着他,總覺得哪裏要出事了。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池墨卿的警衛員走了進來,恭敬地把手機拿給他,“首長,已經接通了庫里茲的電話。”

    聽見庫里茲的名字,冷豔瞳孔驟然緊縮!

    庫里茲,扎煞組織的首領,作風狠辣,殺人如麻,爲達目的不擇手段。骨子裏帶着很強的控制慾,精明而狠戾。

    此時,他正在坐在電腦前,一身黑色西裝,臉上帶着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池上將,好久不見。”

    真的是好久,他們上次見面還是冷豔從部隊離開的時候,交過手,不過還是讓他把人帶走了。對於那一次,庫里茲印象深刻,他能帶走冷豔實屬運氣,池墨卿的睿智和英勇,他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庫里茲先生好。”說着,池墨卿把鏡頭對準冷豔,淡聲說,“庫里茲先生的女人現在和我在軍部。”

    庫里茲看見冷豔,眼底迅速閃過一抹陰霾,不過依舊是一臉笑意,“池上將,豔兒說是很久沒有回s市了,想回去看看,順便跟你們這些老朋友聚聚。這是我同意的,如果她在那邊做了什麼不好事情,還請你大人大量,看在你們往日的情分上,別跟她計較。”

    庫里茲很清楚池墨卿的能力,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他是個能讓天地風雲變幻的厲害人物。如果他真想剷除扎煞組織,那就是遲早的事情,絕對沒有失敗這種結果。這也是他跟j爺合作的重要原因,因爲有內部消息傳出,池墨卿要對扎煞組織出手。

    他明知道冷豔對池墨卿癡迷,可還讓她去s市,不過是測測這個女人對池墨卿的重要性。如果池墨卿在乎她,那他就擁有一張王牌;可如果池墨卿不在乎她,那這個膽敢背叛她的女人也就沒什麼利用價值了。

    但是以現在的狀況看來,這個女人對池墨卿似乎並沒有什麼牽制作用。

    聽見庫里茲的話,池墨卿嘴角緩緩上揚,約莫也清楚冷豔在庫里茲心裏的位置了。當年庫里茲不惜冒着滅門危險要帶走冷豔,想必看中的除了她的美貌,還有軍隊這些人跟她的感情以及她手裏相關的軍部祕密。

    可這些年過去了,那些所謂的感情和祕密都沒用了,尤其如今看見冷豔早就跟他們關係淺薄,只怕庫里茲也無意救她。但冷豔身上有不少關於扎煞組織的祕密,那對扎煞組織而言很重要,所以,她的下場只有一個: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