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第四百七十一章 滿滿的都是感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滿滿的都是感動字體大小: A+
     

    池墨卿的威名早就遍佈三軍,雖然只是一通電話,可跟他平級的空軍司令一口就答應了。言左左聽得目瞪口呆,天啊,她家老公會不會太神奇了。

    池墨卿看小妻子震驚的模樣,不由一笑,“怎麼了?”

    言左左奇怪的看着他:“老公,你會不會太厲害了。”專機都能攔截,還有什麼是他不能做到的嗎?還是說……

    “老公,你該不會認爲槍擊事件跟冷豔有關吧?”

    “相信很快就有證據了。”池墨卿淡聲說。

    “我不懂,這麼做對她有什麼好處?”

    池墨卿眼眸一眯,嘴角緩緩揚起一抹陰冷的笑意,“爲國效力是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想必冷豔想要協助我們剷除扎煞組織的不良勢力。”

    哈?

    回到家,池墨卿下廚,爲了給言左左好好壓壓驚,做了一桌子好菜,看的言左左直流口水,一邊吃一邊說,“老公,記得給狐狸和丁樂留出來一些,估計他們還沒有吃飯。”

    池墨卿點頭:“我已經裝好了,不過狐狸暫時只能進流失,我給他帶點粥就行。”

    言左左一笑,就知道老公心裏其實很惦記狐狸,嘴上說那麼冷漠,這算不算腹黑?但是她永遠都是老公心目中的第一,這點她很自信的。

    “你不用操心那麼多,有丁樂在,餓不着他的。”池墨卿伸手摸摸她的頭,“不是想去看他們?專心吃飯。”

    言左左點頭,除了池墨卿帶給丁樂他們的飯菜,她半路上還買了不少吃的。丁樂要照顧狐狸,肯定吃不好睡不好,不如吃東西打發時間,反正她是個吃貨。

    狐狸已經被轉到普通病房了,因爲傷勢比較嚴重,身上差了不少管子,臉色也很蒼白。看見他們進來,他想要起身,可是被池墨卿阻止了,“都什麼時候了,還亂動。”

    丁樂撇撇嘴:“逞強唄。”

    嘴硬心軟的丫頭!

    言左左好笑的看她:“還沒有吃飯吧?快過來吃點。”

    丁樂眼前一亮:“有吃的?謝謝嫂子!”尤其在看見言左左拿出的各種美味以後,早就把狐狸忘得一乾二淨了,拿着筷子差點把頭都伸進去。

    狐狸這下不滿意了,看着丁樂大快朵頤,恨不能下牀揪着丁樂扔出去。可他不能動,只能看着她吃飯,自己眼饞。

    “首長,嫂子,我餓。”他可憐兮兮的看向言左左,嫂子神馬的最心軟了。

    “不要被他騙了!”丁樂大聲說,“他剛剛喝了醫院的粥!”說着,又加快進食的速度,恨不能一口吞進去。

    “……我沒吃飽。”狐狸繼續賣萌,虛弱的不行不行,好像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言左左哭笑不得,給他盛了碗粥,“你現在只能吃流食,等你身體好了再讓你們首長親自下廚,專門做好吃的給你。”

    “真的?”狐狸眼前一亮,眨巴着眼睛希冀的看向池墨卿,都知道他們家首長廚藝好,可是他們米有福氣吃啊,好不容易有一回了,他還吃不到嘴裏。

    池墨卿挑眉,沒說話,隨手拿了一個紅心火龍果剝着。

    狐狸委屈的扁扁嘴:“嫂子騙我,我現在就想吃……”

    言左左好笑的看他,就跟哄孩子似的,轉頭問池墨卿,“老公,你會做,吼?”

    池墨卿啼笑皆非,對上小妻子調皮的模樣,好半天才點頭。

    狐狸傻眼了,我去,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真的真的啊,他要出院!

    “我強烈要求參加,求准許!”丁樂嘴裏塞得滿滿的,還不忘給自己爭取機會。

    “給我的,沒你份。”狐狸瞪她,丁樂毫不客氣的回瞪回去,“我照顧你,就是你的恩人,你恩將仇報,求下地獄!”

    “哈哈哈,你還是做……咳咳……”狐狸太得意了,結果咳嗽起來,震得肺疼。

    言左左看他一臉扭曲,趕緊開口:“好了好了,丁樂吃你的,狐狸,來,張嘴。”

    噗!

    丁樂直接噴了,轉頭看向言左左,“嫂子,他是傷了肺,又不是斷了胳膊,你不要慣他,求讓他去死。”

    狐狸也很傻眼,偷偷瞄一眼自家首長大人,結結巴巴的說,“嫂子,我自己來。”

    “張嘴。”言左左不理會他的反應,直接開口。

    狐狸不淡定了,再次看向池墨卿。

    “你現在行動不方便,就讓你嫂子餵你吧。”池墨卿說。

    言左左一笑:“自家人,不要害羞,乖。”

    狐狸一張黝黑黝黑的臉瞬間就紅了,他譴責的目光看向丁樂,你妹,這時候倒是說話啊,沒看見嫂子要喂他嗎?

    “再不張嘴,連粥都沒有嘍。”言左左催促。

    “可是,嫂……”他一張嘴,言左左直接就喂進去了,狐狸心跳加速。

    這輩子除了小時候母親這麼對他以外,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好過。他看着言左左,眼底微潤。

    言左左又盛了一勺:“再不乖乖聽話,出院的美食可就沒了。”

    一聽這話,狐狸趕緊吃下這勺,眼底的溼潤也悄悄嚥下去了。

    言左左一口一口喂他,心裏有些感慨,別看這些當兵的整天一張冷臉,可心裏比誰都柔軟,說起來其實挺可憐的。

    狐狸吃的多,言左左擔心他不好意思讓她多喂,也不問他,一連餵了三碗,考慮到他不能吃太撐,第四碗沒有再喂。

    池墨卿把紅心火龍果切成小塊,放了牙籤在盤子裏,拿給狐狸,“少吃點,等出了院想怎麼吃就怎麼吃。”

    狐狸用力點頭,強忍着淚意一口一口吞進肚子裏。他跟母親相依爲命到十六歲,母親就去世了,他在孤兒院呆了兩年,十八歲參軍。母親去世以後,無論是生病還是受傷,他都是一個人咬牙挺過去的。

    他的病情傷勢也從來不告訴任何人,每次參加的戰役都是要命的,很多時候回來就只剩幾個戰友,大家也都受傷了,只能各自照顧自己。像池墨卿和言左左這樣的舉動,他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敢想,這對他而言就是奢望。

    他,真的很感動。

    丁樂把這一切看在眼裏,默默吃飯,不再跟狐狸針鋒相對。狐狸跟首長的時間短,是後來調過去的,不過那個時候首長已經要離開了。可她跟在首長身邊的時間長,首長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比誰都清楚。

    他們參加過最冷酷的戰役,誰受傷了,首長也會像這樣照顧那人。尤其是她跟冷豔兩個女人,首長都曾經一口一口喂她們吃飯,從來沒有架子。

    她一直以爲遇見首長是嫂子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讓首長愛上是嫂子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可如今看着言左左一口一口喂狐狸,她覺得也許遇上嫂子也是首長這輩子最幸運最幸福的事情,他們是天生一對。

    “你們兩個明天想吃什麼,我給你們帶過來。”言左左笑着說。

    狐狸和丁樂眼底同時閃過亮光,然而,很快就熄滅了,耷拉着小腦袋說,“嫂子,不用了,你懷着孕呢,太麻煩了。”

    啊啊啊,好扼腕啊,錯過了吃美食的機會。

    池墨卿看他們的樣子覺得好笑:“老婆,你不用問他們,這兩隻什麼都吃,你儘管帶過來就行。”

    狐狸和丁樂互看一眼,咦,首長突然大方了咩?

    兩個人臉上立刻露出燦爛的笑臉,他們的確是什麼都喜歡吃,在部隊上每次遇見艱險的戰役,被包圍幾天斷水斷糧是常有的事情,他們不是吃貨,可是想到餓肚子的感覺,寧可做個吃貨,沒有糧食的日子,對他們而言就像是時常降臨的噩夢。

    能吃是福!

    病房的門被敲開了,簡寧拿着手機進來,“首長,闕三的電話。”

    池墨卿點頭,他給了二十四小時的時間,現在不過才三個小時,看來闕三果然如傳聞中一樣,手段厲害。

    池墨卿拿着手機往病房外面走,關樂病房的門,“闕爺,你好。”

    “池上將好。”闕三異常謙卑的說,“關於池上將說的狙擊案,我這裏已經有些線索了,但是對方勢力強大,不是我敢深入調查的,還請池上將諒解。”

    聽到這話,池墨卿心裏也有個大概了,“麻煩闕爺了,你說。”

    “池上將客氣了,軍民合作打擊恐怖勢力,這是應該的。”闕爺客套了幾句,然後說,“我們這裏得到的線索是這樣的,中午開槍的人是殺手排行榜上名列前三的黑羽。只要出得起錢,無論是什麼殺人越貨的事情他們都做。這個組織厲害的人很多,而黑羽就是其中一個。池上將,我想不用我多說,你也應該知道這是哪個組織了。”

    池墨卿眯了眯眼睛,臉色陰沉。

    “黑羽沒有受僱任何人,像這種沒有酬勞的行動,應該是該組織上頭的命令。至於下命令的人,不是闕某敢調查的了。池上將,抱歉。”

    “我知道了,謝謝闕爺。”收了線,池墨卿下巴繃得緊緊的。

    冷豔,你還真敢!

    言左左從病房出來,就看見池墨卿陰沉的臉色,她走過去挽住他的胳膊,“老公,怎麼了?”

    池墨卿一臉冷凝,伸手摟住言左左,“老婆,我又害你差點受傷,都是老公的錯。”

    “跟你有什麼關係,正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老公,你不覺得這是我以後有大作爲的象徵嗎?”她調皮一笑,一點都不想看見老公內疚的樣子,不管兇手是誰,都不是他的錯。

    可池墨卿卻不這樣認爲,如果不是他對冷豔太過“放縱”,這個女人絕對沒有機會對心愛的小妻子出手。

    既然她自找死路,那就別怪他不留餘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