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祕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祕密字體大小: A+
     

    宋雨桐完全不在意這些記者的反應,臉上帶着淡笑,自信優雅,耀眼十足。

    她走到楚心媛面前,把鮮花放在桌上,“楚小姐,這是我們言總監的一點心意,希望你能收下。如果有什麼繁花設計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

    楚心媛一愣,啪的一下就把花給扔了,悲痛欲絕,“滾,用不着你們貓哭耗子假慈悲!她做什麼這麼可惡的事情,想用一束花解決?你回去告訴她,我是奈何不了她,但她總有一天會遭報應的!”

    記者的閃光燈不停,攝像機更是拉近鏡頭。

    宋雨桐不緊不慢的挑挑眉:“貓哭耗子,也得是真耗子,要是這個耗子不真可要小心了。好了,我們總監的心意送到了,告辭。”說完,她轉身就走。

    “你等一下!”楚心媛滿臉悲痛,有些竭斯底裏,“這件事情我不會就這麼算了,我要一定要討個說法!”

    “很好。”宋雨桐臉上帶着濃濃的笑意,可讓人看起來毛骨悚然,她站在那裏氣勢強悍,“楚小姐,你的所作所爲和今天的話大家都看在眼裏,正所謂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那天,到時候該怎麼收拾爛攤子,你可好好想想吧。”

    楚心媛眼底一陣瑟縮,不自覺的有些心虛。可下一秒,立刻對着鏡頭淚眼婆娑,“你們都看見了,有人仗勢欺人,這次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給自己討個公道。”

    電視機前,言左左託着下巴,不禁皺皺眉頭,這演技真的很不錯,怎麼就沒想過去做演員呢?比起那些爛到掉渣的某些演員,楚心媛絕對是演技到位。

    不過這送花的人……

    她是讓狐狸去的,怎麼就變成了宋雨桐?

    她剛拿起電話要給狐狸打,就見他風風火火進來了,“嫂子,我的花被人半路攔截了!”

    嘎?

    狐狸搔搔頭:“是宋雨桐,她居然鄙視我是個男人,進出不方便,簡直就是強盜啊。”他剛買的花,發票還在裏面呢,就被那個女土匪搶了。要不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還是嫂子的同事,他早就一拳把她打暈了。

    言左左挑眉,沒想到她跟宋雨桐想到一塊去了,“嗯,楚心媛在病房,宋總監去確實比你合適,是我考慮不周。”

    咦?嫂子是不是站錯隊了?

    “重要的是,我的發票……”錢啊,那可是他的命根子。

    丁樂滿臉黑線:“你這個死認錢的爛狐狸,我要舉報給首長,求把你消滅掉!”

    “報啊報啊,怕你不成!”狐狸纔不怕呢,他愛錢的小毛病,首長又不是不知道,不要以爲可以威脅他,男人婆。

    “掉錢眼裏淹死你好了。”

    “我樂意。”

    言左左一臉無語。

    同一時間,池墨卿看完電視,擡眸看向簡寧,“我讓你辦的事情都辦好了嗎?”

    “報告首長,全都辦妥了。”

    池墨卿點頭,不是他不給楚心媛機會,而是這個女人壓根不知道什麼叫做收斂。既然這樣,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辦公室裏,言左左打斷了狐狸和丁樂的爭執,正準備聯繫宋雨桐,辦公室的門就被敲響了。緊接着,宋雨桐就走進來了。

    她一笑:“我剛準備打電話給你,倒是巧了。”

    宋雨桐坐在她對面,挑眉看向狐狸,“我剛剛可是聽見有人打我小報告,總監,你說我該不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言左左看狐狸一眼,莫非有什麼把柄被抓了?

    狐狸明顯一陣心虛,擡頭看看天,又想着這是頂樓,琢磨着跳出去還能不能留個全屍。

    倒是丁樂眼前一亮:“還啊還,必須還。快說,狐狸又辦了什麼天人公憤的事情?”

    宋雨桐看狐狸的樣子,哈哈大笑,“要不我不說了,以後你聽我指揮?”

    狐狸翻了個白眼:“我只聽首長和嫂子的!”

    他是個很有立場的男人。

    “吼!看不出來還挺仗義,成吧,那我可說了。”宋雨桐逗他。

    狐狸嘴巴抿的緊緊的,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宋雨桐。

    宋雨桐又是一陣大笑,然後靠近言左左說,“我剛剛看見狐狸買了兩束花,一束是送給楚心媛,至於另外一束嘛……”

    “扔了!”狐狸立刻接口,“有錢,任性,買一束,仍一束,怎樣?”

    “臥槽!那你還找嫂子報賬?狐狸,我怎麼沒看出來你這賊,說,到底買給誰的?”丁樂一拍桌子,大有一副敢不從實招來,我要你狗命的意思。

    “憑什麼告訴你,我買我樂意,去去去,別跟我說話,煩着呢。”說着,狐狸就往茶水間走,丁樂喋喋不休跟在他身後。

    言左左倒是習慣了,可宋雨桐看的目瞪口呆。

    “對了,雨桐,你怎麼知道我讓狐狸去送花了?”言左左問。

    “我原本是想去醫院看看情況,正好碰上他。這傢伙看病房門口人多,竟然想跳窗戶,還好被我攔住了。”她說的無語。

    “……”言左左嘴角抽搐,果然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待狐狸和丁樂,“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要不然媒體指不定又要怎麼寫呢。”

    “別跟我客氣,費希爾臨走前特意交代我要好好輔佐你,而且重要的是我喜歡你這個人,借用狐狸的話就是,喜歡,任性。”

    言左左:“……”

    言左左很早之前就知道宋雨桐身上有一種渾然天成的自信和魄力,在她跟路遙遠的感情上就能看出來。不過之前有費希爾在,什麼事情不需要她出面,現在費希爾離開了,宋雨桐倒是越發顯示出自己卓越的工作能力。

    晚上,臥室裏。

    言左左偎依在池墨卿懷裏,好奇的道,“老公,你到底對楚心媛做了什麼,爲什麼神神祕祕不告訴我?”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池墨卿捏捏她的鼻子,“這個楚心媛越來越過分,自以爲有靠山就可以無法無天,這次就算是她父親出手,只怕也救不了她。”

    言左左更好奇了:“真不能告訴我?”

    “祕密!”池墨卿起身,“又到喝牛奶的時間了,在這裏乖乖等着。”

    言左左嘟嘟嘴,看着老公挺拔高大的身影,心裏一陣柔暖。

    池墨卿從廚房出來的時候,就看見小妻子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自己,眼底的寵溺更深了。每次看見小妻子這樣,他都忍不住一陣心癢。

    “喝牛奶。”他把杯子給她,越看越覺得誘惑。

    言左左把最後一口牛奶喝完,嘴邊站了一點點白,她下意識去舔,可剛剛伸出舌頭,下一秒就被池墨卿吻住了脣,纏綿悱惻。

    “嗯……”嚶嚀一聲,她柔軟的小身子漸漸癱在了池墨卿溫暖的懷裏。

    一室旖旎。

    手機被狠狠摔在地上,冷豔氣的臉色鐵青。扎煞組織的首領居然打電話給她,讓她立刻回去!

    這個男人從來不虐待她,可他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詭異,即便他不虐待她,跟在他身邊她也覺得恐怖,甚至不敢多說一句話。

    這次來s市是她申請的,機會難得。可他突然變卦,這意味着什麼,難道池墨卿利用手段透漏了什麼?

    這還不算最嚴重的,那個人居然給了她一道禁足令,在徹底消滅池墨卿之前,絕對不准她再踏進s市半步!

    她的聽出來那個人很生氣,絕對是池墨卿做什麼。想起上次她差點毀了言左左的事情,結果惹得池墨卿震怒,讓扎煞組織元氣大傷。就是那一次,那個人第一次動手打了她。

    那一巴掌,到現在她還記憶深刻。

    她恨極了,不過不是對池墨卿,而是對言左左那個賤人!

    她可以料想,如果池墨卿真的跟那個人透漏了什麼消息,她這次回去,那個人絕對不會輕饒她,甚至有可能生不如死。

    冷豔握了握拳頭,既然不管她回不回去下場都不那麼好過,她何不一不做二不休,就算是死,也要拉言左左墊背。

    扎煞組織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不管內部組織人員在外面做了什麼,一定會保護到底。至於組織內的懲罰……她管不了那麼多了!

    嫵媚的眼眸裏閃過嗜血的陰冷……

    一早,言左左醒來的時候,池墨卿已經起牀了。旁邊的枕頭上還有他身體淡淡的香,言左左忍不住埋頭在他的枕頭上蹭了蹭。

    昨晚兩人情到深處,自然免不了翻雲覆雨。不過礙於她的身子,池墨卿的動作倒也小心,而且像是沒有滿足似的,後來又去浴室折騰了會兒,這讓她有些哭笑不得。

    半夜,她總習慣賴在他懷裏睡覺,明顯感覺某人苦苦壓抑的渴望,最後她幾乎是忍着要滴血的小紅臉,用手幫他解決的。

    簡直……無法言喻。

    她簡單梳洗一下,順着香味往廚房走,果然就看見池墨卿已經在廚房忙活了。她再次懷孕,池墨卿比上次更加小心,在吃的方面也格外講究。

    她靠在廚房門口,看着一身灰色休閒裝的男人在裏面忙活。即便穿着圍裙,依舊是那麼丰神俊朗,不減半點風姿,反倒是更多了一抹隨和,讓人更是忍不住心動,難怪有那麼多女人對老公戀戀不捨。

    察覺到身後的目光,池墨卿放下湯勺,轉頭看一臉呆萌的小妻子,身患還穿着貓咪睡衣,腳上的大頭貓拖鞋卻不在。

    他皺眉:“怎麼不穿鞋,着涼怎麼辦?”說着,他轉身往臥室走,拿了拖鞋放在她腳邊。

    言左左穿進去:“又不冷,不會着涼的。”

    她伸手抱住他,在她懷裏蹭了蹭小臉,覺得這就是幸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