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沒人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沒人品字體大小: A+
     

    無論是扎煞組織還是j爺都是他們頭疼多年的腫瘤,她用這個作爲誘餌就不相信他會不動搖。

    池墨卿冷冷看了冷豔好久,幾年不見,到底是他從來沒有認識過她,還是這個女人變的讓他不認識?以前的冷豔雖然刁蠻孤傲目中無人,但也不至於是非不分,厚顏無恥到這種地步。可如今他看着她,就像是個淪落風塵的女人,早就忘了禮義廉恥。

    “墨卿……”見他不說話,冷豔試探着開口。

    “說完了嗎?說完,我該走了。”池墨卿朝對面的4s店走去,任由身後冷豔不甘心的聲音傳來,“墨卿,你好好考慮考慮,你不能因爲自己的小情耽誤了國家大事。”

    池墨卿眯了眯眼眸,轉頭看她,“國家大事如果需要靠一個女人來解決,這個國家還能有希望嗎?冷豔,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勸你兩個字:自重。還有,如果你再敢去打擾我的妻子,下次見面,我跟你就只剩下一種關係,敵人。”

    他說的毫不留情,冷豔一顆心瞬間成了粉末。爲什麼要對她這麼殘忍,他們以前的美好時光他都忘了嗎?言左左那個賤人,到底給他下了什麼迷魂藥,讓他對她這麼死心塌地?她不服氣!

    深呼一口氣,冷豔衝着他大喊,“你真能忘了我們以前同甘共苦的日子?”

    “作爲戰友,我以前是欣賞你的。不過,在你對我妻子出手的那一刻,我對你僅存的一點戰友情分也早就灰飛煙滅,好自爲之。”

    如果當初不是她跑得快,他們還要利用她搗毀扎煞組織,他早就對她動手了。事到如今,扎煞組織絕對不可能再有翻身的機會,這個女人還敢來送死,他自然不會心慈手軟。

    二女侍一夫?

    如今的冷豔帶真是讓他“刮目相看”。

    就算他妻子同意,他也絕對不會允許這麼荒謬的事情出現。

    看着池墨卿越走越遠的背影,冷豔不甘心的握了握拳頭,“墨卿,不管你再掙扎都沒用,你註定是我的男人,逃不掉的!”

    她原本還想要放言左左一條生路,如今看來,她非死不可!

    池墨卿接言左左回去,吃飯的時候,她像是幾次欲言又止。池墨卿料想應該是有關冷豔的事情。既然小妻子主動說不出口,倒不如他先問。

    “冷豔去找過你?”

    “你怎麼知道?”言左左脫口而出,下一秒在池墨卿似笑非笑的眼神裏,分分鐘懊惱自己的愚蠢。他安排了那麼多眼線在她周圍,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不過,既然池墨卿已經知道了,她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哀怨的看他一眼,“池上將可真是好福氣,冷小姐很漂亮呢。”

    池墨卿挑眉,小妻子這是吃醋了?

    “然後呢?”

    “還給我帶來不少驚喜,不愧是跟池上將出生入死的好戰友。”言左左哼了哼鼻子,故意把好戰友說的清晰無比。

    池墨卿越發有興趣了:“她做了什麼讓老婆這麼佩服?”

    “你真要我說?聽說你們那時候關係可是好得很呢。”

    池墨卿覺得醋味越來越濃了,夾了菜到她碗裏,“是不錯,不過比起丁樂和狐狸差了點。”

    這是實話。

    言左左不怎麼的相信:“確定?”

    “老婆,我發誓,我這輩子從情竇初開的年紀心裏就一直裝着你,除了你沒有對任何女人動過心。冷豔只是戰友,再多就沒有了,而且很早之前也戰友情分也沒有了。”

    “那好,你老實回答我。”言左左放下筷子,嚴肅道,“既然這樣,我上次被冷豔綁架的時候你說過不會放過她。可如今她這麼大膽找上門來,這是怎麼回事?”

    池墨卿一滯,看着妻子的眼神閃過一抹歉疚,“對不起老婆,都是我的錯。”

    當初冷豔綁架了小妻子,他直接動用軍方關係跟多吉達瓦里應外合,抓了不少扎煞組織的骨幹分子。他原本是要對冷豔下手的,可是上頭還想要利用她作爲線索一舉殲滅扎煞組織,所以只能暫時放過她。

    這些他沒有跟小妻子說,也不打算說。但冷豔現在不知悔改,居然敢找上門對他小妻子耀武揚威,他自然不會放過她。

    現在j爺已經到了國內,跟他的主戰場也轉移到了國內。他選擇了扎煞組織合作,也是時候逮着j爺,順便要收扎煞組織這個大網了。不過,讓小妻子不高興就是他的錯,沒有任何藉口。

    看池墨卿道歉的樣子,言左左突然心虛了。池墨卿那麼愛她,怎麼也不可能會騙她。只不過扎煞組織勢力龐大,牽扯到不少東西,而冷豔作爲扎煞組織首領的女人,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處理的。

    老公肯定是做了什麼,但是卻不爲自己辯解,還一臉歉疚。言左左頓時覺得自己無理取鬧,更加心疼自己老公了。

    “你沒錯,是那個女人腦子有問題。”她憤憤開口,“她居然跑到我面前讓我生完孩子離開你,要不然她就不客氣了,憑什麼,她是有男人的女人,有沒有這麼囂張啊。”

    池墨卿眉頭皺了皺,這跟冷豔的說辭可不一樣。那個女人,真是越來越讓人“不得不佩服”了。

    “對,讓她徹底死了這條心!我是老婆一個人的,讓她連夢也別做!”

    聽到池墨卿這麼擲地有聲的拒絕,言左左心裏美滋滋的,伸手跟池墨卿交相握住,“嗯,我已經拒絕了她,想要搶我老公,連窗戶都沒有!”

    池墨卿眼睛一柔,剛準備說話,電話不合時宜的響了。他拿過來看一眼短信,是丁樂發來的短信,原本柔和的眸子瞬間結冰。

    “冷豔今天在繁花設計外面裝了炸彈?”

    言左左點頭,可不想做聖母,“裝了不少呢,不過我已經全都讓丁樂和狐狸交給警察了。”

    “這個女人想做什麼?”池墨卿很生氣,要是他沒有安排丁樂和狐狸在小妻子身邊,冷豔放這麼多炸彈出事怎麼辦?

    這個女人,找死!

    “沒什麼,我就是不答應她的要求,她威脅我,要不然就炸樓。”

    池墨卿臉色一沉:“她敢!”

    冷豔以爲她是扎煞組織的人就能夠有恃無恐?不管扎煞組織的首領再怎麼對她重視,膽敢傷害他的小妻子,他一點都不介意提早收網!

    言左左看池墨卿憤怒的樣子,伸手握住她的手,“我這不是沒事嘛,再說了,爲了不重要的人不值得氣壞身子。”

    池墨卿冷笑:“就在我去接你的之前,冷豔找我要做小的,伺候我跟你。”

    “什麼?!”言左左瞪大了眼睛,磨牙霍霍,“下次再見她,我讓狐狸揍扁她!”

    這個女人到底還要不要臉啊,這種話都能說得出來。缺男人啊,怎麼不去找鴨子,敢找她老公,讓狐狸虐死她。

    等等!

    言左左對上池墨卿含笑的眼眸,心裏一緊,“老公,難道你同意了?”

    她囂張的氣焰分分鐘泄氣了,吸吸鼻子,可憐兮兮的看着他。也是啦,冷豔長那麼漂亮,他們還在一起出生入死那麼多年,又還能幫助池墨卿剿滅壞人,助他一臂之力,老公要答應也是正常的。

    她咬脣,心裏酸酸的,是要成全他們,看他們恩恩愛愛,還是捲鋪蓋走人,老死不相往來?

    “小笨蛋,亂想什麼呢?”池墨卿好笑的談一下她的額頭,無奈道,“我這輩子的女人只有你,也只會是你,再敢給我亂想,小心讓你三天下不了牀!”

    一孕傻三年,難道是真的?

    言左左抗議的摸摸自己的額頭,嘟着嘴巴說,“我又沒有瞎想,這是利國利民又利己的好事啊……”可惜,她好像什麼也幫不了老公。

    “還說?是不是故意找藉口想要老公今晚愛愛?”池墨卿捏捏她的小臉,“嗯?”

    言左左小臉爆紅,嬌嗔的瞪他一眼,再不敢亂說話了。

    吼,她家老公可不是隻有平時本事大,那個本事也很可怕,不要欺負她啦。

    池墨卿看她嬌羞的樣子,一陣大笑。

    酒吧裏,狐狸和丁樂在玩飛鏢,靶子越來越遠,兩個人誰都不服誰,已經玩三十回了。

    “再放遠點!”她就不信今晚贏不了這個死狐狸。

    狐狸得意洋洋的喝口白開水,挑眉道,“放棄吧,你贏不了我的。”手掌一伸,“給錢!”

    今晚這挑釁可是丁樂發起的,只要她贏不了就得給錢。原則上,他對這種小兒科的東西沒什麼好感,可對錢,他還是很喜歡的。

    丁樂咬牙,網吧檯上拍了三章紅票票,“再來十回!”

    “一百回你也別想贏。”狐狸得意洋洋,拿錢塞到自己懷裏,哼着小曲,喝着白開水。正得意的時候,突然肩上重重一拍,他下意識來了個過肩摔。

    “哦,買糕的,會不會反應太快了?”地上傳來一陣痛呼,要哭了。

    狐狸很無辜的眨眨眼,低頭一看,嘿,這不是上次去嫂子辦公室那位傳說中的外國政要嘛,這麼巧,居然被他揍了。

    他搔搔頭,完全沒有要扶起對方的意思,反而抱怨的看向跟阿德里安一起來的簡寧,“你也不通知我,看把人傷了吧?這是你的錯,跟我沒關係。”

    我去,合着這是推卸責任呢。

    阿德里安艱難的站起身來,很委屈,“我知道你身手好,只是,要不要這麼好?”

    狐狸得意了,衝丁樂努努嘴,意思很明確:看吧,大家都知道我厲害呢。

    丁樂嘴角抽搐:眼瞎的纔會覺得你厲害。

    狐狸:人身攻擊,你沒人品!

    丁樂懶得理他,看向阿德里安,“阿德里安先生,你不是在找爺爺嗎,怎麼有空過來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