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又一個送上門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又一個送上門的字體大小: A+
     

    言左左一擡眸,正對上一個滿眼挑釁的女人。這女人她認得,甚至差點被她毀了。沒想到,她居然還敢上門挑釁。

    言左左還沒說話,就見丁樂和狐狸迅速站起來護在她身邊。而跟着女人進來的則是七八個穿着黑色西裝的保鏢,訓練有素的站在兩邊。

    言左左挑眉,不愧是黑幫,出入的排場就是不一樣。

    “言左左,好久不見啊。”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傳來,舉手投足間盡是嫵媚。不知道什麼時候別有風情的大波浪卷被拉成了黑直長髮,柔柔順順的垂在身後,看起來就跟個高中生似的,人畜無害。如果不是見識過她的手段,言左左都忍不住要被她這張純真無辜的臉迷惑了。

    說實話,面對這個女人,言左左到現在還有些心驚膽顫。不過,她現在有老公撐腰,又有丁樂和狐狸在,還是在她地盤上,她有什麼好怕的。

    拿出氣勢,她淡漠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冷小姐,好久不見。”

    冷豔一愣,原本以爲言左左會害怕,卻意外她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而且充滿了挑釁和鄙夷。

    這個女人居然看不起她?有什麼資格!

    “可人,去煮杯咖啡給冷小姐。”言左左笑道,“你們兩個也回座位去吧。”

    狐狸和丁樂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坐回去了。倒是冷豔在看見兩人的時候,眼底閃過詫異,“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丁樂和狐狸是她的戰友,對於他們的身手冷豔清楚得很。別說她今天帶來的這些保鏢,就是再有幾十個也不是兩人的對手。

    這兩個人,抵得上一整個部隊!

    池墨卿難道就這麼在乎言左左,甚至不惜讓他們來保護這女人?冷豔心裏更加嫉妒了,不過行事上倒也有所顧及了。

    丁樂和冷豔同在部隊的時候,這個女人沒少欺負她。雖然算得上是出生入死的戰友,但她並不喜歡她。

    她冷笑:“好久不見,這陣仗可真有些嚇人。”

    狐狸這個時候倒跟丁樂有志一同,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嘲諷,“好久沒有練手了,想不想試試?”

    他的聲音剛落,嗖的一下,還沒讓人反應過來,就聽見冷豔背後響起一陣慘叫。

    啪啪啪,緊接着是槍支掉在地上的聲音。

    很快,幾發子彈擦着冷豔的耳朵划過去,剩下的幾個人跟着倒在了地上,握着自己的手腕痛苦哀嚎,瞬間鮮血直流。

    冷豔瞳孔緊縮,整個人僵在了原地。相比起她這幾年養尊處優,這兩個人的身手似乎更加詭異精準了。

    她臉上帶着笑意,可眼底卻冰冷一片,“兩位,這見面禮我收下了。”

    丁樂撇撇嘴,像是沒聽見冷豔的話,瞪着狐狸說,“你犯規,說好的同時出手。”

    “我可沒說同時,看地上躺的那幾個窩囊廢就知道我比你厲害。”

    五比三,完勝。

    “你作弊,要不我們再來比試!”丁樂不服氣。

    狐狸冷冷一笑:“都沒有靶子了,怎麼比?手下敗將!”

    “吼,誰說沒有,地上不是躺着呢嘛?比心臟,看誰速度快。”

    “停!”要是再不阻止,可真就該出人命了,言左左趕緊開口,“都老實點,沒有我的命令不準再動手了。”

    兩個人互不相讓,依舊狠狠瞪着對方。倒是地上那些人嚇得屁滾尿流,早就跑出去了。

    言左左一笑:“冷小姐,能坐下來喝杯咖啡了嗎?”

    蔡可人剛好在這個時候把咖啡放在冷豔面前,看着地上的血水,心裏一顫。不過,這個時候絕對不能給言左左丟臉,所以她還是淡定得很。

    冷豔是面子裏子都沒有氣的咬牙,就連一個端茶送水的助理都能面不改色,看來言左左身邊臥虎藏龍。握了握拳頭,她眼底閃過一抹陰霾。

    見蔡可人要出去,言左左笑道,“把咖啡端到會議室,順便讓人來這裏打掃一下。”說完,她看向冷豔,“冷小姐,請吧。”

    這女人在給她下馬威!

    冷豔心裏恨得牙癢,不過看一眼丁樂和狐狸,只能憤恨跟出去。

    會議室裏,冷豔喝一口咖啡,不禁皺眉道,“這是速溶的吧,是人喝的嗎?”

    “哦,助理可能沒聽清楚。”言左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現在懷孕了,不喝咖啡,估計他們把咖啡豆都扔了,就只有速溶的了。冷小姐,將就喝吧。”

    對上言左左刺眼的笑容,冷豔恨不能撲過去劃花她的臉,把她碎屍萬段。

    言左左也不着急,慢條斯理的喝着果汁,上次見面她就知道這女人喜歡池墨卿,只怕這次來找她,不是專程來“敘舊”那麼簡單的。

    “言左左,我們開門見山。說吧,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墨卿。”

    “……”言左左無語,還真是夠開門見山的,她笑笑,“死的時候吧,不,也許死了也不打算離開。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嘛,做鬼也不過他。”

    冷豔冷冷一笑:“一年,生完孩子就走。”

    言左左好奇,這女人到底哪裏來的自信和資本來跟她說這些話。

    她不緊不慢看向她:“憑什麼?”

    “你的孩子我幫你養,就憑我比你更能讓墨卿有大好未來。”

    “是嗎?”言左左挑了挑眉,“怎麼說?冷小姐打算大義滅親,幫助國家剷除黑幫勢力,尤其是扎煞組織?”

    “你!”冷豔想不到許久麼見,這個女人居然變得這麼伶牙俐齒,她瞪她,“不瞞你說,你該知道墨卿正在犯愁一個神祕的大人物,而我可以幫助他。只要你讓位,我能幫他在仕途上更上一層樓。”

    神祕的大人物,j爺?

    言左左一笑:“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框我,不如冷小姐先展示一下誠意,什麼時候那位神祕大人物被剷平了,我老公更上一層樓再來找我談判。那個時候……”她笑的越發燦爛了,“說不定,我會有興趣給你談談,只要冷小姐還有命跟我談。”

    她雖然不知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j爺是誰,如果冷豔真出賣她,還不如死路一條?當她三歲小孩子啊。

    冷豔咬牙:“這麼說你不答應了?”

    “想讓我答應很簡單,只要你讓我老公親口來跟我說離婚,要娶冷小姐。”

    “言左左,你這是給臉不要臉了?”冷豔的氣勢一下子強悍起來。

    言左左聳聳肩:“冷小姐,你知道這五年來有多少女人找上門來叫囂嗎?”

    “只能說那些女人沒本事,墨卿這樣的男人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而我,有這個本事!”

    言左左似笑非笑看她:“有什麼本事?如果冷小姐真有本事,在我跟我老公重逢之前,你早就跟我老公雙宿雙飛了,也不用等到現在來跟我叫囂,不是嗎?”

    “言左左!”不可否認,言左左的話重重踩了冷豔的痛處,相處那麼多年,出生入死,她用盡了手段都沒有得到池墨卿,可到頭來她居然輸給了這個莫名其妙跑出來的女人。

    冷豔眼眸一寒:“誰說我沒有得到他,我們當初可是有名的恩愛男女朋友,只不過誤會分開了。言左左,你以爲池墨卿是真的喜歡你?你不過是恰好遇見了他,而我不在他身邊,他真正愛的人還是是我。”

    “口說無憑,既然我老公這麼深愛你,你讓他來找我離婚啊。”

    “你以爲不會嗎?只不過是你懷孕了,他對你有責任而已,他是個責任感很強的男人。”

    言左左一笑:“這樣啊,那我豈不是更不能放棄我老公?這麼有責任感的男人可不好找,我得看緊了,免得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總打他的注意,甚至不惜捏造事實,你說對於這種女人,我該怎麼辦呢?”

    “言左左,說話注意點,你罵誰不三不四?”

    “良家婦女不會有了男人還找上門搶別人的老公,冷小姐,你口口聲聲說我老公愛你,要不要我幫你打個電話問問?至於當年那點破事,別說是你編造謊言,就算是真的又能怎麼樣,他現在是我老公,放不下的也只是冷小姐你冷豔,我跟我老公恩愛着呢。你這麼光明正大來讓我讓賢,冷小姐覺得自己屬於哪種女人?”

    “好個伶牙俐齒的女人!”冷豔冷笑一聲,“我既然敢找上門來,自然沒打算空手而歸。言左左,我告訴你,這周圍我埋了不少炸彈。如果你今天不答應我的要求,這裏有一個算一個,我讓你們統統下地獄!”

    言左左臉色一變:“冷豔,我看你纔是想下地獄!如果你真的引爆炸彈,一樣死罪難逃!”

    “哈哈哈!”冷豔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不由大笑出聲,“言左左,你還真是天真。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人犯了罪都要受到法律制裁。只要我想逃,就沒有人能夠抓到我,要不要試試?”

    言左左咬牙:“你以爲這樣做我老公就會喜歡你?”

    “喜不喜歡只是你們看到的表象,男人嘛,無外乎是想要的都是金錢,權勢和美色,這些我全都可以給他,你說他會不會喜歡我?”

    言左左握了握拳頭,心裏顧及着所謂的炸彈。她很清楚冷豔的性格,只要她說了,就絕對做了,在這方面她不屑撒謊。

    “言左左,我問你最後一遍,答不答應離開池墨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