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兵與賊的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兵與賊的關係字體大小: A+
     

    “我還要趕回去做飯。”池墨卿拿了一罐孕婦奶粉。

    冷豔身子一僵,下意識看一眼他的購物車,裏面居然都是女人愛吃的小零食,她不禁握了握拳頭,心裏嫉妒的很。

    想起當年兩人默契配合,想起她跟池墨卿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即便池墨卿是爲了從她嘴裏套出消息才迫不得已跟她在一起,可那些日子也夠她回味一輩子了。

    如果他沒有結婚,也許她心裏還能好過一點,即便得不到他,遠遠看着也好,就當他還是屬於她一個人的。可他結婚了,而且對他的妻子百般疼寵,這讓癡戀他多年的她情何以堪?

    “什麼時候池大首長也變得這麼居家了?”她笑的複雜。

    池墨卿冷眼看她:“遇到喜歡的人,情不自禁。”

    冷豔的心驟然一縮:“這樣啊,跟你認識這麼多年還沒有嘗過你的手藝,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

    “沒有。”池墨卿拒絕的毫不留情,這讓冷豔面子掛不住了,不過還是忍住了,楚楚可憐道,“墨卿,你是不是還在生氣我上次對言左左做的事情,我只是嫉妒,一時失去了理智,我現在知道錯了。要不我親自登門給她道歉,只求你不要這麼對我……”

    池墨卿眼眸一冷:“冷豔,不要逼我對你出手。”

    敢動他老婆的心思,他絕對不會對她手下留情。這幾年跟扎煞組織一直周旋,之所沒有行動,不過是在部署,到時候好一舉殲滅。但如果冷豔敢動他妻子的念頭,他不介意先悄無聲息的做掉她,到時候絕對不會有人發現。

    冷豔的心臟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疼的難以呼吸。這麼多年不見,他對她就沒有一點想念,反而越發不耐煩了嗎?

    當年在部隊,只有她跟丁樂兩個女人,雖然池墨卿面色清冷,可她很清楚他對她們關愛有加。丁樂是個假小子,她認定池墨卿不會對她有意思,反而是她自己……

    在她看來,池墨卿對她也是動心的,如果不是後來那些事情……

    “我們怎麼說也是戰友……”

    池墨卿看她的眼神似笑非笑:“我以爲我們是兵和賊的關係。”說完,他推着購物車往收銀臺走,看見冷豔鍥而不捨的追過來,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冷笑,“冷豔,不要自取其辱!”

    冷豔腳下的步子一頓,眼底是難以遮掩的心痛。對她,他已經這麼殘忍了嗎?

    看着池墨卿離開的背影,她眯了眯眼睛,就算她得不到池墨卿,別人也別想得到!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見到老情人了?是不是很心痛?”

    對方陰森的聲音讓她不禁打了個冷顫,她很快調整心態,冷冷一笑,“見是見到了,不過心痛嘛……我現在倒是更心恨……”

    當年她爲了救父親,迫不得已投靠了扎煞組織首領,這幾年不能說他對她不好,可這個男人陰沉恐怖,心思詭異,她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她都覺得戰戰兢兢,生不如死。

    “女人,永遠不要跟我說謊。”對方低沉詭異的聲音傳來,似乎帶着幾分警告。頓了頓,他又說,“真這麼想要得到池墨卿?”

    冷豔:“!!!”

    “只要你好好辦事,那個男人我就當送你的禮物。不過……”對方的聲音越發詭異了,“在事情辦好之前,你給我老實點,懂嗎?”

    冷豔身子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深呼一口氣說,“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很好。”隨着對方一陣陰森的笑意,手機被卻斷了。

    冷豔狠狠鬆了口氣,在整個扎煞組織,她是一人之下衆人之上的存在。可偏偏就是這個人讓她膽戰心驚,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猶如噩夢。

    距離下班還有二十分鐘,言左左看了看樓下的抗議的羣衆,不禁嘴角抽搐,這羣人精力也太旺盛了,看這樣子是打算直接守到她下班啊。

    池墨卿說是來接她,估計已經在外面了。他是個特別守時的男人,沒到下班時間是不會打電話來催的。她皺眉,這下怎麼出去?

    果然,一到下班時間池墨卿的手機就打來了,“我在後門等你。”

    雖然後門也有抗議的人,不過要少很多。重要的是前面抗議的人已經被警察阻隔了,甚至還起了衝突,後門的人也趕去支援了。

    言左左悄無聲息的從後門溜下來,卻不想被執意留守的人看見了,振臂一呼,“言左左出來了!”

    衆人紛紛往過跑。

    言左左嚇一跳,立刻跳上車,“老公,快跑!”

    池墨卿看一眼追來的人,油門一踩就衝出去了。

    言左左終於鬆了口氣:“老公,你都不知道,他們今天輪班吃飯,甚至還有人連飯也不吃,執着的很呢。”

    “明天就沒事了,放心。”他說的平淡,可眼底卻帶着一抹不容置疑的堅定。

    言左左擡眸,難道老公又做了什麼?

    她張口還沒有問清楚,池墨卿的手機就響了,打電話來的是簡寧,“首長,我們剛剛查到了斯諾登先生的信號,不過很快又被他隔斷。”

    “嗯,繼續追查。”

    簡寧頓了頓說:“還有一件事情,是有關嫂子的。”

    池墨卿眯了眯眼睛:“十分鐘以後,我打給你。”說完,他繼續保持不緊不慢的速度往家裏開車。

    到家以後,他把果汁拿給言左左,“我去書房打個電話,你先歇會兒。”

    言左左點頭,雖然表面上沒什麼,可每次看見池墨卿避開她打電話的身影,她都一陣不安。垂眸,握着杯子的手緊了緊。

    池墨卿給簡寧打電話,就聽見他說,“上次首長讓我查斯諾登和嫂子的關係,牽扯出當年嫂子外婆的一樁車禍,應該跟波旁家族有關。”

    池墨卿皺了皺眉頭:“謀殺?”

    “根據現在的證據顯示,有極大的可能是謀殺。”

    “原因。”

    “有可能是嫂子的外婆握有什麼證據,也有可能是情殺,當年的情況很複雜,還沒有查清楚。”

    “幕後兇手呢?”

    “暫時也不能確定,不過有跡象顯示斯諾登的兩個孫子和茱茜小姐應該都不是親生的。”

    池墨卿的心一沉:“我知道了,繼續查。”

    收了線,池墨卿若有所思的站在落地窗上,眼神深邃的看着窗外。他的小妻子是他這輩子最心愛的女人,如果可以,他願意爲她擋去所有痛苦,只要她幸福快樂。

    然而,無論他再怎麼努力,再怎麼權勢滔天,有些該發生的事情似乎永遠也避免不了。

    他不想看她傷心流淚,可事情的結果終究是不盡如人意。

    他回到客廳,就看見言左左愁眉苦臉的樣子。他坐過去,伸手把她摟在懷裏,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怎麼了?”

    “剛剛簡寧的電話?”言左左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總覺得身邊的男人似乎有心事,“說了什麼?”

    她問的風輕雲淡,可心裏卻緊張得很。能讓池墨卿心情沉重,肯定不是簡單的小事。

    池墨卿的手指不斷摩挲她的小臉:“追蹤斯諾登先生的時候出了點意外,也不是什麼大事,別擔心。”

    不擔心纔有鬼!

    “什麼大事?”

    池墨卿一笑:“被發現了,結果又失去了信號。放心吧,簡寧會處理好的。實在不行,還有丁樂。”

    池墨卿說的合情合理,可言左左卻不怎麼相信。因爲他的表情到現在還有些沉重,她一顆懸着的心也格外緊張。

    察覺到小妻子的心理變化,池墨卿低頭,“確實遇到了麻煩,如果簡寧他們處理不好,我會插手的,難道你還不放心老公?”

    言左左搖頭,緊緊抱住他,“我只是擔心你,只要你平平安安在我身邊,我就滿足了。”

    “放心吧,我會一直守在你身邊。”

    深夜,s市街頭一角,一個僞裝完好的女人坐在角落裏,手裏拿着一堆錢,“事情辦得不錯,明天繼續去繁花設計樓下抗議,給我徹底搞臭言左左那個賤人!”

    “放心吧,一切交給我們了。”說完,那人就拿着錢走了。

    僞裝完好的女人緩緩站起身來,以爲把她送出國她就真的要出國,放過言左左那個賤人?她既然不讓她好過,她也別想好過!

    她就不信,事情發展到最後,她父親會真的不插手,對她坐視不管。她冷笑,剛準備走人,突然巷子裏閃出幾個身形高大的男人,把她團團圍住。事情來得太突然,楚心媛還沒有反應過來,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暈過去了。

    第二天,言左左去上班就看見繁花設計大樓前像是多了一些四處走動的人,臉生,穿着便裝,不過那挺直的小身板倒是有幾分熟悉。她挑挑眉,做電梯回辦公室了。

    蔡可人把蔬菜汁放在她面前,言左左一愣,“怎麼換了?”

    “這是池總裁……不,池上將交代的,說果汁喝多了也不好,要適當搭配蔬菜汁。”

    言左左一笑,心裏甜甜的。

    很快就看見蔡可人把另外兩杯給了狐狸和丁樂,奇怪的是,這兩隻居然會說謝謝了。

    蔡可人很滿意,得意的擡手挺胸就出去了。

    看來這三個人相處很融洽,言左左點點頭,拿出報紙開始瀏覽新聞。早餐的時候,她想一邊吃一邊看,可是被池墨卿抽走了,說是對消化不好。無奈,只好現在再看了。

    可她剛打開報紙,連頭條還沒有來得急看,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隨着一個趾高氣揚的女人闖進了,後面跟着氣急敗壞的蔡可人。

    “總監,對不起,我攔不住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
    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