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這個女人終於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這個女人終於來了字體大小: A+
     

    她還沒來得及問池墨卿,就發現楚心媛的微博已經鬧翻天了,大致分成兩派,一派誓死擁護他,一派臨陣倒戈,直接投靠“敵營”。至於楚心媛本人,早就銷聲匿跡了。

    這些天,呂志凱暗中幫楚心媛動手腳的事情也被攤開了,不過聽說他已經被關押審訊了。正所謂樹倒猢猻散,之前呂志凱威脅的多家媒體紛紛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大量描述呂志凱是怎麼威脅他們,輿論譁然。

    池墨卿端着牛奶過來:“休息一會兒,已經看時間不短了。”

    言左左斷過牛奶喝了一口:“老公,那些外國網站的視頻和照片是不是你讓人做的?”

    池墨卿挑眉:“那是我老婆有人格魅力,自然有人願意英雄救美。”

    言左左纔不相信他的話,就知道是他讓人動手的。

    喝完牛奶,她又看了一會兒電腦,不禁皺皺眉頭,“現在網上亂成一團,楚心媛家人出手了,老公,這件事情會不會妨礙到你?”

    池墨卿低笑:“真要有什麼事情也早發生了,老公這不是好好坐在這裏嘛。”說着,他捏捏她的臉,“時候不早了,快睡覺,小心寶寶跟你一樣成了夜貓子。”

    言左左有些不情願,她還想多看會兒呢。可無奈池墨卿不同意,她只好乖乖上牀了。

    深夜,池墨卿的手機響了,是那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那位打來的,約莫就是對楚心媛製造出的這些事情感到抱歉,希望他們能原諒。

    池墨卿的態度很明確,事已至此,他們也希望能夠到此結束。如果後續真的再有什麼麻煩事,他也不會心慈手軟。

    “我老了,幹不了幾年了,到時候都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我這輩子老來得女,太嬌慣了,沒想到會害了她。墨卿啊,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別跟她計較了。這幾天,我就把她送出國,以後不准她再回來。這樣,你可滿意?”

    “我只想確保我妻子安全,不再被騷擾。您是我的長輩,既然您說出口,我自然沒有反駁的理由,只求楚小姐那裏真的能夠息事寧人。”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收了線,池墨卿看一眼還在熟睡中的妻子,不禁嘴角微勾。

    自從這段通話以後,楚心媛就真的銷聲匿跡了,言左左還覺得奇怪,“老公,最近都是外面那些人吵得沸沸揚揚,怎麼不見楚心媛了?”

    “聽說被送出國了,短時間之內應該不會再回來了。”

    “噯?”言左左眨眨眼,“這算是徹底解決了?”

    池墨卿輕輕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算是吧,楚心媛出國了,呂志凱還在接受審訊,接下來能安穩一段時間了。”

    言左左鬆了口氣,這陣子懸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了。要知道楚心媛的背景可不同於一般人,要是一個處理不好,到時候萬劫不復很有可能是他們。

    她一笑,伸手摟住池墨卿,把小臉埋在他懷裏蹭蹭,故作嘆息的說,“我還以爲又要出名很久呢,就這麼突然沒聲沒息了,好可惜呢。”

    聽見這話,池墨卿笑的無奈,“你這個小調皮。”

    他越來越喜歡小妻子的性格,不再害怕面對困難和攻擊,反而能苦中作樂,勇敢面對,看着她一天天成長,池墨卿還真是悲喜交加。

    他喜歡小妻子自信的樣子,可又擔心哪一天她會不會已經不用依靠他了,到那個時候,她還能這樣靜靜的偎依在自己身邊嗎?

    第二天一上班,言左左面前就放了厚厚一層報紙,毫無疑問都是有關這件事情的報道。那位上位者親自出面道歉,分分鐘佔據了各大報紙頭條。

    言左左看着報紙,原本電視裏還顯的年輕的上位者,像是一夜之間憔悴了許多,滿臉滄桑又痛心,一再道歉。

    都說一個人越是缺失什麼,越是容易在這方面被感動。一如言左左從來沒有感受過父愛,如今看着風光一輩子的上位者低頭爲女兒道歉,她早就感動的一塌糊塗。

    時光荏苒,她跟池墨卿結婚五年,她那個在監獄裏的父親也關了五年,前一陣子聽說他得了病正在治療,不知道好了沒有。

    她搖頭,他們早就是沒有關係的陌生人了,他好不好都跟她沒有關係了。倒是這幾年來,她那位繼父偶爾給她打個電話,發條短信。約莫是擔心被人說攀附權貴,倒也從來沒有說跟她見面。

    想起穆天陽,言左左似乎也能隱隱明白他當初的心態。爲人父母,怎麼也狠不下心把女兒真的送進監獄。就算對母親有再多歉疚,終究是虎毒不食子。

    她挑眉,今天是怎麼了,老愛回憶過去,難道是老了?

    她起身,剛準備去榨果汁,就看見丁樂站在落地窗前,目光陰沉的瞪着下面。她走過去一看,好傢伙,只見下面舉牌抗議的,還有條幅:言左左,還楚心媛清白。

    她分分鐘想到一個詞:城會玩。

    白底紅字,血紅血紅的,讓人看着十分刺眼。敢情這些就是所謂的腦殘粉,不管楚心媛的過去怎麼樣,現在怎麼樣,反正她就是對的,喜歡她,沒道理。

    “總監,要不要我下去幫你趕人?”丁樂問。

    言左左搖頭:“由他們去吧,折騰的沒力氣了自然就好了。”

    丁樂撇撇嘴,要是她,早就衝下去跟他們打成一團了,嫂子還是太善良了。

    言左左正榨果汁呢,手機響了,看一眼來電顯示,不由笑的甜蜜,“老公,這才分開還沒有一個小時呢,這麼快就想我了?”

    手機那頭的男人寵溺的笑笑:“是很想你,巴不得二十四小時黏在你身邊。”

    “咦,老公什麼時候變這麼粘人了?”

    “一直都這麼粘人。”男人好聽性感的聲音傳來,“老婆,想吃什麼,我在超市,買給你。”

    言左左眼珠子轉了轉:“想吃的好多,可是又想不起來,老公,你幫我想。”

    小妻子這是在考驗他對她的瞭解?

    池墨卿一笑,啪啦啪啦唸了好多她平時喜歡的零食,尤其最近懷孕喜歡的溜溜梅,小妻子想要考驗他,這可難不倒他。

    言左左小臉一垮,悶悶的說,“吼,你這麼瞭解,我好像都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不公平。”

    “老婆真不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好好想想。”

    啊?好好想想就能想到?

    在她的印象裏,似乎她喜歡吃什麼,老公也喜歡吃什麼。就算他不喜歡的,也會笑着吞下去,體貼的讓她自慚形穢,嗚,她不是個好老婆。

    “老婆,要不要給你點提示?”池墨卿像是逗弄言左左上癮了,故意壞心道。

    言左左連連點頭:“要要要,你說。”這次,她一定能記住的。

    “牀上的,軟軟的,圓圓的……”

    “……”言左左嘴角抽搐,“池墨卿,你大色狼!”說完,她啪一聲就切斷通話了。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過分了,超市裏都敢這麼肆無忌憚,真是太、太過分了。

    等她回過神來,就看見辦公室裏的人統統目瞪口呆的看向她,不僅僅是狐狸和丁樂,還有剛推門進來的蔡可人。

    言左左囧了。

    而超市裏的池墨卿,聽見妻子可愛的反應,不禁低笑出聲,生活太嚴肅了,偶爾逗弄一下小妻子還是很有趣的。

    他伸手,拿了十來包溜溜梅放進去,又轉向孕婦奶粉那邊。就在他快要買好東西,準備結賬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叫他。

    他回頭,正對上一張熟悉臉,不同於當年的青春靚麗,眼前的女人雖然依舊是漂亮的,只是多了一抹不該有的黑暗。

    “墨卿,好久不見。”一雙休閒靴子,淡紫色風衣,脖子上一條圍巾,渙散着成熟女人風韻的大波浪卷。

    池墨卿挑眉,早就知道她來s市了,只是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她。他相信,不是巧合那麼簡單。嘴角微勾,他風輕雲淡的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見,冷小姐。”

    冷豔聽見他的稱呼,心裏一痛,她癡戀他這麼多年,沒想到再見面只是換來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冷小姐。她盯着他的臉,帥氣的臉上不再只是冰冷,多了一抹和潤的光澤,這樣的他看來更加迷人了。

    “要不要中午一起吃個飯,這麼久不見了,老朋友聚聚。”冷豔眼波流轉,不同於當年的清純模樣,現在的她一如她的名字,帶着幾分冷豔,幾分媚俗。

    對於冷豔的出現,隱藏在池墨卿周圍的警衛員早就警覺起來,可是池墨卿給他們使了個眼色,不允許他們輕舉妄動。

    j爺現在就在s市,而冷豔也同時出現了,這個信號不容忽視。

    冷豔是扎煞組織的核心成員,也是扎煞組織老大的女人,扎煞組織幾次有意在s市擴大地盤,可自從上次會株社的事情以後就銷聲匿跡了。

    j爺既然到了s市,自然免不了要跟扎煞組織聯繫,雖然他意不在擴大s市的勢力,但是他需要扎煞組織的幫助,如果他們聯合,不僅僅對池墨卿不利,只怕會引起國內黑幫組織的動盪。

    黑白兩道向來相輔相成,相安無事。只要黑幫組織不過分,警察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黑幫組織礙於警察那邊,所作所爲也會有所收斂,時不時還心照不宣的合作一把。

    然而,j爺如果和扎煞組織聯手,只怕後果不堪設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
    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