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楚心媛自殺住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楚心媛自殺住院字體大小: A+
     

    言左左帶丁樂來之前就給茱茜打了電話,問她是不是真的決定跟易凡希一起辭職,那丫頭想都沒想就點頭了。

    言左左無奈,不過想想也是,當初茱茜就是爲了易凡希才進繁花設計的,現在易凡希走了,她自然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所以茱茜的位置就被丁樂佔了,只不過,丁樂什麼都不懂,言左左只能自己多費心,偶爾讓蔡可人幫忙一下。

    蔡可人拿了制服給丁樂,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穿上衣服,身材簡直好到爆。只是脫了衣服,一身肌肉,就不敢恭維了。

    蔡可人帶丁樂四處走走,大致介紹了一下繁花設計。只不過她有些好奇,這個女人可是沒有經過招聘進來的,跟言左左什麼關係?

    丁樂聽見她的問題,眨眨眼說,“嫂子說,這裏小鮮肉多。”

    “……”蔡可人嘴角抽搐,這算是什麼回答。

    不過她叫言左左嫂子,據蔡可人知道言左左並沒什麼親戚了,難不成是池墨卿那邊的親戚。唔,要是這樣,也就解釋通了。

    差不多花了一個小時,蔡可人把繁花設計上上下下全都帶丁樂參觀了一下。丁樂不喜歡喝咖啡,蔡可人又給她榨了果汁,她端着果汁笑眯眯去找言左左。蔡可人跟在她身後,覺得這丫頭有點意思。

    關上辦公室的門,言左左說,“可人,我有事找你,坐。”

    蔡可人和丁樂坐在言左左對面,丁樂抱着果汁喝的很滿足,跟只小貓咪似的。蔡可人則是一臉端莊,“總監,找我什麼事請。”

    “茱茜和易凡希都辭職了,我這裏可能暫時忙不過來,你過來幫我一下。”

    蔡可人驚訝,看丁樂一眼,“總監,丁小姐她……”

    言左左笑笑:“可人,我們共事這麼多年,我相信你不會出賣我的,我也沒打算瞞着你。丁樂是我老公派給我的保鏢,助理只是掛名。”

    “保鏢?”蔡可人傻眼,不過一想到丁樂那一身肌肉,也算有個合理解釋了。她立刻點頭,“總監,你放心,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正好我這陣子也沒什麼事情,就再當一回助理好了。”

    “麻煩你了。”言左左笑道,轉頭又看向丁樂,“你只要呆在我辦公室就行,可能有點悶。”

    “能看見小鮮肉?”丁樂眼睛一亮。

    言左左好笑點頭,交代蔡可人給她準備一臺手提電腦,旋即又道,“你可以隨便上網。”

    丁樂迫不及待點頭,嘴裏咕噥着,“上次輸給那傢伙了,我一定要扳回一城。”

    “什麼?”

    “啊,就是比賽誰先攻破防火牆嘛,結果我晚了一點,真是太可惡了!”說着,丁樂還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言左左一噎,她要是沒聽見,是不是涉及到某些她最好不要亂問的問題?

    蔡可人接收到言左左投來的目光,趕緊開口,“我什麼也沒有聽見。”

    咦?丁樂困惑的看向她們,難道她剛剛自言自語她們沒有聽清楚?不過,也不重要了,反正攻擊國際刑警資料庫這種事情也不是什麼值得宣揚的。

    鑑於丁樂不是真正的助理,而蔡可人又不能一直幫她。言左左讓蔡可人去登個招聘啓事,她現在是總監,很多事情都要助理幫忙處理,必須找個有真才實學的。

    言左左把丁樂安排在自己辦公室裏,佈置了一套跟自己差不多的桌椅,電腦也是她最喜歡的,丁樂往椅子上一坐,嘆息道,“啊,真舒服。”

    “你喜歡就好。”安排好丁樂,言左左開始處理手頭的工作。

    可沒多久,辦公室的門又被敲開了,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長得漂亮的男人走進來,很俊秀,有點時下青春偶像的味道。

    言左左一愣,蔡可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這就把助理招來了?

    她剛準備說話,就聽見一道尖銳的聲音傳來,只見丁樂蹭的一下就彈跳起來,直接越過辦公桌跳到男人面前,“賊狐狸,你來這裏幹什麼?”

    男人輕描淡寫的看丁樂一眼:“面試。”

    “你來面試?你那顆榆木疙瘩的腦袋也懂這些?”丁樂說的鄙視。

    認識的?

    言左左眨眨眼,看向丁樂。

    男人像是對丁樂很不屑,越過她直接到言左左面前,“嫂子,我是上將派來保護你的,嫂子可以隨便給我安插一個職務,我什麼都能幹。”

    又、又一個?!

    言左左嘴角抽了抽,她覺得有丁樂就夠了,怎麼又來一個?看來最近的事情還真是把親親老公嚇壞了,這麼不放心。

    “哦,那好,你先坐。”言左左好笑的給池墨卿打電話,“老公,你安排了幾個人過來?”

    “狐狸到了?”池墨卿點頭,“就兩個,放心吧老婆。對了,你可以叫他狐狸,這是他的代號。”雖然只是兩個,可能抵得上一整個部隊。

    聽見池墨卿的叫法,言左左擡眸看狐狸一眼,明明就是個玉面書生,怎麼會有這麼個狡猾魅惑的名字?

    收了線,她勉強擠出一抹笑意,“狐狸?”

    男人還沒有開口,就聽見丁樂立刻湊過來搭話,“賊狐狸,騷狐狸,狐狸精,嫂子,你千萬不要被他的外表騙了,他纔不是什麼善良無害的小鮮肉,他可狡詐了。”

    “走開!”狐狸直接伸手捂住丁樂巴掌大的臉,用力一推就推開了,然後笑眯眯的看向言左左,“是的,嫂子,我是狐狸。”

    這名字……言左左嘴角抽了抽。

    丁樂感覺自己被侮辱了,我去,這貨居然敢一巴掌推開她,是可忍孰不可忍,開打!

    好久沒有開戰了,狐狸也手癢。

    言左左幾乎沒有看清楚他們是怎麼過招的,就見兩道身影在自己面前飄飄忽忽,空氣裏時不時傳出嗖嗖的拳腳風聲,啪啪啪的迅雷不及掩耳。她看的目瞪口呆,卻又對辦公室裏的擺設膽戰心驚。

    我去,這是大白天就上演動作片,打算血濺當場?

    她艱澀的吞了口口水,總覺得自己似乎是在看電影,這畫面簡直太不真實了。比起五毛錢特效,這纔是真真正正的高手過招啊。

    她看的眼花繚亂,不過很快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這是要打到什麼時候,萬一被外面的下屬發現,他們的身份豈不是一下子就曝光了?

    她臉色一沉,對上打的你死我活的兩人,厲喝一聲,“都給我住手!”

    在這裏,她纔是主子!

    兩人像是沒有聽見,繼續拳腳相加。你來我往,打的好不熱鬧。

    言左左瞪着他們:“這是命令!”

    命令兩個字一處,狐狸和丁樂就像是被點穴似的,迅速收手,站的直直的,一副“首長,您訓誡”的樣子。

    言左左有些頭疼,深呼一口氣走到兩人身邊,“你來我這裏是幹什麼的?”

    “保護嫂子,爲人民服務!”

    嘖,異口同聲呢,真有默契。

    “那你們現在又在做什麼?”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低頭反省。最後還是丁樂先開口,“對不起嫂子,我錯了,我願意接受處罰。”

    “嫂子,我也錯了,我也願意接受處罰。”

    言左左瞪着他們,認罪態度倒是良好,只不過這種事情絕對不可以有下次。她現在是孕婦,要是肚子慢慢打起來,這兩個人還這麼不聽話,那可就麻煩了。

    “這是最後一次,要是再有下次,你們統統給我回去!我會告訴你們上將,你們是最失敗的兵!”

    最失敗的兵?

    兩個人瞪大了眼睛,一副驚恐的樣子。他們可是特種王牌軍出身,怎麼能說是最失敗的兵?

    “嫂子,你放心,絕對不會有下次了,我保證。”狐狸趕緊開口,這個不光榮的稱號他可不要,還不夠丟人的。

    丁樂跟着說:“對對對,嫂子,絕對不會有下次。”

    言左左冷哼一聲:“最好是這樣!”她轉身,從桌子上拿出兩份公司的規章制度給他們,“記清楚了,不許犯規!”

    “是,嫂子。”

    這還是池墨卿告訴她的,軍人的榮譽感比什麼都強。如果他們不聽話了,就要學會克敵制勝。她轉身偷笑,沒想到還真挺管用的。

    但是她身後的兩個人可就沒那麼高興了,嫂子居然讓他們看書,還不如直接讓他們上戰場奮勇殺敵。嗚,嫂子太壞了。

    “還有。”言左左忍住笑,回頭看他們,“在公司不準叫我嫂子,要叫總監知道嗎?”

    “是,總監。”

    接下來的時候,就看見丁樂和狐狸一臉苦惱的抱着規章制度看,那樣子像是要哭了。

    其實言左左也不是有意要爲難他們,而是這兩隻脫序的太嚴重了,需要好好規範一下。

    下班時間,言左左率先出去,丁樂和狐狸一前一後保護在她左右兩側,既不會太顯眼,也不會距離太遠而導致發生事情趕不過去。

    只是,他們纔剛走出辦公大樓,就看見一羣記者蜂擁而來,把言左左團團圍住。一看這架勢,狐狸和丁樂立刻衝進來,那樣子像是要動手。

    言左左認出幾家電視臺和報社的記者,都是經常出現的。她轉頭,對身邊兩個人說,“你們退後,不要亂來。”

    狐狸和丁樂互看一眼,戒備的往後退了兩步。

    記者提問:“言總監,聽說導致楚心媛小姐和她未婚夫解除婚約的直接導火索就是設計圖的事情,請問你對此有何看法?”

    “言總監,楚心媛小姐想不開,於昨晚自殺住院了,請問你知道嗎?”

    “作爲整件事情當事人,你有什麼要說的?”

    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拋來,言左左整個人都懵了。

    楚心媛被退婚,自殺住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