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費希爾放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費希爾放下了字體大小: A+
     

    ??池墨卿做好早餐去叫老婆吃飯,就發現她竟然一個人在發呆。。更新好快。看見他進來,趕緊閉上眼睛。

    裝睡?

    除了他們新婚的那幾個晚上,小東西不好意思,用裝睡來掩飾之外,這麼多年了,沒想到這個可愛的小傢伙還用這招。

    他笑着走過去,扯了扯被子,可明顯小妻子是打算逃避到底了。他挑眉,好笑的看着她,伸手去抓她的小手,然後……

    “啊啊啊,我睡醒了。”言左左對上池墨卿戲謔的眼神,小臉一紅。討厭啦,連這點小事都要戳穿她,壞人!

    不過,一想到昨晚池墨卿一直那啥一直那啥,她突然意識到一個特別嚴重的問題,難道說一直以來,在‘牀’上都是池墨卿遷就她,而他自己根本就沒有萬千滿足過一回?

    這可不是好現象,聽說夫妻那啥生活不和諧是會婚姻隱患的,她堅決杜絕這種事情。

    可是……

    她把池墨卿上下打量一遍,最後目光停留在某人的小某人身上,那個啥,老公也太厲害了,她真的能徹底滿足嗎?

    最後,言左左懊惱的發現,也許爲了夫妻生活更和諧,她應該加強鍛鍊。唔,爲了老公,豁出去了,其他那些小妖‘精’,誰都別想跟她搶老公!

    池墨卿不知道言左左在想什麼,一會兒懊惱的耷拉着小腦袋,一會兒又一副振奮人心的樣子,最後還氣呼呼的,像是要找誰去幹架。

    這個小東西,就是讓他天天看着,他也看不膩。

    “老婆,洗漱吃飯了。”他寵溺的‘摸’‘摸’她的頭,笑着說。

    言左左回過神來,張張嘴,還沒有發出聲音,就被池墨卿一把抱起來了,她啊的一聲,下一秒穩穩站在洗手間裏,身邊帥氣的老公給她擠牙膏,然後拿給我。<>

    她一笑:“我自己來。”

    “我喜歡陪着你。”池墨卿看着鏡子裏映出兩人親暱的影子,嘴角勾了勾,“等到白髮蒼蒼的時候,我還給你擠牙膏。”

    言左左眉頭一皺:“你少忽悠我了,我到時候連牙都沒有了,還有什麼牙膏?說,你要去給哪個小妖‘精’擠牙膏?”

    她一副開始審訊的樣子,逗得池墨卿哈哈大笑,伸手擦了擦她嘴上的泡沫,“沒有牙齒啊,沒關係,到時候我嚼了飯菜一口一口餵你。”

    “咦,好惡心。走開走開,我要刷牙了。”言左左故作嫌棄的說。

    池墨卿抱着她跟她大鬧,結果兩人穿的好好的家居服溼成了一團。池墨卿擔心她着涼感冒,體貼的伺候她洗了個熱水澡,又給她穿好衣服,這才下樓吃飯。

    快吃完的時候,警察局那邊打電話過來,說是設計圖抄襲的事情有了結果,秦雲已經招供了,她之所以讓米絮兒偷設計圖,就是因爲之前有人給了她原圖,並告訴她該怎麼做,爲了以防萬一,這才讓米絮兒偷出來作對比。

    而且,根據那人的指示,她通過郵箱把設計圖賣給了毫無才華,可是又想在設計界佔有一席之地的皇子‘女’友。他們一直都是郵箱‘交’易,並且秦雲賣給皇子‘女’友的時候是以言左左的名字。隨後,池雪燦穿着一樣的成品出來,皇子‘女’友頓時覺得被耍了,因爲她個人服裝展上展出的衣服就是言左左設計圖的那些衣服。

    如果個人服裝展因此叫停,那些看過她設計圖的人肯定會懷疑抄襲。可如果她不叫停,池雪燦已經穿出了這些衣服,自然更會議論紛紛。皇子‘女’友算是被推上了風口‘浪’尖,最後只能仰仗自己的權勢,把言左左的名聲搞臭,抱住自己的名譽。<>

    這也正是皇子‘女’友恨死了言左左的原因,而秦雲就是陷害言左左的人。

    池墨卿皺了皺眉眉頭,安撫小妻子先吃飯,又問,“給她原稿的人是誰?”

    “秦雲說她沒看見臉,那人武裝的很嚴實。(最快更新)只是‘交’給她一個文件,裏面還有一步步怎麼做的過程。除了聲音以外,她一無所知。”

    池墨卿沉‘吟’片刻:“那就先這樣吧,有什麼消息及時通知我。”

    收了線,池墨卿心疼的看向自己的小妻子,她明明什麼都沒做,可是卻要忍受這種無端傷害。他張張嘴,想要說什麼,電話又響了。

    這次的來電有點意思,池墨卿挑眉,按下接聽鍵,“費希爾總監,有何指教?”

    “池上將,咳咳咳……左左在嗎?”費希爾的身體狀態似乎很不好,不過比起之前也算是有進步了。

    池墨卿看言左左一眼,然後說,“她就在我身邊,要讓她接電話嗎?”

    “不用,能不能麻煩池上將和左左來醫院一趟,我有事情要說。”

    池墨卿又看看言左左,最後點頭同意了。

    病房裏,費希爾的臉‘色’還是很慘白,手上還吊着點滴,旁邊的儀器還發出滴滴的聲音。總體說來,他是在好轉中。

    看見池墨卿和言左左牽手進來,費希爾眼底閃過一抹悽然,他讓護士扶他做起來之後,就讓護士出去了。緩了緩聲音說,“池上將,左左,對於這段時間給你們造成的麻煩,我很抱歉。我不會逃避自己該負的責任,不過可能要再等一陣子,我現在的身體恐怕不行。”

    言左左不知道該說什麼,嚴格說起來,費希爾也確實做了很多錯事。<>但他爲了救她差點死掉,就算是功過相抵,他們也算是扯平了。更何況,姚子謙並沒有把他供出來,其實,這也算是姚子謙聰明的地方,供出來又能如何,費希爾背景根本不怕這些。

    但是,現在費希爾堅持要去自首,那他的事業和人生說不定全都毀了,他說的是真心的嗎,或者該說,事情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有必要嗎?

    言左左皺眉:“其實,你不用這麼做……”

    費希爾苦笑着搖搖頭:“如果我不這麼做,恐怕一輩子都得活在內疚裏。你們不用勸我,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言左左咬‘脣’,看池墨卿一樣,他還不知道她跟費希爾之間的事情,她也不方便再說什麼。

    費希爾衝她笑笑,旋即看向池墨卿,“我真心祝福你們,也許只有你才能保護她,以前是我錯了。”

    他總以爲言左左的傷害都是池墨卿帶給她的,卻偏執的不肯去看言左左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是池墨卿在保護她。他不得不承認,比起自己,池墨卿更懂得怎麼照顧言左左,更懂得她需要什麼。

    他原本是想要心愛的‘女’人幸福的,可最後他竟然帶給她的只有傷害。他覺得很可笑,愛情從來不是佔有,而是成全,他卻一直忘了這句話。

    深呼一口氣,他‘露’出這麼久以來的第一個笑容,對過去,也許他放不下,忘不了,可他再也不會打着愛的名義,做出任何傷害言左左的事情,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她幸福,他們一起幸福。雖然他的心還是會痛,可只要還能遠遠看着她,他就滿足了。

    言左左心裏同樣有着淡淡的傷,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對於費希爾的感情她是知道的,但她心裏已經有了池墨卿,再也容不下別人了。

    她知道他今天說出這段話有多痛,一如她當年離開,把池墨卿拱手讓人的時候,也是那般刻骨銘心。所以,虛僞的話她沒有再說,只是道一句,謝謝,說一句,珍重。

    費希爾笑笑:“對了,這是我推薦你參加米蘭時裝週的審覈結果。就以我們繁‘花’設計的品牌參加,好好努力。”

    言左左一驚,米蘭時裝週?

    那可是國際四大著名時裝週之一,雖然崛起最晚,可是如今卻早已獨佔鰲頭,被認爲是設計界和消費界的晴雨表。他們的審覈也格外嚴格,雖然不需要是本國最有影響力的品牌,但參加的設計師必須達到頂級綜合標準。

    每年想要參加米蘭時裝週的品牌無數,這一直都是言左左的夢想,可她沒有想到,在今天居然實現了!

    費希爾把審覈結果‘交’給她:“你仔細看看。”

    言左左看着通過兩個字樣,詫異不已。天啊,她沒有做夢吧?她居然真的真的可以去參加米蘭時裝週了,這幾乎是她一輩子的目標啊。她以爲這輩子都不可能實現了,但現在,這紙審覈通過的結果就在她手裏。

    她可以去參加米蘭時裝週了!

    她仔仔細細看了好幾遍,還讓池墨卿看了好幾遍,確定沒錯,她差點要尖叫着跳起來了。

    費希爾看她高興地樣子,嘴角不由得緩緩勾起一抹弧度,“還有一件事情。”他看向池墨卿,“鑑於我的身體狀況,我打算回法國休養了。至於繁‘花’設計的股份,我想轉給左左,無償的。”

    見池墨卿沒說什麼,他繼續道,“就算是我給她的道歉,希望池上將能夠接受。”

    言左左還沉浸在自己可以參加米蘭時裝週的興奮裏,一聽見費希爾這麼說,立刻回過神來,“無償給我?”

    “左左,就當是接受我的歉意,請你收下好嗎?”

    費希爾說的格外懇切,好想拒絕他是多麼天理不容的事情。她看向池墨卿,徵求他的意見。

    池墨卿點頭:“那就謝謝費希爾總監了。”

    嘎?會不會接受的太痛快了?

    臨走前,言左左還有一個疑問,她認真的看向費希爾,“總監,你能不能告訴我,我並不是個多優秀的設計師,他們爲什麼會通過?”

    興奮過後,言左左又覺得這件事情有點蹊蹺,米蘭時裝週,哪裏是誰想去就能去的,該不會是費希爾動用了什麼手段吧?

    重磅推薦【我吃西紅柿(番茄)新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
    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