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不許心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不許心軟字體大小: A+
     

    ??電視前,一個長相俊美,舉手投足間盡是貴氣的男人挑挑眉,問身邊的‘女’人,“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女’孩兒?”

    ‘女’人點頭,整個人偎依在男人懷裏,躺在奢華闊氣的沙發上輕輕點頭,“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子,我調查過她,很喜歡她。。更多最新章節訪問:。你知道的,有關設計圖的事情,她纔是受害者,別爲難她,幫幫她好嗎?”

    男人狹長的眸子閃過一抹沉思,不過很快嘴角又揚起一抹笑意:“幫,當然要幫,也是時候該解決那個‘女’人了。”

    說起來,他還應該感謝言左左呢,要不是她,他還沒有理由跟那個‘女’人解除婚約,追求所愛呢。

    幫言左左也等於幫他自己,沒理由拒絕!

    趴在男人懷裏的‘女’人溫婉一笑:“你幫她可也是好處多多,池墨卿的妻子,慈善機構的負責人,還有一個身份,諾登斯的……”‘女’人趴在男人耳邊小聲說了句話,男人頓時眼前一亮,大笑出聲,“不錯不錯,這個忙,我幫定了!”

    記者會結束後,池墨卿明顯很生氣,可又捨不得衝老婆發飆,只能一個人氣呼呼的坐在那裏,眼睛緊緊盯着言左左。

    言左左‘摸’‘摸’鼻子,討好的往他跟前坐坐,“老公,你不要這麼生氣啦。我也沒騙你啊,我這不是正在努力跟媽搞好關係嘛,你應該高興纔對。”

    “我是答應你召開記者會,澄清之前對你所有的污衊,順便給媽一個臺階,可不是讓你低頭道歉!”池墨卿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着言左左。

    他老婆什麼都沒有做錯,可爲了他卻一再讓步,他這個做老公的能不心疼嗎?

    言左左咬咬‘脣’:“如果我先道歉不就是給媽一個臺階嗎?不管是你還是兩個孩子,媽照顧的都很辛苦,我們應該體諒……”

    “媽體諒過你嗎?”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孝,可這次母親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做錯事情就要受到懲罰,這是媽自找的!”

    言左左皺眉,唉?那可是他親生母親,池上將這畫面有點詭異啊。<>不過,她心裏甜甜的,如果不是深愛着她,他也不會這麼生氣。

    言左左扯扯池墨卿的袖子:“家和萬事興,難不成你還真想跟媽斷絕關係?”

    “想要斷絕關係是媽!”池墨卿雙眸一凝,“這兩天我們就去接孩子,以後媽想看孩子讓她看別人家的去!”

    言左左大驚:“老公,這樣會不會太……”

    “不許你心軟!”

    “……”言左左無語,這到底是誰的親媽?

    對了,池母到底知不知道她就是當年那個被指責第三者,“破壞”了冷‘豔’和池墨卿好事的人?萬一如果她知道這件事情,會不會更加討厭她?

    言左左心裏一慌,不由得握緊了池墨卿的手。

    池墨卿看向她:“怎麼了,老婆?”

    “如果被媽知道我就是那個……那個害你和冷‘豔’分開的人……”

    “沒有我和冷‘豔’,只有我跟你!”池墨卿瞪她,“當年媽已經傷害過你一次,現在又來,老婆,我警告你,以後不許心軟,聽見了嗎?”

    “哦。”言左左抓抓頭,呆呆萌萌的應了一聲。

    池家,池母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裏言左左當着衆人的面跟她道歉,心情有幾分複雜。她下意識冷哼一聲,想要詆譭言左左做戲。可一擡眸,正看見池父盯着她,她立刻深刻反省,唯唯諾諾的‘舔’‘舔’‘脣’,“老公,這事兒你已經事先知道了?”

    “墨卿只是告訴我會澄清你對左左的傷害,倒是沒有說左左會道歉。<>”池父斜睨着池母,“知道左左爲什麼要這麼做嗎?她這是在給你臺階下!孩子能做到這種地步不容易,也不想想你之前是怎麼對人家的!”

    被池父批評教育的啞口無言,池母乖乖點頭,她可沒忘記自己寫的保證書。

    “明天就去公開道歉,再有別的想法,你該知道後果!”

    “哦。”池母應聲,心裏還是有些不情願。

    池父也知道池母要面子了一輩子,要她公開道歉心裏肯定有疙瘩。他嘆了口氣說,“孩子們都能這麼識大體了,不想你這個做長輩的爲難。你作爲池家的當家主母,是不是也應該拿出應有的態度來,要不然,你讓別人怎麼看你這個做婆婆的?”

    池母一愣,再次看向言左左情真意切的言詞,心底的某個地方似乎鬆動了。除開關於‘蒙’心雨母‘女’的事情和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報道,其實這孩子真的是個不錯的娃。尤其想起他們關係還沒有惡化之前,這孩子比自家兩個孩子都貼心。

    他們後來到底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現在回頭想想,她這個婆婆似乎真是做的不夠到位,也難怪老頭子會生氣了。

    說起來,池墨卿會生氣,也是因爲心疼言左左。現在看小妻子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哪裏還

    能生起半點氣來,他的心一軟,伸手把她抱在懷裏,“你就不能多心疼一下自己,你這樣我怎麼能放心?”

    言左左咯咯一笑,伸手摟住他,“我有老公心疼啊,就是不讓你放心,你纔會多愛我一點。”

    池墨卿寵溺的捏捏她的鼻子:“不管你做什麼,我對你的愛都不會減少半分,只會更多。<>”

    言左左嘴角微揚,整個人膩在池墨卿懷裏。老公已經爲她做的夠多了,她幫不了他什麼,也只能在這種小事上不讓他爲難。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跟個好奇寶寶似的問池墨卿,“老公,上次孟遠非到底找你幫什麼忙,你還沒有告訴我。”

    池墨卿享受着難得的清閒,伸手抱着言左左,一遍遍撫‘摸’着她的長髮,“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兒,他有個哥哥三年前出了車禍,對方是縣長的兒子,愣是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他哥哥現在還在醫院裏。我跟警察局那邊打了聲招呼,他們正在重新審理此案。”

    言左左眨眨眼:“咦,看不出來孟主管也會走後‘門’。”

    池墨卿笑笑:“這是冤假錯案,應該幫忙。”

    言左左點頭:“辛苦老公了。”

    “傻瓜!”

    夜‘色’旖旎,燈紅酒綠,佟詩麗喝了很多酒,出來的時候搖搖晃晃,想要打車,可這附近沒有看見一輛出租,她不禁蹙了蹙眉頭,步伐搖晃的往前走。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長相猥瑣的男人走了過來,不懷好意的笑笑,“小姐,要打車?”

    佟詩麗停下腳步,眯着眼睛才把這男人看清楚,‘肥’頭大耳,一臉壞笑,不認識!

    她又往前走了幾步,想不到這男人也跟過來了,一雙豬蹄手還不客氣的放在她腰上,‘色’眯眯的說,“小姐住哪裏,這附近可不太好攔車,不如我送你回去。”

    佟詩麗一陣噁心,可是剛剛實在喝太多了,想要推開眼前這頭豬還真是沒什麼力氣。她眼神‘迷’離的瞪着他,“放開,豬頭!”

    男人非但沒有生氣,反而一臉猥瑣的表情更讓人噁心了。他的豬蹄伸向佟詩麗的臉,嘴角似乎還有哈喇子,“妞兒,你怎麼知道我外號叫豬頭,該不會是暗戀哥哥很久了吧?”說着,他把佟詩麗往自己懷裏一摟。

    佟詩麗掙扎,腳下的步子搖搖晃晃,“走開,你這頭豬,別碰我!”

    “喲,還是個辣妹,我喜歡!”說着,豬頭擦一把自己的哈喇子,一雙綠豆眼滿是猥瑣的小亮光。反正這妞兒喝多了,站都站都不穩,不如直接擼上車,先吃了再說。

    這麼一想,豬頭男不顧佟詩麗的反抗,抓着她就往車上帶。佟詩麗頭暈的厲害,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可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腳。

    完蛋了,她該不會真的就這麼被一頭豬給欺負了吧?

    突然,一輛不怎麼起眼的轎車停在了佟詩麗面前,車窗落下,‘露’出一張俊美冷酷的臉,雖然車子不怎麼起眼,可車內的人卻帶着獨有的狂放氣勢,冷冷丟下兩個字,“上車!”

    絕對是壓倒‘性’的強大氣場!

    到嘴的鴨子飛了,男人當然不甘心。可一對上眼前男人那張冷酷的臉,他竟然認慫的不敢多說一句話,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小美人兒飛走了。嘔!

    車上,就算眼前的男人救了她,佟詩麗也沒有給他好臉‘色’,倒是易凡希的出現讓她一驚,整個人清醒了不少。

    易凡希臉‘色’冰冷的看她一眼:“以後少喝酒。”

    “跟你有關嗎?”佟詩麗嘲諷一笑,既然不能跟她在一起,她的死活關他什麼事。

    易凡希下場的眸子閃過一抹冷光,猛然一踩油‘門’,加快了車速。佟詩麗沒有準備,狠狠往前傾斜,要不然繫着安全帶,頭早就撞上前面的擋風玻璃了。

    她嚇得尖叫一聲:“易凡希,你瘋了!”

    易凡希沒理她,瘋狂在馬路上飆車,佟詩麗原本就喝了很多酒,被他這兒折騰更想吐了,“你、你停車……我要吐,唔……”她的手緊緊捂着嘴。

    吱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響起,易凡希把車子停在馬路邊,下一秒,佟詩麗就朝路邊的‘花’壇狂奔而去,吐得昏天暗地,整個人虛弱的坐在地上,動也不想動了。

    易凡希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冷冷看着她。

    被他看的不自在了,佟詩麗這纔有氣無力的瞪他一眼,“易少主,你有這麼閒嗎?”

    “喝到吐不難受?”

    佟詩麗一頓,也不知道怎麼的心裏一陣委屈,她強忍着眼淚,惡狠狠的瞪着他,“我死活跟你有什麼變?你不是跟茱茜風流快活呢,管我幹什麼?滾!”

    易凡希任由她站起來撒潑耍橫,下一秒直接抓她的胳膊,用力把她丟上車。

    重磅推薦【我吃西紅柿(番茄)新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