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離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離婚字體大小: A+
     

    ??池母一愣,這老頭子到底什麼意思。。更多最新章節訪問:。她是讓他勸兒子回心轉意的,他怎麼這會兒這麼問她了?

    “回答我!”池父威嚴開口。

    池母好半天才說:“我當然不想失去兒子,可是讓我接受這個‘女’人,‘門’都沒有!”

    “既然這樣,我同意墨卿的決定。”池父輕描淡寫的說出這句話,頓時讓池母瞪大了眼睛,“老頭子,你瘋了吧?我們只有這一個兒子!”

    “從現在開始,我們只有一個‘女’兒。”池父不輕不重的說,“生活這麼多年,我還真不知道你這麼喜歡上電視。與其讓一干人陪着你丟人,倒不如脫離關係也好。”

    池父這話說的池母臉上青一陣紅一陣,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池父臉‘色’一凝,語氣也跟着加重了,“不管再怎麼鬧,這也是我們池家的家務事,你有必要鬧得沸沸揚揚嗎?左左和墨卿結婚幾年了,你這個婆婆自認爲自己真的問心無愧嗎?”

    池父這話一出,池母頓時明白過來。合着池父這是站在言左左那個狐狸‘精’那邊的,這下子什麼心虛不安統統消失了,她說話也不客氣了,“我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你怎麼不想看看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報道,凡是跟她扯上關係的有一樣好嗎?我們池家要的是一個安安分分的兒媳‘婦’,不是紅杏滿牆的狐狸‘精’!”

    言左左心裏一緊,難過的想哭。可是對上池墨卿憤怒的眼神,她還是忍了下來。要是她這個時候哭,池墨卿跟池母的關係只會更加惡化,而池母也一定會認爲她是在做戲,更加厭惡她。

    “狐狸‘精’嗎?這裏的確是有狐狸‘精’,還不止一隻!”說完,池父看向站在一邊臉‘色’難堪的何新蕊,“這位小姐,你還打算在這裏呆多久?”

    何新蕊一愣,委屈的看看池母,抿‘脣’說,“我是來接阿姨出院的,既然叔叔來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們聊。<>”

    “小熙……”池母還想叫住她,可是被池父一個冷冷的眼神擋住了話語。緊接着就聽見池父道,“就算左左是狐狸‘精’,也是墨卿在乎的狐狸‘精’。不是每個狐狸‘精’,我們家墨卿都能看上!”

    這話明顯就是說給何新蕊聽得,她咬牙,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好了,這裏只有自家人了,我問你一句話,你到底哪裏不滿意左左,非要他們離婚?”池父眯緊了眸子問。

    池母握緊拳頭,深呼一口氣說,“我就是不喜歡她,我兒子可以配得上更好的‘女’人,用不着委屈自己娶個到處給他戴綠帽子的!”

    “你親眼見了?”池父厲聲問,“好好的一個家,你看看現在都成什麼樣了?這到底是左左的錯,還是你這個做婆婆的有問題?你都從來不好好反省你自己嗎?”

    池父從來沒有跟池母說過這麼嚴重的話,對上池父生氣的表情,池母一陣錯愕,整個人都‘蒙’了。現在是怎麼樣,不僅是兒子,就連老公也被這個狐狸‘精’給收服了?

    一想到這裏,池母立刻又是一陣惱火,指着言左左的鼻子破口大罵,“言左左,你這個賤人,你到底給你公公灌了什麼‘迷’糊湯,讓他也這麼想着你?”

    “你給我閉嘴!”池父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牀’頭櫃上,就是修養再好也禁不住池母這麼幾次三番無理取鬧,“你到底還要鬧到什麼時候?”

    被池父這麼一陣怒吼,池母整個人嚇傻了,愣在那裏半天不敢說話。

    “你以爲我不知道當年你做了什麼,燦燦這麼多年又爲什麼不回來?”池父滿臉失望的看着池母,“我念在你本‘性’還算善良,又養大了兩個孩子,所以這麼多年,我從來提起過這件事情。<>”

    病房裏的人全都驚呆了,原來父親一直都知道……

    尤其是池母,看着池父的目光更是目瞪口呆。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只是因爲兩個孩子他才留着她?那她這麼多年的付出算什麼!

    池父長長呼了口氣,二十年了,當年池雪燦離家,他其實是知道原因的。可當時他已經跟池母結婚了,池墨卿那個時候十歲,池冉也有五歲了。

    他自‘私’的想,池雪燦也只是一時生氣,過不了多久就會氣消,也會回來的。可沒想到,那丫頭也是個倔脾氣,這一走就是二十年。

    他自責,內疚,始終覺得對不起池雪燦。但是池母已經給他養兒育‘女’了,他們夫妻相處,他不能不說池母是個賢妻良母,至少對他而言是。

    離婚,他做不到,更捨不得兩個孩子沒有母親。

    二十年,他把所有的痛苦一個人吞下去,努力維持整個家庭的快樂。可他心裏的歉疚卻更深了,他知道,這份快樂是建立在池雪燦的痛苦上。背井離鄉,她一個‘女’孩子有家不能回,是他這個做哥哥的錯。

    如果池母能夠一直做個賢

    妻良母,是個賢良淑德的婆婆,這些他一輩子都不會說出來,只會讓自己痛苦一輩子。可她,終究是讓他失望了。

    孩子們現在都長大了,池雪燦又昏‘迷’不醒,他不能再這麼自‘私’了,是該做出決定了。

    他走到池墨卿和言左左面前,重重嘆了口氣,“如果池家讓你們壓抑,過的不幸福,那就去過你們自己想要的生活。當年我讓燦燦離開,後悔了一輩子;可我相信這次讓你們離開,是我最不後悔的事情。”

    如果連自己的家人都保護不了,連自己兒子的幸福都維護不了,他這個父親做的簡直太失敗了。<>

    池墨卿和言左左看着池父,微微紅了眼眶,“爸……”

    “左左,你是個好‘女’孩兒,墨卿‘交’給你,爸爸放心。”池父殷勤囑咐他們,他已經虧欠了燦燦一輩子,不想再做愧疚的事情了。

    言左左不知道該說什麼,擡眸看向池墨卿。池墨卿緊緊抱着她,對池父說,“爸,如果有時間多過來坐坐,有關孩子,我們也打算接過來……”

    “我不準!”池母一聽說要接孩子,立刻大聲反駁,如果他們真把孩子接走,池墨卿這輩子很有可能就真的不要她這個母親了,她不同意,不能讓他們帶走孩子!

    “媽不承認左左的身份,還要去驗孩子的dna,既然我們一家四口都讓你這麼討厭,孩子,我們還是把孩子帶走吧。”池墨卿平靜的看着池母,“左左已經因爲媽受到了千般委屈,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一樣受到這種委屈。”

    池母憋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可還是咬牙道,“我不准你們帶走孩子!”

    “我準!”池父厲聲開口,不理會池母震驚的表情,“我們池家孩子就應該善良正直,如果孩子們跟着你只會長歪。”

    池母抓狂了:“什麼叫跟着我只會長歪?墨卿讓我帶歪了,還是小冉讓我帶壞了?你說話要憑良心,我承認我當年的做法不對,傷害了燦燦,可我這二十年來在池家盡心盡力,相夫教子,我做的這些你也全部抹殺嗎?”

    “所以我縱容了你二十年,把所有的痛苦和自責一個人吞下去。如果你還是那個相夫教子的‘女’人,我怎麼也不會說出今天的話,可你做了什麼?你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做錯過什麼,當年爲了你那個爲非作歹的姐姐傷害燦燦;如今又爲了那個‘女’人傷害左左。二十年了,你真的有反省覺悟嗎?”

    池父失望的搖搖頭:“你最開始對左左好,是因爲你的兒子。可後來,你做的那些事情,不都是因爲你那個殘廢的姐姐,那個住監獄的外甥‘女’?如果你真的知道錯了,你還會這麼做,這麼對待左左嗎?”

    池父質問的語氣,堵得池母一句話也說不上來,臉‘色’青一陣紅一陣。

    “算了算了,既然都不能好好相處,那就誰過誰的吧。”池父再度開口,這話聽在池母耳中一陣不安,什麼叫做誰過誰的?

    她緊張地看着池父:“你,你什麼意思?”

    “你不是不喜歡燦燦,也不喜歡左左,這兩個一個是我妹妹,一個是我兒子心愛的‘女’人,既然你連他們也容不下,這個池家你也別呆着了。”

    池父這話一出,衆人立刻臉‘色’大變。池母更是‘蒙’住了,“你、你的意思是要跟我離婚?”她像是承受不住這種打擊,整個人搖搖晃晃。

    “早在二十年前,我就該這麼做了。說起來,是我這個做公公的不好,讓左左受委屈了。”池父嘆息一聲,轉頭看向池母,“走吧,我們先去民政局,然後你收拾東西離開池家!”

    池母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抽’走了,臉上血‘色’全無。她很清楚丈夫的‘性’格,既然他說了這話,就絕對不會反悔。

    他,是真的要跟她離婚!

    不管池母的反應,池父抓着池母就往外面走,鐵了心要離婚。

    這下子出事了,言左左心裏一急,拉着池墨卿的手要跟出去,“老公,我們趕緊去阻止爸,可別因爲我們的事真跟媽離婚。”

    然而,池墨卿卻阻止了她,摟着她在額頭上落下一‘吻’,“別擔心,爸是最知道怎麼讓母親服軟的。我做完輸‘精’管疏通手術已經一段時間了,不如現在一起去諮詢一下醫生,順便再做個檢查,嗯?”

    言左左蹙着眉頭,不放心的問,“真沒事嗎?”

    “我跟你保證,不但沒事,而且媽肯定還會跟你道歉。”池墨卿神祕一笑。

    言左左很是懷疑,不過既然他這麼說了,她也不好硬跟過去,免得又觸怒池母,說她是去看好戲的,到時候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她跟池墨卿同時做了全身檢查,兩個人身體‘棒’‘棒’的,可以準備懷孕了。一路上,池墨卿一直用臉紅心跳的視線看着她,看的她心裏酥酥麻麻的,小鹿‘亂’撞。

    重磅推薦【我吃西紅柿(番茄)新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