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這個不孝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這個不孝子字體大小: A+
     

    ??言左左羞澀想要收回手,可是池墨卿不放。,最新章節訪問:。她嬌羞瞪他,“壞人!”

    池墨卿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我還有更壞的,要不要試試?”

    “不要!”言左左乾脆拒絕,可是對上池墨卿眼底熾熱的目光,又是一陣臉紅心跳。男人太可口也不是什麼好事,幾乎不用任何撩撥,一個眼神就能讓她渾身酥麻。

    她忍不住‘舔’‘舔’‘脣’,‘欲’語還休。

    池墨卿眼底的火熱更加明顯了,下一秒就把某個膽敢引‘誘’他的小‘女’人給吞下腹中了。

    等言左左再度醒來的時候,池墨卿已經去廚房作飯了。她披着睡衣下樓,看着廚房裏身材‘挺’拔的有型男人,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幸福的笑靨。

    她走到他身後,伸手抱住他,小臉貼在他背上,很安心。

    池墨卿轉身,捧起她的小臉親了親,“都要準備做媽媽了,不要在廚房裏呆着,空氣不好。”

    言左左嘴一嘟,耍賴的不肯放手,小巧的身子還在他懷裏拱了拱,“我就知道,你嫌我在我這裏煩,你移情別戀,不喜歡我了。”

    開玩笑,難道跟老公有時間膩在一起,她纔不要分開呢。

    池墨卿大呼冤枉,真拿這個小妻子沒辦法。只好任由她抱着,“一會兒該吃飯了,你不洗臉刷牙?”

    “不要,你幫我。”言左左繼續賴皮。

    “好,等我做好早餐就幫你洗臉刷牙。老婆……”池墨卿突然靠近她,笑的不懷好意,“要不要再順便洗個澡?”

    吼!言左左立刻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大‘色’狼!”下一秒,笑着跑走了。<>

    池墨卿無奈的搖搖頭,繼續做飯。

    吃飯的時候,言左左看着池墨卿,幾次‘欲’言又止。池墨卿挑眉,最近他們相安無事,小妻子身邊也沒什麼煩惱的人事,這又是怎麼了?

    終於,言左左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這纔對他說,“老公,上次何新蕊來說是媽生病住院了,我們……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池墨卿鬆了口氣,他還以爲什麼事情呢。(最快更新)他把切好的早餐放在言左左面前,漫不經心的說,“媽現在生病了,更不適合我們過去,免得刺‘激’她。”

    “不是這樣的。”言左左咬咬‘脣’,眼底閃過一抹黯然,“媽只是不想見我,其實她應該很希望你過去看她的。要不……”

    “老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既然媽不想見你,那也就是不想見我。再說了,媽的好乾‘女’兒還在醫院守着她呢,不用擔心。”

    “可是……”

    “沒有什麼可以,再說了,小冉也在那裏,真要有什麼事情會給我們打電話的。”池墨卿笑着說,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如果母親想要用這種方法‘逼’他離婚,只能說,這麼多年,她還是不夠了解他。

    言左左頓了頓,這才發現有問題,“媽住院了,爸爸沒有陪着她嗎?”

    池墨卿吃飯的手一頓,旋即說,“爸最近很忙,暫時沒時間陪着媽胡鬧。”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是池冉打來的,“哥,媽要出院了,不過堅持讓你接她出院,你要是不來,她就召開記者會。至於內容,你懂噠。”

    池墨卿額頭上青筋暴涌:“現在誰陪在媽身邊?”

    “佟詩麗哇,樸善熙哇……喔,不對,何新蕊纔對。<>”池冉戲謔一笑,“他們可都是寸步不離,比你這個兒子不知道孝敬多少倍呢。”

    池墨卿冷笑,看來池母這次是準備放大招了。也好,是時候跟母親表明態度了,如果她再這麼無理取鬧下去,失去的不僅僅是言左左這個媳‘婦’,還有他這個兒子!

    收了線,池墨卿轉頭對言左左,就看見言左左準備收拾東西的樣子,他說,“先吃飯,不着急。”

    “可是……”

    “沒有人比我老婆更重要。(最快更新)”池墨卿堅持讓言左左吃完飯纔過去,言左左很無語,只怕池母又要發飆了。

    果然,他們趕到的時候,就看見池母已經收拾好了東西,就等着出院了。而旁邊何新蕊則是不停的逗池母笑,至於佟詩麗,現在不在這裏,恐怕是擔心見了他們尷尬。

    原本池母還笑的合不攏嘴,可是一看見言左左進來,立刻晴轉‘陰’雨,“我讓我兒子來接我,你這個外人過來幹什麼?出去,我不想看見你!”

    池母直接咆哮了,完全不給言左左面子。

    池墨卿同樣臉‘色’一沉:“媽,左左是我的妻子,你的兒媳,不是外人。”

    “我不承認,也不允許你跟她繼續糾纏。”池母冷聲開口,“你現在就把她趕出去,要不然,我打電話通知記者,到時候丟臉可不是我!”

    池墨卿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了,母親什麼變得這麼尖酸刻薄,蠻不講理了?

    r/

    池冉也覺得母親越來越過分,不禁開口道,“媽,日子是我哥和嫂子在過,他們幸福就夠了,難道你還想看着我哥痛苦一輩子啊。<>”

    “你個是被‘迷’‘惑’了!等這個狐狸‘精’離開以後,你哥就會清醒了!”

    言左左知道池母后來越來越不喜歡她,可是之前當着池墨卿的面好歹還會收斂幾分。可現在,池母壓根就是把她當成仇人,連在池墨卿面前做樣子也不做了。

    池墨卿摟緊了言左左,面無表情的看着池母,“我是不可能讓左左離開我的,除非媽想看着我死!”

    “你!”池母一滯,沒想到池墨卿這麼說,頓時氣得‘胸’前起伏,像是要喘不過氣來了。

    “阿姨!”何新蕊見狀,趕緊安撫池母,“阿姨不要生氣,爲了這種‘女’人也犯不着。”

    何新蕊的話還沒有落音,就察覺一道想要把她凌遲的目光直直‘射’過來。她擡眸,正對上池墨卿眼底滿滿的憎惡。她心裏咯噔一下,不敢再看他。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她早就被池墨卿千刀萬剮了!

    “還有,媽,請你搞清楚誰纔是狐狸‘精’,小心被‘迷’‘惑’了眼睛,連自己怎麼上當受騙的都不知道!”池墨卿冷笑一聲。

    池母一愣,旋即又憤怒道,“你少在這裏污衊小熙,當初要不是言左左這個狐狸‘精’,小熙也不會被迫從你那裏辭職。你是怎麼對人家的,我看你就是鬼‘迷’心竅了!”

    池墨卿挑眉,冷冷看向何新蕊,“你跟我媽這麼說的?”

    何新蕊身子一僵,她不確定池墨卿手裏到底有多少關於她是何新蕊的證據。不過沒關係,現在池母很相信她,只要她把所有的錯事都推給言左左,相信這個老太婆一定會站在她這邊的。這麼一想,何新蕊又鬆了口氣。

    “我跟阿姨說的都是事實。”何新蕊一副受害者的樣子。

    池墨卿懶得理她,轉頭看向池母,摟着言左左的力道一點都沒有鬆開,堅定道,“媽,我今天就可以告訴你,想要我離婚,做不到!如果你接受不了我老婆,或者再傷害她,那就只能恕兒子不孝,離開池家了。”

    池墨卿的態度很明確,不僅僅是言左左震驚,就連池母也沒有想到他居然爲了言左左這個賤‘女’人,寧可離開池家。好半天,池母說不出一句話來。

    “池墨卿,你這是活活氣死我這個當媽的嗎?”池母怒吼。

    “媽不是想把我‘逼’上絕路嗎?離開左左,我只有死路一條,既然這樣,不如媽就當我死了。你有幹‘女’兒,又有眼前這位樸善熙小姐陪着,有我沒我沒有差別,不是嗎?”

    “你這個不孝子!”池母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就好,心機叵測,手段高明,你是被她灌了‘迷’糊湯,連命都不要了?”

    “心機叵測,手段高明?”池墨卿冷笑,“就算我老婆再怎麼手段高明,心機叵測也比不過某些‘女’人來的‘陰’險。何況,如果左左真是這種‘女’人,我反倒應該慶幸,而不是眼睜睜看着她在這裏被你們欺侮!”

    “你這個‘混’球!你今天要是來這裏氣我的,你現在可以走了!”

    “我會走,但不是現在,因爲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池墨卿臉‘色’一凝,“不管左左在母親眼裏是什麼樣的,但她對我來說確實唯一的珍寶。如果母親執意要讓左左離開,相信父親會保護你的,我這個兒子也可以安心離開池家了,母親,保重。”

    說完,池墨卿就要拉着言左左離開。身後傳來池母憤怒的咆哮,“你這是寧可要媳‘婦’也不要我這個辛辛苦苦把你拉扯長大的母親了?”

    池墨卿眼底寒光一閃:“這也是被母親‘逼’得不是嗎?”

    病房裏充滿火‘藥’味,就在池墨卿頭也不回拉着言左左要離開的時候,病房的‘門’再度被推開了。池父一臉‘陰’沉的走進來,“今天不把事情解決好,誰也別出去!”

    池母眼前一亮,這麼看來池父最終還是站在她這邊的。她頓時又有了底氣,“你看看你的好兒子,爲了這麼個狐狸‘精’,居然連我們做父母的都不要了,簡直不孝!”

    池父沒有說話,抿了抿‘脣’看向池墨卿,“你當真要爲了左左離開池家?”

    池墨卿不明白池父的意思,但還是堅定地點點頭,“如果母親接受不了左左,那這個了斷只能由我來做。”

    池父點頭,看了言左左好一會兒,“左左,你怎麼說?”

    言左左看向池父,從她嫁進池家,這位‘精’神矍鑠的老人就一直對她很好。她當然不希望池墨卿跟父母斷絕關係,可是讓她離開池墨卿,她也做不到。

    咬咬‘脣’,她說,“爸,對不起,我不能離開墨卿。”

    言左左的態度也很明確,這次,她再也不做聖母了。這讓池母恨得咬牙,像是恨不能衝過去,一把掐死言左左。

    池父點頭,最後問池母一遍,“你寧可失去兒子也不能接受左左?”

    重磅推薦【我吃西紅柿(番茄)新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