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戰火不斷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戰火不斷 1字體大小: A+
     

    ??從前那個親切有愛的婆婆不見了,這一刻,她真真感受到的只有池母對她的狠心和厭惡,甚至充滿了敵意,像是恨不得把她撕碎!

    她很清楚池家的勢力,就算她真的死了,只怕除了池墨卿,沒有人會多問她一句。(最快更新)

    可如果讓她真的離開池墨卿,哪怕只是想想,她都有種‘亂’箭穿心,連呼吸都呼吸不過來的疼痛感。

    她不能離開池墨卿,也離不開……

    可是面對這樣的池母,她可以反抗嗎?她有反抗的能力嗎?

    “媽,能不能告訴我,你爲什麼這麼討厭我,我做錯了什麼?”

    “你做錯了什麼你自己不清楚嗎?不用再多理由,你照顧不好我兒子就是最大的錯!我告訴你,就算是我把你殺了,墨卿頂多也就是傷心幾天,絕對不會把我這個做母親的怎麼樣。你給記清楚了,這天底下,母親只有一個,可是妻子卻可以有很多,而我兒子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長長的指甲陷入‘肉’裏,言左左卻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如果離開池墨卿跟死沒什麼區別,那她寧願去死。

    現在的池母,已經不是她從前認識的那個了。也許真的像她說的那樣,她帶給了池墨卿太多的傷害,所以基於保護兒子的立場,她討厭她。加上‘蒙’心雨母‘女’的事情和池雪燦那些陳年過往,池母對她連最起碼錶面的和善都做不到了。

    見言左左像是崩潰似的,池母心裏其實是有些不捨的。可她已經容不下她了,與其日後兩看相生厭,或者說,等着她跟池雪燦聯手把她趕出去,倒不如先下手爲強。

    “言左左,你當然可以存在僥倖心理,想着我兒子會保護你,但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要是墨卿知道是我對你動手的,他一輩子都會有心理負擔,都會活在痛苦裏,難道這就是你愛他的表現?我勸你……天,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池母正說得狠心,一擡頭就看見一臉冷凝的池父站在那裏,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頓時大驚失‘色’。

    她很清楚,池父有多喜歡言左左,簡直是把她當‘女’兒對待。>

    可她剛剛說的那些話……

    池母心虛的看着池父,不確定他在這裏站了多久,又聽見了多少。

    見池母突然大驚失‘色’的樣子,言左左覺得奇怪,她回頭,就見池父直直的站在那裏,周圍的空氣就像是被凍結了似的,讓人不寒而慄。

    在言左左的印象裏,池父一直都是外表威嚴,可內心和善的人。這麼可怕的氣勢,她還是第一次看見。

    池父越是往裏面走,池母就越是驚恐。丈夫那雙銳利的眼睛就像是要把她狠狠刺穿似的,讓她有種世界末日的錯覺。結婚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見過他這種眼神,身子不自覺顫抖起來。

    “你回來了,今天怎麼這麼早?”她努力平息自己害怕的情緒,儘量說話正常些。

    “家裏有客人要來,我回來準備準備。”池父說的冷漠,宛如利箭的目光直直‘射’向池母。

    他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從‘蒙’心雨母‘女’的事情以後,他就知道池母對言左左有了心結。之後她做了不少錯事,他都沒有出手,爲的不過是給她一個發泄的機會,讓這件事情儘快過去,一家人和和樂樂。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事情這麼久了,池母非但沒有悔改的意思,反而變本加厲,居然想要拆散墨卿他們,趕走兒媳,這件事實在是太荒唐了!

    “哦,你、你怎麼知道我約了人……我,呵呵,我還剛準備打電話告訴你……”

    “是我約了人。

    ”池父臉‘色’‘陰’沉的說。

    池母一愣:“你約了人,誰?”

    “你沒必要知道!”說完,池父就往外面走,對待池母的態度讓她一驚,她趕緊追過去,“不是約了人嘛,你去哪裏?”

    她伸手想要抓住池父的胳膊,可是被他直接甩開了,“用不着你管!”他盯着池母的眸子充滿了冷淡,不過擡眸看向言左左的視線卻又一片溫和,“左左,留下來吃飯,待會兒爸有話跟你說。(最快更新)”

    池母錯愕的僵在了原地,這還是丈夫第一次這麼對她。她很清楚裴父的‘性’格,一旦他這麼對誰,那就代表他心裏有多厭惡這個人。

    所以,他……厭惡她了?

    這個認知讓池母徹底僵住了,她機械般緩緩轉頭,瞪着言左左,“是你!”

    看得出來,池母被池父的態度徹底影響了,就連說的話也讓人莫名其妙。

    言左左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媽,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就是你!你這個掃把星,一定是你讓你公公提早回來的對不對?你這個賤‘女’人,你不把這個家拆散不罷休是不是!”池母面‘色’猙獰的看着言左左,指着她破口大罵。

    言左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賤‘女’人這三個字居然是從她視爲母親的婆婆嘴裏說出來的,這讓她的心臟猶如被重重砸了一拳,痛不‘欲’生。

    >

    雖然早就做好了被罵的準備,可這麼聽着,心裏還是一陣酸楚。她深呼一口氣,緩緩鬆開握緊的拳頭,淡聲說,“家裏有客人,我去廚房幫忙。

    “你給我站住!我有叫你離開嗎?”身後傳來池母的咆哮,言左左腳下的步子一頓,沒有回頭,“只要我還是墨卿的妻子一天,我就是池家的一份子。待會兒有客人要來,我去廚房幫忙。”

    “用不着你假好心,我說了,要你離婚!”

    離婚!!!

    這兩個字重重的紮在言左左心頭,她背對着池母握了握拳頭,深呼一口氣,淡聲說,“只要墨卿一天沒有親口跟我提這件事情,我就一天不會離婚。媽,客人應該很快就要來了,你也不想失態吧,那就別吵了,我先去忙了。”說完,她頭也不回的朝廚房走去。

    “你!”池母氣的渾身顫抖,反了反了,都反了!

    她重重的往沙發上一坐,端起水就要喝,可杯子早就沒水了,她用力放在桌子上,這個言左左,還真以爲她是嚇唬她嗎?

    想跟她鬥?簡直是找死!

    沒多久,池父就帶着客人進‘門’了,不僅僅有佟詩麗,還有池母最不想見的池雪燦。

    長長的餐桌上擺着十來道菜,池父坐在主位上,左邊是池母和佟詩麗,右邊是池雪燦和言左左,一左一右,派別分明。

    池父沒有動筷子,衆人就那麼靜靜的坐着,氣氛有些凝重,不,是窒息。

    這麼多年了,池父還是第一次這麼嚴肅而冰冷,池母心裏很恐慌,想說話又不敢開口。一直以來,池父都是寵着她的,可今天突然變成了這樣,她也不敢輕舉妄動。

    她想着,肯定是池雪燦跟他說了什麼,還有言左左也沒有填好話,要不然池父是不會這麼對她的。

    池父看看池母又看看池雪燦:“吃飯的時候,我不想聽見任何不和諧的聲音,如果你們有什麼要說的,趁現在還沒有動筷子,說吧。”

    池雪燦嘴角微揚,笑眯眯的說,“沒想到這個保姆的手藝也不錯,不過我還是懷念王媽的廚藝,哥,王媽後來怎麼不做了?”

    聽到這個話題,池母神經一緊,臉‘色’跟着有些慘白。王媽是池家最早的保姆,可以說是看着池雪燦長大的,也正是因爲這樣,她知道池雪燦的所有事情,包括她陷害她的。

    當年,要不是王媽高密,霍亨早就跟她姐姐在一起了,還輪得到池雪燦?所以,在池雪燦去了德國以後,她嫁給池父沒多久就把她辭退了。

    理由是王媽媽年歲大了,應該告老還鄉了,而且她吃不慣她的菜。

    池父當初也沒有多說什麼,就這麼讓王媽離開了。她一度還很擔心王媽臨走前有沒有跟池父說什麼,不過後來看池父的樣子,應該是沒有,她這才鬆了口氣。

    本以爲這件事情就是算是結束了,沒先到這麼多年以後,居然又被提起來了。她坐立不安,一顆心砰砰直跳。

    “王媽年紀大了,你走了以後,她在這裏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就回家頤養天年了。”池父寵溺的說。

    池雪燦點頭:“那真是奇怪了,明明我離開的時候,王媽還答應我要好好照顧你跟嫂子,居然騙我,太壞了。”

    池母的心咯噔一下,就怕池父多問。

    “我有什麼需要好照顧的,王媽年紀大了,也是該回去好好享福了。不過,畢竟二十年了,她早就不在了。”池父嘆息道,“她是五年前走的,我去看過她,她晚年過得不錯。”

    池雪燦一臉傷心:“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點回來還能見她一面。”

    “好了,事情都過去了,改天我跟你去給她上柱香。你也是,二十年不回來,我看你是把我這個哥哥給忘了。”池父寵溺的瞪她一眼。

    池雪燦挑眉,戲謔的目光看向池母。

    池母心裏一緊,就害怕她在這個時候說什麼。

    不過,池雪燦只是笑笑,“我這不是回來了嘛,打算多住些日子,哥哥可不能嫌我煩。”

    “你呀,這是你家,我看誰敢嫌你煩。”池父笑着說,一改剛剛的嚴肅。

    池母覺得這話很刺耳,池雪燦這明擺了就是挑事,而池父似乎話裏有話,是不是對她提出警告了?她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大嫂呢?嫂子該不會嫌我煩吧?”池雪燦把話題轉移到池母身上,“這些年,我可一直惦記着嫂子的手藝,不如你以後做飯給我吃啊。”她說的天真,衝池母無辜的眨眨眼。

    讓她做飯給她吃?

    池母當然不樂意,不冷不熱的說,“燦燦在國外吃慣了山珍海味,只怕我做的飯菜早就入不了你的口了,還是……”

    “果然嫂子嫌我煩,連口飯都捨不得讓我吃了。”池雪燦嘟着嘴,不高興的看着池父,“哥,二十年不見,我是不是不討人喜歡了?你們都嫌棄我回來!”

    重磅推薦【我吃西紅柿(番茄)新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
    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