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七十二章 被偷襲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七十二章 被偷襲 2字體大小: A+
     

    ?

    然而,她等了好久也沒有什麼感覺。不由奇怪的睜開眼睛,就看見一抹火紅的身影遊走在一羣壯漢之間,身手格外敏捷。

    重點是姑娘手裏沒有武器,而那些壯漢卻個個手持利器。

    言左左看的目瞪口呆,這女子明顯是在保護她。只不過,這身影……怎麼這麼熟悉?

    “言左左,小心”就在她發呆的時候,女子高呼一聲,一腳踢開了向她撲來的男人。

    想到池雪燦就在她身後,言左左剛準備直接承受,護住池雪燦,就見男人的身子直直的往後飛。她一驚,想着先把池雪燦推到安全的地方,然而,她還沒有動作,就被摟進了一句溫暖的胸膛。

    熟悉的氣息頓時讓她鬆了口氣,原本慌亂的情緒也漸漸得到了安撫。很快,她就看見池墨卿輕輕鬆鬆就把那羣人一個個扔出去了。同時出現的還有池墨卿那些看不見的保鏢,那些人對他們而言,彷彿就是踩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

    “老婆,你沒事吧?”池墨卿把那些人交給保鏢,緊張的走到言左左身邊。

    言左左搖頭:“我沒事……糟了,燦燦”她趕緊從池墨卿懷裏掙脫,跑到池雪燦身邊,因爲她捱了一棍子,後背像是受了傷,一動就疼。

    “墨卿,快幫我把燦燦送到醫院。”她說完,猛然一擡頭,就看見茱茜一臉得意洋洋拍手的樣子。

    茱茜?

    她一愣,目光錯愕的看着她。只見茱茜無所謂的聳聳肩,“我找你有事,當然是跟着你過來的。真是遜斃了,一點功夫都不會。”

    “……”言左左嘴角抽搐,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關鍵是燦燦。她沒有做無謂的口舌之爭,小心翼翼的把池雪燦交給池墨卿揹着。

    池墨卿臨走前,對着剛剛趕到的保安說,“報警。”

    保安後知後覺的點點頭,傻乎乎的應了一聲,“哦,好。”

    池雪燦被送到了醫院,醫生檢查過之後,說是皮外傷,好在沒有傷到骨頭。

    言左左這才鬆了口氣,抱歉的說,“燦燦,對不起,如果不是爲了救我,你也不會受傷。”

    “跟我客氣什麼,那些人明顯就是襲擊我們兩個。如果不是那個女孩子和小卿子,說不定我們兩個都得橫着進來呢。”池雪燦雖然疼的咧嘴,可還是不忘搞笑的說。

    言左左也是心驚肉跳,池墨卿的臉色就更陰沉了。他倒要看看誰這麼大膽子,敢動他的女人

    “燦燦,好點沒有?”言左左看着池雪燦疼的齜牙咧嘴的樣子,心痛不已,“要不要告訴霍亨……”

    “不準告訴他”池雪燦倔強的很,“他正忙着,別因爲這點小事打擾他。”

    言左左神色複雜,難道都到這個時候了燦燦還要堅持她的荒謬理論,以爲自己不在,霍亨就會向外發展嗎?

    她皺了皺眉頭,不怎麼認同。

    池雪燦看得出來她的反對,笑呵呵的說,“我真沒事,醫生都說了皮外傷,你就別擔心了,乖啊。”

    言左左勸不了池雪燦,轉頭正好對上茱茜不耐煩的神情,“喂,你們兩個老女人嘮叨夠了沒有,我還有話要說。”

    她的話剛落音,就感覺到一道陰森的目光朝她看來。她不禁打了個冷顫,一擡眸,正對上池墨卿幽深銳利的眼神,頓時壓力山大。

    她還以爲自己這輩子除了家裏的兩個哥哥,不會怕什麼人了,可一對上池墨卿的視線,她還是不禁感到怕怕的。唔,言左左的男人比家裏兩個哥哥還可怕,要小心

    “你跟蹤我到底什麼事情?”言左左若有所思的問。

    “就是……”茱茜剛準備開口,可突然又戛然而止。這可是易凡希的,要是她就這麼光明正大問出來,那傢伙會不會宰了她?

    上次就因爲嫌她嘮叨,他居然就把她一掌打暈了。要是她再惹怒他,說不定就會暴屍荒野了,想想就覺得恐怖。

    她朝言左左勾勾手:“你出來。”

    言左左還沒有過去,就聽見池墨卿說,“有什麼話就在這裏說吧。”他摟着言左左,明顯不給她單獨相處的機會。

    茱茜立刻瞪大了眼睛,雙手叉腰,“你這個男人是怎麼回事啊,別忘了,我剛剛可是救了你老婆,你好心沒好報啊,信不信我找人做了你”

    她剛氣勢磅礴的吼完,可是對上池墨卿風雲涌動的眼眸,立刻又趴趴軟了。小心翼翼的衝言左左勾勾手,“你出來,我有話問你。”

    言左左衝池墨卿笑笑,在他手上拍了拍,示意他安心,這纔跟着茱茜往外走。

    走廊裏,茱茜一臉神祕,“言左左,你跟我說實話,易凡希是不是gay啊?”

    言左左吐血:“你跟蹤我到燦燦的辦公室,就是爲了問這個問題?”

    茱茜頭點的理所當然:“是啊,要不然我跟蹤你幹嘛。我告訴你,我現在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最好把知道都告訴我。就算他不是gay,也是個雙性人,對不對?”

    我去,這都什麼跟什麼。

    言左左滿臉黑線:“菇涼,你果然還是太天真了。相信我,易凡希是個正常男人,再正常不過了。”

    “嘎?你確定?”茱茜不怎麼相信的問,小聲嘀咕道,“沒道理啊,我這麼青春靚麗,無敵可愛,他要是個正常男人怎麼會不喜歡我?不合理”

    “……”言左左直翻白眼,無語的很,平復一下心情才說,“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也許,他喜歡的是另一種類型的女孩子。”

    “哪種?”茱茜迫不及待的問,“快告訴我,我勢必要把他拿下敢不喜歡我?我讓他嚐嚐得罪本小姐的下場”她用力一握拳頭,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

    言左左在心裏暗暗嘆了口氣:“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這種事情你要多觀察,相處久了就知道了。不過你放心,他肯定是個直男。”

    “哦,那我就放心了。”茱茜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轉身就往醫院外面走。

    就這樣?

    還真是個大小姐,完全不懂得關心別人。

    言左左回到病房的時候就見池冉也來了,一進門就大呼小叫,“天啊,我還以爲自己聽錯了,原來真這麼嚴重。誰這麼大膽子,連燦燦的辦公室也敢闖?”說着,她趕緊走到池雪燦身邊,“燦燦,還有沒有哪裏受傷了,疼不疼啊?”

    池雪燦一臉不在乎的笑容:“沒事沒事,別擔心了。”

    池冉鬆了口氣,可立刻又橫眉冷對,“偷襲的人到底是誰啊,有沒有問出來?”

    “事情來得太突然,還來不及處理。”池墨卿說。

    池冉抿抿脣,想了想說,“那些人怎麼就能那麼巧合的知道你們會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裏,肯定是跟蹤你們好一陣了,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一定是這樣。”

    被池冉這麼一說,言左左眼睛閃了閃,跟蹤他們好一陣子了,難道真的跟茱茜有關?這次茱茜性情大變,她就覺得奇怪。會不會易凡希只是個幌子,茱茜的目標其實還是做弄她?

    可做弄是一回事兒,傷害又是另一回事。

    “想到了什麼?”池墨卿見她這樣,低聲問。

    言左左張張嘴,準備說話。剛剛處理那羣人的保鏢頭頭就進來了,恭敬道,“問出來了,是會株社的人。”

    這話一出,衆人一陣驚訝。

    會株社?他們跟會株社無冤無仇,爲什麼會策劃這起襲擊?

    言左左垂眸,心思更加複雜了,“是不是跟我有關?”衆人紛紛困惑的看向她,她咬咬脣說,“我以前跟會株社有過節,也許他們到現在還懷恨在心。”

    衆人瞭然,池墨卿握了握她的手,“事情還沒有定論,你先別輕易下論斷。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至於你們的安全,我會找人負責的,放心吧。”

    池雪燦立刻表示同意:“保鏢要找帥的,難看的我會心情不好。”

    池墨卿無語,翻了個白眼問,“要不要找霍亨來?”

    池雪燦頓時悶了。

    他們回家的時候,快要十一點了,池墨卿抱起言左左,二話不說就往臥室走。言左左一陣驚訝,還沒有來得及抗議,就見池墨卿猴急的脫她衣服。她臉一紅,“老公,不着急的……”

    “着急”池墨卿說的斬釘截鐵,手上的而動作更快了。

    言左左小臉爆紅,只能任由池墨卿魚肉。沒多久,她渾身上下就值身下一身粉色內衣了,她羞澀的往被子裏鑽。可池墨卿居然大手一撈,就把她抱在了懷裏,一雙好看的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檢查,看她的很不好意思。

    “老公,你夠了哦。”言左左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大色狼

    池墨卿看她沒有哪裏受傷,這才鬆了口氣,“你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言左左搖頭:“當時燦燦護着我,我一點都沒有傷着,你放心吧。”

    原來是檢查傷口,害她以爲……

    她頓時小臉爆紅,不過眉頭緊蹙的池墨卿沒有發現而已。他不放過任何一寸肌膚的又檢查一遍,就是一個小傷口也是傷在她身上,疼在他心裏,千百倍的疼。

    許久之後,言左左才換了睡衣,整個人偎依在他懷裏,“老公,你覺得這件事情是誰做的,會不會是因爲我……”

    池墨卿輕拂着他的身子:“這件事情只怕沒那麼簡單,老婆,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查清楚的。”他早就得到消息,黃世坤跟會株社勾結在了一起。黃世坤一直想要打池氏的注意,自然免不了暗中動手腳。可他現在不敢明着來,只能來暗的。

    當然,也不排除是因爲霍亨。畢竟又到了德國大選的時候,霍亨的對手向來不擇手段慣了,從池雪燦身上下手也不是沒有可能,這就是霍亨肯答應池雪燦暫時留在國內的原因。

    然而,不管是哪種原因,只要敢動他老婆,他絕對不會這麼善罷甘休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