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被襲擊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被襲擊 1字體大小: A+
     

    ?

    兩人就這麼互相對望,氣氛在這一刻凝結了

    佟詩麗手裏的杯子並沒有砸向易凡希,咚的一聲落在地上,徹底粉碎了。

    “你可以慢慢考慮,我隨時等你。”說完,易凡希就準備離開。

    佟詩麗突然開口:“告訴我”

    “等你什麼時候決定離開j爺再來找我。”他冷峻的眼底閃過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擡腳離開了。

    佟詩麗整個人愣在那裏,想起小時候被j爺抓去訓練,告訴她只有在那扇門裏活下來才能讓她見父母。

    那扇門裏有十多個跟她一般大的孩子,可是隻有一個能從裏面或者走出來。爲了見面父母,她用手裏的匕首把一個個十來歲的孩子們全都……殺了

    那是她第一次殺人,此後幾年的時間裏她都在做噩夢。然而,j爺並沒有遵守承諾,只是用一個個難以完成的任務考驗她,磨練她,而誘餌就是讓她見到親生父母。

    慢慢的,訓練似乎成了她人生的一部分,除了訓練,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慢慢的,幾乎不用j爺的誘餌,她就會主動去訓練。因爲仇家越來越多,爲了活命,她只能不斷進步,而她活着,就是爲了知道親生父母在哪裏。

    後來,她任務受傷導致毀容,j爺給她換了臉,換了身份,擺了那些仇家,從而潛入繁花設計,繼續執行任務。

    時間有多久了,她幾乎快要忘記自己的目的了,每天治只過着行屍走肉的生活。

    她的親生父母,到底在哪裏?

    佟詩麗身子一僵,察覺到自己失神了,趕緊回過神來。

    這是他們這種人的大忌

    易凡希從佟詩麗家裏出來,開着車正準備回家,突然一抹人影在他車前倒下了。他緊急剎車,就看見那抹嬌小的身影倒在地上。

    “茱茜?”他走下車,眉頭緊蹙。

    茱茜一臉痛苦的樣子:“腿腿疼……”

    易凡希立刻蹲下身子,捲起她的褲腿,果然看見裏面正滲着血水。傷口很深,要是不緊急處理,很可能感染,到時候就麻煩了。

    他剛準備抱起她去醫院,就聽見旁邊一位大爺說,“小夥子,你可別犯傻啊,我剛剛看的清楚,是這小姑娘自己倒的,這叫碰瓷,知道不?”

    臥槽這個多嘴的老東西,恨不得分分鐘滅了他?

    茱茜擡眸,正對上易凡希質問的眼睛,她趕緊說,“我剛剛不小心自己劃傷的,因爲有重要的事情趕過去……我發誓,我絕對不是碰瓷。”

    易凡希的眼眸閃了閃,抱着她上車,“去哪兒,我送你。”

    哇咧?

    茱茜那個小太妹的張狂樣,有沒有搞錯,她受傷了咩,難道不是應該送醫院去,再來個溫情問候?路線不對啊。

    “去哪兒?”見她不說話,易凡希又問。

    茱茜強忍着即將爆發的小宇宙,一臉委屈的說,“原本要回公司加班的,可現在受傷了,你還是送我去醫院吧。”

    把男第一招:製造偶遇,楚楚可憐。

    茱茜說着,還忍不住眨巴兩下眼睛,咦,眼淚呢?她偷偷抹了抹口水,看上去就跟哭似的,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愛。

    然而,易凡希並不懂這些,直接把她送到醫院,冷眼旁觀醫生給她消毒上藥,任憑她叫的跟殺豬似的,完全無動於衷。

    赤果果的冷血男

    茱茜暴躁了:“我這麼疼,你不會安慰我嗎?”

    易凡希斜睨她一眼:“自己劃傷的時候不疼?”

    茱茜立刻心虛了,臥槽,這都能看出來,火眼金睛啊。

    終於在醫生給她消毒上藥以後,她不鬼哭狼嚎了。可是揪住醫生的袖子問,“會不會發炎截肢啊,以後用不用天天來上藥?”

    她不停的衝醫生眨眼,以示威脅。可醫生並不懂她大小姐的意思,而是很二很白癡的說,“不用,在家自己上藥,過兩天就沒事了。”

    我太陽你奶奶

    茱茜的裝柔弱徹底宣告失敗了,一路上哀怨的看着易凡希,咬牙切齒,“喂,你是屬蛇的嗎?這麼冷血”易凡希不理她,她繼續叫囂,“我是女孩子,你到底懂不懂憐香惜玉?”

    易凡希依舊沉默。

    “你你你,你這個是啞巴啊?跟我說句話能死是怎麼地,我現在命令你跟我說話”

    易凡希不痛不癢的從後車鏡看她一眼:“我不喜歡女人。”

    “”茱茜一噎,“擦,你是基佬?”

    “……”易凡希嘴角抽搐,“我也不喜歡男人。”

    “哦……”不對茱茜瞬間瞪大了眼睛,“難道你是雙性人,自體繁育?”

    擦擦擦,國際爆炸性的大新聞啊。

    茱茜立刻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的朝他身下看去。嘖嘖,真是可惜了一個大好青年,居然是個“人妖”。可如果是個人妖,她到底還要不要追啊?苦惱

    易凡希眼底隱隱有了火氣:“你閉嘴”再不閉嘴,他可不保證會不會把她直接打暈,丟在大馬路上。

    “惱羞成怒?”茱茜越發肯定自己的認知了。

    易凡希死死握着方向盤,免得被某個神經病氣死。然而,茱茜小太妹並不懂得什麼叫做適可而止,繼續哇哇亂叫,“原來世界上真有這種人?哇,我都沒有見過耶,待會兒讓我看看好不好?你可以自由發揮,不用擔心我,我從小就看島國片,沒有節操的……”

    易凡希額頭上的青筋越來越暴涌,怎麼就有種恨不得殺人的趕腳呢?

    “喂,我在跟你說話啊。到底行不行啊,我出門票,雙……”倍,還沒有說完,茱茜就暈過去了,易凡希冷冷看她一眼,油門直踩,飛快飈了出去。如果不是看她是波旁家族的人,她早就把她暴屍荒野了。

    度假回來,言左左倍兒精神,整個人容光煥發,同事們紛紛羨慕不已。她往辦公室走,經過茱茜座位的時候就看見她一臉苦惱的樣子。

    她走過去敲了敲桌子:“怎麼了?”

    茱茜無精打采的看她一眼,沒有追求男神的動力了,不想搭理人。她就想不明白了,男神怎麼能是個人妖呢?

    言左左下意識看易凡希一眼,易凡希彷彿沒有感受到,繼續工作。她覺得越是這樣越有問題,要好好調查清楚。

    下班的時候,池墨卿給言左左打電話,說是去接她一塊出去吃飯。

    “老公,那個……對不起啊,我今天有事,不能跟你一起吃飯了。”言左左抱歉的說,“我今天約了燦燦,要給她設計新衣服,晚點回家。”

    “那好吧,到時候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老公最好了。”言左左笑着切斷通話,就看見池雪燦戲謔的眼神,“嘖,肉麻死我了。”

    然而,這還不是最肉麻的。

    等池雪燦跟言左左吃飯的時候,就見言左左開始拍照。池雪燦眨眨眼,“左左,我都不知道你也喜歡玩微信啊?”

    “不是,我是給我老公拍的,省得他不放心。”說話間,她已經把彩信發過去了。

    池雪燦哼了哼鼻子:“炫耀”

    言左左嘿嘿一笑,開始動筷子。快吃完的時候,她問,“我們今天去哪兒研究你的新衣服?”

    池雪燦想了想:“我在這裏有個辦公室,不如過去吧,我正好還要處理點事兒。”

    “行,就這麼定了。你待會兒把地址告訴我,還得給我家那位彙報一下。”

    池雪燦鼻子都歪了:“少在我面前炫耀,壞人”

    言左左哈哈大笑,沒多久就到了池雪燦的辦公室,她把樣品拿給池雪燦看,看的她目瞪口呆,“天啊天啊,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衣服,左左,你簡直太天才了。”

    “這麼說,你喜歡?”言左左也很高興。

    池雪燦不停點頭,看了一會兒說,“不過,我不喜歡這裏,太繁瑣了,不適合我伸展。”

    說到伸展,言左左頓時滿臉黑線,因爲她想起來跟池雪燦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的確,這種設計不適合抓小偷。

    池雪燦見她神色古怪的樣子,心有靈犀的也想起了那次的情景,頓時哈哈大笑。言左左也忍不住了,兩個女人笑成一團。

    言左左把設計圖又處理了一下,池雪燦的工作也差不多了,於是,言左左發短信給池墨卿讓他過來接她。

    “小卿子什麼時候來接你?”池雪燦怎麼看言左左的設計圖怎麼滿意。

    “大概五分鐘以後。”言左左笑笑,準備關燈跟池雪燦去外面等人。

    突然,樓道里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言左左正納悶的時候,就聽見池雪燦大喊一聲,“左左,小心”同一時間,她把她來到了身後。

    言左左驚呼一聲,在被池雪燦拉的同時,直覺背後一陣冷風,緊接着就是一陣巨響。

    千鈞一髮,幾個人闖進了辦公室,情況十分危急。

    池雪燦大喊一聲:“左左,你快走”

    這些人驚動了保安,下面的保安開始往這裏敢。

    池雪燦背後捱了一棍,可那些不肯鬆手,又要襲擊。言左左想也不想,立刻從地上爬起來,撲過去,一把抱住池雪燦,緊緊閉着眼睛等待疼痛降臨。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