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警告一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警告一下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心裏一暖,伸手抱住池墨卿,小臉貼在他的胸前,耳邊是他沉穩的心跳,“老公,你已經爲我做太多了,而我好像什麼都沒有爲你做過。答應我,讓我爲你做點事兒,而且不許拒絕。”

    池墨卿對上她亮閃閃的眼睛,眼底的溫柔簡直可以膩死人。他的大手輕附在她的小手上,溫聲說,“好。”

    “那我們勾勾手,免得你反悔。”說着,她伸出一根小拇指,調皮的衝他笑。

    池墨卿雖然笑的無奈,可還是跟她拉勾勾,心裏暖暖的,全都是幸福。看言左左吃的嘴角哪裏都是,他拿紙巾給她擦擦嘴,寵溺的說,“慢點吃。”

    吃過飯,池墨卿回書房處理事情,坐在座位上,手指有規律的敲擊着桌面,沒多久手機就響了,電話是路遙遠打來的,“確定只讓我警告一下?”

    “你照我說的做就是了。”池墨卿說完就收了線,米絮兒不過是個誘餌,他要釣的是她背後更大的那尾魚,而且要一舉殲滅

    路遙遠覺得自己簡直是到了八輩子黴纔會認識池墨卿,每次把他的胃口吊起來,他就不說話了。他把電話重重放在桌上,鬱悶的罵一句,“你妹”

    沒多久,米絮兒就戰戰兢兢的走進了總監辦公室,沒有看見路遙遠,不由得一陣忐忑。剛剛路遙遠內線打電話找她,可她是女裝部,跟他們男裝完全不沾邊,路遙遠找她什麼事情?

    她握了握拳頭,坐在辦公桌對面,安安靜靜的等着。可又過了一會兒,還是沒有看見路遙遠,不免有些緊張,他找她到底什麼事兒?

    她不安的攪動着手指,正想着要不要離開的時候,就看見路遙遠從門外進來,“不好意思,剛剛出了點事兒,我過去處理了一下。要喝什麼,咖啡?”

    米絮兒趕緊站起身來,露出一抹笑臉,“不用麻煩了。”說起來,能夠接到路遙遠的電話,她還是挺受寵若驚的,畢竟是整個公司的高層,她興奮了好一陣子呢。

    路遙遠點頭:“坐吧。”

    對上路遙遠那張俊朗的面容,米絮兒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其實,能夠嫁給高富帥一直以來都是她的夢想。她自認爲長相不錯,可無奈天意弄人。

    路遙遠給兩人泡了咖啡,放在她面前一杯。米絮兒羞澀的低垂着眼眸,路遙遠也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看着她,眼底閃過一抹鄙夷。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愚蠢的人簡直太多了。明明有大好機會不知道把握,卻偏偏要走歪門邪道,結果只會得不償失。

    路遙遠越發對米絮兒感到生氣了,喝了口咖啡,緩口氣才說,“米小姐剛來繁花設計,可能有些公司規章不是很清楚。正好借這次機會,我簡單跟你聊聊。”

    其實路遙遠很不清楚,對於米絮兒這種吃裏扒外,出賣小嫂子的事情,池墨卿幹嘛還一再交代他要好好說話。如果按照他的性格,早叫她捲鋪蓋滾蛋,回家吃自己了。

    米絮兒一愣,不是很明白路遙遠這話的意思,“什麼規章制度?”

    “比如說繁花設計就是一個家,在這個大家庭裏每個人都是兄弟姐妹,應該相親相愛。如果出現不和諧的因素,那就只有一個下場,另謀高就”

    米絮兒身子僵了僵,心底劃過一抹不安,可還是故作無辜,“我不懂路總監的意思。”

    裝傻?

    路遙遠冷笑:“聽說米小姐跟顧云溪是舊相識,近來聯繫挺頻繁的。”

    米絮兒神色古怪的看着路遙遠,不知道這是警告還是……吃醋?

    看路遙遠的樣子不像是警告,難道他真的吃醋?

    一想到這種可能,米絮兒的臉更紅了,低着頭越發不好意思了,“總監,你怎麼會知道這些,還這麼問?”

    看米絮兒這樣,路遙遠不禁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可真夠自戀的。

    “我怎麼知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米小姐最近做了什麼?”

    米絮兒終於察覺到不對勁了,放在腿上的手驀地一緊,“我不知道路總監想說什麼。”

    “如果我今天把話說的太明白,就是米小姐該捲鋪蓋回家的日子了。我這麼說,相信米小姐也是個明白人,該怎麼做,不用我教你吧?”

    米絮兒的心漏了一拍,難以置信的看着路遙遠。

    他這讓她自己主動辭職?

    不,她絕對做不到

    她生氣的站起身來:“我憑什麼要離開繁花設計?我知道路總監跟副總監關係好,但我沒有犯錯,你沒有權利讓我離開”

    沒有權利?

    路遙遠冷笑:“我說過了,我一旦把事情坦白來講,就是米小姐捲鋪蓋離開的時候,你確定要我說出來?”正合他意,他一點都不贊同池墨卿這種溫和的做法。

    “路總監不用嚇唬我,有什麼就直說,讓我離開繁花設計,也要有個讓我心服口服的理由。”她好不容易纔逃出來,離開那個老頭子,有追求幸福的機會,現在讓她放棄?憑什麼

    好個理直氣壯的質問

    “憑什麼?”路遙遠眯了眯眼睛,問的玩味,“原本我還挺同情你的,現在看來,你這種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你覺得一切都理所應該,你背叛家庭,拋夫棄子,出賣朋友,你這種女人活該得不到幸福。”

    “你”米絮兒沒有想到路遙遠會這麼毒舌,氣的小臉通紅。

    路遙遠鄙視的看她一眼,直接把錄音筆放在了桌上。也許是做賊心虛,米絮兒居然不敢打開聽,直覺上,這個錄音文件不是好東西。

    路遙遠挑眉:“怎麼不打開?”

    米絮兒咬牙,瞪路遙遠一眼,一狠心還是打開了。

    “云溪,我好怕,我真的很怕。言左左的丈夫回來了……”音頻很長,然而米絮兒只是聽了幾句就慌亂的切斷了,臉色慘白。

    天啊,她跟顧云溪的通話怎麼會被錄音,她整個人慌亂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你你……你怎麼會有這些……”

    路遙遠冷冷一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

    就憑她還想跟池墨卿鬥?簡直太高看自己了。

    所有人都只知道池墨卿是池氏總裁,卻不知道他還有個戰神的稱號,他不出手便罷,只要他出手,敵人就沒有一絲還手機會

    “你們跟蹤我?”米絮兒驚恐的連連後退,難以置信的看着路遙遠。

    路遙遠連白眼也懶得翻了,就她一個不足掛齒的小人物,還用得着跟蹤?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你還不配讓人跟蹤,既然話都說到這裏了,我還是希望米小姐能給自己保全點面子主動離開繁花設計,否則……”路遙遠的意思很清楚。

    其實,他也不是不明白池墨卿的用意,言左左對米絮兒不錯,如果讓她知道米絮兒暗中出賣她,意圖傷害她,肯定會難過的。池墨卿只是把言左左的傷害降到最低,可也便宜了這個自私自利的女人。

    米絮兒眼神慌亂:“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沒做……你們冤枉我……”

    “如果米小姐執意這麼想,我們可以拿這份文件到相關部門做個鑑定。不過,一旦這件事情公開了,可就不是米小姐離開繁花設計這麼簡單了。”

    米絮兒整個人如遭雷劈,顫抖的說不出一句話來。突然,她像是瘋了似的,抓過桌子上的錄音文件狠狠扔在了地上,一腳踩不夠,接二連三的得往下踩。

    路遙遠看的目瞪口呆,見過瘋狂的女人不少,可瘋狂到這麼白癡的女人可不多。她還真以爲踩壞了這份文件,他們就沒有備份了?

    一個字:蠢

    米絮兒足足踩了五分鐘,突然擡頭怒吼一聲,“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我看你們還怎麼誣告我”

    路遙遠覺得這女人簡直就是精神病,他嘴角微勾,波瀾不興的嘲諷一句,“這不過是備份而已,米小姐想要踩多少有多少。”

    米絮兒聞言,整個人驚呆了,恐慌的看着路遙遠。

    路遙遠則是聳聳肩,看一眼地上的錄音筆,一副搖頭嘆息的樣子,“別看這東西小,可價格不菲,看來米小姐這個月的工資不用領了。”

    對於這種女人,紳士風度完全沒有必要。

    “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念在你我同事一場的份上,我給你留了面子。如果不識相……”他敲了敲桌子,若有似無的寫了兩個字:報警。

    米絮兒嚇得渾身無力,整個人就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呆滯的往外面走。

    就這麼離開嗎?

    可是一想到又要回去面對那個老頭子,面對所有人的指責和控訴,還有一貧如洗的家……

    如果她就這麼回去,只怕再也沒有出來的機會了。

    不,她不能回去不能就這樣放棄她所有的美好都在這裏了,她絕對不可以前功盡棄

    她還有顧云溪,她還有大好的未來。

    米絮兒一出去,路遙遠就給池墨卿打電話,“事情已經照你的吩咐辦了,不過那個女人可沒有識相的意思,還摔壞了我的錄音筆,很值錢的……”

    言下之意是:您老是不是應該給點補償?

    “我知道了,你先忙。”池墨卿說完就切斷了通話,聽得路遙遠目瞪口呆,有沒有這麼小氣,他這忙裏忙外的都是爲誰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