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更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更渣字體大小: A+
     

    ?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不在了呢?”想起之前自己想要自殺的時候,她忍不住問出口。

    池墨卿身子驟緊:“我絕對不會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情”

    “生老病死,人之常理……”

    “就算是死,我也會陪在你身邊”不等言左左說的,池墨卿堅定不移的看着她。

    眼眶微紅,言左左深呼一口氣,生死相隨,她何德何能讓池墨卿這樣待她?

    “我不希望你這樣,即便沒有我……”

    “沒有即便”池墨卿眯緊了眼睛看她,逼迫言左左正視自己,“老婆,你在擔心什麼?告訴我。”

    言左左微微別開臉,握了握拳頭,雖然很不想說,但她知道自己必須坦白。就算池墨卿會介意,但她也不想瞞着他。

    想到這裏,她深呼一口氣,對上池墨卿等待的眼神,“冷豔讓我選擇生或者死,我選擇了生,然後就被帶到了一座鐵籠子裏,裏面有好多男人。雖然最糟糕的事情沒有發生,但爲了活命,我我做了其他不好的事情,也許……也許被錄像了……”

    她越說聲音越小,越說越心虛,說到最後幾乎沒有聲音了。雖然池墨卿清楚的告訴她不在乎,可這種事情真到面對的時候,他怎麼可能不在乎。

    言左左雖然努力平穩心情,可她心裏還是怕怕的,低着頭,就害怕看見他厭惡的眼神,她知道他愛她,可不敢保證面對這種事情,他真的能完全不在乎。

    池墨卿見她這樣,把她整個人摟在懷裏,輕拍着她,“老婆,我都知道了。”

    “啊?”原本等待判刑的言左左,突然錯愕的擡眸,迎上他溫潤的眼眸,只見他淺淺一笑,“裏面的內容我早就已經銷燬了。”

    “你你你你……”言左左震驚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你怎麼會知道?”

    下一秒,她突然開始掙扎,想要離開池墨卿的懷抱,可是他緊緊抱着她,不給她離開的機會,下巴頂在她的頭頂,不停摩挲,“老婆,是我不好,是我沒有保護好你,對不起。”

    言左左淚如雨下,停止了掙扎:“是我不好,我當時只想着要活命……對不起……”不等她說完,池墨卿就把她用力抱在了懷中,溫暖的氣息濃濃包裹着她。

    “不要說了,我都知道。”他親吻着她的髮髻,“放心吧,沒有人看見,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那那你有沒有看過裏面的內容?”她問的戰戰兢兢。

    “有。”池墨卿沒有逃避,低頭看着言左左的眼神格外溫柔,“老婆,你自信美麗,聰明睿智,那個時候淡定的彷彿渾身都泛着金光,不愧是我池墨卿的老婆很棒”

    在整個黑幫歷史上,還沒有哪個人能夠單槍匹馬活着從裏面逃出來。面對那麼多身強力壯的男人,就算是經過訓練的特種兵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然而,他的小妻子卻做到了

    他看的真切,看得出神,他的老婆就是全世界最棒的女人

    “老婆,我好愛你,真的好愛好愛你。”池墨卿由衷讚歎,狠狠親了她一口。

    言左左茫然的眨眨眼,有些羞澀,“我哪裏有你說的那麼好,我當時只是想活着回來見你,一想到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我就覺得好害怕。”

    她沒有告訴他,她害怕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的淒涼背影,那會讓她心疼,比死更難受。所以,就是拼了命,她也要活着出去。

    死並不恐怖,恐怖的是擔心活着的人會痛苦。

    池墨卿抱着她的力道更緊了:“老婆,是我不好,我沒有保護好你。”

    說好了不讓她受傷,會一直守護在她身邊,可到頭來他還是沒能保護好她。如果不是她勇敢機智,只怕他們這個時候早就……

    池墨卿不敢想下去,有種亂箭穿心的感覺。

    “老公……”

    “嗯,我一直都在,一直都會在。”

    “……”言左左嘴角抽了抽,“我是說,我快不能呼吸了……”

    “”池墨卿一愣,這才驚覺自己用力過重了,趕緊鬆了鬆力道,歉疚的說,“弄痛你了,對不起。”

    言左左在他懷裏搖頭,微微垂眸,“其實都是我不好,是我任性闖的貨。如果我當時肯聽路遙遠的話不只身前去,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了,還差點害了宋總監。”驀地,她一頓,趕緊看向池墨卿,“宋總監現在怎麼樣了?”

    “傻瓜,他們應該感謝你的。如果不是你,這兩個只怕到現在還在兜圈子呢。放心吧,她沒事。”池墨卿捏捏她的小鼻子,笑着說。

    路遙遠從醫院把宋雨桐接回家,一路上就聽着她嘰嘰喳喳的聲音,整個人看起來眉飛色舞的,“路遙遠,我敢肯定這輩子你都沒有經歷過那種刺激感,你知道我殺人了嗎?雖然不知道具體有多少,但肯定不少。當時情況危急啊,可我和左左兩個人,簡直所向披靡。啊啊啊,我告訴你,我還要跟左左結拜姐妹呢,她就是我的偶像”

    宋雨桐一直說一直說,從醫院裏講到了家裏,從吃飯的時候一直講到吃完飯,路遙遠從廚房洗完出來,她還在講。他聽得耳朵都要長結了,恨不能找個抹布堵住宋雨桐的嘴。

    “真沒想到,左左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關鍵時候居然那麼霸氣什麼女特工,女飛警,簡直都弱爆了。左左這纔是真槍實彈以一敵百,簡直帥呆了。哦,對了,路遙遠,你以後少惹我,小心我也對你不客氣”

    “啪”一巴掌,路遙遠拍向了宋雨桐的頭,下一秒就把一個蘋果塞到了她嘴裏,“吃你的東西吧,做夢也日該醒了。”

    宋雨桐不服氣的嚷嚷:“誰做夢了誰做夢了?你又不是沒看見,你少在那裏偷偷嫉妒我了,我看你壓根就是心裏不平衡,不能接受我比你厲害。”

    路遙遠磨牙霍霍:“我最好是嫉妒你,也省的我冒着生命危險去救你這個沒良心的小東西。你下次最好自己爬出來,別指望我會去救你。”他擔心個半死,她居然還引以爲榮?我了個去

    “路遙遠,你這個混蛋,你是有多恨我,居然還想讓我再碰見一次?最毒你的心啊,你就是個人渣”

    路遙遠上樓的步子一頓,回頭看一眼因爲生氣,小臉通紅的宋雨桐,他嘴角緩緩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氣死人不償命的說,“我是人渣你還喜歡,可見你更渣,女人渣。”

    說完,他哼着小曲繼續往樓上走,身後傳來河東獅吼,“路遙遠,我要宰了你”

    別墅裏。

    蔡可人一推開門就開始大聲嚷嚷:“左左,你還好吧?我的天,你簡直要嚇死我了。”對上言左左渾身傷痕的樣子,她錯愕的瞪大了眼睛,“天啊天啊,原來是真的,居然都是真的啊啊啊,我要暈倒了。”

    蔡可人唱作俱佳,把他們上報紙的事情跟言左左說了,“你知道嗎?我看報紙的時候還想着言姓女子和宋姓女子怎麼就這麼熟悉。結果今天路總監就證實了我的猜測,我了個去,你們簡直太神勇了。”

    言左左一愣,這事兒都上報紙了?只怕不好解決。

    佟詩麗和米絮兒也來了,手上拿着花籃,身後跟着易凡希。佟詩麗看她渾身上上下下的小傷口,打趣的說,“左左,我看你要去廟裏拜拜了,無緣無故也會被綁架,還跟黑幫扯上關係了,可不是鬧着玩的。”

    言左左垂眸:“都是我不好,又要請假連累你們了。”

    “連累什麼的倒是不怕,就是你總受傷,看着怪讓人心疼的。”佟詩麗樂呵呵的說,轉頭看向池墨卿,“池總裁,這件事情不知道你有什麼打算?”

    這麼大的槍戰自然驚動了上頭,雖說去營救言左左的人都是便裝,可只要是眼睛雪亮的人,不難看出他們全都是精英,隸屬於特種部隊,這件事情逃不過被上頭追根究底。

    “自然是依法行事,相關部門會處理的。”頓了頓,池墨卿說,“到時候有人會聯繫繁花設計,如實交代就行。”

    佟詩麗眼眸一緊,很快點頭道,“也是。”

    房間裏很熱鬧,大夥兒你一言我一語,只有米絮兒一聲不吭,看着言左左的眼神很奇怪。

    “絮兒,我跟宋總監都受傷了,這陣子恐怕不能過去上班了。有什麼重要事情,你就打電話給我們,隨時彙報公司情況,可以嗎?”

    米絮兒點頭:“我知道了,副總監。”

    言左左還想說點什麼,米絮兒的手機就響了。看一眼來電顯示,她臉色微變,“你們先聊,我出去接個電話。”

    言左左覺得米絮兒最近越來越古怪了,好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事情,而且還很重要。

    池墨卿也覺得這個米絮兒古怪,藉口下樓倒水跟了出去。

    “云溪,我好怕,我真的很怕。言左左的丈夫回來了,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能人看透似的,他會不會已經知道了……”米絮兒不安的說,一想到池墨卿那雙銳利如鷹的眸子,她就一陣驚恐。

    “絮兒,你當年已經拋棄過我一次,現在我成了這樣,你連替我報仇都不願意嗎?我就知道,你早就不愛我了。”

    “不不是的,我愛你……云溪,你要相信我,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你……”米絮兒趕緊開口,“我幫你報仇,我答應你,你放心吧。你咬我怎麼對付言左左,我都聽你的。”

    電話那頭,顧云溪笑的陰險,“我就知道絮兒你最好了。”

    言左左把他害成了這樣,他絕對不會放過她。給冷豔透漏消息,這纔是他報復言左左的第一步,後面的過程,慢慢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