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零九章 老相好(2/10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零九章 老相好(2/10更字體大小: A+
     

    “詩麗,你是個好姑娘,誰要能娶了你真是福氣。”池母握着她的手說。

    佟詩麗得體一笑:“小冉和左左纔是賢妻良母,乾媽有這樣的女兒和媳婦纔有福氣。”

    池母大笑:“是是是,都是好孩子,還有雨桐,也要儘快跟遙遠辦婚事。我雖然不是遙遠的母親,可是看着他長大的,這孩子不結婚,我也着急。”

    路遙遠笑笑:“這都是看緣分的事情,不能着急。”

    “什麼看緣分,雨桐就是你的緣分,你可不要給我犯渾。敢欺負我乾女兒,我可是會去給你母親告狀的。”池母威脅道。

    路遙遠一陣無語。

    大家都在揣測池母的意思,不管怎麼揣測都有種引狼入室的感覺。

    池冉首先開口:“媽,既然你決定了,那就這樣吧,我跟知途還有事兒,就先走了。”說着,他扯路知途一下。

    路知途愣了愣,趕緊配合,“是,家裏有點事兒,媽,那我們先走了。”

    路遙遠跟着站起來:“家裏有事,你們怎麼能不告訴我,帶上我啊。”說完,一溜煙也跑了。

    整個客廳裏,只剩下言左左夫婦和兩個乾女兒。池母心裏也有點不高興了,目光落在池墨卿身上,“路家有事,你是不是也要出去幫一下你妹妹?”

    池墨卿淡笑,直接抱起言左左,在幾個人目瞪口呆中,嘴角一揚,“恭喜媽多了兩個乾女兒,那我們也先回去了。”

    一走出家門,池墨卿的臉色瞬間變了。言左左感受到他的怒氣,乖乖呆在他懷裏,一聲不吭。等他們到了車庫,就看見那三個人正等在那裏。

    池墨卿開口:“找個地方坐下來說。”

    很快,他們開車到了一家咖啡廳。池墨卿給言左左和池冉點了咖啡和點心,面色嚴肅。

    路知途問:“你有什麼想法?”

    池墨卿緩了緩說:“如果我猜的沒錯,佟詩麗怕是要行動了。上次j爺沒有得逞,看來會更謹慎,大家小心。”

    路知途他們也是在池墨卿經歷了j爺偷襲之後才聽說的,現在聽見他又提j爺,不免更加擔心了,“這個佟詩麗接近伯母,到底有什麼目的?”

    路遙遠抿着脣:“讓池家雞犬不寧,後院失火?”

    池冉沉思片刻,攪動着杯子裏的咖啡問言左左的看法。一直沒有說話的言左左微微嘆了口氣,“挑撥離間的可能性很大,可我覺得應該不是單單挑撥我跟墨卿。也許……有更大的陰謀也說不準。”

    “有道理。”路遙遠撫摸着下巴,“那宋雨桐又算是怎麼回事……哦,你幹嘛打我?”他摸着自己的頭,衝着池冉嚷嚷。

    池冉翻了個白眼:“你說呢?我媽還不是看你孤家寡人,擔心你一輩子這麼吊兒郎當的,這才找個藉口讓你好對宋雨桐負責。真是的,都多大年紀了,還讓人操心。”

    “……”路遙遠嘴角抽搐,小聲嘀咕道,“我不想結婚也有錯啊?”六月的天,一定會飛雪的。

    “你說呢?”池冉冷哼。

    “我可沒錯,我不就是想要多單身兩年,瞅瞅你們這羣邁入婚姻墳墓的可憐人,嘖嘖,哪有我這麼瀟灑自由。”

    “不以結婚爲前提的戀愛都是耍流氓!”

    “我戀愛誰了?你可不要冤枉我,我……”

    “好了,你們兩個就別鬥嘴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佟詩麗,以後都要小心點。既然她把目光放在了池家,我們都是息息相關的。”路知途開口,看着池墨卿好一會兒才問,“你有什麼打算?”

    池墨卿喝了杯咖啡,緩聲說,“我已經讓人跟着她了,看看再說。”

    “也對,現在只能這樣了。”

    回到家,池墨卿似乎還在爲池母今天的做法生氣,一直不說話,可是給言左左做按摩的手卻力道很溫柔。

    言左左握住她的手,轉過身看他,伸手摸了摸他蹙緊的眉頭,“彆氣了,媽只是太寂寞,找個人說說話,她不知道佟詩麗的身份,你不能因爲這個怪她啊。”

    池墨卿把她的手放在胸口,重重呼了口氣,深深看她一眼,“老婆,你不用安慰我,是我不好,今天讓你受委屈了。”

    言左左聳聳肩:“沒有啦,我們沒時間陪媽也是事實。原來媽還照顧孩子,現在孩子跟着我們,媽當然會寂寞了。”

    雖然今天池母的話讓她有些難堪,可她也能理解。畢竟池母唯一的親姐姐是因爲她才成這樣的,池母要願她怪她也是應該的。

    池墨卿緊緊抱住她:“媽的事情,我會處理的。”

    言左左笑笑,伸手摟住他的腰:“你可不許跟媽吵架,要不然,我以後就沒辦法跟媽好好相處了。”

    “我知道,我會好好……”池墨卿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機就響了。他看一眼來電顯示,不由得眉頭一簇。言左左見他久久不接電話,好奇的開口,“是不是不方便,我出去……”

    “不是。”池墨卿拿起電話接過來,“歐三少,找我什麼事請?”

    “有沒有時間,出來跟我喝兩杯吧。”

    “現在?”池墨卿看一眼時間,想要拒絕。可他還沒有開口,就聽見歐鷺晗說,“香裏格酒吧,我等你。”

    池墨卿看着被切斷的電話,沉思片刻,轉頭對言左左說,“你在家等我,我有點事情要出去,很快回來。”

    言左左有幾分擔憂:“是不是出事了?”

    池墨卿笑着摸摸她的臉:“沒事,歐三少找我,指不定是失戀了,我陪他喝兩杯去。”

    言左左忍不住笑起來:“你這麼詛咒歐三少,小心他報復。”

    “他敢!”池墨卿穿好衣服,在言左左額頭上親了一下,轉身就往外面走。

    酒吧裏,池墨卿一進門,就看見歐鷺晗正坐在吧檯上跟美女調情,他挑挑眉,這傢伙前腳還跟商小若說甜言蜜語,後腳就勾搭辣妹了,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一看見池墨卿來了,歐鷺晗打發走辣妹,嘿嘿一笑,“我就太有魅力了,走到哪裏都人見人愛。”

    池墨卿覷他一眼,連吐槽都省了。要了一杯酒,跟他碰一下,“說吧,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兒?”

    “嘖!有沒有這麼心急,沒聽過一句老話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先陪我喝三杯再說。”說着,歐鷺晗一飲而盡。

    池墨卿抿一口酒,似笑非笑的看他,“還真是讓女人給踹了?”

    “少烏鴉嘴!我歐三少是誰,只有我踹的女人,哪有女人捨得甩我?”歐鷺晗瞪他,不過很快就苦惱起來,“你說女人怎麼就這麼麻煩?動不動就生氣,要不是老子看她可憐,纔不屑哄她,她還蹬鼻子上臉了,簡直……簡直是不可原諒!”

    看這架勢是被商小若給欺負了,沒想到歐三少也有這天。

    池墨卿心情大好的喝着酒,他不說話,就等着歐鷺晗抱怨完說正事。

    歐鷺晗說了半天,結果一句話都沒有得到池墨卿的迴應,不禁橫挑鼻子豎挑眼,“你是怎麼回事?還要不要情報了,這麼不配合!”

    池墨卿看他一眼:“你確定需要我毫不留情的打擊你?”

    歐鷺晗一噎,恨得咬牙切齒。

    “說吧,你找我來到底有什麼可靠情報。”池墨卿看他說完了,這才體貼的問。

    歐鷺晗去了一聲,翻了個白眼,傲嬌的說,“沒法跟你好好做閨蜜了,現在本少爺心情不好,什麼都不想說。”

    池墨卿也不廢話,轉身就走。

    歐鷺晗一愣:“臥槽!有沒有這麼幹脆,姓池的,你給我站住!”

    池墨卿轉頭,聲音平淡的開口,“現在有心情了?”

    歐鷺晗想殺人,尤其想殺了那個叫池墨卿的傢伙!

    他得到的情報是:j爺這次來s市目標就是池墨卿,聽說還帶了他一個老熟人,性別,女!

    池墨卿一愣,腦子很快閃過一抹嬌俏的身影,但也僅是一個閃念,馬上就恢復了平靜。

    歐鷺晗看他的小表情,揚了揚下巴問,“你知道是誰?”

    池墨卿抿抿脣,喝了一大口酒,“大概知道。”

    “老相好?”歐鷺晗頓時來了興致。

    池墨卿懶得理他,把兩百塊錢往吧檯一放,“還禮了!”

    歐鷺晗徹底傻眼了,他拼死拼活給他賣命,結果就值兩百塊錢?他的愛會不會太廉價了?不服氣!

    他立刻追了出去,趕在池墨卿上車之前攔住他,“喂,我話還沒有說完,你就不想知道再詳細點?”

    池墨卿嘴角抽搐:“還有什麼?”

    歐鷺晗看看四周,突然靠近池墨卿,低聲說,“這次牽扯的面很廣,聽說j爺的勢力跟某些皇親國戚牽扯很多,這次來就是爲了扳到你,要小心。”

    池墨卿拍拍他的肩:“謝了。”

    他轉頭,剛準備上車,突然一抹刺眼的亮光閃過……

    “嘭!”

    別墅裏,言左左左等右等沒等到池墨卿回來,她仔細想了想他剛剛離開的表情,覺得有些古怪。實在不是她多心,現在正處於有關j爺的關鍵時期,任何風吹草動她都擔心。

    她看一眼時間,已經快十點了,這都出去兩個小時了,怎麼還沒有回來?

    她有點等不及了,站在落地窗前緊緊看着回來的路。突然手機響了,她以爲是池墨卿,趕緊接電話,“老公……”

    電話那頭沉默一下,半天才開口,“我是很想答應,就不知道還有沒有命活到明天。”

    “……”言左左嘴角抽搐:“史蒂芬?你這麼晚找我什麼事兒?”

    史蒂芬的聲音一下子就變委屈了:“左左,我們是朋友對不對?”

    言左左一愣,有些戒備,“你想說什麼?”

    “是朋友就該兩肋插刀是不是?”

    言左左無奈:“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在警察局,你來保我哇。”

    “!!!”言左左徹底無語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