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零一章 互訴衷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零一章 互訴衷腸字體大小: A+
     

    ?

    “別哭,不是你的錯。”突然,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來,言左左身子一僵,“你醒了?”她驚喜的看向他,捂着嘴,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了。

    池墨卿的身子還很虛弱,可是看見言左左哭成這樣,就想起身安慰她。然而,才一動就扯痛了傷口,疼的臉色慘白。

    言左左嚇壞了,趕緊過去扶他,“你別動,我叫醫生……”

    她擡手,剛準備按鈴就被池墨卿攔住了,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淺笑,“別……一會兒好嗎?讓我看看你……”

    言左左心裏一揪,坐在他身邊,察覺到自己滿臉淚水,感覺伸手擦乾。她吸吸鼻子問,“餓不餓?”

    池墨卿搖頭,嘴脣有些乾裂,沙啞着聲音說,“不餓,就是想看看你。”

    言左左緊緊握着他的手,想哭,可又不想讓他擔心,就這麼看着他。

    池墨卿淺笑,輕輕呼了口氣,“你有沒有受傷?”

    言左左搖頭,淚水又涌了上來。他都已經這樣了,可還是擔心着她,這個傻男人。

    “不要哭,我會心疼。”池墨卿擡手想要給她擦淚,言左左趕緊擦乾淨了,就擔心他動作太大會扯痛傷口。

    “你別動,我不哭了。”她哽咽,強忍着淚水。

    池墨卿就這麼看着她,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老婆,我是不是很沒用?”

    言左左身子一僵,錯愕的看着他,“你亂說什麼呢?”

    池墨卿握着她的手緊了緊,苦笑道,“我說的都是實話,這次的事情就是很好的證明,我不能保護你,還受傷要你照顧,我這個老公做的實在是太失敗了。”

    言左左蹙緊了眉頭,生氣的瞪他,“你再亂說,我可就不理了”誰說他沒用,如果這次不是他,她早就沒命了。對她而言,他不但是她心愛的男人,最愛的老公,也是她這輩子的福星,誰敢說他失敗,她跟人家去拼命

    “老婆,你擔心的也是這個對不對?因爲保護不了你,所以你才勉強自己變得強大,甚至我的存在對你而言都成了累贅,我……”

    “池墨卿”言左左低吼一聲,咬牙道,“你到底在說什麼鬼話?你是我丈夫,是要跟我相伴一輩子的人,你怎麼可能是我的累贅”

    “可我保護不了你,還受傷要你照顧……”

    “你就是爲了保護我才受傷的,要不然我早就沒命了我警告你,不許再亂說,要不然……要不然……”言左左說着說着就紅了眼眶,他怎麼可以這麼說自己,如果不是她,他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甚至差點死掉。

    “要不然老公就心疼死了。”池墨卿突然話鋒一轉,一陣見血道,“老婆,在我最脆弱最無助的時候,你也不覺得我是累贅,還這麼體貼的照顧我。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這樣的心思,不管是怎麼樣的你,對我來說都不是累贅,是最甜蜜的負擔,我希望你幸福快樂,而不是爲了保護我勉強自己變得強大,這樣只會讓我更擔心,更心疼。”

    言左左呼吸一滯,她現在就是寧可自己受傷,自己疲憊,也不想池墨卿受到半點傷害,只想着幫他減輕壓力,讓他舒心一些。所以,她勉強自己強大錯了嗎?

    “正因爲我們是夫妻,我纔要幫你分擔……”

    “可我更希望你簡單一些,快樂一些,而不是因爲我的事情整天愁眉不展,把自己變得這麼累,這麼疲憊……”池墨卿緩緩閉上眼睛,握了握拳頭。

    言左左心裏一痛:“如果我說,能夠幫你分擔,我自己也纔會幸福呢?你是我丈夫,如果看着你疲憊而我什麼都不做,我纔會覺得難過啊。”

    池墨卿身子一僵,擡眸正對上言左左堅定而悽然的眼神,臉色微微泛白,“可是……”

    她這幾句話就像是一根針紮在他心裏,既爲自己沒有給她足夠的安全感到難過,又爲她這樣對自己付出而感動。

    他就那麼安靜的看着她,心裏掙扎了好一會兒,最後輕輕嘆了口氣,“老婆,你變堅強了,也更漂亮了。”

    言左左愣了愣,沒想到他突然這麼說,不禁小臉一紅,夫妻之間相互扶持,相互幫助不是應該的嗎?

    池墨卿突然拉近她,微微擡眸在她脣上落下一吻,“是我想的不夠周到,沒有考慮好你的心情,我道歉。”

    沒想到池墨卿會這麼說,言左左有些意外,“所以你的意思是……”

    “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但是我有個條件。”這一次,池墨卿是真心實意支持她,答應她,不再是被迫無奈。如果以後真有什麼危險,也許讓她多學點東西也不錯。

    “什麼條件?”言左左瞪大眼睛問。

    “不許累着自己”池墨卿握着她的手,深情款款的說,“你是我老婆,我會心疼。”

    言左左嘟着嘴:“肉麻”然而,別過頭的瞬間,嘴角悄悄上揚,小臉通紅,轉過頭,她又一副傲嬌的樣子,“那我們說定了,以後你有什麼事情不準瞞着我,而且要幫助我變強大,我要做個配得上你的女人。”

    “傻瓜,該擔心配不上的人是我。我老婆這麼漂亮,這麼優秀,我要好好努力才行,免得又被哪些不三不四的男人看上。”池墨卿哼哼道,大有很不滿意的意思。

    不三不四的男人?估計在池總裁眼裏,除了他自己,約莫都是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了。

    言左左好氣又好笑:“是啊,所以池總裁可要好好努力,否則小心我換人”

    “什麼?”池墨卿雙眸一凝,手上一用力,怒聲道“換人?你敢”

    “哼,我有什麼不敢的。你要是不好好表現,不跟我一起分擔難過鬱悶不開心,那我可就換個人分擔了。”

    “想都別想”池墨卿一陣憤怒,他倒要看看誰敢跟她老婆分擔喜怒哀樂,小心他要了他的命

    言左左癡笑,伸手撫了撫他的胸口,“我開個玩笑,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再說了,我這麼會惹麻煩,說不定除了你也沒有人會要我了。”她嘆了口氣,仔細想想跟池墨卿在一起的這段時間,她好像真的只會惹麻煩,卻什麼也幫不了他,說起來,她還真是很沒用。

    池墨卿不悅的沉下臉,這個傻丫頭,怎麼會這樣想,如果不是認識他,嫁給他,她也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事。這一切都是他帶給她的,可她卻只想到自己不好。

    這麼讓人心疼的小女人,他怎麼能不好好護在懷裏愛着寵着,一輩子讓她開心?

    “最好是真的沒有人敢要,要不然你就要去監獄見你老公了。”池墨卿說的陰沉,言左左心裏一跳,“呸呸呸,別瞎說,除了你沒人要啦。”

    “最好是這樣”池墨卿抱着她,眼底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

    言左左剛剛被他的話嚇了一跳,這個男人的吃醋功力她可是見過的,以後更要小心,免得他真做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來。

    “好了,現在話也說完了,是不是該叫醫生過來檢查一下了?”言左左伸手又要去按鈴,可下一秒就被池墨卿又拉了回來。他緊緊抱着她,要不是考慮到他的傷口,她不敢隨便掙扎,老早就動手了,可現在只能任由他抱着。

    她嘟着嘴,別過頭,“別鬧了,總要給醫生檢查一下才放心。”

    池墨卿抱着她,一遍遍撫摸她的頭髮,“老婆,你這麼不想跟我單獨在一起?”他說的哀怨,聽得言左左直翻白眼,“就算要在一起也得有命啊。”

    “我這不是好好的嘛,讓我再抱抱。”他的下巴輕輕摩擦着她的發旋,微微嘆了口氣說,“你知道嗎?我做手術前,最害怕的不是死,而是擔心再也見不着你了,擔心你這個傻丫頭以後怎麼過……”

    言左左身子一僵,剛準備斥責他不準說不吉利的話,可池墨卿卻繼續道,“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意識到一點事情,而且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因爲沒有做,我才從死神手裏逃了出來。”

    言左左不喜歡聽他說這種話,可還是忍不住好奇道,“什麼事情?”

    池墨卿看着她,很認真的說,“我要寫遺囑,如果我死後三年,言左左小姐還不趕緊找個心愛的男人嫁了,我就把池氏交給你,讓你天天頭疼有做不完的工作”

    言左左心裏猛顫,沒想到他居然會有這麼可怕的念頭,立刻咬牙道,“池墨卿,你要是不想以後睡沙發,最後趕緊給我打消這個念頭”

    要是他死了,她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她不要男人,不要池氏,如果這個可惡的臭男人真敢寫這種遺囑,他這輩子就別想再回房間睡覺

    不過……

    這算是池墨卿特殊的表白方式嗎?

    就算是他死了,也掛念她過得好不好……

    壓抑着心裏苦澀,甜蜜,萬般交織的感情,言左左抿抿脣說,“你死了我也絕對不會獨活,所以不想我死,就給我好好活着。”

    池墨卿看出她的驚恐,突然嘿嘿一笑,“我這不是沒死嘛,誰要真敢跟我搶老婆,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言左左嘴角抽搐,池總裁這是雙重人格嗎?一會兒一個樣,簡直就跟個孩子似的,不過也是個矛盾的可愛孩子。

    她突然就把池墨卿想象成了一個在襁褓中的嬰兒,哇哇亂叫,簡直就跟他現在的樣子如出一轍。

    噗嗤

    言左左沒能忍住,直接笑出聲。

    池墨卿瞪着她:“你笑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哈哈哈,哈哈哈……妾身只是想到了一些小時候的事情……哈哈哈……”

    池墨卿看着她大笑不止的樣子,眉頭糾結成一團,小時候的樣子?他纔不信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