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章 差點就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百章 差點就死了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擔心的在手術室外面走來走去,佟詩麗說了一些安慰的話,但她也清楚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只能靜靜的陪着言左左。

    就在這個時候,池墨卿的手機響了,言左左看一眼來電顯示,猶豫一下按了接聽鍵,“你好。”

    電話是公安局長打來的,聽見言左左的聲音有些意外,不過很快鎮定下來說,“池夫人好,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把事情處理好的,請池總裁和池夫人稍安勿躁。”

    言左左蹙了蹙眉頭,池母已經殘廢了,蒙心雨還在監獄裏,能怎麼處理?就是現在殺了他們,也不能彌補池墨卿受到的傷害。

    “聽說池總裁受傷了,現在還好嗎?”警察局長問。

    言左左下意識看一眼手術室,頓了頓說,“沒事,謝謝關心。”

    “那就好,既然池總裁受傷了,我就不多打擾了,這兩天我一定親自登門看望池總裁。”

    “不用麻煩了,沒什麼大事兒,不過蒙家的案子就麻煩你了。”言左左客氣的說。

    “應該的。”警察局長又客套了幾句,這才收了線。

    言左左掛了電話,突然想起池母,現在事情成了這樣,不知道池母那邊應該怎麼交代。她緊緊盯着手機想,還是等池墨卿手術以後再研究好了。

    她剛準備把手機收起來,突然彈出今天的新聞框。頭版頭條是一段視頻,有關蒙心雨肇事逃逸案的細節紕漏,證據確鑿,這次就算是她傾家蕩產也不可能翻案了。

    視頻上還涉及到行賄受賄等一系列違法操作,相關人員已經被依法審訊了。另外還有網友在下面紕漏了蒙母這個人,其中牽連了各種不好的影響,還有網友扒出蒙家即將破產的消息,其中涉及到偷稅漏稅,各種不合法經營,輿論頓時譁然一片

    消息一出,蒙家已經不是即將破產,而是徹底破產了。看的出來,這則消息很轟動,尤其蒙母行賄受賄的案子牽扯出不少高官。看樣子,想要隱瞞池母已經不可能了,就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受到消息。

    言左左重重嘆了口氣,如果是原來,她也許還會覺得他們很慘,有些同情。可現在,她卻只覺得活該,甚至還不夠悽慘。自作孽不可活,說的約莫就是這樣了。

    想當初,他們是怎麼陷害威脅她的,現在終於得到報應了,她腦子裏只有兩個字:活該

    只是,擡眸看向手術室,池墨卿還在裏面沒有出來,她頓時又一片心酸。爲了她,他甚至連命都不要了,就連重傷的時候還笑着告訴她沒事,他寧可自己忍着痛苦,也不願意她有半點擔心……

    想到這裏,她心裏跟堵了什麼似的,眼眶通紅。他這麼愛她,爲了她不惜一切代價,純碎而震撼,可是她卻一次次退縮,一次次讓他傷心失望,她突然覺得自己配不上他了。

    她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整個人蜷縮成一團,頭深深埋在雙腿間,潸然淚下。

    佟詩麗見她這樣,趕緊走過去,“左左,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我叫醫生……”

    言左左搖頭,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在心裏祈禱:老公,你可千萬不要有事

    佟詩麗用紙巾給她擦擦臉:“你別擔心,池總裁不會有事的。他手術以後還需要人照顧,你可不能垮下啊。”

    言左左身子一僵,趕緊擦乾眼淚。是啊,她還得照顧池墨卿,怎麼能自己先倒下?

    她再也不逃了,一輩子陪在他身邊,把他照顧的好好的。

    “我沒事,不用擔心。”她深呼一口氣,眼底滿是堅定。

    佟詩麗看着她這樣,心裏閃過複雜。

    手術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手術室的燈終於滅了。言左左迫不及待的衝了過去,看着昏迷不醒的池墨卿,一顆心懸的老高。

    “他……我老公,怎麼樣了?”她急促不安的問。

    醫生摘下口罩,一副疲憊的樣子,“手術很成功,只有過了今晚才能確定脫離危險期,好在送來醫院及時,病人的傷口很深,差點就穿透心臟了,流血又多,要是再晚點就是神仙也就不了他了。”醫生長長呼了口氣,“這段時間密切觀察病人的狀況,有什麼問題趕緊叫我,讓他好好休息,病情穩定了纔可以出院。”

    醫生說的格外嚴肅,言左左一驚,整個人都嚇壞了,等她回過神來,趕緊跟醫生道謝,“我知道了,謝謝你,謝謝。”

    池墨卿很快就被推進了加護病房,言左左坐在他身邊,看着他一臉慘白的樣子,又是心疼又是生氣。明明都這麼嚴重了,可他居然還一路揹着她,這個可惡的男人,是不是故意讓她心疼?真是太可惡了

    早上七點的時候,路遙遠和宋雨桐來了,一起來的還有路知途和池冉。看着躺在牀上的池墨卿,路家兄弟眉頭緊蹙。

    池冉把帶來的飯給她,可言左左卻沒有心思吃,最後在衆人的勸說下,這才吃了一點。她還得照顧池墨卿,必須維持體力。

    “左左,這次除了蒙家母女,據說還有另外一批人,是誰?”路遙遠問,眼底一片殺氣。

    言左左一愣,心裏有七八分的把握是j爺,可現在還沒有確定,而且不確定池墨卿會不會願意告訴別人,頓了頓她說,“我不清楚。”

    路遙遠和路知途是知道池墨卿有多愛言左左的,只怕這種事情也不會告訴她,免得她擔心。所以沒有追問,只是蹙着眉頭說,“你也別太擔心,估計是以前商場上哪個對手,心懷怨恨,趁機報復。”

    言左左笑笑,看向池墨卿的眼神又是一片擔心。

    他們都守在這裏也沒用,而且現在重要的是調查那批人的來歷,所以路遙遠打了個大大的哈欠說,“今天真是起太早了,我得回去補覺。”說完,他看一眼宋雨桐,“你把我叫醒的,負責送我回去。”

    宋雨桐惡狠狠的瞪他一眼:“滾”

    路遙遠嘴角微揚,突然拿出一串鑰匙在宋雨桐面前晃了晃,“那我就滾了,你別後悔。”說着,他大步離開了。

    宋雨桐原本還一臉不屑,可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驚呼一聲,追了出去,“路遙遠,你這個混蛋,把車鑰匙還給我”

    言左左這才明白過來,微微一笑,還真是一對歡喜冤家。她轉頭看向路知途和池冉,“你們也會去吧,這裏有我照顧着,不用擔心。”

    池冉看她一眼:“我還是留下來陪你吧,你一晚上沒睡,還是回去好好睡一覺好。”

    “我不困,我一個人就行了,你們回去吧,有事我會打電話的。”

    池冉一臉擔心,可是看言左左堅定地眼神,最後只能無奈的嘆口氣,“那好吧,你也要注意休息,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路上小心。”

    離開醫院的時候,路知途和池冉碰上路遙遠和宋雨桐,宋雨桐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倒是路遙遠一臉鐵青。

    “嘖,小兩口吵架了?”池冉打趣的說。

    “誰敢跟母老虎吵架,我又不是不想活了。”路遙遠撇撇嘴,憤憤的說。

    “你說誰是母老虎?”宋雨桐直接揪住他的耳朵,咬牙切齒。她的手勁很大,揪的路遙遠哇哇亂叫,“你放手,母老虎,怪不得你嫁不出去……啊啊啊,輕點……”

    路知途和池冉看的忍不住笑出聲,池冉戲謔道,“打情罵俏,真是晃瞎我們的眼睛了。”

    “誰跟她打情罵俏,粗魯的哪裏有女人樣……啊啊啊……”

    “路遙遠,不想活了是不是”宋雨桐大吼一聲,路遙遠覺得自己的耳朵真的要掉了,“嗚嗚嗚,好疼,鬆手鬆手”

    路知途笑道:“我這個弟弟就是欠管教,雨桐,我就把他交給你了,可要好好管管。”

    “哦路知途,我是跟你有仇啊,讓你這麼陷害我,混蛋混蛋”路遙遠哇哇亂叫,控訴道,“你們都是一丘之貉,狼狽爲奸,我恨死你們了。”

    嗚嗚嗚,他可憐的小耳朵。

    衆人看他可憐兮兮的樣子,頓時笑成一團。

    不遠處的大樹下,佟詩麗站在易凡希身邊,嘴角微揚,“你讓我越來越好奇了,我還以爲你會趁機幹掉池墨卿,沒想到你居然救了他。”

    易凡希眼神淡漠的看她一眼:“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管好你的嘴”

    佟詩麗嬌笑,一臉嫵媚的樣子,“怎麼,該不會是你也看上言左左了,捨不得下手了吧?”

    易凡希眼眸凌厲,陰沉的看着佟詩麗,“不想死,就閉嘴”說完,他擡腳就走。

    佟詩麗一個人站在樹下,冷冷盯着易凡希的背影。言左左到底有什麼好,居然讓這麼多男人圍着她轉?

    她冷笑,拳頭握的緊緊的,眼底閃過一抹陰霾。

    病房裏,言左左緊緊握着池墨卿的手,心裏痛成一團,醫生說他傷的很重,他自己怎麼可能不知道,然而卻依舊這麼拼命地保護她,真是個傻瓜,大傻瓜

    想起他揹着她,安慰她的樣子,她忍不住又開始哭了。眼淚顆顆落在牀單上,印出一片片水漬。

    如果不是她,他也不會傷的這麼重。

    如果她能夠自保,也不會連累到他。

    都是她自己太蠢了,還要每次害他受傷……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