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秦雲離間計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秦雲離間計 1字體大小: A+
     

    ?

    池墨卿有種預感,暗中調查他的人肯定跟j爺有關。這個j爺到底是誰,如果是要對付他,怎麼到現在也沒有半點動靜?

    就在他沉思的時候,手機又響了,是池冉打來的,哭哭啼啼的,說是路遙遠進了醫院。

    他一愣,看一眼時間,立刻開車出去了。等他趕到醫院的時候,池冉正在病房門口,眼睛哭的紅腫。他趕緊走過去問,“路遙遠怎麼樣了,怎麼進的醫院?”

    池冉搖頭,抽泣的說,“我也不知道,我跟他約好了要吃飯,可突然衝出一夥兒人,身手很厲害,要不是路遙遠幫我擋着,說不定我我就……”

    眼看着池冉又要哭了,池墨卿抱抱她,“沒事沒事,我進去看看。”

    病房裏,路遙遠正打着點滴,手臂上纏着紗布,身上的傷倒是不重。看見池墨卿來了,立刻又一副笑嘻嘻的模樣,“這麼晚,你怎麼來了,嫂子呢?”

    “她在家休息。”池墨卿走到路遙遠身邊,仔細看了看,“刀傷?”

    “是,爲了保護我被人用砍刀砍傷的。”池冉哽咽的說。

    池墨卿眼眸閃了閃:“跟我說仔細點。”

    池冉點頭:“我今天車壞了,就開你放在車庫的車,那些人就像是很瞭解我的行蹤,就在我趕去跟路遙遠約會的路上動了手。他們好幾個人,身手都不錯。”

    池墨卿臉色一沉,開他的車出的事,難道這夥兒人不是衝着池冉和路遙遠,而是衝着他來的?路遙遠的身手他是知道的,一般人輕易傷不了他,現在傷的這麼重,看來那羣人很專業,而且是有備而來。

    “小冉,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出手這麼狠,你告訴我,老子分分鐘去滅了他”路遙遠這個暴脾氣。

    池墨卿看池冉一眼:“你去叫醫生過來,我有話要問他。”

    池冉不放心的看路遙遠一眼,轉身出去了。關上病房的門,池墨卿說,“那羣人很有可能是衝着我來的,這次的事情只怕是我的車連累了小冉。”

    路遙遠眼眸一眯:“到底怎麼回事?”

    池墨卿搖了搖頭:“我現在也不清楚,只知道有人在暗地裏調查我,只怕來者不善。”

    路遙遠明顯不高興了:“這麼危險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還是不是好兄弟了?”

    “用着你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現在我自己也不清楚,怎麼跟你說。不過這次倒是真的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只怕小冉就危險了。”

    “保護她是我的責任,說什麼謝謝不謝謝。”路遙遠嘿嘿一笑。

    池墨卿看他一眼:“到現在還沒有放下?”

    路遙遠臉色一閃,有些苦澀的說,“這種事情哪裏是說放下就放下的,我整整愛了小冉二十年……”他深呼一口,搖頭笑笑,“算了,不說這件事情了,說說你的事情吧,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你就開口,我一定幫”

    池墨卿點頭:“放心,一定有你能幫的。這件事情不要告訴小冉,免得她擔心。”

    話剛落音,池冉就帶着醫生進來了。池墨卿原本也是支開她的藉口,這會兒看見醫生來了,簡單瞭解一下情況,不是很嚴重,也算是放心了。

    池墨卿臨走前說:“你好好休息,叔叔阿姨那裏我會跟他們說的,我待會兒給你聯繫兩個特護,這幾天你就過過大少爺的癮吧。”

    路遙遠聽着不樂意了:“我又不是重傷,休息幾天我還得回去上班呢。”

    “上什麼班?這幾天我在這裏照顧你,哪也不想去”池冉瞪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還是你不願意讓我照顧我,要不要我去找宋雨桐來?”

    “別別別,老佛爺,您還是饒了我,我聽話還不行嗎?”告訴宋雨桐,這不是給他找堵嘛,要是被她知道了,指不定怎麼笑話他呢。

    池墨卿笑笑:“行,有小冉照顧你,我也放心了。”他衝池冉使了個眼色,“你送送我,我有幾句話要跟你說。”

    路遙遠不爽的撇撇嘴:“有什麼話不能當着我的面說,小時候我還跟小冉睡過一張牀……啊池冉,你謀殺啊”

    “讓你亂說話給我乖乖躺着”池冉毫不客氣的掐了他一把,跟着池墨卿出去了,“哥,你想跟我說什麼?”

    池墨卿的態度很嚴肅,很認真,最起碼在池冉看來是這樣的。他想了想說,“小冉,你跟知途還好吧?”

    池冉點頭:“挺好的呀,他這兩天出國了,我一個人悶,就找路遙遠出來喝喝小酒。”

    “如果你真是爲遙遠好就離他遠點,你該清楚,到現在他還放不下你,你這樣只會耽誤他。聽我一句話,這段時間讓宋雨桐過來照顧他。”

    池冉一愣,路遙遠一直都跟她說,現在把她嫂子,她也相信了,難道說他只是騙他的,到現在他對她還沒有死心嗎?如果真是這樣,那她豈不是作孽深重?

    說完這些話,池墨卿轉身就離開了,有些意思,點到爲止。而且他妻子現在還在家,他得趕緊回去照顧她。

    看着池墨卿離開的背影,池冉真心覺得自己太蠢了,她怎麼就輕易相信了路遙遠的話?她現在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她也希望路遙遠能好,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她身上。

    她深呼一口氣,看一眼病房,拿出手機給宋雨桐打了個電話。

    路遙遠呆在病房裏一直等池冉回來,可池冉沒有等到,居然把宋雨桐給等來了。我了個去,他嚇了一跳,立刻小心肝砰砰直跳,“你怎麼來了?”

    宋雨桐一聽說路遙遠住院了,幾乎是風塵僕僕就來了,一路上擔心的差點出車禍。可現在看他,見着她一臉驚恐的樣子,幾個意思啊?

    沒什麼大礙嘛,還是那麼惹人討厭

    她冷笑:“我過來看看你死沒有,好霸佔你的家產,繼承你的遺產。放心,我會擠出點錢來,給你買口上好的棺材。”

    “呸呸呸,你這個女人是烏鴉嘴啊,一來就沒有好話。走走走,別在這裏礙我的眼……嘶”路遙遠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扯痛了傷口,疼的差點哭出來,剛纔包好的傷口隱隱滲着血跡。

    災星災星,他就知道宋雨桐一來準沒好事。

    宋雨桐心裏一揪,跟着紅了眼眶。她趕緊偷偷擦了擦眼淚,走過去,佯裝不在乎的說,“讓你嘚瑟,疼了吧,活該”

    路遙遠一邊嘶嘶嘶叫疼一邊怒瞪着宋雨桐:“你到底是來探病的,還是來氣我的?”

    宋雨桐趕緊叫醫生過來,看着他受傷比自己受傷還要心疼。可這個沒良心的,居然還好意思在這裏抱怨。如果不是爲了保護別的女人,他能成這樣嗎?

    她捂着嘴,一轉身就出去了。

    路遙遠看的目瞪口呆,不是吧,才說兩句就丟下他不管了?吃他的喝他的,還一點委屈都受不得,現在女人怎麼越來越傲嬌了,我去

    言左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池墨卿坐在她身邊,伸手輕撫着她的小臉。

    “老公?”她輕喚一聲,茫然的眨眨眼,“你怎麼還沒有去上班?”

    池墨卿衝她笑笑:“公司不忙,你感覺現在怎麼樣了,傷口疼不疼?”

    言左左搖頭:“早就癒合了,一點都不痛。”

    池墨卿鬆了口氣:“那就好,餓不餓?我去給你熱粥,你呆在牀上別動,就算是癒合了,也要好好休息兩天。”

    言左左張張嘴,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池墨卿就去廚房了。沒多久,他又端着一盆熱水回來,拿着毛巾給她擦手又擦臉,言左左一陣無奈,“我真的沒事了,可以自己來。”

    “我願意伺候我老婆,而且,我比你年紀大,說不定老了以後還要你伺候我呢。”池墨卿笑笑,端着臉盆出去了。很快,又端了粥和幾樣清淡的小菜進來。

    言左左看見托盤上的小菜,不禁有些哀怨,她委屈的看着池墨卿,“我以後是不是真的不能吃辣了?”

    “你有這個自覺最好,乖,嚐嚐看,這幾樣也挺可口的。”池墨卿一勺一勺喂她。

    言左左心裏那叫一個哀嚎,剝奪她吃辣的權利,無異於要了她的命啊。

    吃過飯,池墨卿坐在牀上一邊跟她聊天一邊幫她按摩,言左左覺得很舒服,不知不覺就睡着了。池墨卿輕輕給她蓋好被子,就這麼默默地看着她,彷彿永遠也看不夠似的。

    中午的時候,言左左是被一陣門鈴聲吵醒的,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一眼時間都快十二點了,這會兒誰來了啊?

    沒多久,池墨卿就推開了房門,看見言左左正準備下牀,趕緊阻止她,“怎麼這麼不聽話,不是讓你好好在牀上休息嗎?”

    言左左翻了個白眼:“我去廁所。”

    “我抱你”池墨卿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抱起她往洗手間走,言左左簡直欲哭無淚,這樣讓她怎麼解決啊?

    等她方便完了,池墨卿又把她放回牀上,緩聲說,“你有同事來看你了,要見嗎?”

    言左左一愣:“誰啊,蔡可人?”

    公司裏,跟她關係算不錯的也就只有蔡可人了,佟詩麗也還行吧,只是她的身份……

    “秦雲。”池墨卿的話直接打斷了她的猜測。

    言左左身子僵了僵,秦雲都已經離職了,還來找她幹什麼?

    看出言左左的猶豫,池墨卿說,“如果你不喜歡,我現在就讓保安趕她離開。”

    言左左搖頭:“算了,來都來了,就讓她進來吧。”她早就不是那個軟弱可欺的言左左了,如果秦雲想要再來挑釁她,她也不是吃素的。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