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該來的還是來了(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該來的還是來了(2)字體大小: A+
     

    “對呀,姨媽是長輩,我公公婆婆不在這裏,你找上門來教訓我,要是被我公公婆婆知道了,你這個做長輩的面子也不好看吧。”言左左笑眯眯的說。

    蒙母臉色更是不好了,沒想到這丫頭伶牙俐齒的,她冷笑,“少拿你婆婆壓我,別忘了,我是她的親姐姐,纔是自家人,你不過是個外人!”

    言左左笑的淡然:“姨媽,你這話跟我婆婆說過嗎?要是我不小心告訴我婆婆了,不知道她會怎麼想。”看蒙母臉色不對,她優雅的喝了口茶,笑道,“姨媽上來就教訓我,說起來,我還不知道做錯了什麼,不如姨媽直接告訴我,省的我在這裏亂猜。”

    “你會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我們家心雨也不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你這個狐狸精,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迷惑我們家墨卿的!”蒙母怒氣衝衝的說。

    如果是以前的言左左,也許會選擇退讓,息事寧人,可經歷了一趟離家出走,她反倒想開了,既然有人不願意讓她好過,她再怎麼息事寧人也沒有用。對方來者不善,她也沒必要笑臉相迎。

    “所以姨媽的意思是可以我被表妹欺負,就不允許反擊了是嗎?”

    蒙母呼吸一滯,握了握拳頭說,“我可以讓心雨跟你道歉,你有必要這麼趕盡殺絕嗎?”

    “這麼說好了,表妹可不是第一次陷害我了,可是我沒有聽見一句道歉的話。而且這次的事情說起來也是表妹不念親情,好歹兩家還是親戚,她這不是故意讓池家難堪嗎?至於後來有人把錄音放在網上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只能說,自作孽不可活。姨媽,你說我說的是嗎?”

    蒙母瞪大眼睛:“你你你你……”可是‘你’了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過了好久,這才臉色鐵青的咬牙道,“心雨都哭着登門好幾次,是你婆婆不讓打電話給你,就算心雨這次做的過分了,可畢竟你是嫂子,你這麼做是要斷了跟我們的關係嗎?”

    言左左覺得好笑:“姨媽這帽子扣大了,但凡表妹念着點親情,也不會幾次三番陷害我。現在自己惹禍上身了就來找我算賬,陷害我的時候想過我是嫂子嗎?”

    蒙母被說得啞口無言,對上言左左一樣強悍的氣勢,最後只能拿身份壓人,“你就是這麼跟長輩說話的?沒教養!不要仗着墨卿寵溺你護着你,你就無法無天了!別忘了,我還是他姨媽!”

    言左左聽見她這話,分明就是沒理了還要胡攪蠻纏,心裏也覺得氣憤,深呼一口氣,眼神淡漠的對上蒙母的眸子,一字一頓道,“如果你真把自己當成長輩,就不會趁着家裏沒人找上門來欺負我。我自認爲原諒表妹不是一次兩次了,可是表妹不知悔改,一次又一次針對我。說句良心話,這背後真沒有姨媽你撐腰嗎?我跟墨卿是兩口子,是我婆婆的兒媳婦,既然姨媽是婆婆的姐姐,多少應該念點親情,講點道理吧,而不是一味護短,只會指責我!如果姨媽執意不講理,那以後也不要跟我談親情!”

    料想不到言左左這麼堅決,蒙母聽得目瞪口呆,她竟然說不出口一句反駁。

    “姨媽,說都這個份上了,我就問你一句話,在你心裏是不是我被欺負無所謂,只要蒙心雨不受欺負就夠了?”

    蒙母呼吸一滯,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言左左冷笑,心跟着往下沉。反正她對蒙家人也沒什麼好感,既然這樣,也沒必要給蒙母留言面。

    “時候不早了,既然我們話不投機,我就不留姨媽在這裏吃飯了,不送。”她站起身來,一副送客的樣子。

    蒙母氣的渾身顫抖,咬緊牙關,死死盯着言左左。

    就在兩個人僵持的時候,大門打開了,緊接着池墨卿就回來了。看見蒙母在這裏,先是一愣,旋即挑挑眉走到言左左身邊,保護性的摟住她的腰,衝着蒙母禮貌的笑笑,“姨媽今天怎麼有空來了?我爸媽去旅遊了,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這不是赤果果的趕人節奏嗎?

    蒙母氣的胸前起伏,她深呼一口氣說,“我知道,我來看看你媳婦,結婚這麼久了,我們還沒有坐下來好好聊過。”

    “姨媽真是有心。”池墨卿淡笑着說。

    雖然他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可蒙母征戰商場這麼多年,還是能感覺的出來他語氣裏的嘲諷,握了握拳頭說,“墨卿,有沒有時間,姨媽想單獨跟你談談。”

    池墨卿摟着言左左的力道緊了緊,然後說,“都不是什麼外人,左左是我妻子,有什麼話,姨媽在這裏說也一樣。”

    蒙母心裏一涼,池墨卿擺明了是要維護言左左。她蹙了蹙眉頭說,“也沒什麼別的話,就是錄音的事情,正所謂無風不起浪,你是我唯一的侄子,我怎麼也不忍心看着你被騙。事情是心雨親身經歷的,你是她表哥,她怎麼會騙你?”

    “謝謝姨媽關心,就像姨媽說的,心雨是我表妹,我是看着她長大的,什麼秉性我很清楚。我妻子是跟我同牀共枕兩年多,她的性格我也清楚,我也沒什麼要跟姨媽特別說的,只有一句話,我相信我的妻子。至於錄音的事情,如果姨媽覺得表妹被冤枉了,我不介意追查到底!”

    蒙母身子一僵,臉上閃過一抹慌亂。

    池墨卿依舊淡笑着說:“對了,有件事情要通知姨媽一聲,我跟左左結婚兩年多了,連個像樣的婚禮都沒有,所以決定下個月補辦婚禮,希望姨媽和表妹到時候能夠出席。”說着,也不知道池墨卿從哪裏找出一張請帖,直接交到了蒙母手裏。

    蒙母目瞪口呆的看着手裏的請帖,還沒有回過神來,就聽見池墨卿說,“我爸專門派了他的司機負責送姨媽回去,我就不留你了,姨媽慢走。”

    蒙母大驚,難道她找上門的事情池家父母已經知道了?

    送走了蒙母,池墨卿一臉黑雲,抱着言左左坐在沙發上,眉頭都快要打結了。言左左有點心虛,“老公,我剛剛對姨媽好像不太客氣……”

    “她跟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啊,就是表妹的事情,是我語氣太重了……”

    “老婆!你跟我說實話,姨媽是不是爲難你了?”池墨卿語氣很嚴肅,直直看着言左左,“姨媽向來強勢又霸道,她剛剛那樣子要說沒有欺負你,我纔不信。”

    言左左無奈的嘆了口氣,還真是一入豪門深似海。

    見她滿臉心事的樣子,池墨卿更加擔憂了,“是不是她說了什麼重話?老婆,你不要理她,現在媽躲她都躲到國外去了,這個家裏沒有她撒野的地方!”

    言左左抿了抿脣,突然說,“畢竟是媽唯一的親姐姐,真要是有點什麼事兒,我們也不好交代。”

    池墨卿心裏一緊,眉頭蹙的更深了,“親姐姐又怎麼樣,做了錯事一樣要受到懲罰!老婆,你不要多想了,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

    言左左看着池墨卿,無奈的笑笑。對他來說,這自然是簡單不過的事情,可對她而言卻不一樣,畢竟是婆婆的姐姐,要真是做的太過分,只怕又成了婆媳問題。就連池墨卿和池冉也清楚,池母一旦遇上蒙母一家的事情就很難公正客觀了,蒙心雨的事情就是赤果果的例子!

    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演變成婆媳問題,以後怕是有的折騰了,而這是她最不願意面對的。

    “不準蹙眉!”池墨卿伸手撫平她眉宇間的皺紋,抱緊了說,“老婆,就算是天大的事情我都替你扛着,你什麼也不要想,只要安安心心做我老婆就夠了。”

    言左左心裏一陣感動,不可否認,她真的很愛池墨卿。

    礙於家裏的氣氛濃重,池墨卿讓保姆收拾收拾東西直接回他們別墅。他跟言左左都要上班,照顧孩子的事情當然就交給了保姆。

    回去以後,兩個孩子很快就睡着了,眼看着該做午飯了,言左左說,“家裏沒菜了,我出去買點。”

    池墨卿握住她的手:“一起去,正好陪你散散心。”

    言左左笑笑,兩個人就往菜市場走。池墨卿就算是一身休閒裝,可是走在菜市場裏也是格外引人注目,那副俊美帥氣的樣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就連賣菜的大媽都願意多給他們點。

    言左左好笑的看着他:“原來帶老公出來還有這種好處。”

    池墨卿伸手彈了彈她的額頭:“可不止這點好處,老公用處多着呢。”

    “給你三分顏色,你還真要開染坊了。”言左左鄙視的瞪他一眼,下一秒就被池墨卿緊緊握住了手,一點都不害臊的說,“那你就是染坊的老闆娘。”

    言左左嘴角抽搐,這都什麼跟什麼。她擡眸,正看見不遠處那個攤位的西紅柿不錯,剛準備過去,可不經意間一瞥就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進了某個小巷。

    她微微蹙了蹙眉頭,以易凡希的身價,應該不會住在這種地方吧?這裏可是菜市場所屬的小區,是整個s市最髒亂差的地方。可她明明看見他買了菜拐進去了……

    她鬆開池墨卿的手就跟了過去,池墨卿一愣,“老婆,你去哪兒?”

    “我看見個熟人,過去瞅瞅。”她一邊說腳下的步子越發快速了。

    池墨卿拎着菜快步跟了過去:“什麼熟人?”

    “易凡希,還記得我出走那段時間,住的房子隔壁的鄰居嗎?他可是世界有名的設計師和資深評論家,我剛剛看見他拐進這裏了。”

    池墨卿很快就想起那個長得跟小白臉似的男人,瘦瘦高高的,五官精緻的跟個女人似的。他哼了哼鼻子,“也許是去看朋友。”

    “拎着菜看朋友嗎?”言左左翻了個白眼,“他跟秦雲有關係,我總覺得他去繁花設計應聘有些古怪,你跟我過去看看。”

    池墨卿被她跳躍的話說的一頭霧水,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原來小白臉去繁花設計上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