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該來的還是來了(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該來的還是來了(1)字體大小: A+
     

    “媽不用管,只要告訴姨媽就行。而且這幾天我也不會對錶妹怎麼樣,你就安安心心在家裏跟爸頤養天年好了。”

    池母神色古怪的看着池墨卿,總覺得一場更大的風暴要來了。可是她再追問,兒子就是不說。也罷,只要能跟姐姐交代,兒子要做什麼,怎麼替兒媳婦討回公道,她也就不管了,隨他們折騰吧。

    吃過飯,池父叫池墨卿去書房,語重心長的說,“你要替左左討回公道是應該的,但也要照顧一下你媽的情緒,真要是蒙心雨出點什麼事兒,你媽還不傷心難過?”

    池墨卿垂眸,過了會兒說,“我要是這次不斬草除根,以後纔有媽傷心的時候。爸,媽那裏你就多陪陪她,我這次說什麼也不會手軟!”

    池父看池墨卿堅定地樣子,很能體諒他的心。當年池母被人欺負的時候,他也是恨不得整死對方。說起來,蒙心雨這次做的事情,如果放在當年池母身上,他肯定做的比兒子還要狠。其實,兒子也算沒有說錯,以蒙心雨現在這樣子,就算這次放了她,以後還指不定還搗鼓出什麼更過分的事情,一次解決也好。

    長長嘆了口氣,他重重池墨卿肩上,最後什麼話也沒有說。

    池墨卿倒是鬆了口氣,幸好池父沒有強迫他,要不然這件事情還真是有些棘手。頓了頓,他說,“我估計過陣子,姨媽那邊還得找我借錢救他們家公司,你跟媽要不要出去旅遊一下。”

    池父也是知道蒙家那間公司的,怕是離破產不遠了。他沉思片刻,“也好,正好小冉的婚禮籌備的也差不多了,不用我跟你媽幫忙。我們就出去轉轉,你儘快把事情處理好。”

    池墨卿點頭:“小冉婚禮前,我一定處理乾淨。”

    池父看向他:“你姨媽是什麼人,心雨又是什麼性子,我很清楚。既然我勸不了你,那你就做的不要留餘地,要不然以後都是麻煩。不管是左左,還是你媽媽,都不得安生。”

    池墨卿點頭道:“我知道了,爸放心吧。”

    “我已經跟上頭打過招呼了,你要怎麼做都行,就是不要讓蒙家人再來騷擾你媽媽。還有左左,小心他們狗急跳牆,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

    池墨卿安靜的聽着,蒙家當初能夠把事業做大,自然跟某些官員脫不了關係,只是這兩年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而頹敗了,可某些利益關係還在。如果僅憑他一個人想要搞垮他們不容易,可池父這話無疑是給了他一顆定心丸,不管牽扯出多大的官來自然有人替他擺平。

    又跟池父聊了幾句,他們一起下樓,剛到客廳就聽見池母問言左左辭職的事情。原來前幾天池母出門逛街,中午想要跟言左左吃個飯,結果打電話去公司被告知她辭職了。她有心打電話問問,可又擔心不是時候,言左左向來是個懂事的孩子,不會無緣無故辭職,也就把這件事情放下了,這會兒回來,正好問清楚。

    言左左張張嘴剛準備回答,就見池墨卿走過來說,“媽,這件事情說起來還不是表妹的錯?左左擔心我因爲那段錄音被外人恥笑,不得不受表妹威脅。”

    池母一聽這話,立刻瞪大了眼睛,“心雨跑去威脅你?”

    “你以爲呢?而且那段錄音根本就是歐三少的玩笑話,心雨故意拿來混淆視聽。”

    池母臉色一沉:“這孩子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越來越不像話!我們怎麼說也是親戚,她不但威脅左左,還傳到網上去,有沒有把我這個姨媽放在眼裏?”她把茶杯重重放在桌上,似乎很生氣,“真是太知天高地厚了!”

    “所以,這件事情媽就不要管了,你跟爸出去旅遊一陣子,過幾天回來我也就處理好了。”池墨卿趁機開口。

    池母一滯,看看池父又看看池墨卿,“你們商量好了?”

    “哪能啊,這不是一切都等着媽媽做主嗎?”池墨卿笑笑。

    池母翻了個白眼:“少在我這裏說好聽話,你們父子倆打得社麼鬼主意我還不清楚?罷了罷了,既然他們不把我們池家放在眼裏,我也沒必要非要護着他們。旅遊就旅遊,趕在小冉結婚之前回來就行!”

    “別啊,我們可是打算去茉莉亞島舉行婚禮,不如爸媽先過去玩幾天,到時候正好參加我們的婚禮,豈不是一舉兩得?”池冉興高采烈的說。

    池父和池母互看一眼:“那就這麼定了吧,你們處理你們的事情,我們旅遊我們的,互不干涉。”

    池墨卿和池冉相視一笑,這次讓蒙家求助無門!

    晚一點的時候,言左左去房間逗了一會兒孩子,不過幾天沒見,她覺得小孩子好像是又長大了不少,她都快要不認識了。如果不是工作忙,加上婆婆又非要留孩子在身邊,她也很想把兩個寶貝接到身邊來照顧。作爲媽媽,缺失孩子的成長可是一種無法彌補的遺憾。

    “小東西,你們一天一個樣,媽媽都快要不認識了。”她點點小傢伙的鼻子,笑眯眯的說。小傢伙像是感受到媽媽的愛意,咯咯直笑。言左左看了跟着笑起來,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吻。

    池墨卿進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言左左抱着小傢伙逗弄的樣子,忍不住抱起另一個說,“越來越帥了,不愧是我兒子。”

    言左左看他一眼,戲謔道,“誰當初還不願意承認兩個寶貝是兒子的?”

    池墨卿嘿嘿一笑:“我不承認也沒辦法,都已經是是兒子了。”他抱着小東西用力親了一口,“沒關係,兒子女兒,只要是我老婆生的,我都喜歡。”

    “貧嘴!”言左左嬌嗔的瞪他一眼,又開始逗弄懷裏的小傢伙。

    池墨卿把孩子放下,從身後抱住她,“累了吧,我去給你放水泡個澡。”

    言左左笑笑,看着池墨卿轉身離開的背影,回頭對懷裏的小傢伙說,“看見了嗎,做男人要跟爸爸一樣疼老婆才行,所以以後不可以欺負小女生,要好好愛護,知不知道?”

    小傢伙當然聽不懂,直覺是媽媽逗他玩,咯咯直笑。

    “那我就當你同意嘍。”言左左自說自話,盯着小傢伙白白嫩嫩的樣子,不由得想起池母給她看的池墨卿小時候的照片,不禁呢喃兩聲,“怎麼能這麼像呢?長大肯定迷倒一片小女生。”

    沒多久,池墨卿叫她去泡澡,言左左把孩子放在嬰兒車裏,翩然走了出去,經過池墨卿身邊的時候眨眨眼,池墨卿頓時感覺全身酥麻,他老婆好像比之前更加醉人了。

    他渾身熾熱的跟了進去,關上房門,大手一伸就把她摟進了懷裏,“老婆,我突然覺得兩個人一起洗澡比較有情趣。”

    敢情這是池大總裁又發情的徵兆,言左左心裏覺得好笑,可表面上還是一副無辜的樣子,“我覺得一個人洗比較好,要是老公着急,不如你先洗?”

    “一個人有什麼好洗的,我還可以幫老婆搓背按摩,讓你舒舒服服的呢。”說着,池墨卿開始不懷好意了。

    言左左被他勾逗的小臉通紅,勾魂的媚眼看向他,“只是搓背按摩,不許動手動腳。”

    “不動手動腳怎麼搓背按摩,讓老婆舒服?”

    言左左一顆小心臟砰砰直跳,每次池總裁發出這種超強電力的時候,她就情不自禁渾身痠軟。她若有似無的看他一眼,嬌羞的進了浴室。

    這算是默許吧?

    池墨卿立刻露出一抹奸計得逞的樣子,追着老婆進浴室去了。

    夜色很濃,黑漆漆的大馬路上停着一輛豪車,車上坐着個戴墨鏡的男人,一臉冷酷的抽着煙。沒多久,車門就被打開了,很快上來兩個黑色勁裝的男人,恭敬地說,“三少,事情已經辦好了。”

    歐鷺晗嘴角微揚,把菸頭重重丟了出去,“開車,回去!”

    司機聞言,迅速發動車子消失在暗夜裏。

    池家父母第二天就飛走了,池墨卿對付起蒙心雨來更加得心應手。

    一早,言左左起來的時候,他公司有事要週末加班,所以早就走了。言左左吃過他準備的愛心早餐就去房間裏看兒子了。婆婆和公公走了,她正好有時間跟兒子培養感情。池墨卿留了字條,說是處理完公事接過來接他們,讓她先跟兒子在軍區大院裏呆着。

    言左左進了嬰兒房,保姆正喂他們喝奶。她走過去拿過奶瓶說,“我喂吧,你去忙別的就行。”

    保姆出去沒多久,門鈴就響了。緊接着傳出一道凌厲的聲音,因爲是在樓上,她沒有聽清楚,心裏還納悶呢,誰這麼會挑時間,婆婆和公公剛走就來了,真不湊巧。結果保姆很快就上來了,有些擔憂的說,“夫人的姐姐來了,面色不善,要你下去見她。”

    蒙心雨的母親?

    言左左想起費希爾的警告,有些猶豫,“她有沒有說是什麼事情?”

    保姆搖頭,壓低聲音說,“我估計是心雨小姐的事情,這幾天她因爲這件事情可沒少找上門來,少夫人,你還是小心點好。”

    言左左心裏一顫,想了想,像是決定了什麼,深呼一口氣說,“我知道了,你看着孩子,我出去見見她。”

    保姆點頭,擔憂的看着她出去。

    蒙母一臉嚴肅的坐在大廳裏,看樣子就知道很生氣。她輕咳一聲,緩步走下樓,“姨媽。”

    看見言左左,蒙母的臉色更陰沉了,“你還是知道我是你姨媽?”

    言左左挑眉,很想說“如果不是蒙心雨,我還真不認識你”。不過,畢竟是池母的親姐姐,她還是忍住了,倒了茶過去,“姨媽,喝茶。”

    蒙母嘴一抿,語氣很不和藹,“喝不起你的茶,這裏沒別人,你也不用跟我來這一套!”

    言左左愣了愣,合着這時找上門來欺負她了。她笑笑,“既然姨媽不喜歡,那我就不客氣了。”說着,她開始慢條斯理的品茶,全然不當她存在。

    蒙母越看越生氣:“我是長輩,你得禮貌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