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五十章 這次誤會大了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五十章 這次誤會大了 3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看着他:“我才應該是客人,不是嗎?別因爲壞了你們的興致,請便。”

    不管池墨卿的臉色有多鐵青,言左左徑直離開了。她知道自己很任性,很無禮,可讓她坐在那裏,就那麼看着池墨卿和佟詩麗親密,她真的受不了。

    如果池墨卿是打算用這種方法逼她離開,那他確實成功了。她原本以爲她樣樣不如佟詩麗,可最起碼還有他的愛,可現在她卻不那麼確定了,一想到冷漠的池總裁突然對另外一個女人示好,除了對她產生興趣,她找不到更好的解釋。

    她走出咖啡廳,不經意間回頭的時候,就看見佟詩麗把一塊牛排送到了池墨卿嘴邊,這個女人分明就是在勾引他。言左左的心一顫,緊張的盯着池墨卿的動作。

    池墨卿厭惡的蹙了蹙眉頭,原本是要拒絕的。可是在看見言左左看過來的視線時,他竟然想也沒想就吃下去了。

    言左左的心徹底碎了,她最後一點奢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是她該離開的時候了,她祝福他們……

    轉身,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池墨卿原本以爲言左左會生氣的衝進來,卻沒想到她竟然拔腿跑了。該死的,他剛剛到底做了什麼,傷她,從來都不是他想做的事情,可他剛剛竟然那麼做了!

    他恨死了自己,可又心痛爲什麼他跟自己心愛的小妻子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

    佟詩麗見池墨卿吃下了自己送到嘴邊的牛排,又送來一塊,可是被池墨卿拒絕了,臉色一沉說,“我突然想起還有點別的事情,你們吃吧,我先走了。”

    佟詩麗錯愕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池墨卿離開的背影,眼底閃過一抹難堪。她張口剛準備叫他,可是被費希爾打斷了,“我認識的佟詩麗可不是這麼不會看臉色的人。”

    佟詩麗臉色一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只是在提醒你,剛剛吃相很難看。”費希爾優雅的吃了一塊牛排,似笑非笑的看向她,“你會看不出池總裁不過是故意惹池夫人生氣?”

    佟詩麗不高興了:“那又怎麼樣?想要得到自己喜歡的,就要懂得見縫插針,難道你不是這麼做的?”

    “但我懂得適可而止,點到爲止,詩麗,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越是急着得寸進尺,就越容易被厭惡,凡是講究進退得宜,懂嗎?”

    佟詩麗一愣,旋即優雅的笑笑,“你這是打算跟我結成統一戰線了?”

    費希爾笑着搖頭:“我只是給你一個提醒,相信我,池總裁今晚只是吃醋,絕對沒有你以爲的好感,你還是繼續維持你優雅得體的假象比較吸引人。”

    “你在諷刺我?”佟詩麗不悅的說。

    費希爾舉了舉杯子,笑着說,“哪敢?”他抿了口紅酒,“我只是適時的給你潑點冷水,讓你時刻保持清醒。”

    佟詩麗微微蹙眉,有些摸不透費希爾的心思。如果他喜歡言左左,不是應該跟她聯手,破壞他們夫妻感情嗎,她怎麼有種他在警告的意思?

    她眯了眯眼睛,警告她?她費希爾配嗎!

    言左左從咖啡廳出來,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街上瞎逛,她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個充滿溫馨的地方,那裏充滿她跟池墨卿的美好回憶,並不適合她現在悽然的心情。

    她不知道該去哪裏,只是穿梭在人羣裏,看着別人成雙成對的經過她身邊,只有她一個人孤苦伶仃。也許她以後的日子都是這樣了,她應該學會慢慢適應。

    以前她太理所當然的享受池墨卿給她的所有寵溺,理所當然的認爲他不會對別的女人這樣親暱。可現在她才發現自己錯了,她把一切太過當成理所當然,反而忘了池墨卿在她看不見的地方也會對別的女人這樣。

    他今天當着她的面對佟詩麗好,是在用這種行爲告訴她所要表達的意思吧?他心裏有了另一個女人,是她該主動離開的時候了……

    她垂眸,不知不覺紅了眼眶,雖然最開始的時候,她也沒有對這段婚姻抱有希望,可是兩年下來,她已經愛上了他,已經開始期待長長久久了,可沒想到……

    她心裏一酸!

    也許從最初開始,她就不應該抱有希望。年幼無知的愛情再怎麼深刻,也禁不住柴米油鹽的磨損,也許他們用兩年的時光,就已經走到了別人的七年之癢。

    是該離開了吧……

    言左左閉上雙眸,手裏緊緊的一握,突然就放鬆。有些東西不是她努力就可以永遠佔有的,如果他要離開,無論如何,她都留不住的。

    不如鬆手吧!

    原本剛剛跟費希爾的談話,讓她決定把一切跟池墨卿坦白,可現在看來,已經完全不用了,既然她要走,又何必再惹他生氣,走得完美何嘗不是一種結局?

    言左左回家的時候,池墨卿已經在家了。他就那麼坐在客廳裏抽菸,像是很生氣。看見他這樣,言左左覺得有些喘不過來,他還在生氣自己今天的不禮貌,丟下佟詩麗嗎?

    她苦笑,安靜的換了鞋,就往樓上走。

    “難道你沒有什麼話要說嗎?”池墨卿在家整整等了她兩個小時,這段時間他擔心的要死,生怕她出了什麼事情。他打電話給她,可是她關機了;他出去找她,卻又找不到人,他急的發瘋,可她回來居然一句話都沒有。

    言左左呼吸一滯,他是要她爲剛剛的失禮道歉嗎?

    她抿脣:“對不起,我今天失態了。如果你覺得我做錯了,我待會兒就打電話給佟小姐,跟她賠禮道歉。”

    池墨卿身子一僵,她到底在說什麼?他什麼時候讓她給佟詩麗道歉了?

    他回頭,死死瞪着她,“你剛剛去哪裏了?”

    “到處走走,你放心,我一個人。”言左左覺得很累,很心痛,她現在只想一個人靜靜,不想跟他吵架。可她的話卻讓池墨卿的火氣上來了:“你!”他握了握拳頭,“好,我問你,你今天爲什麼要跟我撒謊?”

    言左左神情悽然的看他一眼:“如果不是我撒謊,也許我還不知道原來你對別的女人也可以這麼溫柔……”

    池墨卿呼吸一滯,看了她好一會兒,“這就是你的解釋?”

    言左左木然的看着他:“池墨卿,我今天真的很累,算我求你了,讓我一個人靜靜好嗎?”

    “你在逃避?”

    被池墨卿這麼一吼,言左左錯愕的看向她,淚水在眼眶裏打轉。原來這就是愛和不愛的差距嗎?她覺得心痛的要死了。

    她握了握拳頭,不想去看他殘忍的眼神,拔腿跑回了臥室。是不是因爲有了佟詩麗,所以他對她越來越不耐煩了?他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在她愛上他的時候,這樣殘忍對她?她整個人撲倒在牀上,哭的撕心裂肺。

    池墨卿被她關在了門外,聽見裏面的哭聲,他的心猛然一揪,心痛的難受,緩緩閉上眼睛,重重的一拳捶在牆上。

    在看見言左左和費希爾在一起的那一刻,他恨不得自己殺了費希爾,他真的很生氣,很嫉妒,越是愛言左左愛的越深,他就越來越沒有辦法忍受別的男人靠近她。所以,他故意在她面前演了那齣戲,想要她嚐嚐嫉妒的滋味。

    可他的妻子到底誤會了什麼,什麼給佟詩麗道歉,什麼他也可以對別的女人溫柔,難道她不知道他在吃醋嗎?這個該死的小女人!

    他恨不得衝進去把她用力搖醒,可是剛剛看她難過的樣子,他又捨不得。她的眼淚澆滅了他的滔天怒氣,卻也硬生生割痛了他的心。

    他想去哄哄她,可又不知道該怎麼去哄,腦子裏一片空白。然而,一想到她竟然不對他坦白的事情他又一陣憤恨,他是她的老公,是她的男人,她爲什麼寧可求助費希爾,也不對他坦白,不讓他幫她分擔?

    他纔是她的天,是她的丈夫啊!

    池墨卿心裏糾結着各種感情,最後也沒有回房間去睡覺,他在書房裏呆了一晚上。

    而言左左一直等着他出現,如果他今晚會進房間,她就跟他坦白,跟他交待一切,不管他怎麼對她,她都接受。

    然而,一整晚,池墨卿都沒有踏進房間。她只覺得心好痛,淚水不爭氣的洶涌而出,用手擦了一次又一次,卻怎麼都止不住。

    這是兩年以來,他們第一次這樣鬧彆扭,這樣生氣。她死死咬着脣,只覺得一股鹹鹹的腥味溢滿了口腔。

    一滴血珠順着嘴角滑落在了雪白的牀單上,緊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紅與白,觸目驚心的對比,她整個人徹底死心了……

    第二天她醒來的時候,池墨卿就已經不在家了,桌上依舊放着早餐,可她沒什麼胃口,也沒有吃,直接拿着包包上班去了。

    佟詩麗來報道了,她跟言左左一個組,名義上言左左是組長,實際上也無所謂稱呼,大家都是叫名字而已。

    此刻,費希爾的辦公室裏,佟詩麗端着咖啡坐在費希爾面前,“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我來這裏只有一個目的,想見識見識言左左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我好對症下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費希爾淺笑:“你該知道的,坦白一向是我最欣賞你的地方。”

    “那我是不是要謝謝總監大人的誇獎?”佟詩麗似笑非笑,喝了口咖啡問,“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跟我合作?”

    “合作?什麼意思?”

    “你得到你的言左左,我得到我的池墨卿。”佟詩麗嘴角微勾,看出費希爾想要反駁,提前開口道,“我們誰也別玩虛的,你明知道言左左結婚了,還找各種藉口約她出去,這不明擺着強取豪奪,明爭暗鬥嗎?”

    “哈哈哈!”費希爾笑了起來:“我說詩麗,你有時候還真是坦白的不夠可愛。”

    “多謝誇獎。”佟詩麗又喝了一口咖啡:“說說看,要不要答應?”

    費希爾雙眸微微一眯:“作爲合作誠意,詩麗是不是也應該坦誠一下自己的身份,要不然,我哪天被人暗害了,還死不瞑目呢。”

    佟詩麗聞言,驀地臉色一沉。。。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