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豁出去了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豁出去了 1字體大小: A+
     

    ?

    只見手機上傳來幾張不堪入目的照片,有之前她被蘇菲設計,碰上的那兩個流氓;也有剛剛她在酒吧裏差點被欺負的照片。

    她渾身一顫,看一眼發件人的名字。

    蘇菲!

    她被設計了,而且還是被連環設計!

    她整個人瑟瑟發抖,有種跌入深淵,萬劫不復的錯覺。她腦子很亂,接二連三的事情讓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就在她心慌無措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緊接着,裏面傳出蘇菲得意的笑聲,“言左左,還滿意你看到的嗎?”

    言左左強迫自己冷靜:“你接二連三設計我,到底想做什麼?”

    “不想做什麼,只不過你之前的行爲讓我很不爽,我當然也不能讓你太好過。”蘇菲笑的陰險,不緊不慢的開口,“如果我把這些照片交給記者,你說會不會很轟動?池總裁的老婆呢,居然給他帶了綠帽子,想想就覺得有趣。”

    “你!”

    “哎喲,不要太生氣哦,你放心,我現在還不打算把照片交出去,因爲我還沒有看夠你心慌意亂,惶惶不可終日的樣子。我怎麼也要先好好折磨你一陣子,等我心情爽快了再交給記者也不遲,你說是嗎,池夫人?”

    言左左心裏很慌亂,她不得不說蘇菲捏住了她的軟肋,但她決不能在這個時候示弱。她深呼一口氣,冷笑着說,“你以爲這些照片能威脅我什麼?別忘了,是你設計我的,有監控,有通話記錄,如果你憑几張照片就能毀了我,那也太天真了!”

    “言左左!”

    “如果我把你做的事情告訴蘇康,或者現在就去報警,蘇菲,你說我們誰的下場誰會更悽慘?”言左左冷笑開口,“你是要發給記者還是傳到網上去都隨你,反正遭殃也不是我一個,我被毀了,你一樣別想好好的!”說完,言左左重重的按了掛機鍵。

    玉石俱焚是嗎?她成全她!

    言左左突然改變了注意,她說,“師傅,麻煩你載我去公安局。”

    她想清楚了,與其被動等人威脅,倒不如她先發制人。

    一聽說言左左報案,池墨卿的老婆呢,警察立馬行動,又是調去錄像又是做筆錄,一折騰就到了深夜,言左左只覺得很疲憊,可是回家躺在牀上又睡不着,整個人腦子亂哄哄的,其實就連她自己也不確定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她很煩躁,突然抓起衣服就往外面走。半個小時以後,她的車子停在了離家不遠的羊肉串攤上。這裏的生意一直都很火爆,雖然有些煙霧,但一點都不妨礙喝酒人的興致,大喊大叫在這裏似乎很正常。

    她想起以前沒有嫁給池墨卿的時候,有時候也跟同事來這種地方大吃大喝,很開懷。可後來嫁給了池墨卿,來這種地方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

    她今晚很寂寞很孤單,不想一個人呆着,乾脆來這裏放鬆一把。

    “老闆,二十個肉串,兩瓶啤酒。”她衝着老闆大喊。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這裏坐了多久,喝了幾瓶啤酒,漸漸就感覺眼前一陣模糊,看見別人都是呼朋喚友,也有一對對的情侶,可只有她是形單影隻的一個人……

    爲什麼別人都是一對對的情侶,而池總裁卻連一個電話都沒有。

    言左左腦子有些不清楚,可驀地她身子一僵,是啊,已經兩天了,爲什麼池墨卿一個電話都沒有打給她?

    難道他知道了什麼?

    她心裏一緊,手機啪的一聲掉在地上!

    如果墨卿真的知道這些事情,聽見了錄音或者看見了照片,可又沒有找她求證就不理她,這說明了什麼?

    她突然感覺呼吸困難,一顆心就像是被刀子一下一下**,那種鈍痛的感覺很快傳遍全身,像是要痛死了似的。

    “老闆,來一箱啤酒,要冰鎮的!”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想起,言左左回頭,就看見費希爾和歐鷺晗在她兩側坐了下來。

    這叫什麼?冤家路窄!

    “親愛的,你還真是動作迅速,我們纔剛錄完口供出來,你就不見了。”歐鷺晗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嘿嘿一笑,啓開啤酒就給自己倒了一杯。

    言左左頭暈暈的,蹙了蹙眉頭,“你怎麼老纏着我,我說過了我不喜歡你,我只愛我老公,你不要一直惹我討厭好不好?”

    歐鷺晗臉色一變,可是對上言左左紅撲撲的小臉,所有的不快很快消失了,他聳聳肩,“沒辦法,我控制不住自己,你多擔待了。”

    “我一點都不想擔待!都是你把我害死了,你還想怎麼樣?要是被我老公聽見了錄音,肯定不會要了我,都是你害的,你混蛋!”言左左藉着酒勁咬牙控訴,端起酒杯狠狠一口喝了下去。

    “什麼錄音?”歐鷺晗被罵的莫名其妙。

    費希爾也給自己倒了杯酒,眼底閃過一抹不悅,冷哼一聲說,“就是你誣陷小甜心,在臥室裏說的那些話,結果都被蒙心雨錄下來了。”

    “那個女人出手了?”歐鷺晗臉色一沉,眸子裏盡是嗜血的幽光。

    費希爾嘲諷道:“不是你親自把把柄送到人家手裏的嗎?”

    歐鷺晗心虛,摸摸鼻子,一杯啤酒下肚:“擦,這個死女人簡直是不想活了!”

    言左左心情不好,加上一直灌自己啤酒,很快就暈的不知今夕是何夕了,歐鷺晗和費希爾的話她根本就沒有聽見,只是不停地喝喝喝。

    歐鷺晗和費希爾其實也很不爽,喜歡的女人心裏只有池墨卿,這滋味還他媽真不好受。更鬱悶的是,他們耍些什麼手段,卑鄙無恥的想要多跟言左左待一會兒,還要顧及情敵是從小一直玩到大的鐵哥們,這叫個什麼事兒?

    歐鷺晗煩躁的端起酒杯:“你小子也別再我面前玩深沉,你那點花花腸子,本少爺一清二楚,是男人就別玩虛的,喝!”

    費希爾但笑不語,端起酒杯直接灌了下去,“喝多少,今天我奉陪到底!”

    “爽快!”

    結果歐鷺晗很快就被費希爾撂倒了,只聽他醉意闌珊的說,“你小子從小就陰險,我們一起玩大的,誰不知道你腹黑啊,媽蛋,你居然採取步步爲營的手段……唔,不過你也別以爲這樣就能贏我,我是不會放棄的……”

    咚!

    歐鷺晗說完這些話以後,頭往桌子上一撞,整個人就暈過去了。費希爾挑眉看他,不由得嘆了口氣,“誰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也許是兩敗俱傷,最後還是隻有池墨卿贏。”想想他們也挺可悲的。

    他偏頭看一眼早就趴在桌上睡着的言左左,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寵溺得笑笑,也許他終其一生都得不到她,但他終其一生都會守在她身邊。

    因爲喝酒不能開車,費希爾讓歐鷺晗的保鏢把歐鷺晗送回去,他打車把言左左送回去。言左左喝的實在太多了,渾身軟的幾乎不能自己走路。

    費希爾抱起她要上車,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歐鷺晗突然酒醒了,一看費希爾抱着言左左,立刻哇哇大叫衝了過去,“費希爾,怎麼可以抱着親愛的?”

    費希爾斜睨他一眼:“你覺得她現在還有辦法走路嗎?”

    “有、有……你放我下來……”言左左頭很沉,眼睛幾乎睜不開了,說完這句話,她頭一歪,直接倒在費希爾懷裏睡着了。

    看她這副樣子,歐鷺晗更不放心費希爾一個人送她回去了,堅持要跟他一起把言左左送回家,“你太卑鄙了,我不放心。”

    費希爾嘴角抽搐:“我再卑鄙有你卑鄙嗎?都是你把小甜心害成了這個樣子!”

    “你!”歐鷺晗氣的直跺腳,“這件事情我會自己處理,但是現在你別想單獨送親愛的回去,我要跟你一起!”

    費希爾無語,歐鷺晗少爺脾氣一來,還真是十頭豬都拉不回去,他只好上了歐鷺晗的車。一路上,歐鷺晗看他的眼神簡直就跟看個**似的,搞的費希爾哭笑不得。他以爲每個人都跟他一樣沒智商啊,那種低級的手段他可做不出來。

    接收到費希爾鄙視的目光,歐鷺晗一陣心虛。媽蛋,他當初肯定是腦子被驢踢了,怎麼會說出那種智商欠費的話,簡直就是自作孽啊。

    到了家門口,費希爾要抱着言左左進去,可是被歐鷺晗制止了,“如果再被有心人利用怎麼辦?我還是找個保安陪着吧。”

    費希爾也覺得可行,畢竟前車之鑑就在眼前。

    歐鷺晗滿臉黑線,啐了一口,“別用那種崇拜的目光看我,哥就是個傳說。”

    費希爾:“……”

    他們剛準備下車叫保安,想象又覺得不妥,保安也不一定是好鳥,思來想去,還是叫蔡可人吧,畢竟女同志比較靠譜。

    就在費希爾給蔡可人打了電話,剛下車的時候,言左左的手機就響了,而且是持續不斷地響。費希爾和歐鷺晗互看一眼,最後還是歐鷺晗拿出了她的手機。

    蒙心雨!

    看見這個名字,歐鷺晗眯了眯眼睛,直接按下了接聽鍵。裏面很快傳出蒙心雨不怎麼優雅的問候,“言左左,你這個賤人,你以爲報警就沒事了嗎?只要我一口咬定你們就是上牀了,你覺得作爲當事人的歐三少說話有多少可信度?我警告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再搞什麼小動作,要不然,我現在就把錄音傳給報社,看你以後怎麼做人!”

    蒙心雨說完就憤恨的掛了電話,歐鷺晗眉頭緊蹙,蒙心雨這個賤女人,居然敢威脅他的女人,簡直是找死!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