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又誤會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又誤會了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躲在家裏沒出門,而蒙心雨在給她發了那段錄音以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人往往恐懼的就是這種時候,沒個痛快,只是一顆心這麼懸着。

    她無精打采的坐在沙發上,明明電視裏放的是喜劇,可她臉上卻沒有一點笑意。保姆已經被她放假回家了,碩大的別墅裏只有她一個人。

    費希爾給她打電話,約她出來坐坐。言左左沒什麼心情,想要拒絕。可費希爾卻說是有工作要談,必須出來!

    工作上的事情沒有辦法拒絕,她掛了電話,簡單整理一下就出門了。

    他們約在離別墅很近的咖啡廳裏,費希爾時不時說些有趣的事情逗她,可言左左始終心不在焉,就算是笑,也很敷衍。

    費希爾有些無奈又有些心疼,想要說點什麼,可似乎並沒有什麼用。中途池墨卿有打電話過來,言左左還有說有笑的,可一掛斷電話,她又像是心如死灰一般。

    看着這樣的言左左,費希爾總覺得很不安,她就像是失去了靈魂的破布娃娃,整個人就是一潭死水,了無生氣。

    他猜測,言左左之前收到的錄音應該是蒙心雨給她的,因爲現在公司裏流傳着各種各樣不利於她的傳聞,經過調查,全都是蒙心雨散佈出去的。

    他抿脣,想着應該怎麼幫她。

    言左左的表情很木然,她眼神毫無焦距的看着窗外,人來人往的大街很熱鬧,可她卻只覺得很累很寂寞。她轉頭,突然對上費希爾關切的眼眸。

    四目相對,空氣裏像是醞釀着什麼細微的情愫。言左左突然低下頭,不確定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竟然在費希爾的眼睛裏看到了不應該有的感情。

    她很害怕,對她而言,費希爾只是上司,是朋友,她但願是自己多心了,費希爾不會對她有別樣的感情……

    她的心猛然一晃,又把頭別向了窗外。現在事情已經夠複雜了,她不想再有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摻合進來。

    她的手緊緊握着咖啡杯,甚至有些顫抖。

    她在刻意逃避!

    費希爾的心猛然一揪,微微蹙了蹙眉頭,不過沒有沒說什麼。現在的言左左太空洞,她需要一些事情來填滿她的空洞。所以他給了她很多工作,在家也可以完成。

    言左左其實是沒有力氣工作的,可如果她不工作又會胡思亂想,因此她接受了費希爾的指派,用繁忙的工作來逼自己忘記那些可能發生的恐怖事件。

    “快中午了,我們就在這裏用餐吧,你想吃什麼?”費希爾問。

    十一點二十,是該吃飯了。

    言左左木然的拿過菜單,隨意點了一碗粥,又把菜單交給費希爾。費希爾蹙了蹙眉頭,很快點了好幾道菜,都是言左左平時喜歡的。

    言左左聽見那些菜名有些傻眼,費希爾怎麼會知道她喜歡吃這些?好像經歷了這件事情以後,費希爾對她的態度親密了不少。

    她垂眸,緩緩攪動着咖啡說,“總監,我身體有些不舒服,吃過飯就要回去了。我真沒事,你不用擔心我。”

    “你要真沒事,現在臉色不會這麼蒼白,待會兒多吃點,要不然不準回家!”

    言左左有些無語,她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費希爾對她……好像真的很不一樣。

    還是說,他對其他員工也是這樣的?

    就在言左左猶豫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騷動。緊接着,包廂的門被人推開了,只見蒙心雨一臉嘲諷的走了進來,“我剛剛還以爲看錯了,原來還真是表嫂和總監啊。”

    言左左一驚,沒想到會在這裏碰上蒙心雨!

    歐鷺晗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又讓她看見她跟費希爾單獨在包廂裏,誤會就像是雪球,似乎越滾越大了。

    緊跟在蒙心雨身後的女人也走了進來,這個女人……

    言左左立馬想到了上次跟費希爾在咖啡廳裏鬧得很不愉快的女人,好像跟費希爾關係匪淺,看見這兩個人站在他們面前,言左左突然有種‘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

    “表嫂可真是好手段,勾引完歐三少又來勾引總監,真是佩服。”蒙心雨笑的詭異,看着言左左的眼神充滿了嫉妒。爲什麼每個出色的男人都要圍着這個狐狸精打轉,她到底有什麼好的!

    她恨得咬牙,可臉上依舊帶着諷笑,“表哥不過才離開十天半個月,表嫂就忍不住紅杏出牆了,還一次兩個,這要是讓表哥知道,不知道表嫂打算怎麼解釋?”

    “蒙心雨,注意你的用詞!”費希爾蹙緊了眉頭,“我們在這裏談公事,收起你骯髒的想法!”

    “碩大的公司不能談公事,非要約在外面談?我想法再怎麼骯髒也比不過你們做這些骯髒的事情!”蒙心雨冷笑,“言左左,我可是給過你一次機會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這次可不要怪我了,要是表哥拋棄你,只能怨你自作自受!”

    言左左身子一僵,蒙心雨這是打算告訴池墨卿了嗎?她心慌的厲害。

    “閉嘴!”費希爾看言左左無措的樣子,臉色一沉,“你如果是來胡攪蠻纏的,現在就給我走!”

    “我胡攪蠻纏?總監大人,你可要憑良心說話,是你對不起我閨蜜在先,現在又當着我閨蜜的面維護這個狐狸精,你這是什麼意思?”說着,蒙心雨就把站在她身後的女人推到了費希爾面前,“秦雲,你說話,你去警告這個狐狸精,要再不說話,總監可真就被她勾走了!”

    秦雲看着費希爾,一雙漂亮的眸子裏閃爍着淚光,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以前在mb公司的時候,她跟費希爾並稱爲時尚界金童玉女,原本是一對恩愛的情侶。可就因爲她當初太過汲汲營取,結果導致跟費希爾風道揚鑣。

    她原本以爲費希爾不過是生氣了,過一段時間她哄哄他,自然又會回到她身邊。豈不想,費希爾是鐵了心要跟她費心,以至於拋棄一切,來到中國。

    等她事業有成,坐穩首席設計師的位置以後就追着他過來了,苦苦哀求,想要跟他重歸於好,可是被他堅決回絕了。

    她之前還不懂爲什麼,可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因爲站在她身邊這個女人。她現在氣得發瘋,可當初是她用分手做代價,坐上了mb公司首席設計師的位置,現在她又有什麼立場指責他?

    見秦雲這麼不爭氣,蒙心雨有些不痛快了。她推秦雲一把,“你說話啊,費希爾是你的男人,你到底在委曲求全什麼?快說啊!”

    秦雲咬咬脣,一言不發,只是死死看着費希爾。

    費希爾像是完全不顧及秦雲的顏面,冷笑着看她,“你有資格在這裏扮無辜博取同情?當初怎麼分手的,用不用我幫你說。”

    秦雲身子顫了一下,眼底閃過一抹難堪。

    “如果不想我把你的醜事說出來,現在就走!”費希爾疾言厲色,語氣裏絲毫沒有感情。

    秦雲握了握拳頭,從來都知道費希爾是個說到做到的人,她好不容易纔爬到今天的位置,斷不能因此毀了自己的事業。

    她垂眸,心裏翻涌着苦澀,不過短短的幾個月時間,他怎麼就能這麼快變心,對她如此殘忍狠絕?

    即便以前費希爾也是女人不斷,可沒有人能夠取代她在他心裏的位置,但今天面對言左左,她沒有這樣的自信了。

    她身子一晃,不想更難堪了,握了握拳頭,掉頭就走。

    蒙心雨好不容易逮到一個羞辱言左左的機會,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放棄?

    她一把抓住秦雲的胳膊:“你幹什麼啊?那是你男人,你就這麼拱手讓人了,還是我認識的那個秦雲嗎?”

    “心雨,我求求你了,我們走吧。”秦雲一臉悽然的看看她,又看看費希爾,他爲了維護那個女人,甚至不惜傷害她嗎?他們整整五年的感情啊。

    蒙心雨不知道秦雲到底在耍什麼白癡,不過,看來今天要羞辱言左左是不可能了,最後她恨恨的瞪着言左左,“我不知道你有什麼狐媚手段讓男人對你死心塌地,但你給我小心着點,我不會讓你繼續繼續欺騙我表哥的!今天先放過你!”說完,蒙心雨拉着就秦雲離開了。

    秦雲走出包廂的那一刻,眼眸一黯,跟費希爾在一起五年,她對他的瞭解甚至多過對自己的瞭解。他看言左左的眼神,絕對是癡情一片。

    她不瞭解那個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從蒙心雨嘴裏聽說的。可無論她是個怎麼樣的女人,她都別想把費希爾從她身邊搶走。

    蒙心雨和秦雲離開了,言左左整個人頹然的坐在座位上。她又給蒙心雨提供了可以誣陷她的證據,不需要多說,她只要隨便去池母耳邊時不時吹吹耳旁風,就足以毀滅池母對她的所有好感。

    還有池墨卿……

    她坐在那裏一言不發,只是胸很悶,像是要喘息不過來似的。

    費希爾抱歉又擔心的看着她:“左左,你別聽她們亂說,我已經跟秦雲分手了,她爲了坐上首席設計師的位置,不惜讓我難堪,爬上了mb總裁的牀,那一刻我們就已經分手了,你相信我……”

    費希爾急切的解釋,言左左臉色更不好了。如果讓池墨卿知道她跟歐鷺晗睡在同一張牀上,是不是也要跟她分手?

    她的身子一顫,慌亂的抓起包包就要離開。可是費希爾攔住了她,“你去哪兒?是不是不相信我,我說的都是真的……”

    言左左一頓,下意識後退兩步,拉開兩人的拒絕,“我對總監的感情是沒有興趣,我要回去了。”

    費希爾臉上閃過一抹沉痛,定定的看着她好久,這才深呼一口氣說,“抱歉,我只是覺得讓你受委屈,很有必要給你一個解釋。算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吧,你都還沒有吃東西。”

    “不用了,我沒有胃口,謝謝總監的好意。”言左左搖頭,“如果總監沒有別的事情,我先走了。”

    “左左!”費希爾突然握住她的手,言左左嚇了一跳,驚恐的看向他,“總監!”

    ———————————————————————————————

    正文。。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