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二十章 歐三少沉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二十章 歐三少沉默字體大小: A+
     

    ?

    “你剛剛說什麼?!”臥室的門被用力推開,發出一陣巨響,緊接着衝進來兩個人。

    蒙心雨不顧一切上前,直接揚手給了言左左一巴掌,“你這個不要臉的狐狸精,都已經跟我表哥結婚了,還跟別的男人上牀,我打死你!”

    言左左臉上結結實實捱了一巴掌,火辣辣的,又被蒙心雨揪着頭髮,強烈的疼痛讓她頓時清醒了許多。

    歐鷺晗見蒙心雨發瘋,一個用力就把她推開了,蒙心雨腳下不穩,直接跌坐在地上,難以置信的看着歐鷺晗,尖叫道,“你居然維護這個賤人?”

    “我們沒有……”歐鷺晗試圖解釋,可是被蒙心雨打斷了話,“我都在門外聽見了,你們兩個睡一張牀,沒有什麼?言左左,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表哥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他?”

    言左左被蒙心雨亂罵一通,原本就手足無措的她,此刻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腦子很混亂,甚至不記得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她擡眸,正對上費希爾難以置信的眼睛,滿滿的都是震驚。

    “總監,我……”

    “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去外面等着,你先穿好衣服。”費希爾說着就往外面走。

    言左左頹然的坐在牀上,知道自己說什麼也沒有人信了。更何況,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對上蒙心雨憤恨的眼神,她知道只怕免不了一場家庭革命了。

    這一刻,她越發內疚了,不管是對蘇菲的大意,還是沒有早點跟歐鷺晗保持距離,她都後悔了,可就算是後悔,她現在又能做什麼?

    蒙心雨瘋了似的,撲過來還想要打她,可是被歐鷺晗直接推出去了。他回頭看言左左一眼,“衣服就放在你牀頭,我出去了。”

    言左左垂眸沒說話,她看一眼放在牀頭的衣服,驀地,她這才驚覺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成了睡衣,所以……她一顆心頓時跌落到了谷底。

    歐鷺晗關門的瞬間,她正對上蒙心雨怨毒的眼神,不禁自嘲一下,這種情況下,她被怨恨也是理所應該的吧。

    言左左穿好衣服從臥室出來,就看見蒙心雨一臉想要殺了她的表情。她剛剛去過洗手間了,到底有沒有跟歐三少發生關係,她應該是知道的。

    站在客廳裏,她就看見費希爾和歐鷺晗像是剛剛打過架的樣子,兩人臉上都有傷,衣服扯得七零八落,頭髮也亂了,原本整齊乾淨的客廳,這會兒凌亂不堪。

    她張張嘴,無奈的說,“不管你們怎麼想,我跟歐三少真的什麼也沒有發生。”

    “孤男寡女都脫了衣服躺在牀上了還什麼也沒有發生,你以爲我們都是傻瓜嗎?”蒙心雨氣的眼眸通紅,要不是有歐鷺晗和費希爾在,她早就過去打人了。

    對上蒙心雨怨恨的眼神,言左左沉默,過了許久,這才嘆口氣,轉而對歐鷺晗說,“歐三少,能麻煩你解釋一下嗎?”

    歐鷺晗看着她,眼底充滿了糾結。他昨晚沒有碰她,是害怕她會怨恨他,可他現在又很掙扎,是不是不管他解釋不解釋,言左左以後都不可能會跟原來一樣對他了?如果他現在孤注一擲,有沒有可能把她從池墨卿手裏奪過來?

    他從來沒有這樣愛過任何一個女人,好不容易遇上讓他心動的了,就這麼放棄,他不甘心!也許這麼做真的很卑鄙,可他需要一個機會,一個契機來跟池墨卿競爭。

    握了握拳頭,他始終沒有開口。

    言左左就這麼靜靜的看着他,等着他,最後等來的竟然是歐鷺晗別過頭,不發一言。

    沉默等於默認,她心裏一緊,他這是什麼意思?

    “歐三少,不解釋就是承認了,難道你真言左左上牀了?!”蒙心雨眯緊了眼睛,心裏嫉妒的發狂。她憤恨的瞪着言左左,“你還有什麼要說的?你這個賤人,你怎麼對得起我表哥!”

    言左左狠狠倒抽了口氣,難以置信的看着歐鷺晗,他這是打算陷害她嗎,他怎麼可以……

    等等!言左左眯了眯眼睛,費希爾和蒙心雨爲什麼會剛好趕到?

    在她出事的時候,歐鷺晗爲什麼會那麼巧出現在現場?

    難道這一切都是有預謀有計劃的?

    她突然看向歐鷺晗:“這一切都是你設計的?”她眼底充滿了震驚和刺痛,那樣子分明就是認定了歐鷺晗是主謀。

    歐鷺晗向來跋扈慣了,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冤枉過,而且還是被自己喜歡的女人冤枉。他瞪她,咬牙道,“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懷疑我?”

    “如果不是你設計的,爲什麼這一切都那麼巧合?”言左左氣紅了眼睛,她對他那麼信任,他怎麼可以這對她?

    “言左左,你就這麼不信任我?”歐鷺晗低吼,恨不得把她搖醒。

    言左左握緊了拳頭,強迫自己冷靜,“我也很想信任你,那你爲什麼不解釋我們根本沒有發生關係,你說啊,你爲什麼不解釋?”

    歐鷺晗身子一僵,眼底一片黯然,他是在酒吧的時候接到了陌生電話,說言左左出事了,讓他過去救他。他原本以爲是騙局,不打算過去的,可轉念一想,又擔心言左左真的出事,要有個萬一就麻煩了,最後他還是趕過去了。

    他不解釋沒有跟言左左發生關係,確實是他有私心,他想要一個機會把言左左搶過來。可如果池墨卿是相信言左左的,就算他撒謊也不可能對他們的婚姻產生影響,到時候他會解釋一切,徹底放手。

    相反,如果池墨卿不相信言左左,他就有了趁虛而入的機會,他相信自己會比池墨卿對言左左更好。

    言左左看歐鷺晗不說話的樣子,徹底寒心了,她深吸一口氣,眼神悽然的看着他,“你真不打算解釋?”

    “夠了!”蒙心雨突然開口,“已經發生的事情,你想讓歐三少替你撒謊嗎?言左左,你真卑鄙!”

    左一個賤人,又一句卑鄙,她也是有脾氣的。

    言左左轉頭瞪向蒙心雨:“我是不是卑鄙還輪不到你教訓我,你什麼資格在這裏衝我大呼小叫?”

    “就憑你背叛了我表哥!”

    言左左冷笑:“那也輪不到你!”

    “你!你真是太不要臉了!”蒙心雨被堵的說不出話來,只能憤憤然開口,“你等着,我會把這一切說出去的,我會在表哥面前拆穿你的真面目!”說着,蒙心雨轉頭跑了。

    言左左很頭疼,她看向歐鷺晗,“你應該很清楚,就算你不說實話,我也有辦法證明我跟你什麼也沒有發生,歐三少,你確定什麼也不說嗎?”

    歐鷺晗抿脣不語,這是他最後的賭注,除非他賭輸了,否則他是什麼也不會說的。

    言左左垂眸:“我懂了。”說完,她苦笑的離開了,整個人就像一隻受傷的小獸,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安靜的療傷。

    這一晚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腦子裏很混亂,混亂到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她一個人蜷縮在公園的座椅上,眼眶紅紅的,“老公,你爲什麼還不回來……”

    “老公,我現在該怎麼辦……被媽知道了,我該怎麼辦……你會不會相信我……”

    “老公,你快點回來啊……不要拋棄我,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言左左死死咬着脣,哭的泣不成聲。

    不行,她不能這麼坐以待斃,她必須要去證明自己跟歐鷺晗沒有發生任何關係,她不能讓池墨卿誤會她。

    她站驀地起身來,決定去醫院做個堅定,不管怎麼樣,她都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因爲力道過猛,她一陣眩暈,差點就摔倒了。

    “左左,左左!”熟悉的氣息包裹着她,擔憂的聲音傳到她耳朵裏。

    言左左眼前黑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睜開眼睛,正對上費希爾憂慮的眼神。她閉了閉眼睛,再睜開的時候這才恢復正常。

    “總監,你怎麼會在這裏?”她的聲音有些虛弱。

    “我一路跟過來的,擔心你出事。”

    言左左苦笑:“該處的事情都已經出了,還能出什麼事情?”她推開他的手,落寞的往前走,費希爾跟在她身後。

    她突然停下步子,轉頭看向費希爾,“總監,你能告訴我,你爲什麼會那麼巧就跟蒙心雨一早去歐三少的別墅了?”

    費希爾微微蹙眉頭:“我是接到蒙心雨的電話,說你在歐三少的別墅裏一晚上沒出來,我覺得奇怪,這才趕過去的。”他有歐三少別墅的鑰匙。

    蒙心雨嗎?她又怎麼會知道的,難道她跟蘇菲……

    言左左搖頭,混亂的已經想不清楚了。她深呼一口氣說,“總監,我今天怕是要請假了,我要去醫院一趟。”

    費希爾一愣:“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我跟你一起去。”

    言左左搖頭,自嘲的笑笑,“我現在解釋不清楚,想去醫院做個化驗證明清白。除了這樣,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了。”

    費希爾若有的思的看了她好一會:“我跟你一起去吧,到時候也能做個證明。”看的出來,言左左很猶豫,他溫聲說,“你這事情也是因爲工作才發生的,我有義務替你澄清,走吧。”

    言左左身子一僵:“總監相信我沒有跟歐三少有關係?”

    費希爾笑笑:“對於歐三少,我自認爲還是瞭解的,放心吧。”

    言左左點頭,感激的笑笑,上了費希爾的車。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