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半路遇險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半路遇險 2字體大小: A+
     

    ?

    “你們聊,我出去打個電話。本文由。。首發”蘇菲算着時間,言左左他們差不多要走到酒店門口了。於是拿着手機,打電話給蘇康。

    蘇康正準備要送言左左回家,就接到蘇菲的電話,不禁蹙了蹙眉頭。

    付子欣好奇的看他:“怎麼了?”

    “蘇菲說她突然肚子疼,讓我們送她去醫院。”

    付子欣一愣,這麼巧?她偏頭看看言左左。

    言左左淡笑:“那你們快去吧,今天宴會生猛海鮮的,吃多了難免胃不舒服,不用管我,我打車就行。”

    付子欣有些猶豫,這麼晚了,不放心言左左一個人回去。

    言左左笑笑:“病人要緊,可別耽擱了,快去吧。”

    “那好吧,你路上小心點,到了家給我打電話。”付子欣不放心的交代。

    “好了,快去看蘇菲吧,我走了。”言左左跟他們揮揮手,就從停車場往馬路邊走。

    因爲停車場這邊比較偏僻昏暗,言左左走得很小心,時不時看看四周,順便拿出手機照明,已經十點多了,她腳下的步子不由加快了。

    就在她快要走到馬路邊的時候,突然被人用力一扯,捂着嘴巴就被拖到旁邊陰暗的地方去了。言左左幾乎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兩個壯漢鉗制住了,“喲,今天老子撿便宜了,這麼標誌一妞兒……”

    言左左心裏一沉,不好,她遇上流氓了。

    另一個壯漢掐住她的下巴,粗魯的擺擺她的頭,“是不錯呢,小娘們兒長得挺水靈的,看來今天我們哥倆運氣不錯,要好好樂一樂了。”

    言左左見他們不懷好意,心裏恐懼極了,被這兩個壯漢抓着,她動不了半分。她驚恐的看着他們,“你們想幹什麼?放開我!”

    “不想幹什麼,就是想要小娘子你配合一下。如果你乖乖讓大爺樂了,我們也不會把你怎麼樣。”兩個壯漢不懷好意的笑笑,伸手就去摸她。

    言左左用力掙扎,腦子裏烏七八糟的想法翻涌:這兩個人爲什麼好巧不巧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到底是巧合還是刻意安排?蘇菲肚子疼的太是時候了,讓她不得不懷疑。

    如果這是蘇菲事先安排好的,難道她就不怕池墨卿報復?還是說……她還有後招,壓根就不怕池墨卿報復?

    這些念頭就像是雷擊般閃過言左左的腦海,她驚恐的看着眼前的兩個男人,身材魁梧,臉上帶着疤痕,一看就是混黑道的。

    其中一個男人已經把手摸向了她的胸部,她覺得噁心,用力掙扎,張口想要叫人,可很快就被壯漢發現了她的意圖,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唾罵道,“媽的,給爺老實點,要是敢亂吼亂叫,信不信爺今天就把你先奸後殺了?”

    言左左瞪大眼睛,任憑她再怎麼用力掙扎也沒用,下一秒就被人狠狠摔到了一旁的樹上,後背傳來一陣疼痛,痛苦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她心裏一緊,大口大口喘息,戒備的看着兩個不斷朝她靠近的男人。不對!不對不對!她爲什麼突然會感覺渾身一陣燥熱,體內就像是有無數只螞蟻在爬行,撩撥得她渾身難受。

    她艱澀的吞了口口水,感覺連眼前的景象都變得模糊了。她用力搖搖頭,想要腦子清醒一些。可身體的燥熱卻讓她的頭越來越混沌,腳下一個踉蹌,險險跌坐在地上。

    她再笨也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肯定是那杯紅酒,蘇菲居然對她下藥了?!

    她咬牙,抗拒着體內一波一波的熱意。

    兩個壯漢已經靠近她了:“喲,小娘們兒像是發浪了,嘖嘖,瞧這小模樣真叫爺心癢。”說着,他們像是迫不及待似的,伸手就去撕扯她身上的衣服,“嘿嘿!爺可是等不及了,先爽爽,待會兒咱們再玩新花樣。”

    言左左腦子越來越混沌,體內的燥熱讓她情不自禁紅脣微張,她用力喘息,像是要排解這種難以忍受的折磨。

    “美人像是等不及了呢,大哥,你倒是快點,兄弟這會兒可難受着呢。”另一個壯漢趁着其中一個壯漢不懷好意的時候,湊着嘴巴就壓了過去。這女人真tm誘人,真想就這樣一口氣吞了她。

    言左左覺得噁心,偏頭抗拒着。她死死咬着脣,嘴脣幾乎被她咬破,都滲出血來了。

    “你以爲我不想快點啊,沒看見我正忙着嗎?靠!這褲子的腰帶怎麼這麼難開,tmd,老子都快泄了!”壯漢咬牙粗魯的咒罵。

    另一個壯漢沒有親到言左左很生氣,用力扣住她的頭,嘴巴又湊了過去,一雙手毫不客氣的揉捏着她的酥胸。

    “滾!滾開……你做什麼……”言左左拳打腳踢,可是因爲藥力的作用,她渾身無力,只能低吼着,“走開!不要碰我!”

    兩個壯漢哪裏肯放過這麼誘人的小紅帽,不懷好意的笑着,四隻手在言左左身上流連,“妞兒,別害羞,爺保證會讓你欲仙欲死的。嘖嘖!你看看自己也很需要嘛……哈哈哈……”

    言左左掙扎,身子像是着了火,她急切的想要逃跑,可怎麼也擺脫不了兩個身強力壯的男人。眼看着壯漢要得逞了,她咬脣,如果被這些人渣糟蹋,她寧可咬舌自盡!

    就在她絕望着想要尋死的時候,突然一抹黑影衝了出來,三下五去二就把兩個壯漢揍倒在地上了。緊接着,快速走過去,抱着她,“左左,你沒事吧?”

    焦急而又熟悉的聲音傳來,言左左眯了眯眼睛,努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

    歐鷺晗……

    她張張嘴想要說什麼,可身體卻越來越滾燙,意識渙散到忘了想要說什麼。

    “你怎麼了?”歐鷺晗盯着她,就見她眼眸一片迷離,臉上帶着不正常的紅暈,他用力搖晃兩下,“左左,左左!”

    “我、我被下藥了……醫院……”言左左的意識越來越混沌,她急促的喘息,強撐着,強迫自己保持清醒。

    下藥?!

    歐鷺晗眼眸一閃,看着她難受的樣子,心裏閃過一抹瘋狂的念頭。如果他佔有了她,是不是就有了跟池墨卿公平競爭的機會?

    他只是遇見她的時間晚了,他可以感受得到言左左是不排斥他的。如果……

    歐鷺晗突然快速抱起言左左,急匆匆的衝向自己的車子。他把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副駕駛上,快速上車,腳下油門一踩,飛馳着呼嘯而去。

    因爲走得太急,沒有注意到身後一抹怨恨惡毒的目光此刻正死死盯着他們。

    歐鷺晗幾乎是在用性命飆車,橫衝直撞的就到了他的別墅。他抱着她上樓,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牀上,漆黑的眸子盯着他嫵媚的小臉,這就是池墨卿獨享的言左左的另一面嗎?那麼魅惑,那麼可人,讓人忍不住想要憐愛,寵溺。

    這一刻,對於歐鷺晗來說,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整個人爬上牀,俯身在言左左身邊,越發靠近她……

    馨香的,妖媚的,迷惑的,他幾乎控制不住自己。

    可他真的要這麼做嗎?

    他很清楚,言左左就算對他再有好感,也只是把他當成朋友,如果他今天真的碰了她,以後只怕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是要就這樣一直默默守護着她,還是佔有她,瞪着一輩子被她憎恨?

    歐鷺晗向來是個桀驁不馴,放蕩不羈的主兒,可如今面對言左左,他卻猶豫掙扎了。他的脣跟她的脣只有那麼幾公分的距離,她被下藥了,如果他真的要佔有她,簡直是輕而易舉。可他真的要這麼做嗎?

    他的理智和渴望在掙扎,身上的每一寸觸覺,每一處感官,都在叫囂着,躁動着,指引着,要他佔有!

    他的理智彷彿被徹底淹沒了,低頭,就要吻上她的脣……

    然而,就在快要接觸的時候,他又猛然剎車了,他不能這麼做,如果他今天真的佔有了她就等於是毀滅了她。他想要是看的是她樂觀明媚的笑臉,絕對不是被毀滅以後的樣子。

    他握了握拳頭,即便額頭上滲出了冷汗,可他仍舊強忍着渴望,抱起她往浴室走。雖然很不忍心,可爲了給她降溫,他還是把她放進了浴缸,打開冷水……

    言左左第二天是在手機的叫嚷聲中被吵醒的,她抱着頭,覺得昏昏沉沉的很不清楚。她伸手想要去拿手機,卻驀地發現身邊有個龐然大物摟着她。

    “啊!”她尖叫一聲,下一秒就把歐鷺晗踹了下去。她瞪大眼睛,死死看着他,“你怎麼會在我牀上,你做了什麼?”

    歐鷺晗有嚴重的起牀氣,他正睡得香,突然被人這麼一腳踹了下來,心情頓時很不爽,他煩躁的抓抓頭,衝她大吼,“你說孤男寡女睡一張牀能做什麼?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言左左被他的話嚇傻了:“你你你、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說……我、我們……”

    她一臉震驚痛苦的表情,瞬間就刺激了歐鷺晗,他暴躁的跳腳,“對對對,就是你想的那個樣子,而且昨晚是你主動!”

    她就這麼不想被他碰嗎?歐鷺晗心寒又痛心,忍不住想要讓她跟着難過。

    “我主動……”言左左像是被嚇傻了,腦子烏七八糟的,各種各樣的畫面宛如閃電般不停地閃過,她去參加生日宴,被蘇菲下藥,然後遇見了流氓,再然後被歐鷺晗救了,然後……

    然後怎麼樣?

    她用力拍拍頭,怎麼也想不起來了,然後呢?

    難道她真的被藥力控制,做出了對不起池墨卿的事情?

    言左左突然往牀上一灘,整個人面如死灰。

    歐鷺晗見她這樣,整個人心裏悲痛欲絕,被他碰,就讓她這麼痛苦嗎?

    他咬牙,突然衝了過去,緊緊握住言左左的胳膊,“你就這麼討厭我嗎?被我碰了,你這一臉絕望又算什麼?”

    言左左不說話,只是呆呆傻傻的,就像是失去了靈魂。

    “跟我上牀就讓你這麼心灰意冷?言左左,你給醒醒!醒醒!”歐鷺晗憤怒的大吼大叫。

    然,就是這一刻,臥室的門被人用力推開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