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零九章 棘手的問題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零九章 棘手的問題 3字體大小: A+
     

    ?

    “想都別想!如果你哪天出事了,我肯定會比蘇康更激烈。”池墨卿不等她開口,就像是知道她要說什麼,直接拒絕了。

    言左左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池墨卿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我就是知道,所以你要好好的,不準出事,知道嗎?”

    言左左笑笑,用力摟住他,“我會盡量不讓自己出事的,可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一定要冷靜,要不然你受半點傷,我都會心疼死的。”

    池墨卿心裏一陣柔暖,下巴在她頭頂蹭了蹭,“我不會受傷的,也不准你有事!”

    言左左用力點頭:“我們都好好的。”

    就這麼安靜的偎依了一會兒,池墨卿突然問,“老婆,一天沒有好好吃飯了,餓了嗎?”

    言左左擡眸看他:“是有點餓了,可我什麼也不想吃。”只要想到付子欣那麼無助淒涼的躺在病房裏,她就沒有胃口。

    “就當是爲了讓我高興,我去熬粥,多少吃點好嗎?”

    言左左張口想要拒絕,可對上池墨卿期盼的眼神,最後還是微微點頭:“我跟你一起去做飯。”她今天覺得很孤單,不想一個人呆着。

    池墨卿看她這樣,有些心疼,想要說點什麼,可話到了嘴邊,最後什麼也沒有說。

    很快,一鍋香噴噴的粥就出鍋了,然而言左左卻沒什麼胃口,還是在池墨卿的誘哄下才多少吃了一點。池墨卿看她沒精打采的樣子,也不再勉強她。

    吃過飯,他去給她放熱水,讓她好好洗個熱水澡放鬆放鬆。

    言左左坐在水池裏一動也不想動,付子欣那副樣子總讓她想到過世的言媽媽,她整個人趴在池墨卿懷裏,緊緊摟着他。

    言媽媽過世已經一年了,她總是會時不時想起她,心裏悶悶的,回不去的思念。

    池墨卿小心翼翼的幫她擦拭身子,又打了沐浴乳和洗髮水,折騰了半天才把她抱回房間。兩個人都有些累了,什麼也沒有做,只是這麼相互偎依着就睡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池墨卿把言左左送到醫院,因爲公司裏有事,他不得不過去先處理一下。言左左帶了早餐過來,讓蘇康先吃飯。

    蘇康沒什麼精神,搖頭拒絕了。護士小心翼翼的蹭到言左左身邊,低聲說,“從你們離開,這位先生就一個姿勢維持到現在,都讓我們醫生護士感動了,沒見過這麼愛老婆的。”

    言左左心裏也越發同情蘇康了,一方面是家人一方面是愛人,也是爲難他了。她拍拍他的肩,“子欣只是受了傷,動手術就好了,你別這樣,要不然你身子垮了,誰來照顧她?”

    蘇康像是昨晚哭過,眼眶紅紅的,他默默接過言左左手裏的早餐大口大口吃起來。像是沒什麼味蕾似的,只是一徑往嘴裏塞東西,看的言左左都心酸了。

    她歉疚的坐在他身邊:“我以前誤會你了,看見你這樣對子欣,我就放心了。”

    蘇康沒說話,吃飯的手頓了頓,又開始往嘴裏塞東西了。

    九點半的時候,付子欣的主治醫生來了,解釋一下手術問題,辦理了相關手續,就推着付子欣去手術室了。雖然醫生說是小手術,而且也不會有後遺症,可他們還是很緊張,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

    言左左看蘇康臉色慘白的樣子,走過去安慰他,“你也別他擔心,子欣一定沒事的。”

    蘇康看她一眼:“對,她一定不會有事的!”如果子欣有個三長兩短,他一定會把訛詐她傷害她的一家人全部幹掉!

    “你要不要先回去交代一下工作,我在這裏守着子欣。”言左左說。

    蘇康想都沒想,直接搖頭,公司垮了可以再有,可如果子欣出事了,就再也沒有另一個付子欣了,他捨不得離開。

    手術的時間不算很長,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然而,等待對他們來說是漫長的,兩個人就這麼在手術室外面徘徊着,同樣緊張的等待手術結果。

    子欣,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

    終於,手術室的門打開了,付子欣被推了出來,言左左一個箭步衝過去,緊緊抓着醫生的胳膊問,“她怎麼養了?”

    主治醫生擦擦額頭上的汗珠:“手術很成功,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言左左終於鬆了口氣,回頭剛準備跟蘇康分享喜悅,就看見他整個石化似的站在那裏,眼睛裏滾出一顆晶瑩的淚珠,下一秒抱着頭就蹲在地上,像是哭了。

    言左左越發替付子欣感到欣慰,有這樣一個愛她的男人,她想不管經歷了多少痛苦,他們終究是會幸福的。

    付子欣轉到了vip病房,蘇康就這麼寸步不離的守着,像是很擔一眨眼會錯過什麼。驀地,他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臉驚喜。

    “子欣……”他試探着開口。

    然而,付子欣並沒有睜開眼睛,可她的手指動了動。

    蘇康又是一陣驚喜,像是擔心嚇着她似的,輕輕開口,“子欣,你醒了是不是?我是蘇康,你快醒醒啊,子欣!”

    聽見蘇康的聲音,言左左趕緊靠過來,可付子欣一直沒有睜開眼睛。言左左也着急了,“子欣,你醒醒啊,我是左左……”

    好半天,付子欣終於睜開了眼睛,她張張嘴想要說話,可喉嚨裏卻發不出聲音。

    言左左和蘇康驚喜出聲:“子欣,你醒了!”

    付子欣用力開口,這才艱難的擠出一句話,“左左……蘇康……”

    言左左立刻淚流滿面,捂着嘴轉頭跑了出去。子欣終於沒事了,她終於沒事了,她靠在病房外面的牆上,泣不成聲。

    病房裏,付子欣的眼睛看看門外,知道言左左哭了,她艱難地擠出一抹笑意,這個傻丫頭,她這不是沒事嗎?

    蘇康也是眼眶紅紅的,看她說話困難的樣子,倒了水給她,小心翼翼的讓她喝下去。

    付子欣沒有拒絕,喝了小半杯以後就不喝了,她張張嘴說,“謝、謝謝。”

    “不要多說話,好好休息。”

    付子欣點頭,就看見擦乾眼淚的言左左進來。她衝她招招手,眼睛彎彎。

    言左左趕緊走過去,緊緊握着她的手,開口就抱怨,“你這個死丫頭,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出了事也不給我打電話,你是存心要嚇死我啊!”

    付子欣伸手給她擦擦眼淚:“別哭……沒事……”

    言左左瞪她,眼淚有啪嗒啪嗒落下來了。她擡眸看一眼癡癡盯着付子欣的蘇康,擦擦眼淚,很識相的說,“啊,我要出去給我家池總裁打個電話,免得他掛心。蘇康,人就交給你了,好好照顧。”

    蘇康點頭,一直握着付子欣的手沒有鬆開。

    言左左剛走出病房,剛準備池墨卿打電話,就看見他已經過來了,她趕緊走過去,“子欣的手術很成功,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們就不要進去打擾人家小兩口了。”

    池墨卿看她又笑逐顏開的樣子,跟着心情大好,“好,那就聽老婆的。”他看一眼時間,快到中午了,於是說,“老婆,你這兩天都沒有好好吃飯,今天中午老公請你吃大餐怎麼樣?”

    言左左笑了笑:“好啊,我今天咬吃兩份牛排,還要吃兩份沙拉,再來兩份……”

    言左左一口氣要了很多,聽得池墨卿一陣好笑,“你幹嘛都是兩份,吃的下去嗎?”

    “好事成雙啊,就算我吃不下去,這不還有池總裁嘛。”她笑嘻嘻的說。

    “好,都要雙份。”池墨卿寵溺的開口。

    下午,他們吃過飯又到醫院來看付子欣,蘇康簡單說了一下付子欣的情況,反正就是很樂觀,朝着好的方向發展就對了。

    言左左鬆了口氣,剛準備跟池墨卿說話,就聽見他的手機響了,他看一眼蘇康,淡聲說,“我們出去談談。”

    蘇康點頭,心想應該是有關付子欣這次事情的。

    病房外面,池墨卿先接聽了電話,一點沒有避着蘇康。蘇康隱隱也聽見一點內容,臉色很凝重。收了線,池墨卿看了他一會兒,這才問,“你問過子欣到底怎麼回事嗎?”

    蘇康搖頭:“她現在說話還不方便,我沒問。”

    “你也聽見了,這件事情很有可能牽扯到了上頭,稍有不注意就會引火燒身,你確定要查?”池墨卿問。

    “當然,如果我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受了委屈還不能替她出氣,我也就不配愛她了!”蘇康說的斬釘截鐵,可並沒有讓池墨卿放心,又他看了他好一會兒說:“蘇總裁,你應該有親戚在政府工作吧?”

    蘇康一愣,錯愕的看着池墨卿,旋即像是反應過來事兒,難以置信的開口,“你的意思是……”

    “我什麼意思也沒有,要不要徹查是蘇總裁的家事,我之所以會調查是因爲不想我妻子難過,接下來的事情,如果蘇總裁有需要我幫忙的,我會幫忙;可如果蘇總裁不打算追究,就當我什麼也不知道。”

    蘇康握了握拳頭,池墨卿的話已經很明白了,這件事情跟蘇家脫不了關係,他臉色陰沉,眼底閃過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

    因爲付子欣需要多休息,言左左和池墨卿很快就離開了。一出病房,言左左就直接開口,“老公,你剛剛是不是跟蘇康說子欣這次意外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池墨卿不確定要不要告訴言左左,猶豫着沒有開口。可言左左急了,“你這樣我更擔心,你快說啊,是不是對方來頭很大,連你都擺不平?”

    池墨卿低頭看她,把她拉到懷裏問,“左左,在你心裏是懲罰壞人重要,還是兩個人一起幸福的過日子重要?”

    言左左一愣:“你這話什麼意思?”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